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美食大暴走 第两百四十九章 红色的房间(4000字大章求订阅!)

时间:2019-10-09作者:Co

    那些扭曲的脸各不相同,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的下颌错位,有的颧骨凹陷,有的张着大嘴,有的脸颊穿孔..

    但无论这些脸颊有多么的难看,唯一不变的是,它们无光的眼睛全部盯着下方的张云兄弟!

    突然破墙而出的众多脸颊显然不是什么恶作剧,张云二人彻底吓蒙了,腿肚子抖得厉害,却难以控制。

    啊!!

    女人的惨叫还在持续,像是能穿透耳膜,直击心底,让人灵魂感到最纯粹的颤栗!

    张云二人甚至能从惨叫声中,感受到声音的主人在生前遭受的折磨。

    双臂隐隐作痛,其中的筋脉似乎被人用镊子夹着往外扯..

    手指隐隐作痛,像是有竹签刺进了指甲缝里,残留着肉眼难以看见的碎屑..

    背脊隐隐作痛,仿佛后背开了一道口子,有人用手残忍抓住了脊椎骨..扯动..

    “美食城不干净!六楼不干净!”

    关键时刻,张云狠狠咬了一下舌尖,钻心的疼痛立刻驱散了那些入侵脑海的负面情绪,浓浓的求生欲令他振作精神,夺回身体的控制权。紧接着,他想也不想,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张磊的脸上。

    啪。

    “愣着干什么!快跑!”话音落下,他带着刚从恐惧中回过神来的张磊拔腿就跑。

    哒哒哒..

    急促的脚步声在惊悚的楼道内隆隆响起,不仅没有打破原有的气氛,反而更像是盲目逃窜的猎物,令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咔..

    咔..

    噗..

    天花板上的开裂声越来越频繁,碎裂的墙皮因承受不住自身重量而掉落,在地面碎了一地,期间更是夹杂着几道**砸地的声音,那是天花板内部的躯体挣扎着掉了下来,露出几个人形凹槽,看得人头皮发麻。

    更多的躯体再往外凸显,也不见它们有所动作,但就是再往外冒,仿佛有股无形的力量在后面推动。

    呜呜..

    消失的阴风出现,走廊上本就昏暗的廊灯更是受到干扰忽暗忽明,似乎随时可能彻底熄灭。

    嘎吱嘎吱..

    所有的房门被搅动,门口闪烁的阴影比走廊更黑暗,忽隐忽现,像是猛兽在呼吸,很剧烈。

    哗啦啦..

    一道道铁链晃动的声音汇成一股金铁交加的洪流,即便不知道是什么在令其晃动,却能清楚感受到那股疯狂与痛苦。

    呼..呼..

    张云已经被重重变化吓得面无血色,心惊胆颤。脑海更是一片空白,完全感受不到身体的疲累,只知道胸部起伏很剧烈,呼吸很急促,大颗大颗的汗珠挂在额头,滑进眼眶,带来一股极致的酸涩。

    “该死的,刚才的出口怎么不见了!”张磊突然在后面焦急的了一句。

    闻言,张云抬头一看,果然发现来时的消防通道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堵完整的墙壁。

    咔擦..

    墙壁裂开一道不规则的缝隙,巨大的张力令裂缝只内散出一缕砂灰,接着更多的缝隙浮现了,咔嚓声响不绝于耳,比苍蝇闪动翅膀的频率还高。

    砰。

    与此同时,最开始的那个房间房门向内打开,重重撞击墙壁,震起大片灰尘,搅得房间内乌烟瘴气。

    哗啦啦..

    里面的铁链晃动得更猛烈了。

    张云带着张磊大着胆子朝房间内看了一眼,顿时吓得亡魂皆冒,只见拴在铁床上的铁链已经悬在半空,仿佛另一端锁着一个看不见的东西,正试图挣脱铁链的禁锢,从房间内从出来。

    “跑!”

    张云不知道铁链到底锁着什么,但危险的味道早已融入空气中,无处不在。他知道,如果站着不动,必死!

    二人找不到出口,只能继续顺着同一方向逃跑。

    四周墙壁的上的裂纹越来越密集,黏稠的血液从缝隙往外渗,像极了一行行血泪,令人不寒而栗。

    咔嚓。

    墙皮脱落,竟是露出一具具面目狰狞,发黑发臭的尸体,它们被镶嵌其中,缓缓睁开眼睛,注视路过的张云二人。

    变形的手臂,扭曲的双腿,正一点点矫正复原。

    张云不敢多看,不管不顾的向前奔跑,身后那些目光充斥着噬血以及阴冷,只要看上一眼,就会令人双腿发软,脑海钻进各种凄惨的画面。

    “吗的吗的吗的..”他不断叫骂着,以此缓解心中的绝望。

    前方的地面也开始出现变化,凸起一个个包,靠近了才发现,每一个包都是一张人脸。

    张云收势不及,只能硬着头皮踩了上去。落脚很软,有种踩到泥土后塌陷的感觉。

    噗!

    忽然,他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绊倒,匆忙爬起来时,才发现踩中人脸的那支鞋已经掉了,回头一看,鞋后跟不偏不倚,刚好恰在了人脸张开的嘴里。

    接着,那张渗人的嘴巴开合,竟是在撕咬鞋子。

    张云惊出一身冷汗,如果鞋带绑得紧,那现在被撕咬的除了鞋子外,还有自己活生生的脚!

    一念至此,他赶紧提醒跟在身后的张磊一声,让他不要贸然去踩这些诡异的人脸,然后继续向前逃跑。

    不过,还没跑出多远,张云心脏忽然紧了一下,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丢了。他下意识回头看了眼跟在身后的张磊,结果不看不要紧,这一看,直接令他丧失了所有思考能力。

    张磊不见了!

    不,准确,跟在身后的不是张磊,而是一个被人挖了眼睛的陌生男子。

    它眼眶涌血,表情似哭非笑,正无声无息的向前逼近。

    “哥!救我!”张磊的声音从后方响起,充满了绝望。

    “磊子!”

    这一刻,张云完全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或许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刺激了他,他一边咆哮,一边躲开逼来的脏东西,朝张磊的声音源头跑去。

    那些彻底从天花板、墙壁、地面挣脱出来的尸体纷纷朝他围拢,但在他眼里,这些诡异的脏东西变得没有那么可怕了。

    因为在他的认知中,没有什么比亲弟弟遇到危险更可怕!

    绝对没有!

    转过一个拐角,前方的走廊上出现了一道横向的血色光芒,来自一个房间之内,而这个房间,竟是在走廊的左边!

    “哥!救我!”

    又是一声呼救,张云立刻确定声音就是来自左侧唯一的房间之内,他没有多想,直接奔向房间,旋即卯足力气踹开留有一丝缝隙的房门,一头扎了进去。

    透着血色光芒的房间异常宽大,就像一个盖着盖子的型广场,周围立着一些一人粗细的承重柱,上满布满了裂纹与岁月的痕迹。

    张云回头看了眼进来的门,却发现那扇门不在了,成了一堵完整的墙。仿佛那里从来就没有什么‘门’。

    房间没有看见明显的照明设备,但四周的边边角角却被血色光芒照得清晰可见。

    地面铺着的瓷砖很,完全是几十年前那种长宽不过两三公分的方块组成。地面并不干燥,反而有些湿润。

    房间正中间有着一方水池,那里的红光最浓。

    除此之外,这个巨大低矮的房间再无任何东西,既不像之前那些房间那般腐旧肮脏,也没有自己餐厅那般干净,给人一种非常混乱的视觉冲击。

    在看到房间的第一眼,张云就印证了自己的猜想,这便是六楼消失的中间部分。可问题是,这里会是赵康平时工作的地方吗?

    显然不是!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刚才经历的一切,足以明美食城不正常,六楼不正常,或许连赵康,都不正常!

    “磊子!”

    张云压下心中再次生气的压抑与恐惧,呼唤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内来回传递,时近时远,时左时右,甚至在相互传递之间,出现了模糊的重音,就像无数个自己在同时呼喊。

    这种诡异,当真令人背脊发寒。

    声音的能量在反复传递中最终消散,房间终于归于平静,可张磊却没有回应。

    张云心中生出强烈的不安,安静的气氛就像一块逐渐增加重量的石头,压得他难以呼吸。

    咕噜咕噜..

    几声气泡上浮的声音瞬间吸引了张云的注意力,他攒紧拳头,快速朝着中间的池子跑去,因为声音正是来源于此。

    哒哒哒..

    哒哒哒..

    脚步声与之前的喊声一样,在房间里来回传递,形成更多的脚步声,到最后就像无数人在房间里行走,那场面,不仅不震撼,反而听着令人心烦意乱,想要抓耳挠腮。

    随着张云不断靠近池子,眼中的血光越来越浓,到最后甚至有些刺眼。

    好在这种不适来得快去得也快,也就一个呼吸左右,视线便恢复正常,而出现在他眼前的,赫然是一口气泡翻腾的血色水池。

    咕噜..

    一颗刚浮出表面的气泡突然炸裂,液体朝四面八方溅射,张云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液体不偏不倚刚好溅在了舌尖,没有沾上衣服。

    这是人的自我保护意识,和怕与不怕无关。

    张云呼吸越来越难受,不是累,而是空气中有股奇怪的味道在影响心神,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发狂。

    咕噜咕噜..

    水池里的气泡还在翻滚着,他强忍着心头不适,弯腰用手指在鞋尖上沾了一些红色液体观察..

    液体很粘很稠,就像..

    人血!

    他忽然明白了空气中的那股怪味是什么,那分明就是血腥味!

    张云不是没有闻过血腥味,只是从未像现在这样浓郁,浓郁得让人不敢分辨,浓郁得好像空气都粘成了块,扯出了丝!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血池中的气泡声音加剧,既像是什么东西埋在血池中呼吸,又像是喉咙被人捅了一刀,血水在喉管里翻腾。

    张云正听得发愣,血池突然一个激荡,从里面鼓起一个血包,吓得他连连后退的同时,脚尖绊到了脚跟,整个人失去重心,跌倒在地。

    血包表面粘稠的血液开始向下话落,逐渐形成一个人的轮廓,接着头发、眼睛、鼻子、嘴巴、耳朵..

    但问题是,即便知道那是个人形,却依旧看不清具体模样,全被血液覆盖,活脱脱一个血人。

    血人半仰着头,缓缓抬起同样是血的手臂,手掌成摊开状。

    在看见血人的瞬间,张云彻底红了眼眶。

    别人看不出这个被鲜血覆盖的人是个什么模样,他却可以,因为他和张磊是实实在在的双胞胎。之所以是哥哥,不过是出生时的先后顺序罢了!

    尽管科学上没有合理的解释,但不可否认的是,双胞胎之间的确存在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心灵感应。

    “磊子?”张云猛的从地上爬起来。

    “咕噜噜..哥..救咕噜噜..我..”血人的嘴没动,声音在喉咙翻滚,无法形容的凄惨。

    张云的眼泪在眼眶打着转,听见声音后,体内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气,什么也不想,上前一把抓住了张磊的手,就欲将其拖拽出来。

    就在这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只见张磊反手扣住张云的手,还不待张云用力,直接将他拖进了血池。

    在此期间,没有任何停顿的迹象,而张云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或许,他连反应的时间都不曾有过!

    随着张云没入血池,立起的张磊也缓缓躺了下去,血池在片刻间恢复平静,再无任何一个气泡冒出!

    血光渐隐渐默,露出房间原本摸样。

    昏暗、潮湿、肮脏,以及墙角一堆灰白色的皮毛,散发着令人作呕恶臭..

    当最后一丝血光消失时,一道如同两块石头摩擦,宛如来自地狱般的声音幽幽响起。

    “还是..饿..”

    ……

    龙江市,体育馆。

    下午两点五十分,陈冲在李香等人陪同下,准时出现在体育馆,然后在诸多炽热的目光中,直接走进比赛后场。

    如今能够从选手通道进入的,都是龙江美食界叫得上名字的大师级人物,毕竟第二轮比赛只有十人参赛!

    从团队赛的第一轮到决赛夺冠,陈冲这个名字早已被不少人熟知,若非受到美食街的影响,大家早就宣扬开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在这个节骨眼上,谁敢胡乱介绍陈冲的来历?万一有亲朋好友听了自己的吹捧前去美食街觅食,这等于是什么?

    没出事还好,一旦出了事,那就会成为千古罪人!

    所以,‘陈冲’这个名字的分量在无形中被人们刻意压制了..

    对此,陈冲心知肚明,可他并未心灰意冷,因为他有一张底牌始终压在箱底没动,如果万不得已,他会毫不犹豫的亮出来。

    当然,不是现在,时机未到!

    (未完待续..)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美食大暴走》,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