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学霸的微观世界 第323章 士别三日,天堑鸿沟

时间:2019-02-24作者:日出江上

    华科院宁波材料研究所,崔院士的办公室内。

    “学术报告会?”收到魏志用教授发来的倡议,崔院士挑了挑眉头道,“有这个必要吗?”

    “当然有这个必要,我就觉得魏志用的提议非常好。”对于魏志用发来的倡议,丁院士就非常赞同,点了点头道,“你认为刘教授提出的这些理论,怎么样,是对的吗?”

    “虽然还没有经过实验验证,但从他发表的这些数据来看,如果没有作假的话,**不离十了。”崔院士满脸复杂地点了点头。

    刘峰发表的这几篇论文,详细介绍了各种元素之间如何构成完美晶格,最终能够实现超导特性的方法,如果按照刘峰给出的这些计算程序,或许,5年内实现常温超导材料的生产应用,还真不是不可能。

    对此,他是非常震撼的。

    然而,更让他震撼的还不止于此!

    这家伙不仅总结出了这些计算程序,而且还真的找到了另一类常温超导材料——镧系氢化物!

    尽管暂时看起来,这一类材料仍然需要在强大的压力才能实现常温超导,实际应用范围非常狭窄,甚至可以说为零,毕竟,上万个大气压力的非常规条件,在工业化应用上还是得不偿失的,依然还不如低温超导那般可控、成本低……

    可是,即便如此,这已经是非常了不得的发明了!

    至少,还真如刘峰所说,让他对常温超导材料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以至于他和刘峰之间的赌约,基本上已经是失败了。

    然而,就这还没完!

    除了材料超导性的计算程序以外,刘峰的其他几篇论文,竟然还提出了有关材料抗压特性和光学特性的计算程序!

    凭借这些计算程序,老人家可以想象,至少可以让国内的整个材料学研究领域,整体实力提升一个层次,都不知道能够国家节约多少人力物力!

    这家伙,难道真的是上天之子吗?

    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能搞出这些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程序理论,简直是要书写材料学的新篇章啊!

    如果这些东些发表出去,他甚至很有把握,绝对能够再给刘峰带来一份炸药奖!

    真不愧有21世纪爱因斯坦的称号,这家伙,在科研上的实力确实恐怖,也怪不得反渗透研究领域的那群人,对刘峰咬牙切齿了。

    只不过,这些理论,注定是发表不出去的——可惜了。

    摇了摇头,除了对刘峰恐怖的科研实力的佩服以外,对于刘峰在科研发面上的高尚节操,崔院士也不得不敬佩万分。

    就这些东西拿出去,不知道能够给刘峰带来多少荣誉和利益,而他呢,竟然甘愿发表在内部期刊上,这等不计个人回报为国为民的高尚情操,在这个年代,实在是难能可贵!

    可敬、可敬啊!

    丁院士可不知道,一瞬间老朋友的心里就产生了如此之多的情绪和想法,继续道:“那你认为以他现在的学术声誉,换成是你,你还会在这方面作假?”

    “当然不会。”

    “那不就得了!”

    丁院士激动得拍起了桌子,

    “这些理论的价值,要我说,十个炸药奖都换不来!如此重要的理论,想必大家都有非常多的疑惑,除了刘峰以外,谁还能给我们解释清楚?要不是魏志用那边首先发起,我都想发起这一次的学术交流会了,总之,这一次的会议,势在必行!”

    ……

    “学术交流报告会?”

    寝室内,收到魏志用以及崔院士等人发来的联名倡议,刘峰皱了皱眉头。

    他现在正忙着对58种具有超导特性的元素进行组合构造,尽早从材料研究所这边脱身,哪里还有空参加什么学术交流会?

    只不过,这一次邀请他的除了崔院士以外,还有丁院士和柯俊院士等人,这些人毫无疑问,都是在材料学领域非常有建树的大师,他也不好拂了人家的面子。

    再加上在材料方面的研究,他迟早都会将其交接给崔院士等人负责,因为他的主要方向,主要还是在于对反物质系列工程的把控上,不可能一直钉在材料研究院,这些理论,总要再给崔院士等人做一个详尽地介绍。

    宜早不宜迟,想了想,对于此次的倡议,刘峰还是做了一个肯定的答复。

    于是,过了几天。

    由京城科技大学材料研究实验室、华科院宁波材料研究院以及华国工程院院魔都硅酸盐研究所联合举办的材料学研讨会议正式在京城召开。

    参加会议的学者,除了三大实验室的重量级材料研究人员以外,还有来自华国各个大学的知名材料学专家,某些军工单位的材料研究负责人等。

    当然,除了这些人以外,更多的就是此次会议的安全保卫人员。

    毕竟,这一次的会议可以说是汇聚了华国材料学界最顶尖的那一群人,要是一不小心有个闪失,对于国家的损失可就大了,更何况,这一次还有刘峰的最新研究成果,必须得加大安全保密措施。

    下午1点,会议室内早已是人头攒动,座无虚席。

    虽然距离会议正式开始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但很多人已经早早地坐在了那里。

    三大实验室联合发起的这一次邀请,几乎涵盖了整个华国材料学研究领域最前沿的科学专家,而且,这次材料学研讨会上的重头戏,是刘峰——这位炸药奖大佬的最新研究成果!

    每一位有资格看到这些理论的材料学专家,都是震撼不已,因此不约而同的丢掉了手中的事务,抱着一大堆的问题想要在会议上咨询这位大佬。

    不就是做实验嘛,什么时候不能做,实在不行还能交给手下的博士生嘛!

    不就是孙子结婚嘛,什么时候不能结,实在不行……咳咳。

    总之,没人想要错过这一次的学术盛宴。

    连学文自然也一样。

    虽然,之前在反渗透材料的研究上,他被刘峰打了这么大一个闷棍,甚至至今都还在对此事耿耿于怀;

    然而,在材料学研究领域,刘峰所取得的成就,确实是他一生都难以企及的。

    华国学术上的论资排辈,在刘峰身上并不起作用,因为这是一个善于创造奇迹的年轻人,即便身为刘峰的对手,在这方面,他也不得不服气。

    不服气又能怎地?

    他和刘峰的差距,早已变成了天堑与鸿沟!

    差距之大,已是今非昔比。

    在刘峰还未受到大长老看重之前,他还有点资本和刘峰打打对台,而现在,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他连想都不敢想了!

    作为江浙大学知名的材料学专家,而且还是一院之长,这点现实他还是能认清的。

    但是,他的老朋友郑学民就不一样了。

    对于刘峰,郑学民早已是嫉妒得发狂,甚至想宰了这家伙的心思都已经想象了无数遍!

    毁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

    在水处理反渗透材料项目上,他好不容易‘倾家荡产’孤注一掷争取来的辉煌‘前程’,这才刚刚开始没几个月,就被刘峰的一个‘多孔碳纤维微晶氧化石墨复合材料’给败坏了!

    不说最终的研究前景有多么广阔,就说项目本身,这可是好几个亿的研究项目啊,他不知道能够从中收获多少利润!

    最终却鸡飞蛋打,什么都没有得到不说,之前的‘政治献金’也打了水漂!

    更何况,这一年多的时间,他又是怎么过来的啊!

    从一个项目负责人,沦落到给人家打下手的程度,饿不死,已经是他求爷爷告奶奶的结果;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现在这般如同‘乞丐’的际遇,他又岂能甘心!

    煎熬!

    因此,对于刘峰的恨,郑学民早已是跳进滔滔黄河也洗不尽了,甚至随着刘峰越的声名远播,越发的财大势大、春风得意,这种恨意如同埋藏在地下数十年的老酒,发酵得越发强烈。

    只不过,他倒是还有些自知之明,针对不了刘峰,只能把这种恨埋藏在心底而已,期盼着有一天刘峰倒了霉失了势,他能跳上去狠狠地鞭一把尸。

    “老郑,快,刘峰来了!”

    ‘埋伏’在前往会议室的半路上,连学文老远就瞧见了走进来的刘峰,连忙招呼着郑学民迎上去。

    虽然之前和刘峰有些‘不愉快’,但是大丈夫能屈能伸,现在这种‘不愉快’,对他们来说甚至还成了一种优势——没错,和刘峰拉近关系的优势!

    能够同一位炸药奖获得者建立关系,这里面的好处到底有多大,他连学文又岂能不知?

    更何况这位炸药奖获得者,还是华国开天辟地的第一位,无论是在民间还是在上层人物的眼中,都是‘宝贝’一般的人物,这样的人,从身上拔一根毫毛,都够他们受用不已,一时的‘卑躬屈膝’又算得了什么!

    而且,听说这家伙最近在搞可控核聚变工程,上面足足拨款了1000亿,1000亿啊,什么概念!

    即便他在江浙大学材料学院当了这么些年的院长,接手的最大的一个项目,也才不到5000万,当然,水处理反渗透材料那个不算,人家可是1000亿,足足是他的2000倍!

    可以想象,这里面到底有多少油水!

    他就不相信了,这么大一个工程,就没有新材料的需求;而再怎么说,在材料学界,他连学文大小还有点地位,虽然只是在反渗透材料方面。

    即便最终大头被其他人拿走了,他能够喝一口汤也是可以的,毕竟,自从水处理反渗透材料那件事情过后,足足一年时间,他都没有开过荤了,而且,以后还不知道要吃多久的素。

    总之,这种情况他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因此,连学文在收到魏志用邀请、然后看到了刘峰那几篇内部论文的那一刻起,他就决定了今日的的动作,一定要和刘峰拉近关系!

    “要去你自己去,拽得跟个天王老子似的,得意个什么劲!”

    看着刚刚走进门就被人簇拥着的刘峰,郑学民嫉妒得发狂。

    和这家伙拉关系?

    怎么可能!

    “老郑,你……”

    “要去你去,反正我不去!”

    对于连学文的想法,作为老朋友,郑学民又哪里不清楚,只不过,他是真的做不到啊!

    向自己的‘仇人’摇尾乞怜,呵呵!

    见此,连学文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大丈夫能屈能伸,这点道理都不懂?只希望这家伙以后别把自己坑了就好——额,不对,似乎都已经坑过一次了。

    叹了一口气道:“唉,算了算了!我也不勉强,总之,你不去,我自己去。”

    “老连!老连!”

    看着老友远去的背影,郑学民高呼了两声。

    然而,这一次,连学文头也没有回头。

    看到连学文不顾‘朋友情谊’,硬是点头哈呀地和刘峰攀谈起来,郑学民就一阵不甘心。

    最终却只能恨恨地跺了跺脚,嘟囔道:“什么个玩意儿!”

    ……

    吃完午餐,刘峰就和吴清泉教授一起赶往开会的地点。

    他是昨晚坐的飞机回到京城的。

    今天一早便来到峰华研究所,和吴清泉教授交流了一上午。

    “老板,怎么说呢,我是真的服气了,这种东西,您是怎么搞出来的!”

    对于刘峰再一次在材料学领域搞出来的这般动作,吴老先生真的是无话可说了。

    自家的老板绝对是个妖孽。

    这一点,自从水处理超级材料被刘峰拿出来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

    至于后面的什么大统一理论,高能粒子强电磁场互变约束理论只是高能物理学上的研究,他只是个化学工作者而已,对于这些东西,没那么看中。

    只不过,这一次刘峰提出的这些材料学计算程序,确确实实再一次刷新了他对刘峰的认知。

    炸药化学奖获得者,名副其实!

    “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一些材料学方面的小程序而已,”刘峰的神色淡定如常,只是轻轻地笑了笑。

    相比于理论上的成果,他更加重视实际应用,或者说,他更加关心自己的额峰华研究所能够在这一次的会议上得到什么,“吴教授,这一次的学术交流会,对于我们峰华研究所来说可是一个机会啊,这么多的材料学专家,咱们怎么也得翘几个回去!”

    吴教授摇了摇头,对于这个年轻人,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家伙,有时候看起来是如此的大义凛然、大公无私,国家有什么号召或者要求,他都会奋不顾身地去满足;而有时候却又那么的斤斤计较、自私自利,哪里都想占到点便宜,真是……

    总之,这是一个‘高尚’的科学大师,也是一个‘低俗’的市井小民。

    只不过,无论如何,他是自己的老板:

    “听您的,这一次咱们怎么也要拉几个人到我们研究所。”

    两人一路有说有笑地来到了会议的举办地点。

    作为首位获得炸药奖的华国学者,再加上又是这次会议的绝对核心,因此刘峰备受众人的关注也就可想而知了。

    在前往后台准备的途中,两人就碰见了好些位埋伏在半路上的专家教授。

    这不,看着一副笑呵呵自来熟模样向他迎上来的中年男子,刘峰意外觉得有些眼熟。

    这时他忽然想起来,这不就是上次在清岛脱盐大会上给自己找茬儿的那什么连教授吗?

    还别说,这家伙也是位材料学专家,能够收到邀请到这里来,似乎也能说得通?

    不得不说,缘分还真是一个妙不可言的东西。

    只不过,以前自己不是把这家伙得罪狠了吗?主动把反渗透材料项目扛把子的大旗交给他,狠狠地坑了人家一把,现在这家伙却一脸笑呵呵地凑了过来,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反正,

    把两人的处境对调过来,换成是他自己,刘峰自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他是绝对笑不出来的。

    只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面对这家伙的主动恭维,刘峰还是面露微笑:“客气了连教授,这么久没见,您最近也是越发精神了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