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宠狂妃:陛下,〕〔重生八零:弃妇带〕〔秋叶原拓荒史〕〔全能科技巨头〕〔抗战之广陵密码〕〔桃运医圣〕〔穿进红楼:晴雯,〕〔白圭的商业帝国〕〔圣手仙瞳〕〔权路风云〕〔婚姻的荆棘〕〔医女酥手遮天〕〔小军妻当自强〕〔顾少宠妻甜蜜蜜〕〔阎麟狂帝〕〔我在深渊做领主〕〔卿本佳人(火舞版)〕〔凰权至上:凤栖吾〕〔鬼手巫医:冥王宠〕〔万圣纪
呼叫中心世界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日上江淮 第 13 章(修)
    江淮躲过一劫,内心感天动地,跑步也就算了,只是他实在不想见到徐映阳这人,想到昨天自己和他称兄道弟还给他陪跑,他就想穿回去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徐映阳在第一节课上课十分钟左右回来了,“报告。”

    徐映阳迟到的战绩累累,在第一节课任过课的老师习以为常,十分淡定的点头让他进来。

    徐映阳走进教室坐回原位,神色疲倦。

    江淮自徐映阳出现在视线的一瞬就暗暗观察他许久,他心里的算盘打的啪啪响。

    江淮见徐映阳的目光越来越迷离,撑着下巴的手也开始颤颤巍巍,随着徐映阳称手点头的频率和幅度,他在心里记着时,“三、二、一——”

    下一秒,徐映阳果然应声倒下,江淮一下子打了鸡血,手刷一下举得老高。

    数学老师撑了撑鼻梁上的眼镜,以为这个二进宫的转学生又要整什么幺蛾子,就听见江淮嘹亮的一声,“报告老师!我要举报!”

    数学老师举着手里的教鞭,“这位同学,你要举报什么!”

    “我举报徐映阳睡觉!”

    “...........”

    底下议论纷纷,“卧槽,这么刺激的吗?”

    “徐映阳天天睡觉李老师也不说什么啊。”

    “他们俩到底什么深仇大恨啊。”

    虽说徐映阳时常因为在考试中途睡着或者是因为睡觉而错过考试导致成绩单上一个大大的零蛋,但是他的数学成绩从没让数学老师失望过,所以这次徐映阳睡觉,数学老师原本也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管,但是这下被江淮当众提出来,却不能插科打诨的过去。

    数学老师咳嗽几声,“咳咳,徐映阳,你站起来。”

    已经睡死过去的徐映阳已经毫无动静硬挺如死尸。

    数学老师都准备好用转移话题或者理解同学等等理由让这事过去,江淮提前一步,一会掐徐映阳的脸,一会儿捏徐映阳的鼻子,生生把徐映阳给折腾醒了。

    被打扰醒的徐映阳一脸懵,见教室一片死寂,大家都在看着他,数学老师更是定格在了原地,他以为老师已经下达了指令,自觉站起身,走了出去。

    “............”

    “咳咳,我们继续上课。”

    接下来的数节课中,江淮似乎上了瘾。

    “报告!我要举报!”

    “报告!徐映阳睡觉!”

    “报告老师,我身边这个人打呼了。”

    “报告老师,徐映阳睡觉影响了我的学习积极性。”

    这话连和江淮站在同一阵营的李灿都听不进去了,你能要点脸吗淮哥?

    “报告!”

    “报告!”

    “报告!”

    课间时刻,男女生混作一团,私底下暗暗讨论,“这个江淮到底是要干嘛,就是不让徐映阳好过!”

    “什么仇什么怨啊!”

    “对啊,就是。”

    “不是说江淮是一中的吗,初中也是在盛光念的,怎么会和徐映阳结怨。”

    “可不是啊。我现在特想知道,谁那里有瓜让我听听!”

    “哎唉唉,话说回来你们看见徐映阳脖子上那个牙印没?还有他脸上那抓痕,今天护草队那群人还像我打听呢,问徐映阳那是怎么回事?”

    “你说了?”关心这个话题的女生居多,里三圈外三圈的把话题中心绕的密不透风。

    话题中心的女生叫张修草,一脸的正气凛然,“我怎么敢说,江淮刚转学过来,虽然传他传的挺凶,但是昨天中午他在食堂教训五班那个俞明君你们又不是没看到,多有正义感啊,我相信江淮就是为了爱被迫拿起武器反击才被退学的。这些事要是被护草队那群花痴知道了,江淮还能有好日子过?我们三班还能有好日子过?”

    张修草这话倒不是危言耸听,所谓的护草队是自初二开始,学校里的女生私底下组建的徐映阳护卫队,说白了就是粉丝团,自从徐映阳当选为校草之后,这个团体又被称为护草队。

    护草队里大部分是智商不高,整日yy,做着霸道总裁爱上我、冰山校草亲亲我这一类玛丽苏梦的花痴少女。

    也正是这样一群人,立场坚定,无脑怼人,战斗力不是一般的牛逼。

    学校里大部分智商在正常水平线上的人,见着她们都要绕道走。

    平日里她们没事就喜欢在三班窗户或是门口溜达,就为了见一见她们心仪的篮球小王子,五中冰山校草。

    这个学期刚开学两天,估摸着这些人挺忙的,还没抽出空过来,这两天也就几个陌生的面孔面含羞色的从窗户外远远向里望一眼,想必是今年的高一新生,来瞻仰传说中的校草的真容。

    那天傍晚放学,因为被江淮举报次数过多,徐映阳被王启文抓到办公室去谈话,江淮蹲在办公室墙角,边听边捂嘴笑。

    在徐映阳走出办公室的前一分钟,江淮先一步跑到停车处。

    那时候的学生已经走的七七八八,只有零零散散几辆单车停在原地。

    在徐映阳走出走廊,离江淮不过五米的时候,江淮拉着单车,在徐映阳的车旁停下,与他对视几秒,随即面无表情的抬腿,“啪嗒——”一下,将徐映阳的车子踹翻在地。

    “哎呀呀,不好意思啊,脚滑。”

    “............”

    没等徐映阳走过来,江淮一脚跨上单车,速遛一下,身影就淹没在了橙黄的夕色里。

    独留下一串如杠铃般欢脱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直至渐行渐远慢慢散在夏季燥热的风里。

    徐映阳走到停车处,将单车扶起。

    正在这时候,不远处传来一阵招呼声,“唉徐映阳——”

    徐映阳回头一看,姜扬斜抄着兜靠在墙角,一脸看好戏的模样,孙雨晨背着书包,立在他旁边。

    姜扬和孙雨晨开了单车的锁,三人拉着单车慢悠悠的走着。

    徐映阳长了双桃花眼,众多女生只被他的目光漫不经心的一扫,就沉沦其中,哭爹喊娘。

    姜扬的眼型相较于徐映阳的更锐利一些,阳刚气也就更重一些,姜扬还顺应当时的潮流做了个冲天的发型,非主流气息满满,虽说也能虏获一批少女的芳心,但始终敌不过徐映阳这种老天赏饭吃的。

    美貌这种东西,后天是很难嫉妒的来。

    姜扬走在最左边,徐映阳走在最右边,孙雨晨走中间。

    姜扬和孙雨晨都是五班的,两人刚好还是前后位。

    三人同属浔阳五中篮球队,是队员,也是认识多年的同学,之所以称之为同学,用姜扬的话来说,就是他始终也没办法走进徐映阳的心里,因为徐映阳这人,除了学习睡觉和篮球似乎什么也不放在心上。

    而孙雨晨和徐映阳的关系比起姜扬就要更进一步,他们两家从小就是邻居,最开始是在一个大院里,后来又搬到了同一个小区,两家虽不是两隔壁,却也是上下楼。

    徐映阳和孙雨晨是实打实的竹马竹马。

    姜扬走着,道,“我说今天你怎么转性了,良心发现会等人了。”

    这里再添上一句,姜扬三年前也搬去了徐映阳他们小区,巧合的是姜扬和孙雨晨两家正好对门。

    徐映阳一直以来就话少,姜扬的嘴巴又总爱哪壶不开提哪壶,徐映阳很少搭腔。

    姜扬习惯了,继续自顾自道,“我说那你是良心发现,原来是和你的崇拜者**。”

    徐映阳侧脸看他,姜扬笑道,“得了你,脸被人抓了也就算了,你说说你脖子被人啃了也不知道遮一下,你的粉丝团成员看见了还不伤心死?”

    “粉丝团?”在徐映阳的印象里,好像是有听过这么一个团体,每年过生日或是各种节日的时候,他的抽屉里都被塞满了东西,其中最大的都是一个落款为x后援会送的,之前他一直以为这个x后援会是一个人,后来每场他的篮球赛,都有一群女生拉着红幅摇旗呐喊,他这才隐约有些明白,或许那不是一个人。

    姜扬看着徐映阳这副懵懵懂懂的样子,心里觉得好笑,这世上还真是太多无心插柳柳成荫的事了,男生们用来炫耀的资本,在徐映阳这里屁都算不上。

    姜扬余光瞥着徐映阳脖子上的咬痕,笑道,“你这谁咬的,这么凶,不会是某个女生吧?”

    这话原本就是调侃,姜扬也没指望徐映阳能回答,没料停顿了两秒,徐映阳竟然开口道,“不是,是个男生。”

    “…… ……”

    你是认真的吗?

    徐映阳的目光望着前方空荡荡的路口,就在刚刚还有个不知疲倦的身影疾驰在这条路上。

    徐映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皱了皱眉,生平第一次一本正经的向两位朋友提问,“什么情况下一个人会无缘无故讨厌另一个人?”

    徐映阳这人虽说从来都只专注自己喜欢的事物,在情感方面似乎有些冷淡,但是江淮对徐映阳的敌视与厌恶太过直白,徐映阳本人感受不到都不行。

    作者有话要说:  日常求收藏!

    兼推基友文《你和冠军,我都要了》by萧清缕

    电竞小甜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报行天下〕〔三国小霸王〕〔无上崛起〕〔星际游戏商〕〔抗美援朝之尖刀连〕〔末世萌妻攻略〕〔天神学院〕〔工业之王〕〔修仙强少在校园〕〔厨道仙途〕〔隋末之大乱世召唤〕〔诸天投影〕〔天龙武神诀〕〔通天符道〕〔捡来的破碗是聚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