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宠狂妃:陛下,〕〔重生八零:弃妇带〕〔秋叶原拓荒史〕〔全能科技巨头〕〔抗战之广陵密码〕〔桃运医圣〕〔穿进红楼:晴雯,〕〔白圭的商业帝国〕〔圣手仙瞳〕〔权路风云〕〔婚姻的荆棘〕〔医女酥手遮天〕〔小军妻当自强〕〔顾少宠妻甜蜜蜜〕〔阎麟狂帝〕〔我在深渊做领主〕〔卿本佳人(火舞版)〕〔凰权至上:凤栖吾〕〔鬼手巫医:冥王宠〕〔万圣纪
呼叫中心世界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有人渣我怎么办 【女佣的女儿】
    单人床旁边紧紧挨着的小床头柜上摆着一个八成新的闹钟,六点钟准时响起,清脆的声音在狭小的房间里撞得砰砰响,让人心烦意乱。单人床上睡着的女孩却仿佛没有听到似的,依旧侧身躺着,脑后青丝凌乱地挡在脸颊边,看不清面容。

    三分钟后,闹铃还是没有停下的趋势。

    田芳心下疑惑又有点担忧,轻轻地旋开门把推门走了进去,被子里的一团不是她女儿还能是谁?

    田芳叹了口气,双手又在围裙上擦了擦,直把手里的油都擦得不那么粘腻了才伸手关了闹钟,床上的人还是一无所察。田芳只当女儿赖床了,没有多想,伸手扯了扯被子,声音不大不小地训斥着:“陶音,这都几点了还不起床,再不起来早饭都冷了!”

    被子里还是没有动静,田芳正要伸手去拉陶音的胳膊,被子里传来闷闷的声音,带着嘶哑。

    “我,我这就起来,你先去忙吧。”

    田芳听到她说话,这才收回伸出去的手,往门外一边走一遍小声责备着。

    “对了,”走到门前田芳又回头叮嘱了一句:“以后别定闹铃了,声音太大了闹人,万一吵到了先生夫人或者小姐,”田芳皱了皱眉没再说下去,后果她想陶音应该也知道。她们母女俩的身份,可不是能在这宅子里肆意的主子。

    啪嗒,门被轻轻地带上,陶音这才掀开被子,木然地坐在床上,正对面的的塑料椅上坐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周身半透明,低垂着脑袋,肩膀一耸一耸的,偶尔还能听到轻微的啜泣声。

    陶音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看向少女。

    “你......”陶音迟疑地开口。

    少女就在这时抬起脸看了过来,眼中盈满了泪水,更衬得清秀的小脸娇嫩了三分,脸上交错的泪痕非但没有毁掉美感,反而平添了几丝少女才有的青涩柔弱。泫然欲泣的姿态确实能捕获不少人的同情心。

    陶音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见少女竟微微笑了起来,嘴角翘起的幅度不太明显,可也和方才的悲痛截然不同。

    少女周边萦绕着一圈微白的光,光晕里的少女乖巧地坐在廉价塑料椅上,和陶音挥了挥手。包围着少女的光越来越强烈,忽得一闪,陶音被刺得睁不开眼。等一切平静下来后,椅子上空空如也,刚才的少女,仿佛只是一场幻境。

    也许一切都是一场幻境也说不准。

    自己大病一场成了植物人,从那以后自己的魂魄就与身体分离却又不能从那一片天花板上离开,每天只能俯视着病床上苍白的她,不能说话,旁人也看不到她。忽然有一天外面的阳光耀眼,昏昏沉沉中她听到了副冰冷的嗓音。

    她能够活下去,只不过需要在另一个时空里借助别人的身体。

    并且要完成身体本尊的遗愿,否则她的魂魄照样会被剥离。

    陶音想拥有鲜活的身体,完成原主的遗愿对她来说不过是她租借对方身体的一种报酬而已,只要不是那么苛刻,她不介意去费力完成。只不过,陶音也没急着答应下来,她俯身看了眼病床上自己紧闭的双眼,问那个不知名的声音。

    “我还能回到原来的身体吗?”

    等了许久没有等到答案。

    行吧。陶音闭上了眼,昏昏沉沉地如梦,梦里光影错杂,所以闹铃响起的时候她的意识还没有清醒。

    陶音,和她的名字一样,就连脸也是有八分相似,只不过现在的更年轻,眉眼间都是十七岁的青涩。

    一面拿过柜子上放着的镜子,一面扫了刚才少女坐过的椅子一眼。

    这座别墅的主人姓白,但是她姓陶,只是白家女佣田芳的女儿。田芳三十岁的时候丈夫就出车祸死了,她没什么学历,之前一直在白家当女佣,早出晚归。现在丈夫死了,她那点工资根本负担不起房租水电费,再加上女儿的抚养费用,长此以往,家里那点微薄积蓄迟早坐吃山空。幸亏白家夫人庞敏不嫌弃,肯给她提供住宿,从那之后田芳便带着女儿陶音在白家住了下来。

    虽然房间简陋,但怎么也抹不掉她住在白家别墅里的事实。白敏女儿和陶音年纪一样大,从小便处处看她不顺眼。

    “你妈是我们家的佣人,我们给个房间住无所谓,你在我们家白吃白喝的还住我家的房间,凭什么?”这句话在陶音心里深深地印了下来。她住的是一件小杂货屋,田芳整理了出来给她住,之前也请示过了白敏,得到了对方的同意。

    面对白曼曦的指责,三十来岁的田芳觉得手足无措,当即让陶音给人赔礼道歉,带着陶音收拾好东西搬到自己的房间。田芳拉着女儿的手和她解释:“以后就和妈住一个房间,明天我去问问夫人能不能在中间拉个帘子隔成两个小房间。”

    陶音没问为什么,乖巧地点头。

    田芳又说:“以后啊,别和小姐争执,她说什么你就听着,妈在这里工作也不容易,要是小姐让你做什么力所能及的事,你就当帮妈的忙乖乖去做,好不好?”

    田芳掌心粗粝干燥,却又是小小年纪的陶音唯一能触及到的温暖,于是她紧紧地抓住了。

    白曼曦使唤她做这坐那,奚落她,她都一一受下、忍让。看着田芳满意的神情,她把到了嘴边的委屈又咽了下去,默默地忍受屈辱。

    陶音等脑袋不那么痛了才掀开被子起身,喉咙的干痛忽视不了,她伸手拿过了一旁的水杯,里面还剩小半杯透明液体,是昨晚原主喝剩下的。

    里面放了安眠药,从那之后她就真的不用再受委屈了,不用压抑自己的委屈任由别人践踏自尊。

    真是孩子气,即便接收了原主的身体,陶音也不免感叹一句,傻孩子,你死了,有什么用?过去的痛苦还在,说不定死后还要接受别人的嘲讽、白眼,魂魄都不得安息。

    陶音闭眼想了想,对于原主的死,白曼曦确实一滴歉疚都没有,并且还在同学面前嫌弃原主脏了她们白家的门,平添晦气。

    陶音翻开抽屉,里面有一封原主留下的遗书,里面详尽地写了自己内心的挣扎,她不想抛下相依为命的母亲,可是这些年她受够了别人的奚落嘲讽。可是在她死后,这封遗书却并没有给白曼曦带来任何影响,田芳撕了它。

    原主的遗愿很简单,她想离开这个伤心地方,至于母亲田芳,最后撕毁遗书的举动在原主的心里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如果母亲愿意就带她一起离开,重新开始一段生活,如果不愿意,就算了。

    陶音抿了抿唇,答应了下来。

    陶音洗漱完就去了厨房,锅里有田芳给她煎的白面饼,和面的时候放了糖水,咬一口就甜滋滋的,陶音捧着饼又倒了杯热水往房间里走,二楼是白家主人住的地方,静悄悄的。

    白曼曦有司机接送上学,自然不用起这么早。陶音小口小口地吃着饼,再喝口热茶,终于有种活过来的感觉,不再是孤魂野鬼,而是真真切切的鲜活的生命。

    三两分钟收拾完手里的饼,陶音又去厨房开了小水把碗给洗干净。

    “妈,我去上学了,”陶音背着书包对田芳小声道。

    “嗯,”田芳头也不抬地应了声,眼睛里只有手里尚未成形的三明治。

    陶音摸着书包带上挂着的流苏,一面往别墅门口走去,她的自行车停在那里,每天她就靠这辆自行车上学放学,来回要近一个小时,从没跟田芳抱怨过一句。

    陶音蹲着身子正准备打开车后轮的链条锁,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手,站了起来重新往别墅走去。

    车后轮的轮胎没气了,靠近座位那里有一道长长的裂痕,车胎是被划破的。

    陶音一抬头就看到了正对着自己的监控摄像头,对着镜头笑了笑又飞快地垂下眼。放着门口的两辆百万豪车不刮,非要毁了自己一百对块钱买来的二手自行车,还是在监控能看到的位置。这个人是不识货没有脑子,还是太肆无忌惮了?

    看到陶音又回来了,田芳眼里诧异,拉着她走到一旁,看了眼正在吃早饭的白家三口,低声道:“你怎么不去上课又跑回来了?”

    陶音一直目不斜视,不紧不慢地开口:“妈,我的自行车轮胎被人扎破了,骑不了。”

    “哼。”很小声的偷笑从餐桌那边溢了过来,庞敏瞥了白曼曦一眼没说话。

    陶音丝毫没有察觉一般,语气有点着急:“妈,我们要不报警吧,我的车是被人恶意划破的!”

    餐桌前本来偷笑的白曼曦手轻微一抖,叉子就掉到了餐盘上,清脆的叮咚声不大不小地敲在田芳心上。田芳拽了拽陶音的胳膊,嘴里不满地斥责着:“你这孩子胡说什么呢,报什么警,赶紧上学去,我给你拿点钱,你打车去学校。”田芳朝座位上三人笑了笑,转身去房间里拿钱。

    白曼曦本来听到陶音说要报警还惊讶了一番,还以为这个烧火丫头长胆子了,现在一眼扫过去,就看到陶音微微耸着的肩膀,脑袋垂着,和往常那副怂相一模一样。

    扯了扯嘴角,把手里的刀叉一扔,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

    “陶音,这里可是别墅区,你以为是乡下啊,谁会没事找事往你那破自行车上划两刀?”白曼曦娇艳的脸上满是嘲讽,双手环胸,仿佛陶音是个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她看都懒得看一眼。

    陶音抬起一直低垂着的脑袋,脸上写满了惊讶和委屈。

    作者有话要说:  没忍住开文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呀

    发小红包截止到10月6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报行天下〕〔三国小霸王〕〔无上崛起〕〔星际游戏商〕〔抗美援朝之尖刀连〕〔末世萌妻攻略〕〔天神学院〕〔工业之王〕〔修仙强少在校园〕〔厨道仙途〕〔隋末之大乱世召唤〕〔诸天投影〕〔天龙武神诀〕〔通天符道〕〔捡来的破碗是聚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