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变身之吾名彼岸花 第105章堪称一绝的天赋

时间:2019-03-03作者:纤奕之羽

    最终,雪清河还是通过了彼岸花考核,然而……

    彼岸花却面露一丝无奈。

    彼岸花的本意,是让雪清河单纯使用符咒,从而击中她,也算是变相的测试她对符咒的运用。

    可是,这一连串的魂技,算什么?

    为了使得测试公平,彼岸花也限制了自身的妖力,仅留的一些妖力,也只够她使用部分符咒。

    然后……

    半刻钟?

    不!

    仅是数分,彼岸花便栽在雪清河的手中,那是一束充满神圣的耀光,自虚空而来,迎面冲击至她的面前。

    战斗的本能使她在第一时间进行躲闪,却依旧晚了一步,圣光顺着她的衣角处擦过,留下一道灼烧的印记。

    身体并没有明显的伤势,灼烧的印记也仅仅出现在她的衣袖之上,随着殷红色的光芒闪过,就连那道浅浅的印记也彻底消散,仿佛安然无恙一般。

    然而,有一点彼岸花却了然于心。

    她输了,因为大意而输。

    可她并不会因此而去埋怨些什么。

    毕竟,也是因为她的说明并不完整,才导致这样的结果出现,哪怕在此之前,她再多说一句,情况便不会如此。

    另外,在雪清河的身上,彼岸花发现一丝异常。

    分明,她的年龄并未多大,却已有六十一级六环魂帝的修为。

    以往,彼岸花并未注意,也未曾注意到这点,只是单纯以为她的天赋绝佳罢了,然而……

    自从她亲自动手,开始培养苏熙玄后,她才发现……魂力这东西,还真的是超难修炼的啊。

    如若不是因为苏熙玄是邪魂师的缘故,可以毫不顾及一切湮灭人性的手段,再加上被她刻意妖化的身躯,提升并解放他体内的桎梏,恐怕最少也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令他晋级至魂宗。

    然而,就算是现在……

    苏熙玄想要继续升级魂力,也需要经过一段修养的时间,否则……

    轻则气逆亡血,重则魂力乱序。

    毕竟,苏熙玄此时所获得的一切,皆是从亡者身上剥夺而来,只有极少的部分是属于自身。

    因此,他需要同化、吞噬这一部分,使之烙上属于他的烙印。

    这也是为何,彼岸花将他交给雪帝的原因,雪帝的极寒之力,能够镇压苏熙玄体内……那股属于亡者的暴虐。

    ……

    所以说,雪清河能抵达今天的境界,想必……不止是因为皇室的缘故吧。

    毕竟,这个所谓的天斗皇室,也仅有一个半死不活,堪堪90级还快老死的家伙,根本没资格培养起雪清河这样的神才。

    彼岸花眉头紧锁,思考了片刻,最终在心中默默的叹口气,暗道:‘罢了罢了,终归是自己的徒弟,就算以后如何,也不归自己管。’

    “赢了!太棒了”

    另一旁的雪清河,完全没有注意到彼岸花的异样,只是兴奋的攥了攥拳头,自顾的欢呼起开

    而小白也从草丛里冲来出来,随即一步跳至她的肩膀之上。

    一人一兽就这么欢呼起来……

    可是,小白啊……

    你欢呼个什么劲啊?!

    ……

    数日过后……

    彼岸花遵守承诺,开始正式教导雪清河更加高级的符咒,而她也不断思考一个问题。

    或许,她真的是拖了太长时间。

    毕竟,雪清河的天赋,堪称惊人,无论哪方面,皆是如此……

    “师傅!我成功了!”

    一道虚无的屏障笼罩四周,顿时……周围陷入一阵静谧,宛如凛冬的夜晚,寒意十足。

    这不正是,彼岸花当初针对赵无极所设下的结界吗?!

    的低配版,一个异常低级的结界阵,从某种角度而言,甚至连写入排名的资格的没有。

    可就算是这样最低级的结界阵,某些对于符咒资深的使用者,也不能布下。

    显然,雪清河正式踏入那道门槛,并且格外轻松,没有任何桎梏阻拦于她。

    果然,还是太过抑制了么?

    见此,彼岸花不禁摇了摇头,而后起身,将一副跃跃欲试模样的雪清河按下,并继续教导起来。

    ……

    又过数日……

    周围,笼罩着大大小小,不下十数道的结界阵,都是雪清河的杰作。

    无论是寂静、千幻亦或者稍微高级的,雪清河无一例外,皆在半日之内学会,并转而用以实践。

    这恐怖的天赋,甚至令彼岸花感到震惊。

    不行,要搓一搓狐狸,压压惊!

    在彼岸花看来,雪清河的天赋比她还要强,或许……仅次于那个人吧。

    随即,彼岸花轻轻抬手,一道殷红色的光芒,化为利刃,射向天空。

    随着“咔嚓”几道微弱的声音,维持在周围的结界阵悍然而碎,只听彼岸花用无奈的声音说道:“你还真是玩上瘾了。”

    “嘛,师傅,这么好玩的东西,你能再多教教我几个吗?”

    雪清河扯着彼岸花的胳膊,并顺势依偎在她的怀中,乖巧道。

    见此,彼岸花不禁微皱眉头,她总感觉雪清河最近有点不对劲,现在看起来还算正常,可是每到晚上……

    究竟是哪里出现的问题啊?

    百思不得其解……

    彼岸花轻柔自己的额头,并没有立即推开雪清河,准确说的话,她是已经习惯了。

    而后,彼岸花自顾的说出一道生涩隐晦的咒,不同于以往,当这道咒被完整说出后,空间仿佛被凝固,一股莫名的寒冷凝聚于四周,并逐渐渗入雪清河的内心。

    “师傅,这是?”

    雪清河疑惑的望向彼岸花,她很明显能感觉到,这是一道“咒”还是非常强大的“咒”。

    可是……

    在彼岸花说出后,周围除了产生一丝异动,并没有实质性的作用。

    咒术并没有失败,反而完美的释放出来,但……

    作用是什么呢?

    “记下了吗?刚才我所说的……”

    彼岸花没有回答,而是自顾的问道。

    “嗯,记下了……”雪清河乖巧的点点头。

    “这道咒,对我无用,对于你……却至关重要。”

    抬头望天,彼岸花淡然道。

    听此,雪清河的表情顿时严肃起来,她相信彼岸花绝不会胡乱说话,既然对她至关重要,那么……

    绝非之前那些堪称玩物级别的“咒”。

    在脑海中反复回忆,直到将它彻底记下。

    而后,雪清河突然想起来什么,便扯着彼岸花的衣服说道:“师傅,有一件事情,我想和你说一下……”

    “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