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代巨子〕〔腾龙战帝〕〔邪御天娇〕〔美利坚仓储捡漏王〕〔邪神修炼手册〕〔星际情殇:少女猎〕〔重生为祸:毒妃正〕〔明海风云〕〔西游封印师〕〔欧克暴君〕〔神级采集术〕〔万龙武尊〕〔都市终极神医〕〔史上最强篮球皇帝〕〔武灭阴阳〕〔娱乐大亨〕〔网游之极品领主〕〔宠你入怀:傅少撩〕〔逆灵〕〔婚入歧途:东方先
呼叫中心世界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日上江淮 第 19 章
    江淮再一次踩点溜进学校的时候,左看又探,步步为营,小心谨慎到像是排地雷。。

    他正猫着腰探出一个脑袋往花坛里瞧的时候,背后被人敲了一下,江淮神经紧绷,刷一下跳了起来,还危机意识满满,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江淮定睛一看,竟是邹子航那个小兔崽子,“卧槽,你他妈吓死小爷我了。”

    “淮哥受惊了,是小的不对!”

    邹子航抱了个拳,一副贱兮兮的样子。

    “淮哥,别看了,刘导不在。”

    “不在?”

    邹子航道,“淮哥你不知道吗?开学一个月就要文理分科了,学校为了让学生更好把握自己的水准,就把月考拆成了半月考,多考一次,让大家摸摸底。今明两天就是半月考,刘导今天忙着呢,没工夫管我们。”

    “什、什么?”

    江淮还真不知道这么回事,先说他上课听不听,自打耳朵受过王启文碎碎念的摧残,王启文说什么他都自动屏蔽。

    江淮火急火燎的赶回了教室,到教室门口的时候,刘恒等人正在搬桌子整理考场。

    李灿见到了,“哎淮哥,来帮帮忙,这个桌子可重了。”

    一旁的甄美丽不高兴了,“李灿你什么意思啊,我的桌子怎么就重了?”

    “没没没,那是您的桌子金贵,我怕给您老人家磕坏咯。”

    江淮没工夫搭理他,进教室看自己的桌子被挪到哪去了,结果破天荒的看见徐映阳竟然坐在座位上。

    稀奇,太稀奇了!

    李灿挤到江淮身边,小声道,“这个月底有比赛,校队今天早上开始训练了,寻常这个点哪能见到徐映阳。”

    江淮一阵头脑风暴呼啸而过,终于想起了人生大事,平常他再怎么学渣,也是会为考试做做准备的,长期抗战不行,临时的佛脚还是得抱抱,八点半开考,眼下剩下不到半个小时了。

    江淮简直心急如焚!

    考试的时候一个班只坐三十□□个人,前头那些多余的课桌摆出去几面,后面的可以直接移到靠墙的位置,江淮和徐映阳这样的最后一排,只需要在开考前往后一推就行。

    所以这次移桌子对他们并无影响。

    第一科考的历史,庞勇又去上厕所了,李灿就坐在庞勇的位置上看江淮火急火燎的翻课本,那神情,那专注度!一直保持下去什么清华北大考不到!

    江淮一目十行,手速非凡,书页翻翻哗哗作响。

    李灿见了,“淮哥。”

    “嘘,别吵,别打扰我学习。”

    别说是李灿一脸震惊,就连徐映阳也忍不住抬眼皮看了身边的江淮一眼。

    当然,李灿的震惊转瞬即逝,当他看见江淮提起笔在胳膊上写字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了江淮这句“别打扰我学习”的真谛,他不明白江淮是怎样将在胳膊上作弊打小抄和学习这两个天差地别的概念对等起来的。

    但是很显然,江淮不太可能将整个单元的历史内容都抄上去。

    李灿凑近一看。

    暗叹一声卧槽,这江淮真他妈是个人才!

    不消一会儿的功夫,大半只胳膊抄的是密密麻麻,乍一眼看去像是一堆蚂蚁在上面爬,可是仔仔细细的那么一瞧,字体与字体,行与行之间保持着敲到好处的间隙,而且最恐怖的是,江淮的字居然写的意外的好看!

    不!这不可能!

    李灿惊恐的连连摇头,“这绝不是我认识的淮哥!”

    他受惊一般坐回椅子上,呆若木鸡好半天。

    “喂。”紧张的氛围里,响起徐映阳清清冷冷的声音,这音质干净纯粹,像是清风拂过山岗。

    出乎意料的使狂热中的江淮停了一秒,他皱着眉,哼了一声,以显示自己对徐映阳的不屑。

    徐映阳看着他如火如荼的动作,“短袖。”

    徐映阳同学向来惜字如金,但只这简单两个字使得原本紧绷的那根弦刷一下拉断,被江淮才气震惊到的李灿也后知后觉。

    “卧槽淮哥,你抄胳膊上了!”

    江淮眉毛一挑,低下头看着自己没有任何遮挡物,满胳膊的小抄暴露在外,看上去像是丑不拉几的纹身,可是江淮淡定异常,“我看到了。”当然这份淡定只持续了一秒。

    下一秒,江淮火烧屁股般的跳了起来,“卧槽!”

    然后,他正气凛然的指着徐映阳道,“你他妈的干嘛不早点告诉我!还在旁边看了半天,你肯定是故意的!故意的!啊啊啊啊啊啊!你这该死的徐映阳!”

    江淮真想现在去把这个爱看热闹的家伙揍一顿消消气,可是一想到要考试了,一想到王启文,又想到蒋欣欣,他就只能像只猴似的在原地抓脸挠腮!

    还是李灿急急忙忙的提醒道,“淮哥!快!快去洗手间把胳膊洗了!今天刘导监考我们,你这一胳膊,瞎子都瞧见了!”

    一听刘导的名字,江淮心里升起一阵不适感,急急忙忙跑去卫生间拼命搓洗自己的胳膊。

    高二教学楼的每一层都有一个卫生间,男左女右,共用一个洗手池。

    这水笔的防水性太好,江淮搓了半天胳膊都搓红了,还没搓干净,这时候隔壁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拿着一小块肥皂递到江淮面前,江淮瞬间春心萌动,都没好意思看那姑娘,先解决当下的问题。

    等江淮把那一胳膊的泡沫洗干净了,想向那姑娘致谢,一抬头,脸色瞬间难看。

    只见张静文脸上挂着那抹熟悉的冷酷微笑,“没把你生在抗战年代可惜了,你这带情报的能力666呀。”

    “……”

    等江淮从卫生间回来的空档,桌子已经被全面处理了,三班已全面清场,别班的考生都已陆陆续续落座。

    还有三分钟考试,李灿拎着包,担心江淮来了找不到考场,分外义气的在教室门口等着他。

    江淮一出现在转角,他就匆匆忙忙的跑了过去,“快点淮哥,就要开考了!”

    江淮跟着李灿飞速跑向操场,往另外一栋教学楼跑去。

    浔阳五中的高二年级一共二十个班,一个班大约40左右个学生。一到四班在一楼,五到八班在二楼,老师办公室也是在二楼。

    考试的时候按照学生上次考试成绩排名安排位置,一般听你在哪个考场就能知道你在年级里的水平,充分发挥了应试教育的残酷,让同学们坐在考场里也能充分意识到自己与别人之间的差距。

    李灿在三班一直考倒数,只有偶尔因为睡着而连续考出零蛋的徐映阳能与之一战,理所应当的成为了最后一个考场的固定嘉宾。

    因为考试安排的时候一个考场只能做三十□□个人,就有那么一小拨人连留在高二楼考试的资格都没有,而被驱逐在外,安排到别栋楼平日里用来开会的小教室,像是一拨有家不能回的孩子。

    李灿气喘吁吁的跑到了熟悉的考场前,在门口飞快的扫了一眼江淮的座位,“淮哥,你坐在倒数第二位!”

    监考老师已经候在考场,考试铃声敲响,李灿一看居然不是刘导!一下子喜上心头!

    他迅速低下头在江淮耳畔道,“我都打听清楚了,刚转学过来的都坐在最后一个考场,今年转学的除了你还有一个七班的,那人以前是三中的,听说成绩不错,我和他说好了,到时候他会给你答案,你抄完后,不要忘了兄弟我。”

    两人对视一眼,彼此心照不宣。

    监考老师见门口还站着两个学生,催促道,“门外的,怎么还不进来。”

    江淮从门口进去,看着坐在最后一排最后一组的那个四眼田鸡,怎么看怎么顺眼,他坐在的一刻,还笑眯眯的和对方打了个招呼,甚至友爱的伸出了手,“你好。”

    吓得那个同学一阵哆嗦,却还是战战兢兢的伸出手去,“你……”

    他话都没说完,就被监考老师打断,“角落那两个,你们领导人会晤呢!”

    教室哄堂大笑。

    “安静安静!”监考老师面色严肃,考场瞬间安静下来。

    试卷分发完毕后,老师坐在讲桌后,报纸一摊腿一架,伸出一个手指戳了戳鼻梁上的眼镜,手里拿着个保温杯,杯盖拧开的一刻,热气袅袅升起。

    从理论上来说,第一考场和最后一个考场的监考工作是最轻松的。

    第一考场的都是学校的尖子生,哪怕差个0.5分都可能差个一两名,导致这些处在食物链顶端的同学们竞争意识无比强烈!

    在那个淳朴自然的年代,大家还没那么多花花肠子,学习是人生的一等大事!就算偶然遇到几个想要相互抄袭的也不用老师操心,因为但凡他们有一点点往往就会当场被人揭发!

    以至于第一考场的考试纪律是出了名的好,被安排在第一考场的老师就是去打打酱油,走走过场的。

    而最后一个考场,一般只有十五六个人。从一倒到第十五,哪怕是偏科的再凶狠的学生也不大可能堕落到最后一个考场,能来这里的全是凭借着自己一点墨水也没的真凭实学进来的!

    毕竟一个学生再怎么偏科,也不太可能其他几门全部考个二三十分,除非像徐映阳这样能一口气睡出四个零蛋的人才。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八苦地雷x1

    感谢咚咚地雷x1

    感谢碧云西地雷x1

    感谢每一个收藏的宝贝(╯3╰)

    ps初写**作者很菜,感谢每个评论的小天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仙强少在校园〕〔萌宝36计:妈咪,〕〔抗美援朝之尖刀连〕〔工业之王〕〔无上崛起〕〔天神学院〕〔绝品透视仙医〕〔诸天投影〕〔里表世界〕〔琴音仙路〕〔仙武召唤系统〕〔三国小霸王〕〔天龙武神诀〕〔隋末之大乱世召唤〕〔冰山总裁的贴身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