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秋叶原拓荒史〕〔全能科技巨头〕〔抗战之广陵密码〕〔桃运医圣〕〔穿进红楼:晴雯,〕〔白圭的商业帝国〕〔圣手仙瞳〕〔权路风云〕〔婚姻的荆棘〕〔医女酥手遮天〕〔小军妻当自强〕〔顾少宠妻甜蜜蜜〕〔阎麟狂帝〕〔我在深渊做领主〕〔卿本佳人(火舞版)〕〔凰权至上:凤栖吾〕〔鬼手巫医:冥王宠〕〔万圣纪〕〔隐婚国民影帝:爹〕〔邪王独宠:纨绔异
呼叫中心世界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日上江淮 第 11 章(修)
    王启文特意调了课来给他们俩做思想工作,接下来的一节课时间,江淮简直生不如死。

    王启文苦口婆心说的唾沫横飞,江淮满脑子的only you,心里念着以后再也不冲动犯事了,落在王启文手里不比落在蒋欣欣手里好到哪里去。

    江淮还时不时做些小动作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感觉自己身边的人半天没动静,他一侧脸,徐映阳的眉毛也几不可闻的皱着,也是在忍耐。

    江淮看着徐映阳脖子上那口牙印,再看看他脸上那道刮痕,看你还怎么勾搭小姑娘,江淮暗戳戳的想着,一个没绷住,乐了。

    王启文怒道,“江淮你笑什么?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你爸你妈还有你姐送你来学校是为了什么?这才第一天,你就打了两次架,你到底是要干嘛?你忘了是怎么被开除的了?还有徐映阳你,听说这次是你先动的手,你上课睡觉也就算了,你…………”

    被王启文思想教育了一整节课,江淮像是被抽干了生命力的腌白菜,无精打采。

    回到教室的时刻,徐映阳一落座,就见眼前一片阴影,江淮手里拿着根粉笔,在黑色的连桌桌面上划了一道三八线。

    说是三八线非常的形容贴切,在江淮的手笔下就是徐映阳三,江淮八。

    徐映阳这人虽然话不多,但却很好的用身体语言确定了自己的立场,他在江淮怒火熊熊的注视下,淡定无比的用纸擦掉了那条线。

    干燥的纸张擦过的桌面还余了些灰尘,徐映阳微微俯身,“呼——”将那些白灰都吹到了江淮那边。

    江淮气炸,握着粉笔的骨节嘎嘎作响,李灿及时飞扑过去从身后抱住了他,“淮哥息怒淮哥息怒,您今个儿可别三进宫了。”

    江淮像是突然被打了一巴掌,倒是清醒不少,甩开李灿的手,眯起眼睛与徐映阳对视半晌,随后报复意味十足的,唰一下又在桌面上划了一道,徐映阳又擦,江淮又划,两人就像是两个斗气的小朋友一样无限的置气。

    李灿对这两人幼稚的举动无言以对,对四面八方明里暗里的围观群众挥挥手,“大家都散了吧。”

    李灿话音刚落,不知是谁喊了一声, “王胖来了。”

    这里的王胖说的就是王启文,王启文五十出头,典型的卡在中老年之间的大叔,终日挺着个啤酒肚,一张圆脸上堆满了肉,笑起来眼睛都快看不见,三班内称“王胖”。

    每周一的最后一节照例是班会课,在班主任王启文的组织下召开。

    最后一排的两个小朋友还在互不相让的置气,刘恒喊了一声,说是王启文叫他们出去。

    江淮简直痛不欲生,他们刚刚从王启文的办公室出来,现在又要听他碎碎念。

    江淮原本一脸的生无可恋,但是瞥见徐映阳那张脸上表情的浮动时,他感受到了原来徐映阳也不是完全没有知觉的冷血动物,知道对方其实和他一样难受,江淮的心里都舒坦了一些。

    李灿拉过同桌王小明,“这学期开学可真刺激,来了个新同学,一天就打了两场架!牛逼!”

    王小明白了李灿一眼,“你还希望同班同学打起来呢,打起来你就高兴了?”

    李灿无辜摊手,“你不是这么想的吗?”

    “我不是。”

    “虚伪!堕落的九零啊~”

    坐在李灿前排的文艺委员甄美丽回过头来嘲讽道,“哟,要说你们八零后就是了不起,怎么了李灿,初三复读一年和我们九零后同班可真是委屈你了,你——”

    李灿左右张望,立刻捂住甄美丽的嘴,“唔——唔——”

    “李灿你放手!”

    李灿一个没捂住,甄美丽怒吼出声,原本还议论纷纷嘈杂如斯的班级瞬间鸦雀无声,静的能听见甄美丽的回声,那腔调,活脱脱一个誓死挣扎的贞洁烈女。

    王启文敲了敲窗户,一双小眼睛扫了一圈,众人立刻三魂归位,低下头假装看书的看书,假装写作业的写作业。

    待到风头过去,李灿用笔戳了戳甄美丽的后背,甄美丽不耐烦的侧过身子,没好气道,“干嘛!”

    这一声,又引来不少人的注意,李灿四下一扫,同学们纷纷若无其事的低下头,李灿低声道,“美丽姐,我求求你了,做个人吧,别把我复读过的事到处说了。”

    甄美丽这下子可骄傲了,身子扳过来,与李灿打了个照面,“我可不是人。”

    甄美丽其人,名不副实,爹妈给生的一点也不美丽,李灿看着眼前的甄美丽黑漆漆的脸,一时拿不准她这是什么主意,难不成她不是中国人,是非洲人?

    幸好李灿没把他心中的猜测说出口,只闻甄美丽自信满满道,“从今天开始,你要叫我小仙女。”

    教室瞬间安静如鸡,比王启文敲窗户那会还要安静。

    大概又过了两分钟,众人又开始窸窸窣窣的做起了自己的事情。

    李灿不确定的戳了戳同桌王小明的胳膊,“喂,小明,你说甄美丽这是认真的吗?”

    “你们认识几年了?”

    “三年。”

    “你觉得的呢?”

    李灿无语凝咽,“我觉得是。”

    王小明向他投去一个同情的眼神。

    李灿正在酝酿悲伤的泪水时,徐映阳和江淮先后走进了教室。

    李灿注意到江淮的脸色就像是被喂了一坨屎,整张脸都扭曲成便秘的形状。还不停的拿纸擦着手,嘴里魔怔般喃喃道,“完了完了,手要烂了。”

    李灿嗅到了神秘的气息,现在,只有别人的痛苦能够抚慰他受伤的心灵。

    李灿趁王启文在黑板上写班会主题时,给窗户边的另一名同学扔了个纸条:刚刚王胖对他们做什么了?

    那名同学已接到纸条,掏出笔刷刷刷在纸上飞快写着,写着写着笑出了声,引得李灿更是好奇。

    过了一会儿,纸条扔回来了,王胖刚好转过身。

    李灿将纸条小心翼翼的在桌底下打开,只见上面写着:刚刚王胖让江淮和徐映阳握手言和,还把他们推在一起抱上了。

    江淮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找前桌的庞勇借了不下五次纸,那时候湿巾在市场上大范围流通不久,零售一块,珍贵异常。

    江淮眼尖见到庞勇抽屉里有有两张,连哄带骗再威胁把它搞到了手。

    庞勇身高一八三,体格壮如牛,偏偏江淮龇牙咧嘴,好像下一秒就要学狗叫,庞勇有碍于这位江湖大哥的淫威,只得含泪交出了自己手里头的唯一两张湿巾。

    江淮得逞后疯狂擦手,嘴里一直嘟囔着,“被臭徐映阳碰了,被臭徐映阳碰了,完了要烂手了要烂手了!”

    徐映阳瞥他一眼,云淡风轻道,“不知道是谁满身屎尿。”

    江淮一下子像是被撸毛的毛,全身都炸了起来,“你你你——”江淮突然想到什么,一下子噤了声。

    这个徐映阳,果然什么都记得!

    江淮生怕自己被戴绿帽的事情也被徐映阳宣扬出去,突然噤了声,暗戳戳的憋着一口气,嘴巴圆鼓鼓的像是个气炸了的小河豚。

    徐映阳默然的转过头,一本正经的翻开书本,埋头看起来。

    可实际上,这会他的心里怎么也静不下来,今天接二连三的和这个稀奇古怪神神叨叨的新同桌干了两次架。

    对方总是自以为很隐蔽的暗下打量他,那副蠢样看的就让人想笑,徐映阳好几次牵起了脸部的肌肉,但是由于习惯问题,显得有些僵硬。

    尝试了几次后,徐映阳放弃了这个想法。

    王启文在讲桌上惯例先是鼓动大家新学期开学让大家打起精神,然后翻开上学期期末考试的成绩,对班上的学习情况进行汇总,随后开始让同学自检。

    王启文作为一个纵横讲桌数十年,经验老道,又相对开明的老教师,鼓励大家发挥学习的主观能动性,鼓励大家举起自我反省自我找出问题。

    艾学习同学不负众望,手聚的老高,在班上鹤立鸡群,王启文一眼看到,笑容满面,“艾学习同学,请你先来说一说吧。”

    无论何时何地,艾学习都是各科老师最捧场的学生,也是最尽职的学习委员。

    平日里焉焉的像一颗黄花菜的艾学习同学,突然之间站的如同青松一般笔直,整个人在这一刻都神光附体,“ 我检讨,我不该在英语最后一道选择题质疑了自己,擦掉b选了c!使得我与满分失之交臂。”

    江淮暗骂一句,“我操,这确定是检讨,而不是炫耀!”

    但是看到艾学习一副悲痛欲绝泫然玉泣的模样,他是真的有点儿相信这人确实是在忏悔。

    这一刻,班上寂静如鸡。

    接下来艾学习同学用了十五分钟的时间,阐述他如何在期末考试中头脑一热用错了函数,又如何在语文写作中,不小心审错了题,导致语文作文剑走偏锋,竟然白白扣掉了五分!

    接下来,艾学习同学从个人的错误讲到了班级荣誉,又从班级荣誉说到了父母颜面,又从父母颜面讲到了社会问题,更从社会问题过渡到了国家安危。

    “今天我们可能觉得这样一个小小的错误没什么,但是敢问,如果是在造航母的过程中,我们计算错了一个零件的尺寸,一个计算的数据,会发生什么?同学们,你们说,会发生什么?”

    艾学习同志的灵魂提问引发了在座所有同学的深思,班上一片死寂。

    作者有话要说:  改的很多,到时候会在后面几章补上字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报行天下〕〔三国小霸王〕〔无上崛起〕〔星际游戏商〕〔抗美援朝之尖刀连〕〔天神学院〕〔末世萌妻攻略〕〔工业之王〕〔厨道仙途〕〔隋末之大乱世召唤〕〔修仙强少在校园〕〔诸天投影〕〔通天符道〕〔捡来的破碗是聚宝〕〔琴音仙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