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碰瓷萌妃:撞上高冷腹黑王 第一百七十六章 质问

时间:2019-02-28作者:白苏苏

    “我…我……”苏烟不知如何解答。

    “你把我当成了什么?”明明,明明都已经袒露心迹了,为什么苏烟还要这样?为什么要瞒着他,难道要等成亲了才告诉他吗?

    还是说,苏烟根本就不爱他,不过是在玩弄他?

    “你们这是……”怎么了?

    秦天吞了吞口水,连句完整的话都不敢说了。

    齐枫朗那眼神,太可怕了。

    苏烟的头,埋的低低的,像是要把头给埋到地下去了一般。

    “苏烟,你看着我!”

    他好像,还是第一次,对苏烟那么凶。

    苏烟抬起头,脸上早已是泪水,齐枫朗怔愣,冷气消散了些,他不过是想问问烟儿怎么回事,烟儿怎么就哭成这个样子了。

    她撇着嘴,很伤心很委屈的样子,“你凶我……”

    这声音,听的人心一颤,所有的怒气都没有,取而代之的是心疼,是怜惜,是悔意。

    “烟儿,我……”齐枫朗伸出手,想要去为她擦擦眼泪,可是,苏烟退后两步,她摇着头,眼泪继续倾泄。

    “是,我是知道,我是没有告诉你,可是我也有我的顾虑,我也有我的想法,你问我把你当成什么,我把你当成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吗?”

    她哭着,喊着,句句发至肺腑,“我把你当成什么?哈呵呵,我把你当成什么了?”她后退着,眼泪不停地往下掉,齐枫朗居然凶她,居然质问她,心里好难受,好难受。

    他一直以来的宠爱,一直以来的纵容,竟让她忘了,齐枫朗本来就是那么可怕。

    “你走以后,我一直在想你,想你,想你,我找不到你,他们不告诉我,我想你想的都快发疯了,可是你呢!”她质问齐枫朗,“你连走也不肯给我说一声,去哪儿了你也不告诉我,你就一直任由我想你,想的都快要疯了崩溃了!”

    “我每天找好多好多的事情做,我闯祸,我到处去玩儿,可是我的脑海里无时无刻不是你!现在,你问我把你当成什么了?呵,那你呢,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她眼前已经模糊,她感觉自己好累,好痛。她在景阳,她就想他想的快要发疯,来到苏州,好不容易见着了,可是苏墨轩却告诉她,她有婚事。

    她心里本来就已经够难受,本来就已经很压抑了,她一直想象不出来,如果齐枫朗知道了会怎么办?

    可是,现在他知道了,他知道自己有婚约了。

    “烟儿……”齐枫朗上前去拉住苏烟,他很想说对不起,可是,现在苏烟情绪那么激动,“别碰我!”

    苏烟一把甩开他,“是,我是有婚约了,那你想怎么样?想要就此作罢,想要说我玩弄你?”

    “不是的……”齐枫朗没想到苏烟反应那么大。

    悲伤一旦触发,便一发可收拾,这看起来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人,原来爆发了是这么可怕。

    秦天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现在他最好什么也别说。

    目测,两人是有情事纠葛,都怪自己多嘴。

    “烟儿。”齐枫朗不顾她的挣扎,冲上去抱着她,在她的耳边说着,“对不起,对不起,烟儿,对不起。”

    苏烟哭着,这眼泪,似乎一遍又一遍的洗刷着她的心。

    她的泪,落在齐枫朗的手上,那般的滚烫,连着齐枫朗的心,都异常的痛。

    “烟儿,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些,我也很想你。”

    “烟儿,我只是害怕,害怕你有了婚事,你是别人的。”

    “烟儿,你知道吗?我此生从没害怕过什么,可是自从遇到你之后,我就一直在怕,一直在害怕你出事,怕有人欺负你。”

    “烟儿,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凶你,不该质问你,对不起,烟儿……”

    多少个对不起,不停地旋绕在苏烟的心间,她转过身,环抱住齐枫朗的腰身,齐枫朗紧紧的抱着她,将她的头按在胸膛上,让苏烟听着他的心跳声。

    “烟儿,我爱你,我很爱很爱你,不要让我失去你,好不好?”

    曾几何时,那般高高在上,连头也不会低下的人,竟因为一个女人,不停地说着对不起。

    “齐枫朗,我也好害怕,好害怕失去你,所以我才不敢告诉你,我一直再想着,哪天找爹爹谈谈,可是我又不敢。”

    她闷闷的声音,从齐枫朗的怀里传来,齐枫朗将她抱的更紧了。

    “没事,我们一起去,要说我们一起说,他如果要惩罚我们,我挡着。”

    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让苏烟嫁给别人的。

    “可是,可是我怕爹爹他不同意,他坚决让我嫁给那个人,我怕我反抗都没有用。”苏烟越想越难受,她就是想要和齐枫朗在一起啊。

    “烟儿,没事的,没事的,如果,如果义父不同意,要让你嫁给某个人,那我便将那个人给……”齐枫朗没有说出口,他知道苏烟不喜欢他杀人,“谁敢娶你,我就杀谁,你除了我,谁也不能要!”

    “好……”千言万语,转化成一个好字。

    只要齐枫朗爱她,那就足够了。

    “那个……”秦天也不知道自己出声合不合时宜,他只知道,自己有一堆的疑问,这一堆疑问汇集成了一个,可是这个疑问,好像又不是疑问。

    齐枫朗和苏烟继续投入在自己的感情里,没有人理他。

    秦天尴尬的吞吞口水,还是等她们平复再说吧。

    苏烟抽着鼻子,想让眼泪停下来,她的喉咙有些疼,眼睛也好疼,心也好疼,她仰着头,一双杏眸如今成了红肿的核桃。

    齐枫朗眼睛也是红红的,他伸着手,将苏烟揉乱了的碎发别到耳后,低下头,在苏烟的眉间印上一吻。

    他在苏烟的耳边,轻声说着,“我们不哭了好不好?你再哭我心都碎了,我也想哭了,这虽然是野外,可也有人看着。”

    “嗯。”苏烟带着哭腔,说着。

    齐枫朗又将她抵在胸膛,让她慢慢安静下来。

    “所以……”秦天觉得是时候开始了,他该问出自己的疑问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