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学霸的微观世界 第328章 初显威力

时间:2019-03-05作者:日出江上

    上午,在安排完峰华研究所材料实验室的相关事宜后,下午,刘峰便在京城科技大学和丁传贤院士单独进行了一次面对面的学术交流。

    只不过,和柯老先生不同的是,丁院士更加擅长于无机材料、等离子涂层材料以及相关应用基础科学的研究,尤其是在功能性无机陶瓷材料领域,更是声名远播,但在金属材料、尤其是刘峰现在从事的常温超导材料上接触不多。

    因此,这一次的交流,虽然刘峰的收获也非常多,但对他当前的研究并没有多少助力。

    尽管如此,两人之间的交流依然进行得非常愉快。

    尤其是丁院士,对于刘峰在无机材料和等离子涂层材料上依然博学的知识面感到非常震撼。

    以至于让他都产生了一种错觉,刘峰根本就不像是一位只有19岁、和他孙子的年纪差不多大小的年轻人,反而更像是一位皓首穷经、学富五车的老者!

    怪不得人家年纪轻轻就能够取得如此成就:

    有这般广博深厚地学术功底,再加上年轻人充沛的精力,辅之以天才的灵感,他不成功,还有谁能够取得成功?

    ……

    在和丁院士交流完后,刘峰便又急匆匆地赶回了宁波材料研究所。

    行百里者半于九十。

    尽管通过计算程序,他已经将目标常温超导材料的研究路线排除了七七八八,可即便剩下的这些研究路线,依然需要进行庞大的实验去尝试和验证。

    只要常温超导材料一日未能投入生产运用,超级对撞机的完全国产化便不可能取得成功。

    只不过,接下来的实验,他已经不需要自己一个人全程操作了。

    崔崑院士那边,经过这一次的学术会议后,这位固执严谨的老先生,终于认同了刘峰对常温超导材料的研究路线,主动放弃了在低温超导材料方面的研究,将研究所大部分的资源都安排到了常温超导的课题上。

    如果实验顺利的话,刘峰便能再一次充当起甩手掌柜,将常温超导材料的研发工作,全权交到崔院士手里。

    只不过,事情的发展并不能总是按照他的预料进行,而且,他也再一次低估了他公布出来的几种材料学相关计算程序的影响力。

    ……

    华国工程院魔都硅酸盐材料研究所。

    敏感功能陶瓷实验室。

    “什么,暂停实验研究进度,等候通知?”看完同事拿来的这份由实验室主任丁院士以及研究所领导一致同意的通告,张空忍不住惊叫出声。

    虽然他在实验室里只是一名小组长,但却有幸独立负责一个子项目,而且项目的课题还非常新颖高端——一种敏感功能陶瓷材料的研究,主要是应用到高性能传感器身上的。

    只不过,遗憾的是,这个子项目的实验路线大部分都是丁传贤院士设计的,到现在为止,他都还在按照这些路线进行尝试,距离成功一直遥遥无期。

    因此,张空的内心一直都是焦躁的。

    说起来,所谓的敏感功能陶瓷,在机电一体化用的传感器和微动作执行机构等方面有着广泛的应用,这年来,我国在这方面也有比较大的进步。

    但是,在一些关键的高性能传感器上,就比如说超级对撞机的阵列式检测器,那上面的传感器,与国外的同类产品就有非常大的差距,整体来说,技术水平还急待提高。

    因此,这才有了国家对这一类型材料项目上的持续投入,只不过至今为止,效果都还差强人意而已。

    短时间内想要在这方面有大的突破,确实是强人所难,这一点,无论是上面给钱的人还是负责项目的丁院士自己都非常清楚,因此,对于张空,丁院士的要求其实并不高。

    能够按部就班地把不可能的路线给排除了就好,至于接下来还能够做到哪一步——三分归运气,七分靠打拼,只能靠不断地实验积累和天意了。

    材料学的研究往往就是如此,很多时候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研究路线,因此这些项目往往基本上都是用的排除法,一点一点的通过实验将某种可能的路线给排除掉,最终,到底什么时候能够取得成果,其实谁也不知道,这就要看运气了。

    这一点,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都是一样的。

    排除的可能性越多,距离成功就越近,这也是为什么说材料研究是一门要看积累的基础科学,就是因为如此。

    还好即便是这些‘排除法’实验也具有一定的研究价值,东边不亮西边亮,说不定稀里糊涂就搞出了对其他项目有帮助的材料呢!

    这种事情往往还是大概率发生的,因此研究人员也不是都在做无用功。

    只不过,这一点,对所有有志于在这方面有所成就的人都不甘心!

    张空就是如此。

    努力了大半年,最终的结果却是让他暂停实验,接下来,很有可能项目就黄了,这怎能不让他怨气十足。

    “我们的实验进度本来就非常头疼了,现在还要让我们暂停,凭什么啊!丁院士只不过去了一趟京城,怎么回来就宣布这样的消息……”

    “是啊,上面到底是什么意思嘛!脑子被驴踢了?”对此,同事李晓峰也非常无语,随后有点没底气道,“该不会是上面看我们的项目进度非常缓慢,打算把我们的项目给停了吧!”

    “应该不会吧!”张空的心底其实也没底,毕竟实验项目突然宣布停止的事件已经发生了不只一件两件。

    不甘心地再一次浏览了一遍手中的通告……突然,张空的瞳孔微缩,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差点就跳了起来,

    “对,不对!你再仔细看一遍通告,这一次可不仅仅只是我们的项目,所有,对,所有项目都被停了!你明白吗?”

    “不会吧,我看看……”李晓峰一开始被暂停实验的通知震惊地措手不及,因此没有细看通告上的内容,听张空这么一说,连忙拿过通告,逐字逐句地浏览起来。

    不一会儿。

    “嘶!”李晓峰也倒吸了一口凉气,张大了嘴巴惊讶不已,“还真是!老张,你说这一次上面的那些人都发得什么疯,怎么把实验室所有项目都给暂停了?”

    “你问我,我问谁去?”张空心下更是疑惑,“我也想知道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

    到底发生了什么?

    整个研究所的一线研究员甚至是部分中层技术负责人也都想知道这个问题。

    然而,上面的人却并没有对此解释一二,只是命令实验暂时停止。

    当然,倒也不是没有人按捺不住直接找到上面的人询问,只不过,领导以及那些研发骨干们却似乎一致说好了一般,对此守口如瓶,只说过一段时间会一个项目一个项目的安排下去,让他们稍安勿躁。

    无疑,这就让下面的人越发好奇了。

    “你说,他们到底再搞什么鬼,也不怕耽误实验进度,不好交差吗?”

    “怕什么,领导们都不用担心不好交差,我们担心个什么劲!”

    “也是哈,只不过到底发生了什么?搞出这么大的阵仗。”

    有脑洞大开的人瞬间猜测:“莫非是咱们研究所的资金出现了大问题!有人是大老虎?”

    “嘘……小声点!”身边的小伙伴赶紧阻止,回头四下里望了望,这才放心道,“不过,你说得还挺有道理的哈,看来是有大老虎要倒下了。”

    只不过,更多的人却对此充满了担心:“万一殃及我们这些池鱼……”

    “也别那么消极,说不定,这一次还是我们的机会呢?”不少双眼放光的家伙安慰道。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就是众生百态。

    不要以为搞科研的都是老实人,有的时候,老实人八卦起来,比谁都八卦!

    毕竟这是一群整天面对着冰冷的仪器以及让人头疼不已的论文的理工男,再加上研究所的压力往往非常大,没有多少业余活动,导致了这些人距离疯子只剩一步之遥。

    一旦有了空闲时间,这些人释放出来的压力,恐怕都能将宇宙飞船推向太空!

    因此,像这种研究所,一般配套的娱乐设施都非常完善,管理者对这一点也很害怕啊,只能尽可能地做好配套,偶尔搞搞活动什么的让这些人解解压——只不过,到底有多少人能够有时间去娱乐,那就真是个未知数了……

    就像刘峰那般,整天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连坚持了好几个月的晨跑都结束的实验室宅男,不在少数!

    然而,事情终将会让某些心比天高的家伙失望透顶,因为之所以暂停实验,不是什么大老虎垮台,而是因为——刘峰!

    他随手研究出来的几个小程序而已!

    之前,丁传贤院士从京城回到研究所的第一时间,几位早就严阵以待的研究所高层领导和研究骨干们便汇集在了一起,针对刘峰的计算程序进行了深入的学习和研究探讨。

    针对大家归集汇总起来的疑问,作为代表人物,从刘峰那里得到了释疑的丁院士自然也一一做了解答。

    释疑结束后,所有人当然也就放下了心。

    因此,到了后半程,在丁院士的提议下,这些人索性又进行了一次针对研究所所有材料研究项目的再评估讨论。

    最终的投票结果显示,在场的人一致赞同提议,决定将研究所全部材料研究项目进行一次再评审!

    至于原因,能够通过计算程序排除掉绝大多数的研究路线,这给新材料的研究,不知道可以节省多少时间,多少人力物力!

    虽然,领导们也知道这件事情会造成不小的非议,但这项工作早一天开始,就能早一天获益,因此也只能任由下面的人猜测了。

    毕竟这些天时间他们总不能让全体人员都放假吧?谁知道哪些项目的审核很快就可以通过、重新开始实验了呢!

    事实也确实如此!

    暂停实验的通知仅仅只过去了一天,就有不少项目组相继获得了批准,可以开展实验了。

    有心的人可以发现,这些很快就能继续开展实验的项目组,都是那些已经有了明确实验路线,或者干脆已经有了初步成果的项目。

    当然,这些项目确实也无需再画蛇添足地用刘峰的计算程序计算一番。

    只不过,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负责对项目进行再审核的研究所高层们也一个个通过了其他项目的评估。

    这一天,张空就被丁传贤院士叫到了办公室里。

    “张空,你手上的项目都进行到哪一步了?”

    望着丁院士神色严肃的面容,张空只感觉心里一紧:

    “主,主任,我已经尝试了氧化铽——氧化氧化钇系列萤石结构的高温型ntc敏感功能材料,剩下的氧化铝钴,氧化铝镍等尖晶石结构都还在尝试……”

    “那你以后就不用尝试了!”丁院士大手一挥,在张空一脸死灰的表情下,直接了当的宣布道,“从明天开始,你就……新的研究路线,是类似于mg(alo2cofeo2)2的ctr结构,你下去以后,直接往这条路线上靠拢,多做尝试。”

    “啊?”

    张空几乎都要以为自己的耳朵坏了!

    接下来,不应该是:从明天开始,你就不用来了吗?

    这些天来,大老虎贪污了研究所大量研究经费的消息不胫而走,闹得实验室上上下下不少人都人心惶惶的。

    张空也一样。

    因为很有可能由于资金漏洞或者站错了队的缘故,不少项目将会难以为继,直接被砍掉。

    这种事情,张空听某些前辈们说起过,之前也不只发生过一次两次了。

    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没想到是这样?

    项目没有被砍掉,仅仅只是换了一个技术路线?

    我没有听错吧!

    “为,为什么?”张空下意识地问道。

    丁院士直接将桌上的一叠资料交到了他的手里,也不多加解释:“没有为什么,这里面我也跟你解释不清楚,你只管按照我的吩咐做下去就行了。”

    “哦……”

    机械性地走出了主任办公室,张空啪啪直接给了自己两巴掌。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

    同一时间,研究所里,如同张空一般待遇的研究员络绎不绝。

    然而,这些人都发现,他们的项目依然还可以继续进行下去,只不过换了一种路线而已。

    总之,换就换吧,反正他们只是些底层的研究员,上面有吩咐,他们也只能无条件接受。

    至于想要的解释,似乎他们的领导都一致性地窜好了口供一般——无可奉告!

    直到等到几个月后,这些人中,绝大部分的人都非常惊讶的发现,上一次实验暂停后,领导指导下来的实验路线竟然奇迹般地效果惊人!

    以前几年时间都不敢有把握的项目,短短几个月就有了结果,甚至于运气好的,一两个月就得到了最终成果!

    到底为什么?

    难道就因为这些人是领导,而他们只是底层?

    大喜过望的同时,不少人都在心底埋下了深深的疑惑……

    当然,华国的材料研究实验室自然不只这一家。

    而有资格使用刘峰这些计算程序的专家教授,更是不只魔都研究所这边的高层人士。

    譬如某些重点大学材料学院的知名教授,某些军工企业的材料研究负责人等等。

    毫无疑问,这些可以接触到材料计算程序的人,都是有一定地位的材料学领域大拿!

    而且,在第一时间,这些人也如同丁传贤院士那般,对自己单位的材料研究项目进行了一次再评估。

    短时间内,竟然不知道有多少人因此而受益,以至于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里,华国的材料学论文,如同井喷了一般,几乎是平时的好几倍之多!

    这一点,尤其是在某些保密单位,更为突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