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秋叶原拓荒史〕〔全能科技巨头〕〔抗战之广陵密码〕〔桃运医圣〕〔穿进红楼:晴雯,〕〔白圭的商业帝国〕〔圣手仙瞳〕〔权路风云〕〔婚姻的荆棘〕〔医女酥手遮天〕〔小军妻当自强〕〔顾少宠妻甜蜜蜜〕〔阎麟狂帝〕〔我在深渊做领主〕〔卿本佳人(火舞版)〕〔凰权至上:凤栖吾〕〔鬼手巫医:冥王宠〕〔万圣纪〕〔隐婚国民影帝:爹〕〔邪王独宠:纨绔异
呼叫中心世界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日上江淮 第 14 章(修)
    这个问题问的姜扬和孙雨晨一怔。

    两个人下意识对视一眼,徐映阳这是开窍了???恋爱了???

    姜扬心里已经脑补出一大部傲娇玛丽苏独独不爱冰山校草,校草为博芳心低头求助于人的戏码。

    没有得到回答,徐映阳在心里又组织了一次措辞,“我们班的转学生,现在是我同桌,看上去很讨厌我。”

    “你们是不是还打架了?”孙雨晨道。

    姜扬看向孙雨晨,“昨天我去了趟二楼办公室,看见他了,当时他身边还有个人,个子和徐映阳差不多。”

    姜扬听了个大概,知道是自己想多了,开始认真分析起症结所在,“你之前是不是又得罪过他,但是你忘了。”

    徐映阳想了想,随后一口否定,“没有,我之前没有见过他,他是一中转过来的,初中在盛光。”

    姜扬敏锐的嗅到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这个除了篮球对什么事都不上心,考试还能睡过头的家伙居然对一个刚认识不到两天的对象这么了解。

    姜扬的嘴角浮起耐人寻味的笑容,脑中灵光一闪,猛地浮现起刚刚那个踹徐映阳自行车的人的模样,“你的新同桌是不是就是那个因为自己的女朋友被人欺负,带着刀以一敌四十八,结果被一中开除的?”

    “……”徐映阳十分诚实道,“不清楚,但是前天我们打球赛的时候,他在现场。”

    姜扬又灵光一闪,拍了拍自己的手臂,“对对对!就是那个!那时候他还染了个绿头发是吧,我说刚刚那人看着怎么那么眼熟!我就说我一定在哪见过。”

    “咦?不对啊,前天他还不是为你打气啊,场子里那么多人,数他嗓门最大,喊的最嗨,他不是你的男粉吗?”

    徐映阳思量片刻,“不是。”

    姜扬绕过孙雨晨,换了个位置到徐映阳旁边,安慰的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既然之前不认识他,也没得罪过他,那应该就一个可能性了。”

    “什么?”

    “情感问题。”

    “情感问题?”徐映阳皱眉。

    姜扬却不再说了,装模作样的摇摇手指,“天机不可泄露。”

    徐映阳虽然没想明白,却也不再问了,因为下一秒孙雨晨说了一个更让他感兴趣的话题,“徐映阳,待会去打篮球不?”

    “打。”

    傍晚放学,江淮骑着单车路过一家店的时候,听见里面传来一阵熟悉的“滴滴滴”的声音,他心下痒痒,摸摸口袋没有钱,可是这也不能阻止他想打老虎机的冲动。

    江淮在路边停下车,背着包走进店里。

    夏季的天阴的慢,今天一天上头都压着云,任谁抬头看了都以为会下雨,但是偏偏这雨点就是落不下来,傍晚时分还来了个回光返照,云层背后露出夕阳来。

    在众人以为天气会好起来的时候,那厚重的云层又飘过来,大约七点左右,天色就完全暗下来。

    街道上路灯亮起,整个城市华灯初上。

    晚风徐徐吹过草野,静谧的公园一角,还传出一阵阵打球的声音。

    姜扬和孙雨晨本来和徐映阳一起在这打球,六点钟的时候,他们接了个电话,家里催着回去吃饭,就提前走了,徐映阳独自留在这里练习。

    每个人提起徐映阳这三个字的时候,大多是与篮球联系在一起的,他热爱打球,堪比热爱生命。

    徐映阳从九岁开始接触篮球,就对篮球爱不释手,如同魔怔,初二那年他独自在小公园里打篮球,打了整整一宿,忘了打电话回去报平安。

    急的家里人动用关系找了一宿的人,那时候徐映阳的父母都在国外,他住在爷爷奶奶家,第二天早上徐映阳自己回了家,差点没把他爷爷奶奶吓出心脏病。

    徐映阳一碰到篮球就会忘记时间不知疲倦,为了提醒自己早点回家,他特意给手机调了闹钟。

    一阵接着一阵不同于闹钟的手机铃声响起,徐映阳置之不理,电话被一次又一次的挂断,手机界面上显示着好几条短信,其中一封已读:阳阳,我和弟弟回来了,晚上早点回家,妈妈给你煲了汤。

    边上的闹钟响了一遍又一遍,但是徐映阳似乎无所觉,一次又一次的运球,投篮,身体里像是安装了个永动机,不知停歇。

    过了一会儿,豆大的雨点从天空中砸下来,打在徐映阳的脸上,徐映阳的发丝全部被雨点打湿,雨水顺着前额及鬓角流下来。

    手机铃声再一次响起,徐映阳关了机,手中的篮球应声落下,在几声篮球掷地声后,整个天地间,突然只剩下雨的声音。

    “报告!”

    “报告!”

    “报告!”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江淮和徐映阳之间的矛盾始终没能化解。

    擅长打太极的数学老师李建国明里暗里提示了江淮好几次,做人不要太死脑筋,特别是和同班同学之间,要团结友爱。

    江淮一句话把李建国堵了回去,“老师的意思是同学作弊也要帮衬着咯?”

    李建国竟无言以对,要不是昨天晚上周测过的成绩告诉他,江淮的确可能有点傻,他还真怀疑这孩子的傻气是对他的大智慧的掩饰。

    下午放学的时候,教室里的人走了七七八八,江淮拎着包起身,徐映阳出声喊住他,“喂。”

    江淮回过头,外面的夕色透过窗户耀进来,将江淮的黑发耀成了浅淡的茶褐色。

    徐映阳抬头看着他,慢慢站起身,指了指黑板,“扫地。”

    只见硕大的黑板上的一角,用□□笔写着几个字:

    值日:徐映阳  江淮

    江淮哼了一声,“要扫你自己扫,小爷我我不奉陪。”

    他拎着包正打算潇洒走人,肩膀上被搭上了一只骨节分明,修长有力的手。

    这只手的主人力气很大,江淮挣了好几次都没有挣掉,正在他打算跳起来和徐映阳掐一顿的时候,王启文出现在了门口。

    “还没走呢?”

    江淮想起王启文的碎碎念,以及那个万年不变的打电话叫家长的威胁,他这些日子拼命克制自己没在徐映阳睡着的时候掐死他。

    江淮对徐映阳的仇视并非没有缘由,远的就不再提了。

    单单说说上礼拜发生的一桩。

    那天江淮正在和李灿课间在本子下五子棋,无意间瞥到窗户外一张熟悉的面孔。

    那张面孔他记忆犹新——于玲玲。

    江淮见她望着自己的方向,以为她是来看自己的,一下子喜从心来。

    接下来,于玲玲透过窗户给艾学习递了什么东西。

    “江淮,接一下。”

    艾学习心不在焉,一传完东西就赶紧争分夺秒的低下头来学习。

    幸福来得太突然,江淮几乎要砸晕了脑袋。

    他战战兢兢的打开那本传到他手里的笔记本,笔记本上写满了娟秀的英语字体。

    在江淮接到笔记本的那一刻,于玲玲就害羞的走了。

    泪水在一瞬间充盈了江淮的眼眶,七八年过去了,终于............该来的还是来了。

    原来于玲玲终于看到了他的好,惦记起他来了,还知道他英语总是考二十八,还精心为他准备了这本笔记。

    那一整天江淮整个人都沉浸在这份迟来的爱情的喜悦中。

    中午从食堂吃完饭回来早了,穿过林荫道路过教学楼后面的小花园的时候,江淮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喜上心头,追上那个穿着校服的身影,他绕过鲜花树丛。

    正要喊出那个名字,就见于玲玲身前站了个人。

    那熟悉的身段,是他的同桌徐映阳。

    “笔记本你看了吗?”于玲玲沾在徐映阳面前一脸娇羞,娇羞到都不敢看着徐映阳说话只敢偷偷瞥上他几眼。

    “什么笔记本?”

    徐映阳皱眉,他刚刚在这里睡觉,就被这个女生打搅,还对着他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就是我为你做的英语笔记本啊,我知道你打球练习很累,早上总是睡觉,我怕你跟不上进度,就为你做了笔记,其他学科的我马上就要写好了,马上能给你送去。”

    徐映阳听的一脸懵,说出来的话确实冷冷冰冰,“你是谁?”这是他的真心发问,但是由于他天生嗓音独特的冷淡质感,让人听上去总透着那么几分不近人情。

    于玲玲猛的抬头,一股羞辱感涌上心头,还不等她做出反应,就有一个白色的身影冲上来,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徐映阳已经挨了江淮一拳。

    江淮还想再出拳,徐映阳已反应过来,两人瞬间撕打在一起。

    徐映阳一个飞踢,江淮摔了个底朝天,江淮应声乍起,只听于玲玲一声惊叫,待江淮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脸上已经多了个鲜红的巴掌印。

    “江淮你够了!你发的什么疯!”

    于玲玲的呼吸竟和江淮在一个频率凌乱,她恨恨的瞪江淮一眼,忙不迭的跑去徐映阳跟前,牵起徐映阳的一只手掌,那里有一道被江淮指甲划伤的红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报行天下〕〔三国小霸王〕〔无上崛起〕〔星际游戏商〕〔抗美援朝之尖刀连〕〔天神学院〕〔末世萌妻攻略〕〔工业之王〕〔厨道仙途〕〔隋末之大乱世召唤〕〔修仙强少在校园〕〔诸天投影〕〔通天符道〕〔捡来的破碗是聚宝〕〔琴音仙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