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二百五十一章 她真正的家人(精彩,必看)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傅臻不语。

    他说的确有可能,褚家在邑洲也算是大户人家,祖上从军,若想要一个人,根本就不是难事。偏生,这么多年过去了,却是连一点消息都没有,着实令人觉得奇怪。

    褚昊琛回过神来,指着旁边的监控。

    “我在电话里也跟你说了,今个儿我奶奶在街上倒下了,是一个小姑娘送她过来的,不过后来似乎是有什么急事就先走了,幸好有监控,不然还真在这里就断了线索……你帮我看看,想个法子把她找出来,既然现在知道了样貌,找起来就容易多了。”

    傅臻也没有多说,走过去让警卫将监控录像倒带放映戛。

    他看得很专注,也是当真想要帮褚家一把,可是,当那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监控录像中时,他的脸色顷刻变了。

    褚昊琛指着那抹身影,眉宇间尽是散不去的忧愁窒。

    “就是这个人,我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她,可是一时半刻又想不起来……”

    男人直起身,表情有些复杂,他喉间轻滚,对于他的问题,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缓慢地开口。

    “就在昨天莹莹的订婚宴上,你曾经见过她。”

    经他这么提起,褚昊琛似乎也想起了一二。

    “对,好像真是这样,难不成是谁家的千金……”

    傅臻斜睨过来,嗓音暗含波澜。

    “那是我的人。”

    “什么?!”

    这样的一个答案,是褚昊琛怎么都想不到的,他睁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下一秒,神色难免急迫。

    “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的目光紧紧地盯在监控录像中的那抹身影上,没有收回来。

    “我也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为什么褚暖会出现在监控录像中?为什么会跟褚老夫人扯上关系?还有,那见鬼的血液抽检结果,又是什么东西?

    似是想起了什么,他的眉头蹙起。

    早在重遇她的时候,他就有一个结不开的疑惑,为什么过去了五年,叶暖却变成了褚暖?不一样的姓氏,究竟代表着什么?她不是叶世文的女儿吗?怎么五年后会换了姓氏?

    起初,他以为她是不想让他找到,才故意换了叶以外的姓氏,可是,事实上当真是这样吗?

    为什么那么多的姓氏,偏偏是姓褚?

    这其中是不是隐藏着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他转眸,看着旁边的褚昊琛。

    “这件事我会回去问个清楚,明天再给你一个答复。”

    褚昊琛纵使再怎么着急,此时也只能点了点头。

    “那我等你消息。”

    离开医院,傅臻便驱车回去爵园,当他回到爵园的时候,她已经睡了,他唯有打消了念头,没有把她喊醒。

    翌日,褚暖睡到九点多才起来,可是当她下楼去吃早餐,竟然瞥见这个男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她下意识地朝墙上的时钟望了眼,这个时间点,他平日里都是已经上班去了,今天倒是出奇了。

    但是,她也没有多问,直接就走进饭厅去吃早餐,吃过早餐以后,她便想带着两个孩子读一会儿书,没想,他却从沙发上站起身来,直直地朝她走了过来。

    他攥住她的手,二话不说就往二楼走。

    她有些不情愿,又甩不开他,只能就这么跟了上去。

    他把她拉进主卧,松开她后就反手将门关上。

    褚暖站在旁边,脸上的表情并不是那么好看。

    “你到底想做什么?”

    傅臻回过身,她就站在他的几步之外,他定神地看了她半晌,低着声音开口。

    “你昨天从墓园出来以后,都去哪了?”

    她撇过脸,干脆就在床边坐了下来。

    “我去哪里还得问过你意见么?”

    “你是不是将一个老奶奶送去医院了?”

    他的话,让她微讶,她不由得狐疑地蹙起了柳眉。

    “你怎么知道的?你派人跟踪我了?”

    傅臻没有立即回答她。

    他看了她一会儿,说出口的话却是答非所问。

    “我外婆有一个多年的故交,那故交在很多年前,她的孙女曾经被拐卖了,这些年来一直都没能找着,可是他们家始终不放弃,至今找了二十多年。”

    褚暖的眉头蹙得更紧了些,她根本就不知道他这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他盯着她,凸出的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而上下浮动。

    “就在昨天,那被拐卖的孙女终于好不容易有了消息。”

    听到这里,她到底忍不住了。

    “傅臻,你究竟想说些什么?”

    他仍然只是盯着她,似是想从她的脸上探究出痕迹。

    “暖暖,五年

    tang前,你叫叶暖,为什么五年后,你却换了姓氏?”

    她一怔,怎么都没想到他会提起这事。

    “这跟你有关系吗?”

    她不想再继续呆下去,倏然站起身来,就想越过她走出主卧。

    可他却攫住她的手腕,不让她离开。

    “你出身叶家,你的父亲叫叶世文,你还有一个姐姐,叫叶问蕊……我知道,有些事未免有些荒唐,但是为什么这么多的姓氏,你却偏偏姓褚?还有为什么你的血液抽检结果显示倘若输血会有一定的几率出现gvhd?你知道什么是gvhd吗?那是一种只存在在直系亲属间输血才会出现的病症。”

    他的话,她当真听不懂,什么gvhd?什么抽检结果?

    她刚要说话,一道精光从脑子里一闪而过,她这才想起,她最近的一次抽血,恐怕,就是在昨天她送那位老奶奶去医院的时候吧?

    而他所说的血液抽检结果,难不成就是那个?

    如果把所有的话连起来,不难明白其中的深意。

    她的脸色丕变,gvhd,直系亲属间输血……

    难不成……

    她无法想象下去,这么多年来,这样的事她根本就连想都不敢想,更没料到,终有一天会以这样猝不及防的姿态袭来。

    褚暖咬着下唇,良久以后,她只憋出一席话。

    “我之所以选姓褚,是因为觉得这个姓氏好听,还有你所说的什么血液抽检……我想你是认错人了,我是褚暖,但我也是叶暖,我会改变姓氏,是与以前的我有个了断,时刻提醒自己我重生了我不再是以前那个任由你欺负的叶暖……如果,你是想听见这一些,那么我的答案你满意了吗?开心了吗?”

    傅臻僵在那里,攫住她手腕的手不由得一松。

    这个女人,永远都知道该如何往他心上插上一刀又一刀。

    “暖暖,你明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冷笑。

    “我不知道你是哪个意思,反正从过去到现在,我所看见的你都不是真实的你,我也不想去猜你的心。傅臻,我真的很累,呆在你身边的每一天,我都觉得好累,如果哪一天你腻了,麻烦你告诉我,我会马上离开,不会再像过去那样奢望在你身上得到些什么,而你,也无须像现在这样一再地猜疑。”

    “我是叶暖,我也只能是叶暖。”

    这一句话,她在告诉他,也是在告诉着自己。

    她是叶暖,这辈子都只会是叶暖,她的父亲也只会有一个,那个人就叫叶世文。

    她说完这些话,就拉开门走了出去。

    门在面前应声关上,他抿着唇站在那,心绪繁芜。

    她离开了主卧以后,就随意找了一间客房,打开门走进去再将门反锁,下一秒,身子顺着门板逐渐滑落。

    她坐在地上,双腿曲起,眼神放空。

    昨天的记忆仍然存在在脑海里,她理所当然记得那个倒地的老奶奶,也理所当然记得在离开医院前,她曾经给那位老奶奶输血,只是来不及等抽检结果出来,她就接到了月嫂的电话匆匆赶回爵园,这之后在医院所发生的事,她根本就一无所知。

    傅臻为什么会知道她去了医院?又怎么会问她那样的一些问题?

    突然,他稍早前的那段莫名其妙的话涌上脑,她的脸色煞白,就连环住双腿的手也在不断地发抖。

    那个老奶奶是……她的亲人吗?是她……血脉相连的亲人吗?

    这种事,她就连想都不敢想,也不曾想过,终有一天,属于她的真正的亲人会出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