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阴阳诡匠 第7章 夜半敲门声

时间:2019-05-06作者:肥出骨气

    我笑着让老夏别紧张,我就问几个简单的问题就行,大家该喝酒喝酒,不用那么局促。

    老夏连连点头,不过他依然紧张的不行。

    我心里有些好笑,这老夏还挺有意思的,我说我是领导的时候,他没什么紧张的,反倒是听说我是大师,却莫名紧张起来。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对这所谓的大师,有什么成见。

    我也不好继续多劝,就先跟大家闲聊起来。

    庄宁很精通酒场之道,可能是作为老板助理,需要经常应付这些场合的原因。

    桌上他跟我们推杯换盏,言语风趣,看这家伙斯斯文文的,居然特会说荤段子,闲聊着时不时插个荤段子,逗得我们一桌男人捧腹不已。

    见这小子挺会来事,很快让老夏放松下来,我看他也不由顺眼不少。

    庄宁的主要任务,就是安顿好我,这些天陪我在矿上处理邪事。

    他要亲眼看着我处理的过程,回去之后好向孙老板进行详细汇报。

    气氛很不错,加上几杯酒下肚,老夏是彻底放松下来。

    我借机向老夏询问矿上的事情。

    倒不是说他紧张的时候不能问,而是人在遇到邪事的时候,会因为恐惧乱了分寸,因而会在慌乱的情绪下,出现没必要的疏漏。

    面对邪事的时候,任何一点轻微的疏漏,都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见我开始谈正事,老夏连忙放下酒杯,认真回答我的话。

    作为资历最老的矿工,并且长期待在矿上,老夏对之前发生的事情,自然是比庄宁清楚的多,虽然大体的描述差不多,但老夏清楚更多的细节,我从他那了解到了许多庄宁不清楚的事情。

    比方说夜里绝不要出门的规矩,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的,而是最近才开始的。

    矿场对矿工并没有这种要求,而是留下的人自发决定这么做的。

    矿工里虽然没懂行的先生,不过提前得到过其他先生的提醒。

    加上这里大部分矿工,都是附近农村的,而农村人一般又更加迷信一些。

    这倒不是说看不起农村人,而是住在农村的人,某些方面更加的执拗,更愿意相信传统,更相信老祖宗留下的一些老话。

    老夏跟我说:“起初大家虽然害怕,只是一直没出什么事,大家也就没太在意,后来还是一个稍微懂点这些事工友提起,虽然暂时没出事,但为了大家的安全起见,大家晚上还是不要出门的好。”

    “我们大家一想也是,什么也没自己的命重要啊,于是大家就决定,以后一入夜,不管外面有什么动静,大家都不能出门。”

    “刚开始我们这里的确平静了一段时间,可是……”

    说着,老夏吞了口吐沫,一脸的紧张,还有一些恐惧,说:“之后我们半夜不敢出门了,外面有任何动静,大家都不

    管不顾,可没过去多久,我们不去找他们,他们却找上我们了!”

    “他们是谁?”庄宁好奇问了句。

    老夏吞了口吐沫,他不敢直接提‘鬼’这个字,就说:“当然…当然是那些可怕的东西了。”

    庄宁一听低低嗤笑一声,低声咕哝说:“世界上哪有什么鬼。”

    他声音虽小,但在坐的人都听到了,老夏脸色一变,急着说:“庄助理,这深更半夜的,可不敢提那个字,不然的话……”

    “不然会怎么样?”庄宁不屑问,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

    他对我是要刻意保持尊敬,但对这里的矿工,可就没什么客气可言了,毕竟他论身份地位,要比这些矿工高得多。

    老夏脸色难看,但也不敢当年驳斥庄宁,只得低头闭上嘴。

    看老夏不说话了,瞪了庄宁一眼,毫不客气的说:“庄助理,你要是实在没事,不如早点去休息,我这还有正事要办,别忘了,这可是你们老板的委托!”

    我说话语气很重,头回用这种态度对庄宁,基本上就差指着鼻子骂人了。

    庄宁愣了下,顿时脸色通红,显然也是给气着了。

    只不过我才是这里的主事人,他一副想要辩驳几句,却又分得清身份,不敢张口的样子,看的我心里暗爽不已。

    “穆大师,小庄这人心直口快,他是无心的,您别在意啊。”司机一看情况不对,连忙劝解起来。

    我倒也不是真要跟庄宁翻脸,只是恼火他帮不上忙也就算了,还在旁边给我瞎搅和。

    见庄宁老实了,我也就顺势对司机点点头,表示不再提这事了。

    不过我也板着脸,重申一遍我才是这里的主事人,一切都必须要听我的,否则我们就要立马改合同,增加上一条,如果不听从我的吩咐,事情处理不掉,一切我都概不负责。

    庄宁虽然脸色难看,但听我这么说,他似乎担心事情处理不好,我真撂挑子了,他没法给老板交代,只得嘴角扯起一丝僵硬的弧度,连忙向我道歉,说刚才是他不对,不该随便插话的。

    并且他给我保证,之后再也不会乱说话,一切听从我的指示,不会再随便说话,让我不要责怪。

    我脸上带着一丝满意的笑,心里暗骂真他娘贱人,好好说话不肯听,非要挨骂了才听话。

    这下庄宁不敢打扰了,老夏见我给他出头,偷偷给我个感激的眼神。

    “你刚才提到那些东西主动找上你们,继续说,到底是咋回事?”

    我向老夏示意,让他接着说。

    老夏赶忙点点头,神色紧张的跟我说,之后所有的矿工,都不约而同的晚上全待在宿舍里,也不去看外面的情况,方便都在房里解决。

    起初还好好的,没什么事,可过了没多久,有天晚上,有间宿舍的人,半夜正睡得迷迷

    糊糊,忽然听到外面有人敲门,他也没多想,以为是哪个工友有事,就迷糊着爬起来去开门了。

    结果那人打开门一看,外面空荡荡的,哪有半个人影?

    他当时以为听错了,就准备关门回去睡觉。

    谁想突然刮来一阵森冷的风,冰冷的风直朝骨子里钻,那人顿时愣在那里,眼睛直勾勾看着外面半天,紧跟着,居然摇摇晃晃的独自出了门……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