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秋叶原拓荒史〕〔全能科技巨头〕〔抗战之广陵密码〕〔桃运医圣〕〔穿进红楼:晴雯,〕〔白圭的商业帝国〕〔圣手仙瞳〕〔权路风云〕〔婚姻的荆棘〕〔医女酥手遮天〕〔小军妻当自强〕〔顾少宠妻甜蜜蜜〕〔阎麟狂帝〕〔我在深渊做领主〕〔卿本佳人(火舞版)〕〔凰权至上:凤栖吾〕〔鬼手巫医:冥王宠〕〔万圣纪〕〔隐婚国民影帝:爹〕〔邪王独宠:纨绔异
呼叫中心世界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有人渣我怎么办 【女佣的女儿】
    “这是贵族学校妈你知道吗,里面的同学都是富二代官二代,我呢,同学瞧不起我,白曼曦在家里就针对我,你以为在学校你看不到的地方她不会欺负我?我连个能说得上话的同学都没有,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我和她们不一样!老师处处看我不顺眼,她不敢得罪那些富二代就专门挑我的刺,你让我怎么喜欢这所学校?”

    田芳当然知道,可是那是先生帮了忙才把陶音送进去的,这是恩情啊。

    一看到田芳的脸上陶音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是妈,我和你说这些有用吗,你会给我转学吗?”

    田芳不敢看女儿脸上惨淡的笑,直接略过这个话题,“我听说你和老师打了包票这次要考到全班第五?”

    “不是第五,是全班前五,”陶音纠正了她的错误。可这在田芳看起来完全没区别啊,第五本来就是奢望,难不成还能考第四?

    “算了算了,小姐找你有事你先上楼一趟,等晚上我们再说。”

    陶音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弹:“小姐找我,就让她来找我好了,为什么是我上楼。”

    “你现在怎么这么没规矩,那可是小姐啊你怎么能不听话?”

    陶音反而偏过头看着田芳:“妈,我叫她一声小姐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是他们家的佣人,为什么要听她的差遣?”

    “你到底去不去?”

    “不去。”

    任凭田芳说了几遍,陶音都是这个态度。行,有事找我没问题,你下来,我是坚决不会自己上去的。

    白曼曦在房间里等了十来分钟都没看到人影,本来还准备给陶音一个下马威的她坐不住了,抬腿就往楼下走。

    白曼曦一脚就踹开了陶音的房门,田芳吓得直拍胸口。

    “小姐,你踹的是自家门。”

    “好你个陶音,胆子大了是不是,我让你去找我你怎么半天没有动静?”

    田芳跑到白曼曦身边打着圆场:“小姐都怪我,我刚刚忙着做事给忘了,这才想起来。”

    白曼曦推了田芳一把:“你出去,我和陶音有话说。”

    田芳赶紧摸着门缝跑远了,陶音看着田芳的背影。

    白曼曦一副来者不善的模样,田芳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女儿会受委屈,可不还是照样不肯管?

    白曼曦滑着手机屏幕头也没抬道:“今天下午我有事,你帮我去机场接陆行,到时候让司机送你。”她猜陶音肯定不会拒绝的,几百万的豪车,她这种人打一辈子的工都买不起,今天算是她捡了便宜了。

    “不去,”陶音干脆地拒绝:“要考试了我得复习功课,小姐你也知道我和老师打赌了吧,为了不被学校记过,这阵子我必须要好好学习才行。”

    白曼曦心想就你那破脑子再努力也是白费劲,要不然也不会次次都叶楠数落了。

    “我让你去你就给我去,不要不识抬举,你妈可比你懂事多了。”

    田芳是她的软肋,白曼曦拿捏得十分精准,陶音也很干脆。

    “那你找我妈去吧。”她想田芳应该很乐意为白曼曦跑腿。至于她的软肋,抱歉,没有。

    白曼曦气得一把抢过陶音放在桌子上的稿纸,佯装要撕的样子威胁陶音:“你到底去不去?”

    陶音看了一眼,都是作废的稿纸,撕了就撕了还帮她处理了垃圾。

    “好,我去。”原因自然是为了白曼曦口中的陆行,陶音也好奇得很。

    白曼曦笑了:“这就对了,不要不识抬举。”

    “对了,待会我送件衣服给你,你穿着它去机场,”白曼曦用高高在上的目光扫了陶音一眼,翘了翘嘴角:“别丢了我们白家的脸面。”

    “好,”白曼曦的衣服都是名牌,就算二手卖掉应该也挺值钱。

    下午三点,陶音依旧穿着自己那身朴素的白衬衫蓝色牛仔直筒裤,和田芳打了声招呼就去外边等着司机把车开过来。

    “李叔,小姐下午有事出去了,让我帮忙去接陆行,”陶音乖巧地朝司机笑笑,等对方回答。

    “好,那你上车吧,”司机大概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打开车门上了车,还给陶音递了瓶矿泉水。

    “陶音你见着少爷还能认出来不,都六年没见了,少爷肯定都张开了,我八成是老眼昏花认不出来了喽!”

    “没事,咱们可以举着牌子让他过来找我们,”陶音在记忆里搜索了一遍,关于陆行的印象很少,也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子。

    反正一张嘴巴两只眼,只要陆行不瞎肯定能找到她们的。

    李叔去地下停车时停车了,陶音先进的几场,找了工作人员要到牌子,唰唰唰写下陆行两个字就站到了人口最密集的地方高高举着牌子。

    这个出口人流量最大,甚至有的人直接挡住了出口处开始叙旧,一对中年夫妻走了出来,男人肩膀上扛着一个大号的皮箱,陶音往后退两步打算避让一下,结果不知道踩到了什么脚一崴眼看着就要朝男人的皮箱上直直摔过去。

    陶音闭上了眼睛,紧急关头有人拉着她的胳膊把她拽了过去,避开了男人坚硬的皮箱。

    “谢谢啊,”陶音轻轻松了口气,抬头对拉了自己一把的人道谢,一抬头就看着对方的脸直接愣住了。

    一双漆黑的桃花眼无比熟悉,鼻梁好像比她记忆中还要挺拔,陶音抬头正对着他流畅的下颔线,再微微抬眼,就是对方抿着的薄唇,唇色是淡淡的粉。

    这个人,分明是她的前男友陆行!

    没有理会震惊的陶音,陆行抬腿往前走了几步才发现她没有跟上来,又退了回去,表情不耐。

    “不走?”

    陶音更加震惊地看着他,陆行单手拎起她手里写着他名字的纸牌,宛如看智障一般看了她一眼。

    “我就是陆行,你不是来接我的吗?”

    陶音好歹回神了,细看之下发现了不同,虽然和她在现世的前男友容貌有九成相似,但眼前的陆行分明神情更加淡漠,一双桃花眼里也不再是闪着温暖的光,而是冷淡至极。

    还好,就是相貌一样而已,就像她和原主不也是有**分相似吗。这么一想陶音就比较容易接受这个设定了。

    “你不是白曼曦吧?”陆行看了眼她朴素的穿着,礼貌地没有把眼底的嫌弃表达出来。

    很好,陶音可以肯定这不是她的那个前男友了。也幸亏不是,不然她还真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毕竟,当初是她主动提的分手,干脆利落地甩了他。

    虽然是因为自己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不想拖累男友,但再看到陆行难免还是有点心虚。

    “白小姐有事没有过来,特地让我过来接少爷,车就停在外边我带你过去吧。”

    上车的时候司机给陆行开了后门,陶音识趣地坐上副驾驶的位置,看着前面的景色发呆,偶尔抬眼看向后视镜里闭眼假寐的陆行。

    真是太像了。

    下车的时候陶音离陆行坐的那一侧比较近就顺手开了车门,陆行也没道谢,从容不迫地下车。

    “把我的行李送房间来,”这句话明显是对着陶音说的。

    陆行头也没回地走进别墅。

    箱子比较沉,最后还是李叔帮忙抬了出来,由陶音拉着手杆送去陆行的房间。

    艰难地把行李箱提到了二楼陶音就已经累得直喘气了,伸手敲了敲门,没有回应。

    还真是和他的未婚妻一个德行。

    又敲了一遍,手还没缩回去门就从里面被拧开了,陆行只下身围了条浴巾,头发还在滴着水,他一手维持着开门的姿势,一手拿着毛巾擦头发,水珠顺着锁骨胸口流下来,滑过整整齐齐的六块腹肌然后调皮地渗进浴巾里面再也瞧不见。

    陶音淡定地把目光从他的腹肌上移开。

    “你的行李箱给你送过来了,”陶音正想说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回去了。

    陆行却松开握着门把的手,侧身给陶音让了条路,成功让她咽下了憋到嗓子眼的话。认命地拉着行李箱走进房间,推到了桌子旁边:“放这里可以吗?”

    陶音抬头问陆行,就看到对方正皱眉看着自己。许久才听到他的回答。

    “可以。”

    陶音麻利地退了出去,松了口气。对着和自己男朋友一样的脸,那感觉太酸爽了,尤其对方还让自己做这做那的,陶音真怕自己一个没忍住就像以前那样直接甩脸不干了。

    清醒点,陶音边往回走边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这可不是那个陆行,这是陆家的继承人,白曼曦的未婚夫啊,将来整垮白氏的男人,自己暂时还惹不起。

    陆行看着对方下楼消失在楼梯转角。

    一双桃花眼里带着点迷惑,低头看了眼自己平整无比的腹肌。

    因为今天陆行回来,白盛天特地临时吩咐多做几个菜,一时之间田芳还真有些手忙脚乱,只好叫屋里头学习的陶音过来帮忙。母女俩把菜一样样端上桌之后就站在不远处候着。

    白盛天亲手给陆行倒了杯酒,一向严肃的脸上这次竟然带了包容宽厚的笑意。

    “你离家的时候还小,现在我们爷俩终于能在一个饭桌上喝酒了。”

    见白盛天端起了就被陆行也跟着把半杯酒喝尽,望向白盛天的眸子里满是孺慕:“伯父把我养这么大,我应该早点回国孝敬您的。”

    “说这些干什么,今天你能回来我已经很高兴了,”白盛天又给自己斟了杯酒。

    “既然你那边学业已经完成了,先在家休息一阵子,然后就去公司上班,你已经长大了,是时候回到陆氏了,”白盛天无比郑重。

    一旁的白曼曦已经在饭桌上朝陆行翻了好几个白眼。一回来就想着当她们家的蛀虫,真是不要脸。

    “伯父,我暂时还不想工作,刚回国想好好休息,再说了公司那边不是有您帮忙打理吗,我去不去也没什么关系。”

    白盛天精明地盯着陆行看了一会,见对方不像是开玩笑的才放下心来,脸上还挂着无奈的笑:“你啊,还和小时候那会一样什么都懒得操心。”

    庞敏也在旁边打着趣,说着一些陆行小时候好玩的事,就算陆行本人已经不记得了,被他们夫妻二人一唱一和地也渐渐给带了进去,三个人异常和睦,比白曼曦更像是白家的一份子。

    “陆行,这是你曼曦妹妹,你出国的时候她还小,你看现在见了面都认不出来了吧?”庞敏伸手拍了拍白曼曦的胳膊,示意她和陆行打个招呼。

    白曼曦再不情愿当着白盛天的面也不敢造次,敷衍地朝陆行问了声好,表情臭得跟吃了屎一样。

    陆行仿佛没有察觉到对方的不待见,一双璀璨的桃花眼满是久别重逢的熟稔。

    “曼曦比小时候更好看了,对了,我给曼曦带了礼物,竞泽哥也托我带了东西。”白竞泽是白曼曦的哥哥,就算是再讨厌陆行,听到哥哥的名字白曼曦也有点想念。为什么回来的是陆行而不是她哥哥?

    一家人谈了一个小时才把饭吃完。

    “曼曦去我房间吧,我把礼物拿给你?”陆行侧过身朝白曼曦温柔地笑笑,眼睛往不远处扫了一下。

    “不用了,你明天拿给我就行,”白曼曦冷淡道。

    “好的,”陆行也不介意,语气温和。

    陶音一直低着头,耳朵一边听着他们说话一边分析现在的形势,白盛天似乎也只是试探一下陆行,就算陆行真的答应去公司上班,应该也不会给他重要的职位。而相比之下陆行就更聪明了,直截了当地拒绝,既能赢得白盛天的信任,又能为自己争得更多机会,毕竟不在白盛天眼皮底下做事要轻松多了。这一招扮猪吃老虎用得巧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报行天下〕〔三国小霸王〕〔无上崛起〕〔星际游戏商〕〔抗美援朝之尖刀连〕〔天神学院〕〔末世萌妻攻略〕〔工业之王〕〔厨道仙途〕〔隋末之大乱世召唤〕〔修仙强少在校园〕〔诸天投影〕〔通天符道〕〔捡来的破碗是聚宝〕〔琴音仙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