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代巨子〕〔腾龙战帝〕〔邪御天娇〕〔美利坚仓储捡漏王〕〔邪神修炼手册〕〔星际情殇:少女猎〕〔重生为祸:毒妃正〕〔明海风云〕〔西游封印师〕〔欧克暴君〕〔神级采集术〕〔万龙武尊〕〔都市终极神医〕〔史上最强篮球皇帝〕〔武灭阴阳〕〔娱乐大亨〕〔网游之极品领主〕〔宠你入怀:傅少撩〕〔逆灵〕〔婚入歧途:东方先
呼叫中心世界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日上江淮 第 12 章(修)
    在艾学习同学十五分钟的阐述时间内,整个教室严肃端庄的像是在完成一场洗涤灵魂的仪式。

    竟然看到还有一个女生居然好几次脱下眼镜擦了擦眼睛,但他不得不承认,在艾学习的阐述中,时而慷慨激昂,时而低沉抑郁。

    极富感染力!

    要不是他一个学渣听不懂什么叫对数函数和反函数,也听不懂过去时态和未来时态,更是对子曰不知所云。

    想必他也会融入到这么一个大环境中,而使自己的心灵受到洗涤,灵魂得到拯救。

    王启文十分满意的点点头,打断了马上就要流下眼泪的艾学习同学的话,“好了,艾学习同学你可以坐下了,刚刚艾学习同学这一翻话讲的非常动人,让我们一起为他鼓鼓掌。”

    班上掌声雷动。

    王启文趁热打铁继续道,“同学们还记得我们的口号吗?”

    班上同学异口同声道,“因为自信,所以成功!”

    “众志成城,飞跃巅峰!”

    “学习靠大家,幸福你我他!”

    “奋斗是我的性格,成功是我的目标!”

    堪称大型洗脑现场。

    在传销头子王启文的带领下,进彪先锋艾学习同学的深度自我剖析和激情打响的第一枪里,众人众志成城的口号声中,班会的气氛一下子被推到巅峰。

    人们接二连三的自我剖析与自我反省中。

    不知道是谁站出来说了一句,“徐映阳上个学期拖了我们班平均分儿两分!”

    此话一出,瞬间激起民愤!

    要知道就差那么两分,他们就可以超越一班拿到小红旗!

    四十几道视线齐刷刷的扫向徐映阳,王启文道,“徐映阳同学,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徐映阳站起身来,似乎是思量了一会儿,才慢悠悠的开口,“我睡着了。”

    四个字云淡风轻。

    在众人窸窸窣窣的议论声中,江淮才知道,九门功课里,徐映阳睡出了三个零蛋。

    王启文停顿了一会儿,或许是太清楚徐映阳的性格,他也没有再要求他多说些什么,只是语重心长地摆摆手,“行了徐映阳,你坐下吧。”

    徐映阳面无表情的坐回了原座。

    拉住在班会课的小尾巴,艾学习问道,“老师,今年什么时候开始上晚自习?”

    王启文停顿了一会儿,“今年抓的严,等通知吧。”

    在学校学习的时间被剥削,艾学习同学垂头丧脑,简直痛不欲生。

    放学的时候,江淮收拾书包,其实也没几件东西,徐映阳一言不发的将几本学习资料装入书包,江淮怎么看他都觉得不爽,恨不得分分钟捶他一顿。

    “哎。”在徐映阳走出教室门之前,江淮喊了一声。

    徐映阳一回头,就见江淮手里头还拿着那截粉笔头,然后眉眼含笑得意洋洋的在徐映阳的目光中将桌子一分为二。

    分完之后,还仰着头招摇万分的冲徐映阳晃了晃脑袋。

    “………..”

    傍晚的落日余晖透过陈旧的玻璃窗洒在江淮的身上,徐映阳逆着光看着他,少年阳光的青春气息扑面而来,徐映阳微微蹙眉,抛下一句,“幼稚鬼。”就干脆利落的转身出了教室。

    徐映阳从停车处拉出单车,正见江淮也拉着一辆单车躲在原处的一根杆子后如狼似虎的盯着他,之所以用了如狼似虎这个词,是因为江淮那时候看向徐映阳的目光像是单车两边的后视镜一样能发光。

    徐映阳直觉没什么好事发生,可是江淮却没有进一步行动,始终与他保持着距离,看上去只是两人同路出校园。

    可是徐映阳一顿下脚步,江淮就也停下脚步,暗戳戳的拉着车飞速躲在某个东西后,而且徐映阳不知道这人脑子是不是真的有问题。

    要藏就藏好一点,但是江淮倒好,比胳膊细的杆子,和大腿一般粗的树,没人膝盖高的草堆,他是不是以为所有人都和他一样的智障?

    跟踪徐映阳一段时间后,徐映阳骑车上路,江淮终于按捺不住,只闻后面呼哧呼哧一阵喘,速度之快激起大马路上一阵尘土飞扬。

    一阵狂风自徐映阳身边经过,说时迟那时快!江淮追上徐映阳,瞅准时机,主动出击,暗戳戳一脚踹了上去,徐映阳一个趔趄,整个人都差点翻出去,幸好腿够长,及时够了地。

    待徐映阳回过神来的时候,江淮单车踩的飞起,已经跑远了,只留下一串杠铃般的笑声,“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徐映阳,小爷我踹不死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第二天一早,又是那个时间点,蒋家又惊起一阵能掀起屋顶的叫声,“卧槽!7:30了!还有十分钟十分钟!我的天哪我的天哪!又要迟到了!”

    蒋欣欣将鸡蛋磕碎,剥了皮,一口下去,“刘姨,今天这个鸡蛋煮的真不错。”

    一阵疾风扫过,蒋欣欣对面的那份事先用塑料袋装好的早餐不翼而飞。

    蒋欣欣一笑,“这小兔崽子,动作还挺快。”

    刘姨从房间里出来,手里拿了把伞,“哎呀江淮又走了?昨天就忘了带伞,今天又没带!”

    蒋欣欣着看向窗外阴沉沉的天气,厚重的乌云像是要将那些高楼压倒。

    她漫不经心道,“谁知道呢,兴许今天也像昨天一样不下呢?”

    今天江淮又无意外的迟到了,依旧是那个完美的时间点,与关闭上的大门无缝连接。

    有了昨天的经验,江淮在进教学楼前先是埋伏在了草丛中,探出半个脑袋往里看,见走廊里空无一物,整栋教学楼都充斥着朗朗书声。

    江淮左环右顾,确认环境安全,站起身就要跨腿爬围栏,刚跨出一只腿,一本书重重的敲在江淮的脑门上。

    江淮猝不及防摔了个狗吃屎,一屁股坐在了花坛里,昨夜才下过雨,土壤湿润,沾在江淮的新校服上,惹得江淮一阵心疼。

    五分钟后,江淮站在教学楼右侧,与昨天刚刚见过面的小伙伴们站作一排。

    刘导训过他们一顿后,继续回到花坛蹲点埋伏。

    刘导走后,江淮就地点了点人数,六个,少了俩。

    站在江淮旁边的还是昨天那个扎马尾的女生,皮肤白皙,身材纤瘦,实打实的美女,只是长了张禁欲脸,眉眼之间平淡无波,看上去有点不大好相处。

    女生见江淮一直盯着她,冷冷回扫一眼,那一眼威力无穷,顷刻间让江淮回想起被蒋欣欣支配的恐惧,但这又与蒋欣欣毫无道理的恐怖统治有所区别,是一种浸透进人灵魂深处的,无法言说的感觉。

    江淮不禁肃然起敬,直想给她立个军姿。

    彼时,一阵嘟嘟囔囔,刘导不负众望又抓了两个人回来,赶巧,九个,齐了!

    还是熟悉的面孔,还是熟悉的队伍。

    邹子航自觉站到了江淮边上,趁刘导走开之际,咬牙道,“太奸诈了!太奸诈了!刘导竟然穿一身草绿埋伏在花坛里,就等着我们往里跳,这埋伏的段数,抗战时候执行隐蔽埋伏任务的老红军都比不过,我等怎么会是刘导的对手!”

    邹子航这边哼哼哧哧,那个高马尾的冷酷少女开口道,“谁说没有,你看那不就是?”

    江淮顺着她目光所指的方向望过去,只见一道残影如旋风般刮过,转瞬即逝,但是视力5.0的江淮还是一眼认出了那人就是李灿!

    邹子航努嘴道,“卧槽李灿这小兔崽子,怎么做到的每次都逃出生天的。”

    冷酷少女似乎是知道什么,但是只以一抹神秘的又意味深长的微笑收尾,看的人直起鸡皮疙瘩。

    又过了大约二十分钟,距离晚自习还有两分钟下课,一阵爆吼从远处传来,“徐映阳!你又迟到了!看看你,还有两分钟下课,你说说你像什么样子,我看十圈是不够你跑了是吧!你还挺享受是吧,行——今天你跑二十圈,不跑完不准去上课,听见没有!”

    听着刘导暴跳如雷的声音,邹子航暗暗笑道,“要不我说徐映阳是真的勇士,每次都能把刘导气炸!”

    “嘀咕什么呢,嘀咕什么呢你们,还不赶紧跟上,你们是不是也嫌五圈不够跑,想多来几圈!”

    邹子航嬉皮笑脸道,“主任您又开玩笑了,哪能啊,我们都在认真检讨呢。”

    刘导背着手,八字步牢牢扎在原地,哼声道,“就你们还忏悔,还检讨?一个个的,从上学期,不,自打进浔阳五中开始,我就见你们迟到,从高一到现在,八个人一个都不差!特别是你邹子航,还有你张静文,还有你你你你们三个!在初中部的时候我就常常见你们早读迟到罚站,怎么到了高中还是这个德行!说说你们都要分班的人了,像个什么样子!”

    刘导的嘴噼里啪啦一通说,像是没把门的机关枪射子弹,那边徐映阳都跑了两圈了,他们这边的思想教育还没有结束,但也拖刘导今天的话多的福,在上课铃声打响的时刻,刘导竟然大发慈悲的放过了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仙强少在校园〕〔萌宝36计:妈咪,〕〔抗美援朝之尖刀连〕〔工业之王〕〔无上崛起〕〔天神学院〕〔绝品透视仙医〕〔诸天投影〕〔里表世界〕〔琴音仙路〕〔仙武召唤系统〕〔三国小霸王〕〔天龙武神诀〕〔隋末之大乱世召唤〕〔冰山总裁的贴身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