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学霸的微观世界 第307章 我们要失业了

时间:2019-02-17作者:日出江上

    愣了愣,刘峰赶紧将这位大爷给搀扶了起来:“洪大爷,您言重了,言重了。我只是做了一名科学家应该做的事情。”

    “不言重不言重。你救了我的命,我却只能给你磕个头,已经很寒碜了……”洪伟国作势又要下跪。

    刘峰哪能让他跪下去,连忙一边搀扶着,一边说道:“大爷,您的心意我心领了。您能来参加新闻发布会,现身说法,已经是对我的最大帮助了。”

    ……

    随后,其他几位受邀出席的康复病患也一一站了出来,介绍了一番自己的情况,表达了对刘峰的感激之情,一时间,宾主尽欢。

    倒是台下的现场观众和一干记者,看得目瞪口呆。

    只不过,这些人对这种名叫福安罗尼的癌症治疗新药,越发期待了。

    孟小冬教授是肿瘤领域的专家,从事肿瘤临床20余年,在全国肿瘤放射治疗、高新照射技术及肿瘤化疗及综合治疗领域都是非常知名的教授,这一次受邀前来出席这次的新闻发布会,也是扭不开老朋友的面子。

    本来他对这次新药发布会,没有报多少希望,但万万没想到,这一次的新闻发布会,竟然会给他带来这么大的惊喜!

    癌症治疗药物!痊愈!

    两个鲜活的字眼看在他的眼里,仿佛比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美人还要让他激动。

    “老胡,你认为福安罗尼这种新药,到底有没有效果!”孟小冬教授满脸激动地询问着身边的老朋友胡不凡教授。

    这位胡不凡教授也是在全国肿瘤治疗领域非常有名的专家,擅长肝癌、肺癌、子宫肌瘤等良恶性肿瘤的dsa微创血管内及非血管介入治疗,完成的手术有上千例,取得极佳疗效;并且在微创介入综合治疗和护理方面都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对于恶性肿瘤的微创介入治疗有着独到的见解。

    胡不凡教授也是被刘峰放出的消息震惊得无以复加,以他从事了20多年的肿瘤治疗经验来看,大屏幕上公布的这些人的病例数据,都是真的!

    这种新药的治疗效果,真的非常神奇!

    “当然没有效果了,刘教授不是说得很清楚吗,对肝癌,福安罗尼就没有效果。可惜可惜啊,我接触过的癌症病人,至少有一半以上都是肝癌患者,福安罗尼对其他癌症种类的效果都如此神奇,为何偏偏对肝癌和淋巴癌毫无效果呢!可惜!”

    孟小冬:“……”

    看来,这位早已经成为了福安罗尼的忠实拥护者了!

    当然,除了胡不凡和孟小冬两位专家以外,现场至少还有三分之二的人都是肿瘤领域的相关医护工作者。

    有刘峰这位大科学家以及梁后杰教授这样的医药相关领域的专家背书,再加上又有实打实的数据和患者信息可查,这些人已经对这种新药有了一个初步的信赖,相信等到回去之后,多多少少也会给自己的患者推广福安罗尼。

    至于剩下的弱三分之一人群,就是受邀前来参加新闻发布会的媒体记者了。

    刘峰自己本身走到哪里都是新闻,更不用说这家伙还发明了这样一种划时代的癌症治疗新药!

    这一次,除了不停地用摄影机记录下来这一历史性的一刻以外,这些人的脑子里早已经在不断地编排着各种各样吸引眼球的新闻了。

    像各大电视台的记者倒还好,编排的新闻稍微正规一些,无非就是实打实地宣传这种新药的治疗效果以及对癌症治疗领域的积极意义。

    而那些网站的记者和编辑就没有如此高尚的节操,一般都是怎么吸引眼球怎么来,将互联网经济的精髓发挥得玲离尽致。

    “震惊,这个人竟然又做出如此之事!”

    “癌症?在他的眼里只是小病!”

    “这个人太可怕了,癌症在他面前都要退避三舍!”

    “福安罗尼——癌症的克星!”

    “刘峰:我真的不是医生,我只是一名科学家而已。”

    ……

    消息随着记者们的神通广大早已经传播了出去。

    于是,网络上、社交媒体上又是一片热议,很快,刘峰新发明的福安罗尼抗癌神药,登上了各大新闻网站的热搜和头条。

    “喜大普奔,科学家终于发明出了一种廉价的癌症特效药!”

    “癌症:从今以后,难道咱在病魔界的地位就要沦落到感冒的那种程度了吗?”

    “尽管暂时来说只有胃癌和非小细胞肺癌两种癌症能够达到90%的治愈率,可即便如此,福安罗尼这种新药也当得起划时代的这种称呼了!更不用说还有更多的癌症种类还在临床实验当中!希望在接下来能够收到更多的好消息!”

    “我艹艹艹艹艹!刘教授实在是太威武了!只不过,这种药会不会让人倾家荡产啊!”

    “楼上的一定没有认真看新闻,刘教授都已经说了,这种新药服用两个月的价格,还不到1万块!1万块能让你倾家荡产?能治好癌症,不要说一万了,就是10万、百万、千万甚至是1个亿,都有人心甘情愿的拿出来!”

    “住口!无耻老贼,我兜里连100块都拿不出来!”

    “鉴定完毕,楼上的特困户!”

    “听说特困户可以申请贫困补助?”

    “去去去,谁特困户了?我一没有开宝马二没有住别墅,就这样能当特困户?你们这些骑自行车的富人都不配当特困户!”

    ……

    一群人议论着议论着就逐渐歪了楼,各种神吐槽开始层出不穷。

    网友们吐槽归吐槽,但对于刘峰以及他发明的这种癌症治疗神药,那可都是发自内心的敬佩和称赞。

    同时,新闻发布会也很快就进入了尾声,但其影响力却还在持续地发酵当中。

    江州大学药学院。

    聂正豪是一名研一的硕士研究生,实验闲暇之余,他正拿起手机无聊地刷着盆友圈和薇博。

    “卧~槽~!”

    突然,一声尖叫从这家伙的嘴里蹦出,吓得一边的师兄弟手机都掉到了地上。

    “干啥呢,你这家伙,一惊一乍的!”

    “师,师兄,快看!快看!”聂正豪激动得手舞足蹈,招呼着师兄弟们过来看。

    “什么情况?!”

    几位师兄弟一边嘟囔着,一边忍不住好奇的凑了过来。

    “卧~槽~!”

    一看到刘峰以及相关的癌症治疗新药的消息,这些人终于知道为何聂正豪竟然如此激动了,连他们自己也忍不住爆出了粗口。

    “我屮艸芔茻!”

    “牛~逼大了!”

    “癌症治疗新药!”

    “又是刘峰,这位刘教授是天顶星人吗,总能爆出黑科技!”

    “丫的开挂了吧!!”

    ……

    一连串的吐槽声回响在实验室内,对于刘峰,实验室的师兄弟们一个个都送上了最‘诚挚’的崇拜。

    当然,他们也没法不崇拜。

    刘峰接二连三取得了重大成就,再加上上面的人不要钱一般的宣传,这家伙现在早已经成了全华国年轻学子们心目当中的偶像。

    然而。

    “卧槽!完了!”

    聂正豪却突然爆发出一声哀叹。

    “什么完了?”

    师兄弟们疑惑道,

    “你家里着火了?”

    “着什么火?我们要失业了!”聂正豪翻了个白眼,继续道,“我们的项目不就是一种抗癌药品的仿制药研究吗?现在有了刘峰大神的这种新药,咱们的研发,还有什么意义?”

    师兄弟们:“……”

    似乎,

    好像是这个道理?

    一群人大眼瞪小眼,心里纷纷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

    江州,洪崖洞,东水门大桥下。

    望着眼前的滔滔江水,卫兴德却分明感觉到了这个社会满满的恶意。

    都说三十而立,今年他都已经三十六七了,至今还而立不起来。

    其中,家庭条件差绝对是他成家立业的最大阻碍,再加上从小又没有上过几年学,他又是那种朴实巴交的老实人,混到如今,依然还是一无所有。

    他感觉自己的人生前途一片灰暗。

    因为他既无什么大富大贵的大志向,当然也没那种命,现在就连平平淡淡,小富即安地了却此生,恐怕都很难做到了。

    一无所有之余,却给他带来了肺癌这种恶性疾病。

    这可是肺癌、绝症啊!

    之前他一直感觉肺部不适,经常咳嗽疼痛什么的,本以为只是感冒性咳嗽之类的小病痛,前不久去医院检查,没想到却查出来了肺癌!

    手中的病例检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写着——非小细胞肺癌、进展期等等刺人双眼的大字。

    他实在是没想到,自己年纪轻轻,怎么就能换上癌症?

    村里不少老人就是换上癌症去世的,去世之前,不仅医完了家里的积蓄,还欠下了一屁股的外债,而且老人还饱受病魔的折磨,痛苦不堪,最终的结果却是人才两失。

    卫兴德觉得,自己既没有这么多钱去医院,更不想让家里人担心;若非他还想回家看看老父老母,他都有种干脆跳江自尽,一了百了的冲动。

    “咳咳咳,咳咳咳,算了,能活几天算几天,趁此机会,回家看看父母,了此残生吧!”

    卫兴德万念俱灰。

    “老卫,你也别灰心……”身边的工友老胡想要安慰,却张了张嘴,半天只蹦出来这么一句话。

    “老胡,你也别安慰我了。自己人知道自己的事情,这可是癌症,我准备回家了,最后一段日子,就好好陪陪父母吧,只希望我死之后,看在当兄弟的份上,能够照看一下我的爹妈。”

    “说什么话嘞?老卫,吉人自有天相,村里的算命先生说过,你就是个长寿的相!”老胡终于还是寻到了几句安慰话,宽慰道。

    “呵呵,算了!”卫兴德早已经意兴阑珊,“你能请假陪我出来散散心,我已经觉得很高兴了,以后啊,做事情不要那么冲动,当兄弟的也不能再帮你了……”

    老胡和卫兴德一样,都是三十好几的人了,孑然一身,家里还有老父母要养,可他是个急性子,之前在工地上因为口角打架,差点被工头开除了,还要蹲局子;看在都是一个村里出来刨食的苦哈哈的份上,还是卫兴德拿钱出来息事宁人,这才把事情揭过了,两人自此以后亲如兄弟。

    老胡很想说什么,却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场面一片沉默。

    “叮咚!”

    这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起,很明显,是某个软件发出来的推送信息。

    掏出手机一看——老胡立马就露出了感兴趣的神情。

    推送的新闻标题正是:“癌症:从今以后,难道咱在病魔界的地位就要沦落到感冒的那种程度了吗?”

    连忙点了开来,认真看了看。

    过了一会儿。

    老胡手舞足蹈:“老卫,好消息、好消息,这一次你不用死了!”

    卫兴德摇了摇头,他知道老胡是个爱玩的人,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流行的什么智能手机,他怎样学都学不会,而老胡一上手,就玩得飞起,每天晚上都躺在被窝里刷新闻看视频什么的。

    “真的,老卫,没骗你!”老胡连忙将手机递了过来,“你看你看,这可是企鹅新闻上的消息!刘峰教授你知道不,就是那位号称华国最厉害的科学家的这位,他发明了一种癌症治疗新药,只需要1万块钱不到,就能治好癌症!”

    “什么?1万块钱就能治好!”

    卫兴德即便再怎么不相信,这时候也忍不住一把从老胡手上夺过了手机,仔细看着新闻。

    良久。

    “这,该不会是骗子吧!我听说网络上的骗子厉害得很,专门骗老人和我们这些没有文化的农民工。”卫兴德依然不敢相信,但老胡分明能够从他的双眼中看到几分希冀。

    “什么骗子不骗子的,了不起也就1万块钱!”老胡当即就站起身来,拍了拍胸脯保证道,“我们就花这1万块,给你治病,治好了皆大欢喜,治不好就权当喂狗了!走,老卫,咱们去医院!”

    说罢,不待卫兴德反应,拉着他就往医院赶。

    ……

    重医附属一院。

    花明杰是青山制药厂新招募的学术专员。

    所谓的学术专员,只是这个行业的对外称呼,其实它还有一个名字,那就是医药代表。

    只可惜最近这些年‘医药代表’这个称呼已经臭大街了,尤其是‘贿赂’事件经常被媒体报道出来后,普通人心想原来药价就是这样涨起来的啊,那些人更是对医药代表深恶痛绝!

    说实话,医药代表和普通的销售人员都一样,都是负责把自己的产品推销出去,只不过医药代表推销的对象,都是医生罢了。

    这一次青山制药厂推出福安罗尼这种新药,花明杰本来没有抱多大希望,毕竟青山制药厂只是家乡镇企业,他的初心也只是想学到点经验之后就跳槽,至于业绩不业绩的,他也不强求;毕竟之前的几种药,在这家医院就很难打开销路。

    然而,现实是……

    “陈医生,你看今天我们的福安罗尼走了几盒?”

    “那个小花啊,我不是说了以后你尽量不要来了吗?”

    “陈医生,今天我给你带了包西湖龙井茶叶,您看看我们的销量?”

    “那个,小花啊,说实话,你们这种新药效果很不错,而且有些病人指定了就要使用这种药,所以销量还是很不错的。只不过,你们的返利嘛,实在是有点低了……”

    ……

    “咚咚咚!”

    “请进!”

    “陈医生,您好,我是卫兴德,这是我的病例……我们就只想开1个月的福安罗尼……”

    陈医生:“咳咳,卫先生,看您的病例,应该做手术配合药物化疗才是最佳治疗方案啊?”

    “我们只想开一个月的福安罗尼。”老胡斩钉截铁。

    陈医生:“……”

    “咳咳,那个陈医生……”见这位陈医生还想要给患者推荐其他方案,花名杰站在身后连忙咳嗽了两声,心里却在鄙视这家伙只收礼不办事。

    老脸一红,这位陈医生这才拿起笔,开始写处方。

    然而,络绎不绝地病人走了进来。

    “陈医生,您好,我是xxx,我也想开1个月的福安罗尼……”

    “陈医生在吗?麻烦您这边再帮我开两盒福安罗尼的处方,这种药外面的药店都没有零售,必须要有医生的处方才能买……”

    “陈医生陈医生,我们这边也开福安罗尼的处方……”

    花名杰站在陈医生的身后,目瞪口呆地望着一群病患及家属争先恐后地要求医生给开福安罗尼的处方……

    什么时候,他们的药这么好卖了?

    只几分钟的时间,他一个月30盒的业绩,就这样完成了。

    难道医药代表都是这么简单的?

    花名杰有些摸不着头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