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秋叶原拓荒史〕〔全能科技巨头〕〔抗战之广陵密码〕〔桃运医圣〕〔穿进红楼:晴雯,〕〔白圭的商业帝国〕〔圣手仙瞳〕〔权路风云〕〔婚姻的荆棘〕〔医女酥手遮天〕〔小军妻当自强〕〔顾少宠妻甜蜜蜜〕〔阎麟狂帝〕〔我在深渊做领主〕〔卿本佳人(火舞版)〕〔凰权至上:凤栖吾〕〔鬼手巫医:冥王宠〕〔万圣纪〕〔隐婚国民影帝:爹〕〔邪王独宠:纨绔异
呼叫中心世界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有人渣我怎么办 【女佣的女儿】
    晚上等田芳洗完碗回到房间的时候,陶音倒了水走到她跟前,田芳接过水杯喝了一口,就听到陶音问她。

    “妈,我刚回来怎么没在门口看到自行车,夫人不是说赔我一辆新的吗?”

    田芳放下杯子,两道细长的眉毛皱了起来,生气地放下水杯。

    “你还好意思说,谁让你那么跟夫人大声说话的,你知不知道我们能住在这里全靠着夫人一家的恩惠,你怎么还能让夫人给你买自行车呢?”

    恩惠恩惠,就是因为她正在在原主面前念叨着白家对她们的恩惠,原主才会被逼急了轻生。

    “我一直不知道,妈你能告诉我,白家对我有什么恩惠吗?”

    被问到点子上,田芳理直气壮地解释:“要不是先生夫人发了善心收留我们母女,我们早就饿死在街头了,这还不算是大恩大德吗,光凭着这一点咱们就得记在心里,你怎么还能和夫人顶嘴呢?再说了先生还让你进了贵族学校,这是多大的恩惠啊!”

    陶音早在田芳开口的时候就冷下了脸,等田芳说完才发现自己女儿冷漠得不像话,一点不见以前被她教训时的乖巧。

    “妈,我不懂你好好的一个人难道在外面找不到工作吗,非得白家收留我们才能活下来?再不济家里还有一套爸爸留给我们的房子,卖了也能值点钱,也不至于沦落到这里天天此后别人。至于你说的贵族学校,你真当我喜欢那里吗?”

    田芳被女儿说得一口气上不来,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只好闷声从床头柜里拿了一框毛线开始选花色,瞧见陶音打量的神情田芳十分自然地一边绕毛线球一遍解释:“这不都立秋了吗,我想着给先生夫人还有小姐都做一双拖鞋,手工的穿着舒服又暖和。”说完又清点了一下框子里的毛线:“明天还得去市场再买点,今天听夫人说两个少爷快回来了,得一人一双才行。”

    少爷?

    看到陶音盯着毛线出神,田芳尴尬地笑了声,拍了拍陶音的手背:“赶紧去做作业去吧,等冬天我也给你织一双,你不是最喜欢紫色的吗,我明天就去找找有没有浅紫色的毛线。”

    今天早上陶音特地注意过白家一家人的穿着,一般人在家里难免会比在外面放松随意很多,这也就给了她观察他们的机会。白盛天神情严肃,就连吃饭的时候都是一板一眼的没有半点含糊,面对白曼曦过错的时候有明显的袒护,可这种保护又太强硬,颇有一种虚张声势的味道在里头,陶音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白盛天的语气,刻板严肃,不像是下意识宠护女儿应该有的样子。

    拜自己魂魄出体所赐,那段时间她靠在天花板上无聊至极,每天做的最多的事就是观察来来往往的人,医生护士,还有同病房的病人、家属。看得多了自然对人的表情动作有点领悟。也许是白盛天的性格使然让他对女儿有着极为深沉的责任感,把父女之间的温情给压下去了。

    不管怎么样,白盛天表现出来的是一个在家庭中依旧如商界砥柱般的丈夫、父亲,这种性格的好处就是让人不敢轻易接触,处在他庇护之下的人又觉得十分安心吧。这样的人可不是会穿花花绿绿的棉拖的男人。至于庞敏就更好懂了,她眼里隐含轻蔑的高高在上的目光,隐藏得不够深,浑身上下的名牌,又怎么会对一个女佣做出来的拖鞋感兴趣呢,就算做得再保暖穿起来再舒适,能比得过几万块钱的外国货吗。

    白曼曦,陶音伸手制止了田芳继续摆弄毛线,想了想才开口。

    “妈,我看先生夫人穿的鞋挺多的,看样子价格也不便宜,你不用再费心做这些了。”白曼曦看她不顺眼,又怎么会穿她妈妈做的鞋子,没当她面扔到垃圾桶就算不错了。

    田芳皱着眉拍开陶音的手,不满道:“你小孩子懂什么,买的鞋是买的鞋,我做这些好歹是我的一片心意,”田芳责备地看着女儿:“和你说了多少遍了做人要知恩图报,当初要不是夫人肯收留我们娘俩,你早饿死了,现在我们做点事报答他们不是应该的吗?”

    往常田芳只要把这套说辞搬出来,女儿肯定会抹着眼泪跟她道歉,可是现在...田芳抬头对上陶音古井无波的双眼,心里涌上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你这孩子,现在妈说话你都不听了是吧,”田芳讶异之余不免又开始教育起女儿,树立白家是她们恩人的形象。田芳高中没毕业就不练书了,谈吐说不上文雅,偶尔还碰出几句骂骂咧咧的脏话。

    母亲的教育对孩子的成长至关重要,陶音几乎可以想象每天在田芳这样的观念浸透下,有多无助,有苦也说不出,只能憋在心里。和谁说呢,母亲只会一味地责怪她不够宽容,不够懂事。谁能说原主的死和田芳没有责任呢。

    田芳说得口干舌燥,陶音含笑着又端了杯温水过来,她示弱的态度取悦了田芳,还没等田芳消气陶音就换了个话题。

    “妈,今天老师给我们推荐了几所大学,我看t市有几所大学就很不错,我想报考那边的学校,到时候您和我一起去t市?”陶音试探着问道。在课堂上罚站的那会功夫她已经想好了后路。等去了t市,距离白家几千公里的距离,彻底割断了牵扯,也算是完成了原主的愿望。至于生计问题她也作了打算,她的外语能力不错,无论是口语还是书面笔译一般的翻译工作都能够胜任。

    田芳狐疑地盯着她:“女孩子家的去什么外地上大学?我看你就老老实实地在本市上学,离家近也好有个照应,t市多远啊,那边消费又高。”田芳当她是被学校老师的说辞迷住了,几乎不用多想就能拎出一大堆理由来劝陶音。

    “离家近?妈你是不是忘了,这是白曼曦的家,不是我们的家,就算在这里住了十几年这都是事实。”陶音含笑着问她。

    田芳不说话了,脖子僵硬着一直没有扭回去。

    看着陶音兴致勃勃地构想去t市生活的场景,田芳一下子慌了,一股脑地把毛线塞回框子里,抱着往床边走,敷衍道:“到时候再说啊,你现在才高二,还早着呢。”田芳心里闪过片刻的慌乱,然后很快镇定下来,她女儿的成绩她又不是不知道,上本地的大学都够呛,更何况是发达的t市呢。

    “妈,我马上就成年了,在这之前我一定会搬出白家,我希望您能和我一起,如果你不愿意和我一起我也会一个人离开,我说到做到。”

    看着女儿坚定的目光,田芳还是没有给予任何回应,而是含含糊糊地说不早了,该睡觉了。

    “明天您不提自行车的事,晚上回来我会主动问夫人的。”陶音看着背过去的田芳,突然开口。

    她真的想知道她的亲生母亲会怎么做。

    早上五点半陶音就醒了,等她收拾好了天也才刚刚亮。田芳进房准备拿围裙,一进来就看到陶音在桌上收拾东西,把她给吓了一跳:“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陶音低头把一沓a4纸整理好塞进书包,上面是她昨晚连夜写的准备给几家外文杂志的投稿,家里没有电脑她也没有手机,只能起早点去找见网吧自己敲邮件发过去,不然邮寄过去又不知道得等多久才有回音。

    “昨天迟到了,今天特地早点,”陶音淡笑道。

    田芳点点头:“那你待会自己去买点吃的吧,我拿钱给你打车。”

    “不用了妈,”陶音拦住了田芳:“我请同桌帮我借了辆单车,我骑车去学校。”

    “好,”田芳又停了脚步,直接从口袋里摸出十块钱塞到她手里:“路上买两个包子,再买一碗豆浆,早饭一定要吃饱,不然一天学习都没劲。”

    陶音接过了钱答应了一声,背着书包轻手轻脚地出去了。

    校门口就有好几家网吧,但是陶音怕被认识的同学看见到时候又会惹出事端,干脆在离学校有一段距离的地方找了一家网吧,开了电脑一坐下就开始聚精会神地打字。

    旁边的男生在打游戏,这时候刚刚死了,百无聊赖地转转脖子就看到旁边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个女生,皮肤白皙,眼睛大大的,这么近距离地看皮肤好得不行,跟水煮的鸡蛋似的。男生的心里跟什么在挠似的,摘了耳机清了清嗓子打招呼。

    陶音在正争分夺秒地打字,根本没注意有人在找她搭讪。

    男生也不觉得尴尬,见陶音一个劲盯着电脑屏幕,便好奇地偏过头来看她在干什么,这一看可不得了,直接嘴巴张了一个“o”形,能直接塞下一个水煮的鸡蛋。

    “美女,你画风清奇啊,在网吧敲英语?”

    等手里的邮件发送过去陶音才松了口气,把一沓纸收拾好,关掉电脑,这才往男生的电脑上扫了一眼,弯了弯唇:“你也不差,来网吧挂机?”

    “我擦!”男生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只顾着搭讪了,完全忘了自己还在打游戏,眼下队友都在骂他挂机狗,好不容易用他的蛇皮走位赢得了队友的原谅,再一抬哪还见陶音的踪影?

    昨晚写的几篇文章陶音还算满意,这也算是这两天最舒心的事情了,从网吧出来就闭着双眼深深地吸了口气,一睁开眼就看到一个站在台阶下与自己对视的男生,穿着同款校服,还有点面熟。

    陶音想起这是谁了,因为原主曾经给他递过情书,结果被当众拒绝。这是她们班的学霸,余晔。

    陶音想若无其事地离开,可是对方的视线太强烈,她也不能当做没看到。看了眼手表,陶音冷淡地朝对方点点头,骑车自行车头也没回地往学校赶。被余晔看到自己进网吧的事,陶音无所谓。

    如果对方真的那么大嘴巴给她招来麻烦,她也不介意把他打包一起收拾了。

    她讨厌麻烦,并不怕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报行天下〕〔三国小霸王〕〔无上崛起〕〔星际游戏商〕〔抗美援朝之尖刀连〕〔天神学院〕〔末世萌妻攻略〕〔工业之王〕〔厨道仙途〕〔隋末之大乱世召唤〕〔修仙强少在校园〕〔诸天投影〕〔通天符道〕〔捡来的破碗是聚宝〕〔琴音仙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