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何故思红颜 第十章

时间:2019-10-09作者:杨不二呢

    待用完膳,将离便匆匆忙忙带我走我确是还想再来一盘烤鹅,我可怜巴巴眨着眼睛看着将离,不成想南星确眉间一蹙,两眼一瞪道:“将膳食都撤下去!”

    我极不情愿的看着眼前一盘盘的肉肉被端走,吾心甚痛,却又只得咽了咽口水。

    将离倒是依旧眉眼带笑的道:“今日你吃的过于多,也该消消食。”

    我见将离也如此言道,便十分诚恳与理解:“那我便去回屋躺上一会。”我摸了摸肚子,以为将离能够理解我。谁知这家伙十分固执的言:“你若此刻躺着久而久之定会肥胖不堪,不若帮我研墨我教你识得些字。”

    我只得应了声好,正当我准备跟将离走时,谁知南星倒是半晌憋出来一句话:“将离你今日可将所需药材备好,至于她识字我来就好了。”

    将离一脸云淡风轻,倒丝毫不管我死活的道:“也好,小徒顽劣,牢殿下费心了。”说完便作了作揖,我揪住将离的衣角恳求他不要走,这家伙把我手挪开转身便离开了。

    我只得寻个借口离开南星,我捂着肚子,一脸疼痛道:“我肚子好痛,我要去茅房。”我拔起脚正准备遛,没想到南星确饶有趣味的看着我。指了指身边的侍女道:“你且陪她一道去。”

    我见这侍女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想必定会把我抓回去。我立马冲南摆了摆手道:“不用了不用了,我此刻到不觉着疼痛了,好神奇。”

    南星站了起来,这家伙不论是气势还是个头都压我一等,十分骇人。

    “你跟我来!”说完便转身离开了,留我一人楞在原地。

    我缓了缓自言自语到:“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便硬着头皮跟上了他。

    待到屋内,我仔细端详了端详,道还算雅致,就是缺少了些生活味。一切东西都是井井有条,倒叫我看的十分难受。

    我正看的入神,我突然头顶一痛,原来这家伙在敲我。道:“你先过来研墨,待我处理完事情便教你习字。”

    我只见过南星拿着着这些个慢慢研墨十分简单。我道:“不就是磨个东西嘛,你且看着。”

    我拿着墨条不断地往砚台上打磨,南星眉头确拧的如同一根麻花似的。敲了敲我的手道:“姿势要端正,力度过重了,不要过急,这不是你用膳的时候。”

    好一会儿才见他眉头稍微舒展,便坐了下来。我磨着磨着便觉着十分无聊,不知不觉便生出个些梦境出来。梦中:我脚踏祥云,取了今水镯,擒了闇炎鼠,我得道飞升成了称霸一方的小精灵。这时一个黑秋秋的乌鸦精来与我道喜,我定睛一看原是南星,乌鸦顶着嘎嘎的声音正求我帮他捉蛇。我揪着这只乌鸦,道:“你且来跳支舞瞧瞧。”

    那乌鸦便扑棱着翅膀,十分**的扭动起来。我拎着它的尾巴随它一同跳了起来。我刚准备好好奖励这乌鸦一番,忽觉手背一阵吃痛。

    我一个寒颤,睁开眼来,却好巧不巧的对上了一副如寒冬般凌厉的眸子,又一个激灵。

    我往后一靠,一个悬空便摔了出去,南星一个转身接住了我,我看着他,他亦看着我,眼神到有那么一刹那是温柔的,我本以为这家伙今日突然改性了。

    南星却道:“若是打坏这身后的夜明珠本王今日便会让你寿终正寝。”

    我立马弹了起来,果然,果然,这人的心依旧如此邪恶。

    “你且先去净手。”将离看着我一脸嫌弃的道。

    我十分搞不懂,这习字居然要净手。我低头看了看我的手,如乌鸦的通体透黑,原来我梦中揪住的乌鸦便是这墨水与墨条。

    我净手回来便被南星强行押坐在椅子上,严厉的看着我道:“你且将这张纸的字临摹一百遍。”

    我道:“这是何字?”

    南星走到我身边,低头拿着我的手,一笔一划的写下去,道:“这叫香薷,你的名字。香消酒未消,薷沫吹秦桥。”

    我见他十分认真的拿着我的手,我偏头看着他,心想:生的如此漂亮的眼睛若容貌恢复定是定是红颜祸水。

    他见我此番模样道:“你休要看着我馋涎欲滴。”

    我抹了抹口水,怪我这口水真是十分的不挣气。

    南星带我写了几遍便独自看书去了,我一个人趴在桌上甚是无聊,我看着南星道:“我见你屋内有一古琴,我今日可否先学古琴。”

    将离放下手机的书,斜头看向嘟嘴叼笔的我。“可以,你且看好了我如何弹。”

    我乖乖的跑了过来坐下,静静的听着。只听得这琴声叮咚,妙韵天成,但其中却似含蕴着一种说不出的幽恨之意,正似一腔热血,满怀伤悲无解,又似受欺被侮,怨恨积郁难消。我蓦然觉着天上星月,俱都黯然无光,名湖风物,也为之失色。

    待一曲闭,南星对我道“你且来试试。”

    我兴致勃勃的挽起袖子,自我十分陶醉的弹了起来,我见南星微抿双唇,闭着眼睛。我问到:“你觉着如何?”

    南星起身道了句:“刺耳如长锥。便甩了甩袖子离开了。”

    我十分不解,我将屋外的守卫京墨叫了进来,我道:“今日你也累了,倒不如坐下歇息会,你且听我为你弹奏一曲。”

    京墨沉默了会,看着我。我拉他坐了下来,这人与南星倒是一个模样,死板,严肃。

    我大展衣袖,逐渐沉迷于自己的琴声中,不知我的思绪飞了多久,我睁眼看了看京墨,只见他闭着眼睛双手堵着耳朵,嘴里到一直念叨着:“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

    我晓得这是《清心咒》灵仙每每在我闹腾时便念叨这些,甚是讨厌。

    我在他眼前挥了挥手,见毫无反应。便也离开了南星的屋子,留他一人在里面慢慢的念咒。

    外面的空气甚好,甚好,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