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学霸的微观世界 第403章 点火之前

时间:2019-05-17作者:日出江上

    黑夜将至,山海关基地的某个小镇,这是一个在外界的手机地图上暂时还不存在的小镇。

    就在刁同志前来视察的前一天,也就是距离新闻发布会前两天时间,这里的氛围似乎变得压抑起来,就好像暴风雨到来之前的那种感觉。

    依然还是那家西方重金属元素流行的娱乐场所。

    在压抑地氛围当中忙碌了一天,下了班的金大贤又习惯性地坐到了正对吧台的那个角落里,一边晃悠着酒杯,一边抬头打量着从吧台的拐角处走进来的人流。

    他正在等待柴可夫斯基。

    经过几个月的可以交往,他两早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毕竟同在异国他乡,又同是搞高能物理的教授,他们这些‘歪果仁’是很有共同语言的。

    虽然,他们根本就来自于两个风俗习惯完全不同的国家。

    “嗨,金,早啊!”

    不一会儿,一个身披棕色皮夹克的高鼻中年男子坐到了他的对面,正是柴可夫斯基。

    “早?不早了!”金大贤晃了晃手中的酒杯,里面只剩下半杯白酒,“来杯伏特加?”

    “当然!”柴可夫斯基也不客气,有免费的饮料可以享用,何乐而不为呢?

    金大贤请客,两人稍微客气了一阵,不一会儿,就不免谈论起了最近的所见所闻。

    “这段时间,镇子上的气氛可是变得压抑了不少,那边的华国人到底在干什么?就连丁照忠教授最近也不见了人影,听说是去那边了。”

    山海关和秦皇岛有两个超级对撞机研究所,这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自从丁照忠教授被安排到了秦皇岛这边后,他们这些歪果仁也跟着被安排了过去,而和他们隔着10几公里的那片区域,就像是从地图上消失了一样,很少听说那边有什么消息。

    这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举动,很难不引起人们的注意。

    华国人究竟在那边干什么?

    这个问题困扰着所有在这里工作的外籍人员,也由此成了一件相当具有话题性的事情。

    然而,他们很少能够遇见在那里工作的华国工程师,即便有机会遇上一位,那些人似乎也并不愿意谈论这个问题。

    至于秦皇岛这边的华国员工,虽然和他们一样对那边发生的事情充满了兴趣,但了解的情况恐怕还没他们多。

    坐在金大贤的对面,柴可夫斯基摇了摇手中的酒杯,用不确定地语气说道:“听说是在搞可控核聚变。”

    “可控核聚变?!”金大贤手抖了抖,顺势灌了一口辛辣的伏特加以作掩饰,“不会吧,可控核聚变基地不是在旁边吗?这是超级对撞机的厂址,他们怎会拿来做可控聚变实验?”

    “谁知道呢?”柴可夫斯基‘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这都是我的猜测。即便不是做核试验,恐怕也和旁边的可控核聚变有着必然的联系。”

    “是吗?”晃着酒杯,金大贤似乎很有兴趣,“何以见得?”

    “好像是这样的,我听人说那位刘教授经常在两边基地往返,如果只是为了研究高能物理的话,那么他为何很少来我们这边?而且,不知道你是否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

    “什么现象?”

    “秦皇岛基地这边的华国人,似乎绝大多数都有着在cern常驻的经历……”

    说实话,基地的歪果仁和华国人相处得还算融洽,但除了工作需要外,很少会有歪果仁像他这般,对那些华国人的经历都非常感兴趣的,即便是这位别有目的的金大贤也一样。

    “???”

    “这又能说明什么?”

    “这说明了……”

    就在这时候,几位亚裔面孔的男子不动声色地坐在了他们的旁边。

    不知道为什么,柴可夫斯基总觉得有一种不对劲的感觉,但又说不出不对劲在哪儿。

    这时候,有两位男子看了看坐在他对面的金大贤,走上前来。

    “不好意思,打扰了,你就是南棒国的专家金大贤教授?”

    “没错,”金大贤面露怀疑地看着两人,“二位是?”

    “是就好,”一位男子笑了笑,不动声色地将手搭在了金大贤的胳膊上,“我们老大对金教授的来历非常感兴趣,请允许我们邀请您去家里赴宴。”

    感受到了来自两人的压力,金大贤的脸色微微一变,难道,自己被发现了?

    不可能!

    心存侥幸的他故作镇定下来:“不好意思,两位先生,我不认识你们,更不想认识你们老大。”

    “那可由不得你了!”那两个人并没有和他废话,一人架起一条胳膊,如同老鹰拎小鸡一般,轻松地将他架了起来,不由分说地将他带走了。

    重金属的音乐继续敲打着,酒精的气味儿麻醉着人们的神经。

    仿佛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这边一样,一切事情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人将金大贤架走。

    柴可夫斯基虽然一向冷静,此时也是浑身上下出了一身冷汗。

    感觉到这些人似乎对自己不感兴趣,他正要松一口气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在这些人面前如此表现似乎有些不太正常,连忙装出慌得一批的样子,掏出手机就要作势报警:“你们是什么人,快把金教授放下,不然我就报警了!”

    “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又有两名男子走到他的身后:“你是金大贤的朋友?”

    “没错,”柴可夫斯基点了点头,色厉内荏道,“快把金教授放下,这里可是华国!”

    “正因为这里是华国,”右手边那男子淡淡一笑,“既然你是他朋友,金教授一个人做客不免孤单,你也跟我们走一趟吧?”

    柴可夫斯基:“……”

    什么情况?

    ……

    山海关示范堆基地中央。

    虽然已经看不到起重机、铲车等那些大型的施工装备,但现场依然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

    从开始建设到现在施工完成,转眼间已经过去了两年的时间。

    虽然天气逐渐走向凛寒,但却依然无法冻结现场人们心头的火热。

    跨越了无数的艰难险阻,洒下了多个日日夜夜的汗水,甚至就连春节过年他们都坚持在工作岗位,现在终于走到了这一刻。

    京城已经批复了他们的点火要求!

    很快,他们就能知道,自己的付出到底值不值得。

    “反应堆检查完毕,请确认发电系统是否正常!”主控制室内,刘峰在对讲机内协调着,今天,他们将做最后一次的模拟试验,以确认在明天正式试验的时候,所有仪器设施都能稳定正常地发挥作用。

    “1号发电机组检查完毕,各连接口正常!”

    “2号机组检查完毕,正常!”

    “3号机组检查完毕……”

    同一时间,现场工作人员以及核工业集团的工程师联合操作着专业的检测设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最后的检查工作。

    发电机组车间里,亲临现场坐镇指挥的钱正英院士,在核工业集团总工程师张期正院士的协同下,现场指挥着。

    老太太戴着安全帽,皱纹纵横的老脸上挂着感慨的笑容。

    “一直以来啊,国家虽然提倡低碳环保,提倡环境保护,但咱们华国对火力发电的依赖却超过了80%!谁都知道火力发电对环境的污染性,但谁都没有很好的办法解决!”

    “水力发电的局限性太大,核电技术又一直不成熟,国内的核燃料也一直比较缺乏,至于其他太阳能、风力、潮汐、地热等各种发电模式,就更不用说了;没想到在今天,我竟然有幸能够看到这样科幻的发电模式——反物质发电,真是想都不敢想啊!”

    站在钱院士的旁边,张总工听到这句话之后更是感慨。

    “是啊,所有电力系统的人士都在想着怎么摆脱火电,钱老您就去研究水电去了,而我也一直在搞核电,搞了几十年了,本以为只有到了可控核聚变成功的时候,咱们才能摆脱对火电的依赖,万万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这样一种解决方法。”

    反物质发电!

    如果没有亲自参与,亲眼所见,恐怕真没有敢相信这是真的。

    而现在,事实就屹立在他们眼前。

    由两台高能介子发电机以及三台水热循环发电机组成的庞大发电网络,能够稳定提供1300mw的电力。

    1300mw,也就是130万千瓦,年发电量接近100亿度!

    要知道,东丽国最大,也是世界最大的核电站柏崎刹羽核电站,拥有七个沸水反应堆,近百台发电机组,总装机容量也不过万千瓦而已!

    山海关基地这台不过是实验性质的示范堆,占地规模还不到人家的百分之一,就已经达到了人家六分之一的装机容量,可想而知反物质发电的优异性!

    而这一切,竟然都是因为那位21岁的年轻人带来的!

    一边在心底暗暗佩服着刘峰,一边盯着面前的钢铁巨兽不挪眼,钱正英院士眼角笑得都眯起了鱼尾纹。

    如果明天的实验一切顺利,成百上千座反物质发电站将会在第一时间开建,随后,反物质的火光将会闪耀在整个华夏大地,走进千家万户,给人们带来无限的光辉。

    很荣幸,她不仅仅是这项伟大工程的见证者,更是参与者,毕竟反物质发电机也凝聚了她的无数心血啊!

    “本来我打算把反物质发电机组研究成功之后,就退休的,现在看来啊……”

    “现在看来,您还得继续干下去才行!”

    两人相似一笑。

    这项技术,总得需要人将它传承下去。

    至少在它走上正轨之前,他们都还得继续干下去才行。

    就在这个时候,戴着安全帽的年轻工程师,向两位老人这边走了过来。

    “各发电机组都已经检查好了!”

    老太太神色严肃道:“和超级计算机的连接口都已经连接好了吗?”

    那工程师点了点头,肯定地回答道:“我们已经检查了三遍,确认没有任何问题!”

    “好,”,老太太的神情缓和下来,赞许地点了点头,转而看向了旁边的张院士,笑着说道:“咱们这边的任务总算是圆满完成了,现在就看老蔡那边了。只希望他们的超级计算机,不要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就行,不然啊,丢脸就丢大喽!”

    听到这句话,张院士笑了笑:“老蔡那边,应该不会再出什么问题了吧?”

    出问题?

    怎么可能出问题!

    另一旁,超级计算机的机房内,蔡吉人院士早就带领着团队紧锣密鼓地检查着了。

    之前他们的程序和反应堆之间,有短暂的反应时间差,也就是延迟时间,虽然可能也就只有几毫秒的延迟,对于反应堆产生的高能带电介子,也会造成难以挽回的偏差。

    还好有黎永丰院士慧眼,发现了这个漏洞,不然真的到了进行最后实验的时候,还不知道会出现怎样的事故呢!

    对用户来说,延迟时间,是指用户发出请求到远端系统对该请求作出响应传回给用户的这一段时间,而在计算机网络上,延迟时间是表示从特定点得到一个数据包所花的时间;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延迟时间用发送出包到回到发送端这个运行一个周期的时间就是延迟时间。

    无论是何种延迟,总结起来主要包括了仪器固件导致的固有延迟时间,比如说光纤传输等以及软件反应导致的软件延迟。

    仪器导致的固有延迟还好说,这里面的问题完全是因为计算机和通信固件的性能造成的,但是软件反应延迟,就是因为他们开发的程序繁杂引起的。

    虽然,这里面可能大部分都是仪器的问题,但对于力求完美的蔡吉人院士来说,这也完全是不可原谅的!

    ‘知耻而后勇’,等到超级计算机到位以后,他就亲自带领着团队,整天和一帮年轻小伙们拼上劲儿了;

    饿了就让人把饭送到实验室来,困了就在办公椅上将就一会儿,实在忍不住了就打地铺休息,废寝忘食,呕心沥血;

    足足奋战了三个月都没有出过门,这才完善了这套控制系统,将延迟时间控制在了0.1毫秒以下,总算是满足了反应堆的控制要求。

    是骡子是马得拉出来溜溜,现在,终于到了这个时刻了!

    因此,即便已经测试通过好几回了,蔡吉人也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各小组,延迟时间汇报!”

    “1号节点,延迟时间0.015毫秒!”

    “2号节点,延迟时间……”

    “总延迟时间,0.076毫秒!”

    很明显,再次通过了验收要求。

    蔡吉人这才完全松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看挂在墙壁上的挂钟,释然道:

    “向刘教授汇报吧!”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