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代巨子〕〔腾龙战帝〕〔邪御天娇〕〔美利坚仓储捡漏王〕〔邪神修炼手册〕〔星际情殇:少女猎〕〔重生为祸:毒妃正〕〔明海风云〕〔西游封印师〕〔欧克暴君〕〔神级采集术〕〔万龙武尊〕〔都市终极神医〕〔史上最强篮球皇帝〕〔武灭阴阳〕〔娱乐大亨〕〔网游之极品领主〕〔宠你入怀:傅少撩〕〔逆灵〕〔婚入歧途:东方先
呼叫中心世界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日上江淮 第 9 章(大修)
    江淮被王启文念的昏昏欲睡,结果听见一阵严厉喊声,猛地惊醒,抬头却见王启文不是在说自己,而是一直站在江淮身侧默不作声的徐映阳,竟然就这么站着睡着了,就差没有打呼。

    王启文一脸恨铁不成钢,看了看时间,这两人耽搁了一节课的时间,第三节课的预备铃已经敲响,办公室里的老师都上课去了,现在就剩下他们三个。

    王启文这节在五班还有课,他摆摆手,“行了行了,今天就到这里,江淮,从今天开始你是三班人,就要和同学好好相处,为了证明你改过自新的第一步,先把徐映阳同学扶回去吧。”

    说罢,他站起身,从桌上拿了本课本,一手托着手杯,书本夹在腋下,走出了办公室。

    江淮心里千百万个不愿意,但是他忌惮王启文一个电话叫来蒋欣欣,只能暂时屈于他的淫威。

    江淮不情不愿的走近徐映阳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为什么王启文用扶?正常情况不是应该把学生叫醒吗?

    江淮嘿嘿一笑,一脚踹了过去,他打心眼里认定,徐映阳这逼是在装蒜呢。

    结果下一秒,徐映阳就像是死尸一样直挺挺的倒在了地面上。

    刘恒刚好来办公室帮英语老师拿上课要用的磁带,见到这一幕,吓得腿一软,“死、死人了?”

    江淮眉毛一皱,“别瞎喊!”

    刘恒被他凶神恶煞的样子震慑道,拖着腿小心翼翼的徐映阳的方向挪动,终于到徐映阳跟前时,他颤抖的伸出手。

    江淮的的呼吸随着班长每靠近徐映阳的鼻息时越来越急促,在刘恒的手指就要凑到徐映阳鼻子下时,徐映阳突然动了,吓得李恒又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只见徐映阳突然爬起来,双目迷离一脸茫然,伸出手去抓了抓头发,似乎在疑惑自己为什么会躺在地上,他疑惑的在江淮和刘恒脸上扫过一眼,自顾自走出了办公室。

    “你怎么没说徐映阳刚刚是睡着了。”

    “鬼晓得。”

    刘恒语重心长的叹一口气,“以后你就知道了。”

    接下来江淮就明白了刘恒口中的“以后你就知道了的”意思,也明白了王启文为什么让他把徐映阳扶回去。

    因为徐映阳此人,一旦开始打瞌睡,就算是地震打雷也难以让他的神志清醒。

    江淮回教室的时候,刚好打铃,他进门第一眼就看到徐映阳正躺在课桌上睡觉,江淮恨得牙痒痒,坐下的时候暗暗踢了徐映阳两脚,对方都没动静。

    第三节课上课,英语老师姓许,是一个年轻的女老师,大学毕业没几年。

    她见到班上来了新同学,在刚开始上课时兴致勃勃的叫新同学起来用英文做自我介绍。

    江淮还不知道,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李灿已经像个小喇叭似的把他的战绩在班上宣扬了个遍。

    如今,三班人人都知道他在一中“冲冠一怒为红颜”,“手擎霹雳刀,大战十八恶徒”的故事了

    江淮硬着头皮站起身,目光游离,班上的同学被他的目光扫的后背一紧,不自觉都挺直了腰板,生怕被这位擎过霹雳刀的大哥盯上。

    英语老师见大家今天都这么姿势端正,专心致志,心情愉悦,”please.”

    前方传来李灿的打气,“加油啊淮哥!”

    江淮道,“我还没领书呢。”

    刚正不阿的刘恒一点也不给他台阶下,“我上节课课间操都没做,就去教务处给你领了书了,二十多本,全是我一人抱回来的,就在你课桌里。”

    “…… ……”

    miss xu笑盈盈道,“没关系,只是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不要紧张。”

    然后在众人偷偷摸摸注视的目光中,江淮结结巴巴道,”me na is huaijiang, o me you, and you ,i’m five, 3q.”

    气氛一阵沉默。

    在英语老师由期待慢慢变为复杂的脸色中,班内突然哄堂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o me you, and you ,i’m five, 3q.还带自问自答的,哈哈哈哈哈哈哈淮哥,人才,人才!”

    miss xu开始也在憋笑,后来想起自己老师身份,匆忙整理了表情,脸色前所未有的严肃,“stop! stop!”

    miss xu 连喊了好几声stop才把脱了僵的课堂纪律拉回来,好多学生笑红了脸,嘴巴紧紧抿着生怕自己一个不慎,又笑出声来。

    “好了,给这位淮江同学鼓个掌,请他坐下,咱们再继续上课。”

    掌声如鸣,“淮江同学——”

    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课堂又突然传出阵阵笑声。

    江淮顿时凶神恶煞,目光冷冷一扫,所过之处安静如鸡。

    大家整理好坐姿,没有一个人再敢回头看他。

    “ok, lets learn the first unit today.”

    老师上课的声音渐渐远了,江淮撑着下巴,望着窗外的有落叶飘落,莫名感到一阵陌生的空虚。

    那节英语课,睡觉中的徐映阳被miss xu请到了教室外站着上课。

    而江淮不时将目光切换在窗外或是黑板之间,看着黑板上头百分之九十九都陌生无比的单词。

    从英语老师口中脱口而出的异国语言他几乎一句也没听懂,百无聊赖的看着翻了翻新书,崭新的书面,还散着淡淡的印刷气味。

    江淮余光瞥见徐映阳的书本,英语书被徐映阳睡觉的时候压着,上面写着几行字体,明明是第一天开学,徐映阳依旧在上面做过笔记,少年独有的带着菱角的字体意外的好看。

    下课铃声打响的一瞬,在江淮无比惊悚的目光中,徐映阳竟然闭着眼睛绕过桌桌凳凳等障碍物,平安无事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一低头,脸搭在桌面上,继续睡。

    江淮的前桌庞勇去上厕所,李灿坐在庞勇的位置上,双臂搭在椅子上,面朝江淮,看着江淮震惊的表情,语重心长道,“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

    江淮这才发现,三班的同学都都在忙自己的,对刚刚那一幕置若罔闻,看来是真的习惯了。

    李灿咧开嘴,对着江淮竖起大拇指,“淮哥,英文学的不错。”

    江淮被李灿无痕迹的表演蒙骗过去,完全忘了课上这人笑的最放肆的笑声,还以为这是真心的称赞,笑嘻嘻的挠了挠脑袋,“客气客气,所有看家本领都用在今天了。”

    李灿笑容一滞,竟一时半会分不清这是暴风雨前的预告还是简单的试探。

    李灿有意转移了话题,聊了点其他的东西。他最擅长胡天还塞的乱说一通,江淮竟听得入了迷,明明是一些不着边的东西,江淮竟也能接得上茬。

    在后面的对话中他很快发现,之前的猜测和一律都是他想太多,江淮这人,是真的别人说什么他就信什么,只要你肯费点心思,夸上他几句,他就能飘飘欲仙飞上天,自此与你称兄道弟,生死相依,肝胆相照,李灿觉得要是再夸上江淮几句,江淮说不准就会拉着他来个歃血为盟,桃园两结义!

    最后一节课数学老师没来,改成了自习,李灿还和庞勇换了个座,继续和江淮天花乱坠的瞎吹逼。

    两人一拍即合,一见如故,李灿握着江淮的手,心里说不出的感动。

    李灿其人,天生话痨,可倾诉之人少之又少,现在他终于遇见了另一个话痨,虽然大多数时间都是李灿说李灿的,江淮说江淮的,但是这种同心一契的情感,相逢恨晚的激动,使得他几乎热泪盈眶,“淮哥,今天,我可算遇见知己了。”

    下课的时候李灿想喊江淮吃饭,却被其他对江淮心怀恐惧的同学拉住了,江淮不以为意,因为隔壁班的杜笙已经从窗口探进一个脑袋,目光撞见江淮所在时,傻呵呵的招手道,“淮哥!”

    江淮双手抄着兜走出去,杜笙手里拿了两张饭卡,递给江淮一张,“淮哥,给。”

    江淮瞥一眼手里头那张蓝白色的卡片,“知道你淮哥我起的急没带卡,笙子,够意思。”

    杜笙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这都是盛哥交代的,办卡的钱也是盛哥给的。”

    过了一会儿杜笙又道,“不过淮哥,盛哥说了,打完饭卡还放我这,免得你又忘了带。”

    江淮沉顿一会儿道,“里面存了多少钱?”

    “一百。”

    “不还。”嗜钱如命的悭吝人阿巴贡·夏洛克·江淮·莫里哀在触动到了金钱时,激发了他流淌在血液中的的原生**。

    学校的食堂每到点就是高峰期,为了能在人群中杀出一条血路拔得头筹,吃上食堂第一口热饭,逼迫无数人练得了跑得比兔子还快的技能。

    下课铃声响起的一霎那,同学们丧尸来临逃难似的向外跑,黑压压的一片人你推我搡,领跑在潮流前线的同学,只回头看一眼被甩在后面的乌泱泱的人群,意图享受一下跑在尖端的感受,还没等他领略完,就被接踵而至的人一个个超越,待他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泯然众人矣。

    等赶到学校食堂时,看着已经排的长龙似的队伍兴叹自己的疏忽,导致了最终的失败,甚至还能从中总结出,不可骄傲自满,粗心大意,松懈半分的人生哲理。

    从前聚会提起这一茬,混迹在职高的郑东就道,“我说名校就是不一样,素质人还排队!”

    江淮问,“那你们学校是怎么样的?”

    郑东刚闷下一口老酒,豪气冲天,“其实我们学校也不差,同学友爱,特别懂得谦让。我带着兄弟几个,往那窗口一站,人就自动让开了,你说这多不好意思。”

    “……”

    从前在浔阳一中时,打饭这种事也用不着江淮操心,他甚至很少亲自去食堂,中午放学的时候他只需要等在学校天台,不出二十分钟,苟盛就会打包两份饭菜送到他面前。

    说起来,这还是在没有苟盛的日子里,江淮第一次去食堂打饭,这样想着,他心里还有点小激动。

    十分钟后,当江淮被挤在闷热狭小的空间,与陌生人前胸贴着后背搏斗的时候,江淮再也提不起任何的新鲜感了。

    后面那人一直在挤着他,明明已经毫无空间了竟然还要得寸进尺往前靠,比剥削长工最后一丝价值的周扒皮还周扒皮,就在江淮思考自己要不要给后面这个傻逼一点下马威的时候。

    他脑海中猛地闪过蒋欣欣的脸,蒋欣欣面带微笑警告他的话还历历在耳。

    江淮浑身一个激灵,收回自己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他侧脸一看旁边的队伍,发现杜笙那小身板橡根夹在两齿轮中间的传送带似的,那张脸都被挤得快变形了。

    有对比,人们才能从中获得微弱的满足与幸福感。

    作者有话要说:  日常推基友文电竞咸蛋《你和冠军,我都要了》暗恋小甜饼,你确定不尝尝看吗?

    大修的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仙强少在校园〕〔萌宝36计:妈咪,〕〔抗美援朝之尖刀连〕〔工业之王〕〔无上崛起〕〔天神学院〕〔绝品透视仙医〕〔诸天投影〕〔里表世界〕〔琴音仙路〕〔仙武召唤系统〕〔三国小霸王〕〔天龙武神诀〕〔隋末之大乱世召唤〕〔冰山总裁的贴身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