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秋叶原拓荒史〕〔全能科技巨头〕〔抗战之广陵密码〕〔桃运医圣〕〔穿进红楼:晴雯,〕〔白圭的商业帝国〕〔圣手仙瞳〕〔权路风云〕〔婚姻的荆棘〕〔医女酥手遮天〕〔小军妻当自强〕〔顾少宠妻甜蜜蜜〕〔阎麟狂帝〕〔我在深渊做领主〕〔卿本佳人(火舞版)〕〔凰权至上:凤栖吾〕〔鬼手巫医:冥王宠〕〔万圣纪〕〔隐婚国民影帝:爹〕〔邪王独宠:纨绔异
呼叫中心世界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日上江淮 第 10 章(大修)
    在闷热、躁动的环境下,时间的流逝也变得冗长而缓慢,江淮觉得这乌压压的队伍原本还以蜗速在移动,可是到了某个时间点就像是转轴中被卡进一个不应该出现的螺丝,停滞了。

    江淮的个头拔尖,一眼就看见最前方好像出了什么事,以至于队伍停止了流动,大家七嘴八舌,声音在燥热的空气中闷闷的,就这么会功夫,江淮的身上就起了一层细密的汗。

    江淮心烦气躁,只想骂人。

    杜笙那边得到了喘息的机会,伸出个脑袋,看上去怯怯的,“淮哥,前面好像有人插队。”

    不提不要紧,一提更来气!

    插队,还有人敢插老子的队!

    翻了天了!真是虎落平阳被狗欺,天黑不打灯,当老子瞎子!

    江淮心间一口恶气正愁没处发,从前后一瞪眼,贴着他的两个同学寒毛直竖,咬紧牙关为他溜出缝来使他从队伍中成功脱身。

    江淮双手一波,走路姿势拉风,狂帅酷霸拽的气质一览无遗。

    队伍最前头的那个男生已经对着食堂大妈指点江山,江淮一把拽起他的后领——没拽动——

    那人回过头来,眉眼之间戾气横生,二流子秉性暴露无遗,“你谁啊?”

    他见着江淮个挺高,说出来的话一时之间少了些底气。

    江淮冷冷一笑,一看就是个欺软怕硬的孬货,“趁小爷我还没发火之前,赶紧滚!”

    四面八方各个窗口的目光都投射过来,人群中阵阵骚动与议论,有人目光惊惧,生怕待会动起手来殃及到自己,有人面露好奇与暗戳戳的小激动。

    江淮看着眼前这个一米六出头的小矮个,一下子自信心爆棚,那人没见过江淮,一是吃不准对方的来路和身手。

    几个正在打饭的老师也投来了关注的视线,那人与自家班主任对上了眼,不敢在自家班主任面前惹是生非,只敢回过神来昂着脖子,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小子,你等着——”

    一个窸窣,溜得比泥鳅还快。

    这么一出孤胆英雄大战恶霸的戏码,不知是谁率先鼓起了掌,人群似是受到了感染,接二连三响起了掌声,在众人“啪啪啪——”热烈的掌声,探究与好奇的目光中,刚刚见义勇为的江淮同志凑到了窗口前,“大妈,刚刚他打的那份,麻烦把青菜换成红烧肉,哎呀,大妈,手别抖啊——”

    掌声戛然而止——

    “……”

    孤胆英雄江淮,循着历史的车轨,在推翻恶权的同时接岗上任,脸皮其厚,没羞没臊。

    等到杜笙端着盘子坐到江淮身边时,江淮的饭盆已经如飓风过境,所剩无几了。

    江淮见他盯着自己,即刻拿起自己特意最后留下的鸡腿,大口大口两下,顷刻之间,一个鸡腿被啃得只剩骨头,江淮意犹未尽的舔舔唇,“笙子,你来得太晚了,淮哥没什么好留给你的。”

    “……”

    最后江淮没有要上交饭卡的意思,杜笙计上心来,“哎,淮哥你看——”

    江淮不疑有他,闻声而望,杜笙的动作快如闪电,一下子就把饭卡收进囊中。

    待江淮回过头来,桌上的饭卡已经不翼而飞,而单细胞江淮同志显然没有发现任何异状,催促着杜笙把最后一口米饭划入口中。

    浔阳五中的中午有一段40分钟的午休,是沉顿冗长的功课之余给学生提供的统一休息时间。

    有的人争分夺秒,沉溺于学海中无法自拔,以艾学习同学为代表;有的人不放过任何时刻休息,吃完饭回教室倒头就睡,以徐映阳同学为代表;有的人细胞活跃,一张嘴巴拉个不停,午休时间也无法停歇,跃跃欲试,以李灿同学为代表。

    江淮和李灿两人把书堆得老高,趴在桌上聊天,中途被王启文抓到,李灿被勒令回到原座,几番依依不舍,王启文道,“要不你去老师办公室坐坐?”

    李灿认定王启文笑里藏刀,头摇的拨浪鼓似的。

    王启文前脚刚走,李灿的两颗眼珠子骨碌碌的转着,勘测敌情好一会儿,又死猪不怕开水烫地隔着座位和江淮说话,眼见着没说两句,王启文的脸又出现在窗外,像个来无影去无踪的幽灵似的,吓了李灿腿都软了。

    他憋着嘴,一副楚楚可怜的认错模样,只见王启文从已经走到了门口,从怀中摸出一个小本本,又从裤兜掏出一支笔,正要写下什么,就见李灿快不走出教室,撕心力竭,泪眼涟涟,“老师,我错了——”

    王启文温和的拍拍他的肩膀,“错哪了?”

    “我不该和新同学说话。”

    李灿的脑袋耷拉着像只可怜兮兮的小狗。

    王启文若有所思道,“不,看到你能和江淮同学聊的来,老师很欣慰,说明你这人十分热心,愿意帮助新同学融入我们的集体。”

    “老师。”许是这话听着还有商量的余地,李灿猛地抬起头,却见王启文正在下本子上写字:李灿,午休说话。

    “老师,你说话不算话,两面三刀,阳奉阴违。”

    “怎么和老师说话的?”王启文已经收好本,双手背在身后,一张圆乎乎的脸堆着笑,原本不大的眼睛更是被挤成一条直线,看着有些让人发怵。

    “我错了。”

    “行了,回去吧,你不休息,其他同学还休息,你要是实在睡不着,操场那片没人扫,你就……”

    “我睡我睡!我马上睡!”在王启文回答之前,李灿赶紧一溜烟跑回了教室,坐在座位上冲王启文笑了笑,随即立刻瘫倒在桌面上,开始睡觉。

    下午第二节课,徐映阳扭了扭脖子,终于苏醒过来。

    他一转头,就看见新同桌正在用一种非常古怪的眼神打量他,像是想把他生吞活剥。

    徐映阳微微皱眉,他不记得自己有哪里得罪过江淮,难不成那时候自己没有应和他蜘蛛纸牌玩的好,就被江淮记恨上了?

    徐映阳又回想起昨天江淮在球场为自己打气助威的精气神。

    变脸如变天,古怪。

    但是徐映阳只淡淡瞥了他两眼后就将注意力移开,开始认真听讲,笔在笔记本上刷刷作响。

    江淮略感不爽,他将身子一侧移到徐映阳身边,一片虚影降下来,将徐映阳原本被亮光照顾的大半天身子都盖上了黑影。

    徐映阳微微一皱眉,不悦有人靠自己这么近,江淮身子侧的挺直,一抬眼皮,装模作样还挺高冷,“咳咳。”

    徐映阳瞥了江淮一眼,没说话。

    淡定低头,继续写笔记。

    “咳咳——”江淮不依不饶,脸凑得更近,近到能清楚看到徐映阳纤长的睫毛在阳光下轻轻颤动。

    徐映阳同学面不改色,半个眼神也不肯施舍,只一心一意听着课。

    “咳咳咳咳咳——”

    江淮一阵咳嗽,咳得像是晚期肺结核,教室里四十几道目光齐刷刷的看过来,手拿教鞭,正指着物理公式的老师也看过来,“同学,你没事吧?”

    唯有徐映阳同学,从容淡定,无动於衷,目光望着黑板上的公式,书本上的讲解,以及笔记本上刚写下的重点,心无旁骛。

    江淮一时没刹住车,竟咳的眼泪都出来了。

    坐在他前排的庞勇善解人意的递来一瓶没开封的水,江淮接过,仰头就是一口,然后一个喷嚏,对着徐映阳的方向喷了他一身。

    这时候,无辜受难的徐映阳终于肯回过头来睁眼看自己这个新同桌一眼,“……”

    “这是故意的吧。”

    “肯定是!他早上还莫名其妙打人呢!”

    空气莫名沉顿,像是有一只手强行操纵时间,将它凝滞在这一刻。

    明明是炎日的下午,在座的人却觉得有一阵狂风席卷而过。

    三班大部分理智清醒的同学都知道,被外界传的神乎其神的徐映阳,长得比女生好看,可是打起架来的实力却不容小觑。

    山雨欲来风满楼,似是一阵疾风将窗户刮的拍在框上,乒乓作响。

    只见徐映阳站起身,两人身高旗鼓相当。

    正在同学们屏气凝息,浓浓的□□味在空气中蔓延,双方似乎一触即发。

    徐映阳目光一变,寒气陡生。

    数十秒后,物理老师冲出教室,慌慌张张的跑到了隔壁班喊道,“快!老王!你们班学生又打架了!”

    十分钟后,还是同样的人物,还是熟悉的地方。

    江淮和徐映阳离了一丈远,王启文被这两个人气的快没了脾气,见他们之间的距离,大吼一声,“还不给我站近点!”

    江淮抬头不动声色的打量了王启文的脸色,最后还是选择暂时妥协走了过去。

    徐映阳也迈了腿,和江淮并肩站着,他目视前方,俊秀的脸上多了一道抓痕,在白皙的皮肤上十分鲜明,那是江淮的指甲给挠的。

    脖子侧边还有个咬痕,是混战中被江淮给咬的。

    徐映阳练过拳脚,要是按常规套路来,身手上他绝不输江淮,但是江淮这人的拳脚就和他这个人一样乱糟糟的,刚动手被徐映阳揍了几拳后,他就像只疯狗似的,又抓又挠,逮哪咬哪,要是换做别人,准被江淮咬的嗷嗷叫。

    幸好这人是徐映阳,出了名的寡言少语,淡定非凡。

    作者有话要说:  求评求收藏→_→抱住瑟瑟发抖的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报行天下〕〔三国小霸王〕〔无上崛起〕〔星际游戏商〕〔抗美援朝之尖刀连〕〔天神学院〕〔末世萌妻攻略〕〔工业之王〕〔厨道仙途〕〔隋末之大乱世召唤〕〔修仙强少在校园〕〔诸天投影〕〔通天符道〕〔捡来的破碗是聚宝〕〔琴音仙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