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变身之吾名彼岸花 第207章理想

时间:2019-05-02作者:纤奕之羽

    本站:m..“但是?”

    源稚生茫然的抬起头,等待下文。

    不解,十分不解。

    “无论你做什么,都会感到自责,他们是他们,源稚女是源稚女,这就好比,我可以为了绘梨衣摧毁整座城市,却不会因为一个路人舍弃一丝一毫。”

    直视源稚生的眼睛,彼岸花说出下文。

    “的确,你说的没错,可我并不想承认,他和其他的鬼一样,都是该杀之人,我绝不会否认这一点。”

    准确来讲,是不能否认。

    “噗呲……”

    沉默片刻,彼岸花突然笑了。

    人类真是奇怪,为了自己仅剩的自尊心,却可以说出这样违心的话。

    悲伤已经弥漫成河,悔意化为那群鱼,在河流中不断繁衍,越状越大,直到河流干涸,才能将其抹杀。

    源稚生看着她,愣愣的站在那里。

    有什么可笑的?

    又有什么值得笑的?

    “看来,需要让你认清现实了。”

    “啊?”

    未等源稚生缓过劲,彼岸花抬起手,烈焰化为囚笼,将两人笼罩,内外屏蔽,绝密的领域。

    另一边,绘梨衣放下psp,转头望向彼岸花的方向,火焰没有温度,就像是摆设,单纯屏蔽视线用的。

    “姐姐、哥哥?”

    歪下头,绘梨衣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些什么事情,但转念一想,问题应该不大,只是碰到了麻烦,所以开言灵解决吧。

    算了,继续玩游戏吧。

    牢笼内……

    彼岸花拽着源稚生的衣领,直接一记过肩摔,把他砸在地上,如果是个正常人,这一下怕是直接摔断骨头,可惜源稚生是“皇”,体质异于常人不说,就算摔断了,也能快速恢复过来。

    “咳!”

    一时间,源稚生只感觉脑海里全是蜜蜂翅膀的扇动声,“嗡嗡”的声音在耳边回荡,思绪中端,陷入空白。

    过了一阵,他缓过劲,有些懵逼。

    “怎么样?清醒过来了吗?!”把源稚生重新提起,彼岸花在他耳边吼道。

    “咳,你的情绪可真激动。”

    源稚生凄惨的笑了,破损的风衣,印证他早已失去的威严,在彼岸花面前,无论是源家家主的身份,还是“皇”,都没有任何用处。

    然而,这不妨碍他嘲讽一波。

    但是……

    他为何急于嘲讽呢?

    “我?失去的东西,已经足够了!”

    话落,彼岸花把他抛到火焰囚笼的边缘,“砰”的一声,地面砸出一个小坑,源稚生躺在坑内,一抹血渍从嘴中喷出,越发凄凉。

    凄凉的不是形象,而是内心。

    “果然啊,你还是你。”

    疼痛,很是疼痛,但他没有说痛,只是在哪里傻傻的笑着,像是这样能给予他一丝安慰,或者说是慰藉。

    见此,彼岸花高昂起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一脸冷漠道:“你今天把我叫到这里,不就是为了让我这么做嘛,你把他杀死,可最终承担罪孽的人依旧是你,无论你如何反驳,在我眼里都是事实。”

    “我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源稚生轻轻摇头,可眼神却不自觉的飘到天上,哦,不对,这里已经被火焰封闭,他只能看到那烈焰。

    实际上,他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想知道,他不敢想,就怕得出的结论会与初衷相反。

    “上杉家主,你知道吗?”

    不知为何,源稚生用手捂住眼睛。

    “说。”

    轻弹肩膀,那里有一丝尘埃,应当是过肩摔的时候沾染上的,彼岸花讨厌肮脏,正如她厌恶绝望,黑色皇帝代表绝望,白色皇帝则是希望,那时的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白色皇帝,直到今天,她亦是如此。

    “四年前,你离开日本去往中国,最伤心的人不是我,当然也不会是我,绘梨衣的话,至少还有一堆人陪着,她只要有一台psp就能玩上一整天。”

    “反之,是最不起眼的源稚女,每当我去看望他的时候,他都会问我‘姐姐为什么不回来’。”

    “你知道他当时多傻吗?非要说着‘我要去中国找姐姐’这样的傻话,可他根本不能离开那个牢笼。”

    “还记得吗?那时候你为绘梨衣和源稚女各买了一个玩具熊,绘梨衣不喜欢,想要换成小黄鸭,然后你就给她换了一个,可源稚女什么也没说,他把这只小熊珍藏起来,那是他第一次收到礼物。”

    “我也是第一次看见,他笑的那么开心,后来我也送了他一个礼物,他同样珍藏了起来,却摆在玩具熊的后面,似乎是怕遮挡住那只小熊。”

    “再之后,他跑了出来,什么也没带,唯独带着那只玩具熊,可是……”

    说到最后,一抹泪痕从源稚生眼角旁流出,他不知道为什么,悔恨?说不上来,可做错事情的明明是源稚女,为什么他要哭呢?

    听过之后,彼岸花的内心也是一沉,这种感觉并不好受,长舒一口气,她漠然道:“四年前,你曾和我谈过理想,那时候的你想要当蛇岐八家的大家主,然后带领他们走到辉煌。”

    “我点头同意了,随后带着乔离开,去往中国,为的就是让你拿到相应的权力,樱井家主跟随了你,宫本家主也从我手底下反叛了出去,犬山家主开始飘忽不定,再加上橘家主的能力,护送你到大家主,轻而易举。”

    “对于所谓的势力,我并不感冒,从某种角度上讲,我可以唤醒龙种,然后毁灭包括世界在内的一切,这些对我都无关紧要,可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生气吗?”

    源稚生放下手,缓缓从地面上站起。

    见状,彼岸花自顾的回答道:“一个星期前,你与我一同去往青铜城,又和我谈论理想,可这一次,你却要去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卖护肤品?”

    “你在开玩笑吧!如果真让你这么做了,那我这些年的荒废,究竟算什么?亲爱的源家主,您能解释一下吗?”

    按住胸口,源稚生抹掉嘴角旁的血渍,轻笑道:“没想到上杉家主,对我曾经说过的话,这么在意,倒是有些感动了呢。”

    “那是你唯一一次叫我姐姐,我当然会好好记得的。”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