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宠狂妃:陛下,〕〔重生八零:弃妇带〕〔秋叶原拓荒史〕〔全能科技巨头〕〔抗战之广陵密码〕〔桃运医圣〕〔穿进红楼:晴雯,〕〔白圭的商业帝国〕〔圣手仙瞳〕〔权路风云〕〔婚姻的荆棘〕〔医女酥手遮天〕〔小军妻当自强〕〔顾少宠妻甜蜜蜜〕〔阎麟狂帝〕〔我在深渊做领主〕〔卿本佳人(火舞版)〕〔凰权至上:凤栖吾〕〔鬼手巫医:冥王宠〕〔万圣纪
呼叫中心世界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日上江淮 第 6 章(修)
    江淮和蒋欣欣离开球场走在路上的时候,蒋欣欣意犹未尽,嘴角噙着的那丝如沐春风的笑意差点亮瞎江淮的狗眼。

    还有几步就到教学楼,这时候身后传来一声惊呼,说是惊呼一点也不为过,简直就又惊又喜,其中,喜的成分居多,“学姐!江淮!”

    江淮回头一看,就见一个穿着红色t恤的男生从几步开外蹬蹬蹬的跑过来,就那么几步路,他跑着过来也就算了,还在这个过程中非常风骚的撩了撩头发,在他眼里,还以为自己被风吹起发丝的一幕特别少年。

    蒋欣欣:……

    江淮:……

    来人名叫薛潘,蒋欣欣小姐的暗恋者之一,却是江淮见过的,最痴情最长情也最瞎的人。

    用苟盛的话来说,第一眼看上蒋欣欣是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误,第二眼看上蒋欣欣纯粹是荷尔蒙作祟,第三眼看上蒋欣欣,他可能有抖m体质,百看不厌蒋欣欣说明这人又抖m又无可救药。

    薛潘就是这么一个无可救药的人。

    这些年来蒋欣欣对这个小自己三岁的学弟态度不冷不淡,甚至于还曾当众使出过浑天霹雳掌教训他。

    江淮亲眼见过,当时蒋欣欣那一巴掌下去,薛潘的半边脸立刻肿了起来,鲜红的巴掌印印在上头甭提多可怜。

    要说这薛潘是个无可救药的人,换做任何一个正常男生,当众被甩了巴掌都应该怒不可遏随即一顿装逼以来挽回形象,但是薛潘不一样,他充分证明了,会死心塌地喜欢上蒋欣欣的都不是正常人这个命题。

    薛潘捂住被蒋欣欣甩过巴掌的脸,死死瞪着对方,当时的江淮深吸了一口气,心想着这薛潘要是敢和蒋欣欣动手他就冲上去干死他丫的。

    但是薛潘终究是没有给江淮展现塑料姐弟情的机会。

    只见他一眨不眨的瞪着蒋欣欣,瞪到双目发红,眼眶酸涩,泪水充盈眼眶,然后用略带哽咽又饱含深情的口吻说,“欣欣姐,你对我真好,你这是要我迷途知返,好的,我改,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

    ……

    薛潘已经迈着小碎步跑到了他们跟前,被风撩起的刘海更乱了。

    蒋欣欣还没开口,薛潘就小媳妇似的将双手放置在身前,勾着手指一脸娇羞,“好久不见了欣欣姐。”

    蒋欣欣看他那样,笑了声,“好久不见了小潘。”

    谁能想到,眼前这个扭捏到不行的人物,打起架来一点也不手软,是浔阳五中叱咤风云的大哥级人物,江湖人称逼哥……不对,是彼得哥。

    这个称号的来源,要追溯到薛潘还是纯情的初中生时,蒋欣欣随口说了一句,“你看《彼得·潘》吗?”

    这只是蒋欣欣的无心之举,因为薛潘的名字里有一个潘字。

    薛潘就以为这是女神的暗示,为了能更加深刻的摸索女神的内心,从不看书的薛潘开始了刻苦的研读时间。

    那段时间里,无论走到哪里,无论在做什么,不论喧闹的网吧,嘈杂的游戏厅,灯红酒绿的酒吧都能看到薛潘拿着一本《彼得·潘》刻苦学习的身影。

    只是平日不读书,一读就给了周公那个小甜婊可趁之机,薛潘只过了一行就双眼迷离,一个不定性酒杯周公沟去了魂进入梦乡,以至于一本《彼得·潘》,薛潘整整读了一年半。

    也不知道是谁开始传的彼得哥这个外号,但是薛潘很满意,甚至觉得蒋欣欣就是喜欢彼得·潘这个类型的,就是为了让他学习学习,向那个类型转型。

    于是乎,薛潘默认了这个称呼,并且为此沾沾自喜。但是这个名号太拗口,有人为了图个顺口,私底下开始叫逼哥,逼哥,逼哥,比彼得哥顺口多了!

    薛潘虽然比江淮高两个年级,但是同为九零后,两人之间毫无代沟,甚至江淮还挺喜欢薛潘。

    蒋欣欣说过,看着江淮和薛潘两人站在一起的时候,连她也分不清,到底谁更傻一点。

    俗话说的好,上帝关上了一扇门,还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上帝夺走了薛潘的智商,却给了他为人处事的情商,他非常懂得,要想成功追到一个女生,那么搞定她身边的人,特别是家人,是一项刻不容缓,不容疏忽的行动。

    于是乎,薛潘非常殷勤的接过了江淮手上的包,和江淮套了几句近乎。

    江淮看着意气风发的薛潘,吐槽道,“潘子,拎包就拎包,你撂衣服干嘛?”

    只见薛潘的t恤下摆快被撩到胸口,露出线条流畅的腹肌。

    薛潘尴尬的笑了两声,“哎呀,不小心不小心,衣服缩水了。”

    ……

    蒋欣欣走在前头,薛潘一脸狗腿的在她旁边嘘寒问暖,问东问西。

    江淮甚至觉得,他大概读了个假高中,来上学的其实是蒋欣欣。

    江淮的班级在去报道的时候就安排好了,薛潘提议去江淮即将落座的班级走走,这是开学前一天,总归会有人在班上呆着的。

    江淮刚掐了薛潘一把,可是晚了,这话已经落入了蒋欣欣的耳中,“好啊,小淮,去你班里看看。”

    “得嘞——我带路。”看薛潘那副狗腿样,妥妥的小太监。

    江淮所在班级是三班,一楼,不用爬层,真幸福!

    虽说江淮同志生来好动,但是鲜少有人知道,实际上他的人生宗旨是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

    其实江淮是个比较随遇而安的人,从前总和人起冲突,大都是别人挑的事。

    总有一些稀奇古怪凶神恶煞的人,横在他跟前找他茬,江淮没什么耐性,况且对方摆明来挑事,废话不多说,只能撂袖子干了。

    能干过就干,干不过也得干!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总有那么些人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江淮被动还击,赢了后名声也大了,名声大了就招来更多胜负欲强的小混混。长此以往,恶性循环,把江淮的名声都搞臭了。

    江淮不是苟盛,就算打架但仗着成绩好就为所欲为,肆意挥霍老师同学的同情心和信任感,他成绩差,再加上总打架,自然免不了被扣上不良少年的帽子。

    还差两步就到三班门口,蒋欣欣突然说要上厕所,薛潘就引着她去卫生间,江淮独自一人站在三班门外向里看。

    白墙面,绿底漆,木质的小桌子摆成整齐划一的一排排,分做四组,两两相靠,最上头一方讲桌,两大块黑板。

    熟悉的摆设与装修,是不是所有的学校都一个样?

    江淮看着看着,竟觉得空气中的气味也是熟悉的那种,特有的夏季校园栽满香樟树的树叶香气。

    转学了。

    此时此刻的江淮似乎还没有确认自己已经来到了新学校的事实,看着千篇一律的摆设,他还以为自己还在浔阳一中。

    明天再来的时候,第一排扎小辫的女同学依旧对他爱答不理,第二排的小胖总热乎的喊他,“淮哥。”

    苟盛依旧坐在最后一排,笑着接过他的书包,揉一把他的头发,“被抓了没?”

    但是一眨眼,这一切又烟消云散,像梦一样。

    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

    江淮没走进三班,就站在窗户外,毕竟,这不是浔阳一中十三班。

    正在此时,教室内的窗户下幽幽现出一张脸,那人留着非主流少年头,斜长的刘海盖住了大半边脸,只露出一只眼睛,眼睛上还架着一副黑框眼镜,恐怖如斯。

    吓得江淮后跳一步,“啊——”

    那人幽幽道,“同学,你找谁?”

    江淮惊魂未定,小心翼翼挪过去,确定这的确是个活人,而不是其他的东西。

    他向内一探,这人竟是在埋头做数学题。刚刚头埋得太深,也难怪江淮没看见。

    江淮道,“哦,我是新来的转学生。”

    “转学生!”背后冷不防传来一声惊叫,又吓江淮一跳。

    江淮回头一看,来人剃了个板寸头,穿了件蓝t,说不上很帅,但总归五官端正,而且笑眼盈盈的看着很好说话。

    江淮被那人瞅着,注意到他打量自己发型的目光,十分不爽,没好气道,“干嘛?看什么看!”

    要是放在平常,按理说这人早该吓尿了,但是此人岿然不动,笑意更甚,甚至不怕死的走到江淮身前道,“哥们,够个性的。”说着还竖着大拇指,表达自己由衷的敬佩。

    “李灿,认识一下,以后就是同班同学。”

    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李灿都笑成朵花了,总不能再拉个脸,江淮这人瞪人的时候看着是凶了点,其实挺好说话,见对方似乎也没什么敌意,就把手伸出去,“江淮。”

    李灿听了,满脸都透着激动, “真的是你!原来传言是真的,幸会幸会,久仰大名。”

    江淮:???

    李灿道,“兄弟你就别谦虚了,你在浔阳一中,手擎霹雳刀,一人大战十八大恶人的英勇战绩都传遍了。”

    “……”江淮真的不想说话。

    想到被浔阳一中开除的理由,他真的是天大的冤枉,不比东海孝妇好到哪里去。

    事情的开端源于喜爱赖床又没有时间观念的江淮再度迟到了。

    学校大门一到点就关闭,但不知学校偷工减料还是什么,自动栏低出正常水平一截。

    最开始的时候,江淮从五十米开外做个百米冲刺,然后利用自己的长腿优势,一跨就进门了。

    保安大叔撞见过几次,深感忧虑,为了防止江淮跨门,他从老家托人带了条狗,纯种的中华田园犬,强悍,忠心,听话还特别凶!

    江淮其人,是个见狗怂,平日里看见只小比熊就够他软半天,更何况是这样的中华田园犬。

    大门是进不去了,他又打起了爬围墙的主意,爬围墙虽说难度大点,但是好在没狗啊。

    在他经历了一周的爬围墙失败后,某日体育课在苟盛大神的指点下突然参破爬围墙的技巧与精髓,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爬起墙来那叫一个迅速,我是传奇里的丧尸见了也要敬佩三分。

    包往墙内一甩,手一趴,腿一蹬,一个帅气的翻身,三两下的功夫就进了学校。

    然而事实证明,江淮这人天生点背,上帝刚刚给他打开一扇窗,又在窗外给他挖了一个爬不出来的巨坑。

    这个坑就得转到另一条时间线上——

    浔阳一中虽说学习氛围好成绩优秀,但是每个地方总能出那么几颗坏汤的老鼠屎,除了江淮这种整天浑浑噩噩,不知所云的,还有其他的酷爱装逼热衷于惹是生非的脑残少年,他们不仅惹事,还喜欢拉帮结派拜大哥。

    听说就有这么两拨人的两个大哥,爱上了同一个沉迷□□炫舞的非主流少女,少女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说起话来怪腔怪调的,偏偏把大哥们迷得死去活来。

    终于有一日,两位大哥的矛盾挑起了战争!

    非主流少年甲,手拿板砖大的牛津字典气势汹汹的跑去隔壁班对着另一拨势力挑衅:龟毛!我大哥说了,抄上家伙,明早早自习东区见,一战定胜负!

    说完,他就一甩头发蹬蹬蹬的跑了。

    手里的牛津字典,是拿来做凶器壮胆的。

    所谓的东区,是校园里自诩大哥们彼此间定下的暗号,指的就是学校一块没人打理的小操场,因为浔阳一中前年盖了个新的塑胶场地,导致这个充满原声态,长满野草的小操场无人问津。

    这里是最好的处理私人恩怨的场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报行天下〕〔三国小霸王〕〔无上崛起〕〔星际游戏商〕〔抗美援朝之尖刀连〕〔末世萌妻攻略〕〔天神学院〕〔工业之王〕〔修仙强少在校园〕〔厨道仙途〕〔隋末之大乱世召唤〕〔诸天投影〕〔天龙武神诀〕〔通天符道〕〔捡来的破碗是聚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