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一百七十八章 真假,扭转乾坤(精,精彩,必看)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闻言,她听话地点了点头。二·五·八·中·文·网

    客厅内,安小曼盘腿坐在沙发上看韩国肥皂剧,正哭得眼泪鼻涕糊一脸,看见两人并肩走了进来,惊得是连下巴都差点要掉下来了。

    看见她这副模样,叶暖不难想象方才自己是不是也是这鬼模样了。

    她刚要说些什么,就见安小曼突然站起身来,抬起手指向了她身旁的男人。

    “鬼……鬼啊!”

    听见这话,她忍不住翻起了白眼纺。

    “你才鬼呢,你全家都是鬼!”

    安小曼直到许久以后才总算镇定下来,其实,也难免她这么吃惊的,本应该被关在看守所的男人,此刻却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若不是这还大白天的,她真以为自己做梦了呢!

    她走过去,左右上下瞧了许久,确定这是本人后,立即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吓死我了,还以为大白天撞鬼啊!”

    这下子,叶暖是直接懒得搭理她了。

    安小曼到底是识相的,她过来爵园陪住,就是怕叶暖一个人胡思乱想,如今,这男人回来了,她自然也就该退场了。

    她走到好友的身边,用手肘撞了撞她。

    “我先走了哈!行李我改明儿再来拿,就不打搅你们俩了!”

    说完,还故意对着她挤眉弄眼的,一脸的暧昧。

    叶暖看着她笑嘻嘻地走向大门,等门口传来关门的时候,她这才转眸看向了他。

    “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被关起来了吗?”

    这些天,她和丁珏差点跑断腿了,却依然没有办法求得别人让他们相见一面,随着时间越来越长,她是愈发着急了。

    怎么都没想到,今个儿竟然看见他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傅臻并没有立即回答她的话。

    他拉着她,走到了旁边的沙发上让她坐下,关于自己在看守所里的事,他并没有细说,只简单地说了一下有关于他的案子并没有结束,只是他在里面有相熟的人,才得以偷偷被放了出来。

    “暖暖,关于我被暂时放出来的事,你先别告诉任何人,包括我妈。贰.五.八.中.文網”

    “为什么?”她瞪大了眼,“你出事以后,妈特别着急,好几天都睡不着觉了……”

    他没有说话。

    直至良久以后,他才摸了摸她的头,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

    她先是疑惑,而后便点了点头,反正,只要是有他在,她就没什么好怕的,她也相信,傅臻绝对有能力扭转乾坤。

    ……

    另一间屋子里,气氛是跌至了谷底。

    佟雪面色难看地坐在那里,挺着那么大的肚子,这段日子以来,她是难受极了,平日里,更是连行动都不太方便,然而,这个男人,显然已经不将她放在眼里了。

    她猛地用手一挥,茶几上的东西全部都被她扫落在了地面前。

    她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胸口因为怒火而起伏不断。

    “当初你答应过我的事,你都忘了是不是?别告诉我,傅臻的那些事与你无关!肯定是你从中作梗,才让傅臻进了那种地方!这跟我们当初说好的不一样!”

    与之相反,傅元彦的脸上没有半点的表情。

    他狠吸了一口烟,态度淡漠。

    “当初什么事?我还真忘了。”

    “你!”

    佟雪怒不可遏,以前,他是早就知道她对傅臻的那点心思的,因此,两人之间早就有了协议,她要得到傅臻,而至于他的事,她绝对不会插手,就算他想要得到那个叶暖,她也不会说一句“不”字,反正,他们的目标并不冲突。

    可是,现在他做了什么?

    他把她想要得到的男人,送进了看守所,未来,甚至还要送进监牢里!

    这不是她想要看见的结果。

    她放在隆起小腹上的手悄然地握紧了拳头,这算什么?他能得到他想要的,那么她呢?她想要的呢?为什么就不能得到?

    “傅元彦,你若是忘恩负义,就别怪我把你旧事藏着掖着不能公开的事情全都捅出来!”

    闻言,傅元彦刹时眯起了眼。

    “你敢?”

    “你就看看我到底敢不敢!”

    她冷然一笑,她得不到她想要的,那么,他也休想得到。

    “傅臻是我看中的男人,你要叶暖我都可以不管了,你现在凭什么把我想要的男人送进牢里?这就是你我当初交换的条件?”

    他是特别的烦躁,语气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

    “傅臻断我财路,我绝对不可能留他,他一天还在这邑洲,我就一天都被他压在地上。我想要的,通通都被他夺走了,我若放他一条生路,那我呢?你认识那个男人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他是怎样的性格你会不知道?我放了他,可下一刻被毁的人就是我!”

    tang“我不管!”

    她奋然站起身来,冷冷地睨向了他。

    “我想,你应该不想让别人知道,你亲手杀了你爸这件事吧?”

    他抿起了唇,眼底闪过了阴鸷。

    “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件事的?”

    这事,他把知道的人通通都灭了口,偏生,这个女人竟然也知道了!

    佟雪哼声,转身前只丢下一句。

    “只要是我想知道的事,没有我不知道的,若你还想藏好这个秘密,就遵从我们旧时的协议来做,我得到了我想要的男人,你也能得到你想要的女人,皆大欢喜。”

    傅元彦不吭声,他看着她缓步地走上楼,而后,身影逐渐消失在视线范围内。

    他猛地一踢面前的茶几,茶几应声倒下,他低低地骂了一句粗口,眯起的眼中闪现戾光。

    若不是这佟雪对他来说尚且有一点用处,他不可能让她得意这么久的。

    他傅元彦,这辈子都没被人骑在头上过,谁若是敢盖过他的锋芒,他就要那个人的命!

    ……

    接下来的几天,对于丁珏来说,简直就是度日如年。

    唯一的儿子出了事,自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过往那些关系亲密的,如今是纷纷避让,好像是怕沾上什么麻烦似的,她走到腿都快断了,可就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出面帮忙。

    再加上傅明辉突然离世,她是整天吃不好睡不好。

    医院的停尸间外,几个黑衣大汉在尽职地守着。

    叶暖与丁珏从里面走了出来,傅明辉去世已经有好些天了,但由于处理得当,至今是没什么腐烂的,这是唯一值得安慰的。

    丁珏这几天,是瘦了一大圈,整个人也没什么精神。

    她看了她一眼,有些话,是不得不说。

    “妈,法庭那边传来消息,明天会对相关的案件作出判决,你……你要出席吗?”

    她问这句话的时候,心情是忐忑的。

    丁珏沉默了一下,要她去面对自己儿子的审判,她是怎么都做不到。

    因此,她摇了摇头。

    “我就不去了,你去吧,回来以后告诉我消息。”

    她相信傅明辉的死不可能跟傅臻有关,可是,她根本就没有证据,现在就连跟傅臻见上一面都难。

    她怕,她怕她到时候去了,更是崩溃。

    叶暖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她的心中所想?

    她点了点头,嘴角勾起了一道向上扬起的弧度。

    “放心吧,清者自清,我相信傅臻一定会没事的。”

    丁珏长叹了一口气,没再说话。

    将丁珏送回家,她也并没有立即回去爵园,反倒是按照傅臻的吩咐,去了一个地方。

    半个钟头以后,她从那个地方出来,手里拿着一件文件,这件文件,是傅臻费尽功夫才好不容易拿到手的,她相信,等到明天,便会上演一场好戏。

    翌日,她很早就起来了。

    开庭的时间是在下午,她吃过午饭,去看了一下丁珏的情况,随后,才往法院的方向而去。

    才刚一下车,迎面就看见了那不远处的一抹熟悉的身影。

    傅元彦会来,是在她的意料之内的。

    叶暖反手关上车门,抬步走上了法院前的台阶,在台阶之上,他靠在柱子前,似笑非笑地瞅着她。

    “之前跟你提过的建议,现在还有效,趁着还没开庭,我尚且不会改变主意,但是进去以后,我可保证不了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