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宠狂妃:陛下,〕〔重生八零:弃妇带〕〔秋叶原拓荒史〕〔全能科技巨头〕〔抗战之广陵密码〕〔桃运医圣〕〔穿进红楼:晴雯,〕〔白圭的商业帝国〕〔圣手仙瞳〕〔权路风云〕〔婚姻的荆棘〕〔医女酥手遮天〕〔小军妻当自强〕〔顾少宠妻甜蜜蜜〕〔阎麟狂帝〕〔我在深渊做领主〕〔卿本佳人(火舞版)〕〔凰权至上:凤栖吾〕〔鬼手巫医:冥王宠〕〔万圣纪
呼叫中心世界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日上江淮 第 2 章(修)
    晚上十点半左右,夏季夜晚的风呼呼刮在脸上,两畔的树影飞快倒退,带着流光飞逝。

    江淮蹬着杜笙借给他的自行车,风驰电掣到了革命公园。

    打了个电话和那通风报信的小子确认,江淮风风火火的就往公园里走。

    在一片小树林后头见到通风报信的“线人”,对方讪讪的叫了一声,“淮哥。”

    江淮胸膛起伏,呼吸了好几下才冷静下来,“人呢?”

    那小弟震颤一瞬,立刻转移注意力,冲着树林间的一个缝隙小心的指了指,江淮身高一八零,微微弯下腰才能透过那缝隙看过去。

    就见穿着一条蓝裙子的王苗苗,手里拿着个白色的小包站在路中间,像是在等人。

    一个多月没见,王苗苗还是那么漂亮,肤白貌美,樱桃小嘴,再配上一头乌黑的秀发,是每个男人心中小家碧玉的黑长直女神。

    江淮神色复杂,不知道在想什么。

    目击大哥被戴了绿帽子,小弟的态度非常小心,“淮哥?”

    江淮没有回应,小弟略感不妙,正想退后,就听见阴暗沉静的环境下,传来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

    江淮的肚子响了,气氛一阵尴尬。

    刚刚骑车来的路上江淮的肚子就闹个不停,只是被愤怒冲昏了脑袋,才忽略了这一生理需求,现在见到王苗苗,他反而冷静了下来。

    “咕噜咕噜——”江淮的肚子一点也不知道看场合,还响个不停,诉说着想要一泻千里的渴望。都怪杜笙那张嘴!说不准就是那七个小矮人给吃坏的!

    小弟欲言又止,在江淮凶巴巴的眼神中,弓着腰默默的递上了一包卫生纸。

    江淮一把夺过纸巾,故作潇洒道,“你在这看着,哥我马上就回来!”

    江淮走的风风火火,走进离他们偷窥的小树林不远的公厕。

    革命公园的公厕比较老式,年久失修,连个隔板也没,就一整排的坑在那摆着,要是凑巧隔壁有人,转个头就能看见对方的屁股蛋子,好不尴尬。

    厕所上头本来上头也就安了那么四盏灯,还坏了三盏,就剩一盏在那撑着,光线暗淡,只看到清斑驳的墙面上的黑影。

    江淮走进一个坑,刚要脱裤子,还来不及发泄,就隐约看见旁边的坑站起来一个黑乎乎的人影,手指上闪着光,像是个戒指。

    那人嘴巴里还叼着根烟,烟头一点红光,“喂,你们来了?行,苗苗在外面等着呢,你瞧见没?”

    林萧还没拉好裤子拉链,一个拳头就砸到了他的脸上,烟头烫了嘴掉进黑漆漆的茅坑里,手机脱手而出,摔在潮湿的地面上,一股骚味冲鼻而来。

    林萧还没回过神,接二连三的拳头就向他招呼过来,打的他是措手不及。

    林萧一手捂着脸,一手拉着没穿好的裤子,两眼发花,还是靠江淮嘴里的脏话辨认出打他的是谁,“林萧,老子操i你i妈,敢挖老子墙角!”

    江淮爱惜女性,但是打起男人来从不手软,更何况还是给他戴了绿帽的林萧,上个厕所都能遇上,真是冤家路窄!

    江淮揍上了瘾,一点也顾不上咕咕直叫的肚子,林萧手机也没来的及捡,一边抗揍一边跑。

    两人拉拉扯扯,中途林萧还被揍到了地上,身上沾着许多不明液体,一股子的骚味,在两人撕扯的时候沾的满身都是,林萧被绊倒在地的时候,贴地的掌心碾到什么软滑的东西,他借着微弱的灯光一看,白白的,林萧胃里一阵恶心,嘴巴里喊着,“江淮,是男人就等我穿好裤子出去,偷袭算什么好汉!”

    “去你妈的男人,老子未成年!”

    “……”林萧忘了,眼前这个是个厚脸皮的泼赖子。

    江淮骂骂咧咧道,“嫌脏是吧!老子这就送你去粪坑蝶泳!”

    王苗苗一直站在厕所门口十米处等着。

    两个人影纠纠缠缠,跌跌撞撞从公厕里出来。

    林萧的裤子还没穿上,在撕扯的过程中耷拉到脚踝,露出一条黄色的胖次,裤子绊了腿,林萧一个趔趄,带着江淮一起两人摔了个狗吃屎,一路滚出了厕所门好几米远。

    王苗苗战战兢兢的看着离自己几步远的两团脏兮兮的人影,不确定的喊了一声,“林萧?江淮?”

    不知道王苗苗的声音是不是有毒,这一喊江淮的肚子不仅叫唤的更厉害了,还痛的很,有什么东西快到极限,就差那么临门一脚。

    趁江淮分神的时刻,林萧欺身而上,将江淮压在地上揍了好几拳,江淮吃了一嘴灰,即便落于下风,社会我淮哥依旧不输气势,“林萧,老子操你i妈,老子要一拳把你捶进土里去!”

    江淮一个反脚踢中林萧要害,林萧捂着自家命根子跌倒在地,江淮追着踹了他好几脚。

    王苗苗过来拉架,却被他们俩身上那股味吓退了。

    林萧的裤子半掉不掉,碍事的很,于是大庭广众之下,他甩下外裤,穿着条鲜黄的四角胖次和江淮搏斗。

    江淮打架时嘴巴闲不住,总要说点什么给自己涨涨气势,“我操i你个狗头林萧,满身骚味见什么都爱抢……”

    林萧涨红了脸,气的不得了,一生气拳脚就容易出现漏洞,社会我淮哥,曾用这种带着辅助性质火力加成的方式,为自己赢得了不少战役。

    江淮眼疾手快,一脚把他踹倒在地,拳脚像是雨点般落下。

    林萧连滚带爬在地上滚出好几圈,不慎撞到个自行车,老腰差点折了。

    小区里的篮球场正在维修,路人甲徐映阳原本只是骑着自行车来革命公园打打球,不料这骑车回家的途中还能遇见以熊猫滚式撞过来碰瓷的,这个姿势,这个态度,是有生以来见过的所有碰瓷新闻里最敬业最离奇,最有想象力的了!

    林萧四脚朝天,车子一震,一个篮球从车篮里跳出,正好砸在林萧脸上。

    此时此刻的林萧,衣冠不整,骚味冲天,要是被谁拍了,肯定能上当地的社会新闻:

    震惊!革命公园深夜现下身**变态男子!

    震惊,**男深夜现身公园碰瓷自行车为那般?!

    在江淮追上来之前,林萧一个鲤鱼挺身,下意识就捞过砸过自己滚落在一旁的篮球,向江淮砸去,丝毫没有理会被碰瓷的篮球和自行车的主人。

    江淮一个没提防,还真被那球给砸了,一行鼻血就这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就在这时候,传来一阵脚步声,来了大概有五六个人,就是刚刚在厕所和林萧打电话那群,都是浔川一中的学生,这群人和江淮一样,平日里都被老师学生归类为浔阳一中的毒瘤。

    很不幸,虽然本质相同,但是显而易见,这世界也并非身在江湖皆兄弟,毕竟江湖也是分门派的。

    而如今的形势显而易见,这群人和江淮同归殊途,即将掀起一番恶战。

    “萧萧!”

    领头那人个头不输江淮,见到自家兄弟狼狈的样子气恼的不行,一拳就冲江淮挥了过去。

    一直躲在树林后瑟瑟发抖的小弟大气不敢出,只一直给苟盛和郑东发消息。

    “东哥!淮哥和那群人打起来了!”

    江淮本来就被篮球砸的有点蒙,加上肚子痛,好久没缓过来,这时候又被砸了一拳,两眼都在冒金星。

    林萧见局势控制住了,自己这边又有这么多人,心里踏实得不得了。

    看见江淮流下的两行鼻血,心情大好,回身去捡起那在战斗中饱受摧残的牛仔裤,闻到上面那味道,虽然嫌弃,却还是忍着穿上了,免得这样走出去,被人骂做变态,有伤社会风化。

    林萧穿好裤子,悠哉悠哉的走过去,将被遗落在一旁的篮球捡起来,抵在江淮的脸上。

    他身后那群兄弟赶紧上前一左一右控制住了江淮,林萧一身狼狈,唇角勾起,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小人得志。

    他拿篮球摩擦着江淮的脸,“你不是很牛逼吗?我大人不小人过,给淮哥你擦擦鼻血,啊——”他还特意加重了几个字的字音,十分的欠揍。

    “江淮,你还真当自己很牛逼呢?平常要不是苟盛护着你,你江淮就是一坨狗屎,你说话啊,怎么不说话了,江狗屎,你不是要粪坑蝶泳吗?我这就送你去粪坑蝶泳。”

    江淮怒瞪着他,一口血水啐在林萧脸上,“呸——”

    “你——”林萧气结,那个喊他萧萧的男生,也就是魏浩本人也成功被江淮激怒,在一场暴风雨即将到来之前。

    “喂。”林萧肩膀上搭上了一只手,骨节分明,五指纤长。

    林萧放下举到一半的手,回过头去,自己面前站着的这个男人和江淮差不多高,目测也在一米八上下,逆着光的轮廓深邃,如刀削般分明,皮肤白皙,眉目如画。

    非得用词汇来形容,江淮只想得到漂亮两个字,只是眉眼之间平淡无痕,看上去禁欲冷清。

    林萧看了看男生身后那辆自行车,知道眼前就是刚刚撞到自己的人,往边上啐了一口唾沫。

    “篮球。”声音无波无澜,和他的长相一样冷清。

    他不提还好,一提林萧就想起自己刚刚被这个篮球砸到脸的事。

    还不等林萧做反应,魏浩就把篮球一把夺过去,取下口中的烟蒂,将燃着火的一边捻在球上,“我兄弟用你的篮球是看的起你。”

    徐映阳看着那人在自己篮球上留下的印记,眉心一皱。

    下一秒,那个男生像是扔破布似的将篮球扔到一边。

    徐映阳一言不发地走到他面前,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

    “好!”要不是被人擒着胳膊,江淮简直想拍掌叫好,没想到这人漂亮的跟个姑娘似的,打起人来还挺厉害,要不是时间不对,他一定会交他这个朋友。

    江淮这一声叫好,把被徐映阳打蒙了的魏浩唤醒,鲜血顺着唇角滑下,可见徐映阳那一拳的力道有多猛,“臭小子,你他妈敢打我!”

    “魏哥!”

    几个钳制住江淮的男生松了手,江淮趁机甩开,一拳甩在面前的林萧脸上,下手快准狠!

    双方突然之间又打做了一团,魏浩断断没想到,这个路人甲长得白白净净的,竟然那么能打,拳脚干脆利落,招招都很致命。

    节节败退中,很快魏浩就发现,对方打架很有技巧,像是学过格斗,揍他的位置招招下狠手,一拳也不落空,打的他胃酸都快出来了。

    江淮和林萧两个人又扭做了一团,其他的兄弟们都很会看形势的来魏浩那边助阵,但两三下就被徐映阳撂趴下了。

    地上七零八落一群被徐映阳揍得起不来的人,魏浩也被打的没力气起身,徐映阳姿态优雅的站起身,轻轻拂去衣角沾着的一丝灰尘,闲适又自信。

    徐映阳走到被遗落的篮球面前,将它捡起,走到魏浩面前,一脚踩上他的手掌,指着手中的篮球队魏浩道,“道歉。”声音依旧波澜不惊。

    “你他妈神经病,老子才不跟个球道歉——啊——”徐映阳还真下得了脚,那一脚下去几乎要把魏浩的手指碾碎。

    “道歉。”

    想他魏浩横行霸道,铁骨铮铮,哪里受过这样的侮辱,头一昂,“你他妈做梦——啊——”

    徐映阳又加重了脚下的力道,这只手就是方才取下烟蒂用他捻篮球的手。

    魏浩紧紧闭着唇,不肯自己再发出痛呼。

    “道歉。”

    魏浩嘴巴都要被自己咬出血来,他直觉自己今天不开口道歉,眼前这个人真的会毫不留情的把他的手指碾断。

    在徐映阳再度下脚的时候,只见两团人影又纠缠在一块滚到了这边。

    那两人,竟然还没打完。

    “……”

    待那两人画面静止的时候,只见江淮一嘴咬在林萧的手上,痛的林萧嗷嗷叫,“卧槽,江淮你他妈属狗的!”

    林萧喊的呼天抢地,窦娥上刑场时哭的也不过如此。

    江淮也确实下得去口,血丝都咬的溢出来了,离他们近点的兄弟连滚带爬到他们俩身边拽着江淮妄图让他松口。

    一个不够就两个,三个,大家齐心合力像是幼儿园拔萝卜似的,将江淮从林萧的手上拔开,分开之后报复心起,免不了又是一场恶战。

    徐映阳还沉浸在江淮=狗这个公式中没出来,这次看热闹似的没出手。

    以一敌三,江淮着实落于下风。

    江淮其人,脑子虽然缺根筋,但是意志非人,被敌人摁在地上揍毫不示弱,像是铁公鸡似的昂着脑袋,那股子的劲怕是铁人王进喜见了都要佩服三分。

    江淮难缠的很,别的人不管不顾就认准林萧一个人猛捶,然后谁也没看清楚是谁突发神力,把江淮举上了天,随后,江淮从天而降,一屁股坐在了林萧脸上。

    只闻“噗噗噗——”好几声屁响,空气中弥漫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迅速散开,犹如生化武器蔓延!

    其余三人为求保命,连滚带爬的逃离了那片区域。

    待场面镇定下来,众人定睛一看,只见林萧脖子一梗,两眼一翻,口吐白沫,两手一摊,像是被崩的嗝屁了。

    黑暗中,传来一声嘶吼般的尖叫,“萧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报行天下〕〔三国小霸王〕〔无上崛起〕〔星际游戏商〕〔抗美援朝之尖刀连〕〔天神学院〕〔末世萌妻攻略〕〔工业之王〕〔厨道仙途〕〔隋末之大乱世召唤〕〔修仙强少在校园〕〔诸天投影〕〔通天符道〕〔捡来的破碗是聚宝〕〔琴音仙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