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变身之吾名彼岸花 第153章那是一把……即将斩落一切的刀

时间:2019-05-01作者:纤奕之羽

    三日之后,如期而至。

    天斗城外,雪清河一身戎装,芳华绝代,在她身旁的不是叶知秋,而是一位素不相识的少女,和一名样貌与赤链相差无几的阴鸷中年男人。

    阴风阵阵,三人就站在那里,保持沉默,谁也不曾开口,惜字如金,令人感到诧异的是,每当雪清河与这名少女眼神交汇之时,总有一种莫名的压抑,搞的阴鸷中年男人无可奈何。

    半晌,百鸟争鸣,随之而来的是这样一段话。

    “抱歉,来晚了……”

    声音来自上方,众人抬起头,却见彼岸花的身影缓缓落下,手中还提着一名少年,正是苏熙玄。

    落地之后,彼岸花直接撒开手,把苏熙玄扔在地上。

    此时的苏熙玄趴在地上,大口喘着气,只感觉心脏正“砰砰”的直跳,他只是一个魂宗,还是刚提升没多久的魂宗,什么飞行啊,神速之类的,都是魂圣级别的特权,他怎么可能承受的住,换成正常人早就一口气歇过去了。

    “师傅多虑了,我们也才刚到没多久,您不算来晚。”

    雪清河收敛冷漠的表情,转而露出微笑,一旁的少女见此不禁眼角一抽,似乎不太相信这是雪清河该露出的表情。

    另外……

    那位少女还想吐槽一下,她们从清晨就一直待着这里,现在都晌午了,最少两个时辰,你这偏袒的也太离谱了吧!

    阴鸷中年男人低头,保持沉默。

    “原来如此,对了清河,你不介绍一下两位吗?”

    眼见少女的表情,彼岸花也能明白是什么情况,雪清河的确很偏袒她,那种异样的态度谁都能看得出来,何况她也不是白痴。

    雪清河轻点下头,轻拍少女的肩膀,开口道:“胡列娜,我的朋友,关系还不错,而且她本人也十分刻苦,深得我的尊重。”

    “胡列娜,见过阁下……”

    胡列娜微微欠身,行了一礼。

    彼岸花抬眸,非常正经的打量起胡列娜,容貌算不上极好,却也不差,最主要的是有一种狐媚的气质,非常引人注目,黑发黑瞳,五环魂王。

    这已经不是刻苦那么简单了吧……

    “至于这一位……”

    猛地,雪清河话音一顿,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是胡列娜小姐的家族供奉,佘龙,你也可以叫蛇矛,那是我的封号。”佘龙开口缓解尴尬。

    “……嗯。”

    胡列娜点头应下。

    “华,你们可以这么称呼我……”

    华,取花的谐音,她的真名不方便说明,因此使用化名取而代之,反正差不了多少。

    佘龙眉头一皱,根据情报,对方的实力最次也是封号斗罗,可名字中有“华”这一字的封号斗罗,他毫无印象。

    “……他,是我的弟弟。”

    手指苏熙玄,彼岸花解释道。

    “师傅的弟弟吗?还真是挺特别……”

    就苏熙玄现在狼狈的模样,雪清河不知该如何评价,只能讪讪道。

    “……魂宗,他是魂宗。”

    佘龙略显震惊,一个少年居然已有魂宗的魂力等级,这天赋完全不合常理啊。

    !!!

    “不愧是师傅的人……”雪清河感慨道。

    终于,苏熙玄缓过劲来,起身,挺直腰板,可堪堪一米六不到的身高,很难有震慑力。

    “苏熙玄,见过各位……”

    他行了一礼。

    “既然是师傅的弟弟,本宫以后会罩着你的。”雪清河笑盈盈道。

    “多谢。”

    说着,苏熙玄瞥了一眼彼岸花,生怕招惹是非。

    “我有点疑惑,冕下带着您弟弟来是何意思?”胡列娜提出疑问。

    众人也转过头,那是一样的眼神,疑惑。

    “追求力量的人是不分高低的……”彼岸花解释道。

    “可那不是一个好去处。”

    佘龙惊叹彼岸花的答案,却依旧表示劝阻。

    “好去处是得不到力量的,你们不也是如此嘛。”

    彼岸花轻撩秀发,显然是不想讨论这个话题。

    对此,佘龙也只能讪讪一笑,当真是怪脾气啊,和他的某个朋友兼搭档很像。

    “会死的,那里很残酷。”

    胡列娜提醒道。

    “对于经历过地狱的人而言,死亡和残酷并非大事。”彼岸花无所谓地说。

    听此,佘龙放声大笑起来,敬佩道:“阁下的理论当真是有意思,不愧是太师,不愧为封号斗罗,令弟也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未来的潜力不可预测。”

    “前提是他能活下来……”胡列娜出声,就像是嘲讽,可她的本意却是善意的提醒。

    佘龙没有回答,依旧放声大笑。

    活下来,怎么可能活不下来?!

    那个眼神,倔强、不甘和冷漠之中隐藏着狠厉,活了数十年的他,又怎能看不懂。

    佘龙陷入回忆,曾经的他也如同这位少年一般,拥有同样的眼神,那是仇恨,隐藏在内心最深处的复仇之意,近乎将他湮灭,用必死的决意换来强大的力量。

    在他看来,这位少年宛如一把刀。

    一把未出鞘的刀……

    一把正在被铸造的刀……

    一把即将斩落一切的刀!

    太有意思了,如果把他介绍给本家,未来至少也是供奉、长老级别的人物。

    佘龙相信自己的判断,他很少看错人的……

    苏熙玄悄悄的躲在彼岸花身后,不太理解这位大佬为何突然发神经,估计是坏掉了吧。

    彼岸花拍了拍苏熙玄的头顶,并未在意,在她没有绝对撒手之前,这孩子理应得到她的庇护。

    “佘龙,你别笑了,嗓子不哑吗?”

    胡列娜嘴角上扬,开了个小玩笑,舒缓氛围。

    “还好,还好……”

    佘龙尴尬道。

    ……

    过了一会,众人出发,去往九黎公国,雪清河身为太子,是不能随便去那种地方的,因此只能在这里送别她的师傅。

    没有马车,没有代步魂兽,她们只能徒步而行,幸而实力都不弱,速度很快。

    听完那一席对话后,苏熙玄也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面临什么,可他不畏惧,因为他知道力量的获取是与危险成正比的,巨大的危险等同巨大的力量,他必须得到力量。

    最前方带路的是佘龙,彼岸花可不知道九黎公国在哪个位置,总不能瞎带路吧。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