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宠狂妃:陛下,〕〔重生八零:弃妇带〕〔秋叶原拓荒史〕〔全能科技巨头〕〔抗战之广陵密码〕〔桃运医圣〕〔穿进红楼:晴雯,〕〔白圭的商业帝国〕〔圣手仙瞳〕〔权路风云〕〔婚姻的荆棘〕〔医女酥手遮天〕〔小军妻当自强〕〔顾少宠妻甜蜜蜜〕〔阎麟狂帝〕〔我在深渊做领主〕〔卿本佳人(火舞版)〕〔凰权至上:凤栖吾〕〔鬼手巫医:冥王宠〕〔万圣纪
呼叫中心世界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有人渣我怎么办 【女佣的女儿】
    从饭桌上陆行拒绝白盛天让他去公司就职的提议之后白盛天就再也没有提过了,一开始还会不时地问问陆行在忙些什么,见对方每天就是闲在家里打游戏才终于定下心来,偶尔还会劝劝陆行让他不要沉迷游戏,年轻人嘛要有上进心。

    “伯父,在国外每天被竞泽哥逼着学习我已经够苦的了,现在回国怎么您还唠叨我,再说这种话我还是收拾收拾回美国吧,”陆行蹙着眉,有些不情不愿。

    白曼曦越发地看不上陆行了,每天就是在家溜猫逗狗的,二十好几的人还吃软饭,这种人怎么配得上她?最近白曼曦一直低调行事,在白盛天面前乖巧得不得了,生怕被父亲提起她和陆行的婚事。

    白盛天原本的确是有这个打算,等陆行一回国就先定亲,这样也能更大程度上获得他的信任,但目前看到陆行懒散的样子,白盛天又改变了想法,再看看也不迟,况且他手里陆氏的一些元老还没有完全服从他的领导,这时候还是能拖一时就拖一时吧。

    陶音多少猜到了陆行蛰伏在白家是在密谋着什么,但和她无关她也懒得打探,况且这两天就要月考,最近做的几套模拟卷成绩还不错,就不知道到时候发挥得怎么样。

    陶音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自己的复习大计,白曼曦丝毫没有把这场考试放在眼里更遑论什么复习了,在她看来这场考试唯一的价值就是能看到陶音从学校里滚蛋。

    可惜刚考完试就开始了国庆长假,成绩也要等七天之后才能出来,白曼曦还不忘放假前给英语老师叶楠送了份礼物,师生俩在办公室里商量了半天定好了计划,这才各自心满意足地离开。

    晚上陶音正在屋里帮忙拖地,田芳举着手里一遍喊她一遍往房间里跑。

    “你同学打过来的,叫夏柠,是吗?”

    陶音心里大概有了猜测,之前她投给杂志社的稿件,上面留的号码是夏柠的,告诉夏柠如果是杂志社打过来的话就打她妈妈电话通知她。夏柠也没问为什么不直接留她妈妈的电话给杂志社,十分爽快地同意了。

    陶音接了电话,话筒里夏柠抑制不住的惊喜。

    “你真厉害,本来我还担心这次考试你考不到全班前五呢,现在杂志社都因为你的作品优秀给你打电话了,这次考试英语肯定没问题哒!”同桌俩说了一阵子话,夏柠把杂志社的号码报给了陶音。

    “发生什么了看你高兴的,”田芳瞧见女儿颊边的酒窝都现出来,心里也好奇得很。

    “妈,我用你手机打个电话,晚上再和你说。”

    “行,那我先去厨房忙了,你打完把手机放桌上就行,”给自己找了条干净的围裙,田芳就带上门出去忙活了。

    陶音立马照着号码拨过去,电话铃没响两声对方就接通了,对方是个老外,似乎很激动的样子,用蹩脚的中文问是陶音是不是《dream of death》的作者,陶音笑着说是。

    “您可以和我说英文,没关系的。”

    两人隔着电话交流了好一会,最后汉克用他浑厚的嗓音感叹道:“亲爱的,我真的不敢相信你是个十七岁的女孩,这太让我惊喜了!”

    陶音笑:“不应该是惊讶吗?”

    “no!”汉克急忙打断她的话:“亲爱的leini,如果不是你才十七岁的话,我真的想邀请你来我的杂志社工作,上帝可以见证我对你的喜爱!”以前工作的时候陶音也时常和外籍友人打交道,知道他们向来热情直白,不仅不会觉得无礼,反而觉得有些反差萌的可爱。

    “那是我的荣幸,不过眼下我最关心的还是我的稿费问题,”对方直白热情,陶音也不藏着掖着了,大大方方把自己的贫穷暴露出来:“不瞒您说,我之所以给您投了好几篇稿件,绝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我目前经济状况非常紧张。”

    汉克一瞬间脑补了许多小女孩孤苦无依的画面,立刻决定把给陶音的稿费再提高一点,反正杂志社是他开的,所有的一切他说了算,而且能和这样让他喜爱的女孩成为朋友,汉克觉得很高兴,还没开口陶音就婉言拒绝了他。

    “汉克先生,我之前了解过你们的稿费大概是多少,所以不要骗我哦?”

    汉克灵光一闪:“事实上,我想代表我们杂志社和亲爱的你签约让你成为我们的专栏写手,不知道leini是否愿意?我们的签约写手待遇非常丰厚的哦!”汉克诱哄小孩子般的语气让陶音想笑,正如他所想的那样,她拒绝不了,无论是因为钱还是因为汉克的好意。

    两人确定了大致的签约流程,汉克向她保证前几期收录稿件的稿费会尽快打到她的账户上。

    “汉克先生,我目前还没有手机,这是我母亲的电话,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发短信通知好吗?”

    没过两天田芳就把短信翻开拿给了陶音看:“这是你的稿费到了吧,昨天就发信息过来了我没注意到,刚刚清理手机才发现了。”陶音把投稿的事情简明扼要地和田芳说了一遍,田芳当然高兴,倒不至于想让女儿赚多少钱,看到女儿有能力当母亲的总归是心里骄傲的。

    陶音拿着自己前不久办好的借记卡去银行取钱,账户上一下子从一百块钱变成了两万一千三百块钱。陶音把一千三百块钱取了出来,随手从银行旁边的营业厅花了六百块钱买了个智能手机,给汉克发了消息,问那两万块钱是不是他打过来的。

    汉克回复得很快,他解释说那两万块钱是提前支给签约作者的酬劳,以后从她的稿件里面扣。

    “就不怕我拿着钱跑了?毕竟签约合同我还没寄过去呢。”

    “i trust you.”汉克回复的短信是很简单的一句我相信你。陶音也没再三保证,回了句谢谢就关了手机,心里盘算着尽快赶几篇稿子给汉克发过去,幸好现在买了手机打字发邮件也方便多了,这样一来效率也提高不少。

    陶音也没矫情,收下了两万块钱,绑定了网银。回去的时候在店里给田芳买了条羊绒围巾,天气渐渐冷了她每天早上都要去外边买菜,一个不注意就能感冒,感冒了白家可不会给她放假,该做的事还是一件不少。

    田芳收到围巾的时候也很高兴,但还是没忘记埋怨陶音:“着围巾不便宜吧,你赚的稿费自己留着就行,不用给我买什么。”陶音抱着她的胳膊笑着摇头。

    “没事,我攒着钱呢,妈,我算了一下,如果我每周能交两篇稿,再过不久我们就能搬出去了。”

    田芳一下子就冷淡下来,把胳膊抽了回来,手里的围巾也卷成一团。

    “你现在应该好好学习,不要整天写什么稿子了,多影响成绩,搬出去的事以后再说也不迟。”

    田芳的敷衍陶音也无所谓,她就是要每天在她面前重复要离开白家的决心,久而久之就算田芳还是不愿离开,心里总归是会动摇的。

    田芳出去做事之后陶音打开手机翻了几个技术论坛,来来回回对比了好几个计算机高手最后终于确定一个靠谱的,价格也高。

    陶音没想做什么犯法的事,就是已经容忍她的英语老师够久的了,是时候让她别蹦跶得那么欢畅了。

    因为以前也经常翻墙去国外的论坛发帖子,陶音还算熟稔,隐去了自己的ip加了对方留下的联系方式,这种改ip的方式很劣质,如果对方有心的话很快就能破解,但是无冤无仇的,你给钱我办事的交易,黑客们一般也不会那么无聊去窥探雇主的**。

    “需要我做什么?”叫“明”的黑客敲过来一行字。

    “先看看她手机里有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吧,”陶音一直觉得叶楠不像别的老师一样,她身上有一种神秘感,似乎很少有人知道她的生活环境,陶音猜想里面或许有什么秘密。

    这些都是第六感作祟,陶音也不排除是自己想多了,所以她还有事情让明去办。

    一瞬间口袋就空了一半,陶音还真是有点心疼,赚钱虽然容易花钱也太快了,认命地低头继续写稿子。

    “亲爱的,你在网上发了视频吗?”汉克发了一个链接过来,陶音点进去一看是自己不久前才用手机发的一条视频,画面很平常,由几张图片组成,音频是她自己配的英文,用的手机录音。

    “我看到用户名和你名字一样就点进去听了一下,声音也像,真的是你啊!”陶音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这么激动,不就是一条视频而已吗,这个时代微博还算是大众的社交信息工具,每天在上面发布博文视频的人不计其数,陶音也只是闲着没事干发着玩而已,没想到被汉克发现了。

    “很不错的,转发已经有几千条了,我还没有算超过一万的点赞量,你是怎么做到的?”汉克觉得很不可思议,又暗自为提前签了陶音的自己感到机智非常。

    “随便玩玩,刚买的手机正研究功能呢,”陶音不好意思地说道。

    汉克想了想:“我们杂志社的官方账号好歹有十几万的粉丝,我帮你转发一下吧,相信我亲爱的,读者肯定会喜欢你的,”连他都有些好奇这样让他吃惊的女孩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挂了电话陶音点开手机看了眼自己的微博后台,正如汉克斯所说,数据在节节攀升,尤其是粉丝数增长得让人怀疑人生。

    陶音想起自己以前也用过微博,也发过东西,点赞从来没有超过一百的,有一半还是同事朋友友情客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报行天下〕〔三国小霸王〕〔无上崛起〕〔星际游戏商〕〔抗美援朝之尖刀连〕〔天神学院〕〔末世萌妻攻略〕〔工业之王〕〔厨道仙途〕〔隋末之大乱世召唤〕〔修仙强少在校园〕〔诸天投影〕〔通天符道〕〔捡来的破碗是聚宝〕〔琴音仙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