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学霸的微观世界 第389章 距离天才更进一步

时间:2019-05-02作者:日出江上

    对于丁照忠教授以及一干‘国际友人’的安排,其实刘峰的心中早已有了腹稿,只不过,他还想听听其他人的想法。

    “老板,您这边有什么意见吗?”

    想了想,王院士直接说道:“这件事情一旦处理不好,很有可能让其他国家的科学家对我们华国充满不好印象,只不过,只要我们解决了一个人,其他人都好办了……”

    刘峰点了点头,他也有这样的想法:“您说的那个人,应该就是丁教授吧。”

    “没错!”王院士也点了点头,“以他老人家的人脉和威望,在高能物理学领域里,只要有他带头,想必其他人也不会说什么,只不过,这里面还要看你是什么意思。”

    “我?”

    王院士:“是的,毕竟你才是反物质工程的负责人,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刘峰沉吟了一阵。

    王老板的意思是,刘峰到底想让丁老发挥怎样的功能,是继续研究高能物理还是从事到反物质当中来!

    而问题也难就难在这里。

    丁教授是怎样的人物?

    在高能物理学领域的扛把子!

    即便他本人对某些事情不太在意,但是他们这边却不能不在意!

    华国这边必须把老人家的旗帜竖起来,也就是说必须要给老人家一个合适的位置,甚至于除了人事权以外,整个超级对撞机的实验领导权!

    当然了,以他自己本人的威望,刘峰直接把握实验室的领导权是完全可以的,对此其他人也不会说什么,丁教授那边也不会在意,但他不可能一直留在超级对撞机这边!

    而且,本来他们之前都已经计划好了,这个位置的最佳负责人应该是王院士担任,现在……

    想了想,刘峰回答道:“这件事情等我和丁教授沟通之后再做决定,至少,我个人认为,让丁教授参与到反物质工程,暂时来说是不太合适的。”

    点了点头,王院士松了口气,明白了刘峰的意思。

    倒不是他舍不得这个位置,而是有些时候,他不得不争一把!

    更何况,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抱负,而他王贻芳更处在当打之年,心中的抱负更不是常人能够比的……无论再任何地方,想要实现自己的抱负,就必须尽可能地掌握最大的权力!

    “那好,我明白了,无论如何,我都支持你的决定。”

    ……

    和王老板通了气,又将开会的事情吩咐了下去,刘峰先是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室,翻出了超级对撞机研究所这边有关实验的具体计划和安排,然后便起身前往了研究所的主会议室。

    没有待太久,很快所里的其他人也来了。

    主要还是研究所里面能够知道反物质工程的研究员和工程师,刘峰开了个简短的会议,从各个部门那里了解了下情况。

    根据几个部门负责人的说法,现阶段的工作,基本上还是围绕在超级对撞机的后半程调试任务在进行着。

    即,考虑到尽可能的保密,先完成反物质功能模块:比如彭宁离子阱装置、反物质减速、冷却以及分流系统等等。

    这些功能模块的调试基本上已经进行到了尾声,接下来的工作主要就是对碰撞模块的调试了,而这一部分,很有可能会让‘国际友人’们参加。

    而且,这段时间以来,有很多刚刚从国外回来加入到研究所的专家出现了很多疑虑,本次会议也有给这些人‘解惑’的意思。

    坐在会议桌前,从ern那边回来的高原宁院士,神色严肃地问道:

    “无论是用来生产反物质还是纯粹地进行高能物理碰撞实验,超级对撞机的大型粒子加速器绝对是核心中的核心!然而,不同于其他粒子对撞机,我们的对撞机圆形隧道,直径已经超过了5米,并且足足有100多公里长,而且还有许多地面设施如冷却压缩机,通风设备,控制电机设备,冷冻槽等等建筑,这一部分的调试工作是最难的,当初ern的lh,就足足用了2年的时间才调试完成!而我们,真的只需要5个月甚至更短的时间就能完成吗?”

    “当然,也可能是我还不太了解……”

    “高院士的疑惑想必也是很多刚刚加入到我们工程中来的专家们的疑惑,在此我可以给大家系统地解答。”王院士首先和刘峰目视了一眼,点了点头,这才站起身来解释道。

    或许是还没有适应环境,也或者是心里落差太大,抑或是想要进一步争取什么,这段时间基地有不少‘新人’认为研究所急功近利甚至是好大喜功,人家欧洲那边需要个月才能完成的工作,这边一个月甚至更短的时间就想完成,简直就是对工作的不负责任!

    对此,刘峰完全知道,这只不过是这些人借题发挥而已,醉翁之意不在酒,作为项目的总设计师,他必须要维护自己的权威,打掉这些人的苗头,因为在这个关键的时期,整个基地需要、也必须只能有一个声音!

    因此,这才有了高院士和王老板两人的表演。

    “之所以计划只用5个月甚至更少的时间,主要有三点。”

    “第一,我们的超级对撞机在设计之初就用到了最先进的理论和生产工艺,比起lh来说,有着更高的系统集成度,能够在调试以及今后正式的实验的时候,节约很大一部分时间。”

    “其二,虽然我们的超级对撞机在规模上更加庞大,但有了前人的经验,再加上我们投入了三倍于当初lh的人手,速度自然更快。”

    “最后,当然是工作时间和效率的问题。想必大家都已经体会到了,我们研究所的工作时间是三班倒,比不上人家lh那边舒适,人停机器不停之下,自然也要比当初的lh快很多。”

    ……

    高院士和王老板的一问一答,打消了不少人的疑惑,更打消了那些人的小动作。

    研究所里一旦出现了不好的苗头,刘峰甚至都根本用不着他本人亲自下场,其他人就主动帮他解决了。

    毕竟,

    在这个节骨眼上,刘教授的权威性是绝对不容质疑的,这也是整个反物质工程核心人物的一致想法!

    当然了,除了这一类的问题以外,技术性的问题,就轮到刘峰本人亲自下场了。

    普通的对撞机,在加速器的环形通道中,主要是放置两个质子束管,而加速管由超导磁铁所包覆,主要以液态氦来冷却,当碰撞实验开始的时候,管中的质子是以相反的方向,环绕着整个环型加速器运行。

    然而,山海关的这台超级对撞机,除了两个质子束管以外,还有一条超激光管道,能够在两条质子束管道中的质子发生碰撞的时候用超高能激光进一步加强碰撞,或者还能够在质子碰撞完后,选择性地在管道流量的尾口进行激光碰照。

    除此之外,普通对撞机的环形通道中设定了四个实验碰撞点,比如lh加速环的四个碰撞点,分别就设有五个侦测器安装在碰撞点的地穴中。

    其中超环面仪器(ats)与紧凑渺子线圈(s)是通用型的粒子侦测器,其他三个(lh底夸克侦测器(lhb),大型离子对撞器(alie)以及全截面弹性散射侦测器(tote)则是较小型的特殊目标侦测器。

    然而,华国的超级对撞机却有12个实验碰撞点,而在碰撞点附近安装的检测器却只有一个——大型阵列式集成侦测器!

    因此,两者的调试就完全不同了,没有经验可以借鉴,问题也就接踵而至。

    这一次,就连方守贤院士也被难住了。

    “刘教授,我们的阵列式集成侦测器有两种模式,一种是通用型全光谱分析模式,一种是特殊目标分析模式,然而,我们在调试的时候发现,特殊目标分析模式竟然比通用型全光谱分析模式下的特定目标分析精度更低……”

    听到方院士的问题,刘峰皱了皱眉头。

    很明显,这种情况是绝对不正常的,按照仪器的设计思路,在特定目标的分析之下,理论上来说应该是后者的精度更高,然而结果却截然相反。

    “实验数据都带来了吗?”

    “都在这里。”方守贤点了点头,立刻将一份文件递了过去,“这种情况已经不只出现一次了,我们先后调试了5组实验目标,有两组目标都出现了这种情况。”

    刘峰接过文件,仔细看了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会议室里安静得只听得见墙上挂钟滴答的声响。

    刘峰一直都没有说话,坐在会议桌前的工程师们也一直都在耐心地等待着。

    终于,将手里的资料全部看完,刘峰合上文件,将资料递还给了方院士,目光在会议室内扫视全场:“方院士遇到的问题,大家都有解决办法吗?”

    然而,所有人都摇了摇头,他们甚至连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都不清楚,更不用说解决了。

    甚至已经有人在怀疑仪器本身是否存在质量瑕疵的问题,毕竟这种情况也不是不会出现。

    终于,还是方院士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经过讨论,大部分人都认为,出现这种情况,很有可能是仪器本身的光学元件没有达标……”

    “不,不是光学元件的问题。”

    看到专家们的表情,刘峰摇了摇头,直接否定了方院士的看法。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洗耳恭听,以为这家伙会详细解释下去的时候,这货的举动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里,你们先回去吧,从明天开始各部门先放两天假,大后天再来报道。”

    宣布了会议结束以及假期安排,面对着那一道道意外和怀疑的视线,刘峰淡淡的笑了笑:“我还有一个疑问需要确认,三天以后,会给大家一个答案!”

    ……

    会议就这样匆匆结束了。

    散会之后,一群人离开了会议室,只有刘峰自己一个人留在了里面。

    走到王院士身边,方守贤明显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用困惑的语气说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王贻芳笑了笑:“你是说刚才你提到的那个问题还是其他?”

    看到王院士一副泰山崩于眼前而不动色的样子,而且还有心思发笑,方守贤叹了口气:

    “你们师徒两个啊!既然你都说道这里了,那么这两个问题都给我说说吧。检测器的问题关系到了整个对撞机能否顺利进入下个阶段,每一天我们都在争分夺秒,然而刘教授竟然还给我们放假?还有,你知道的,那些人你们想要怎么安排?”

    王贻芳抬头想了想,开口说道:“先说前一个问题吧,难道你没看出来,那小子已经有眉目了?”

    “真有眉目了?”方守贤微微愣了下,还是不敢相信地摇了摇头,“刘教授的实力我们当然都是认可的,放眼全世界大概都找不出来几个比他更厉害的物理学家了。只不过,天时间他真的能解决问题?要知道,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我们一个多月了吧?再说了,有眉目了为什么不在会上当场说出来?你应该知道,有些人可是对他一直都不怎么服气的……”

    “这个问题我说不清楚,但我相信这小子总不会无的放矢……”

    “嗯,反正三天后我们就能看到答案,无需太过担忧。”

    王贻芳只是稍微皱了皱眉,便不紧不慢地说起下一个问题,

    “至于那些人怎么安排……反正天塌了有个子高的顶着,还是交给他自己头疼去吧!”

    方守贤:“……”

    这师徒两个,真是要气死人,周围的人都快要急死了,而他们两却仿佛个没事儿人一样!

    他却拿这两人没辙。

    毕竟,

    谁叫这两家伙一个是高能所的头儿,

    一个是反物质项目的头儿呢?

    都是他的头儿……

    唉!

    不得不说,对于刘峰的了解,除了段老板以外,王老板绝对是数一数二的那位了。

    刚才在看完方院士的数据资料的时候,刘峰很快就发现了这些数据的异常,然后在脑海中推导出了答案。

    对于超级对撞机的了解,整个地球上再也没有人能够比得过他,当时他也有想过说出自己的想法,然而当他试着把自己脑袋当中的这份答案转换成物理语言的时候,很快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通过异能开挂模拟出来的答案,他又怎么解释得清楚呢?

    难道说他都不用通过实验,直接就能够推导出正确的数据?

    真能如此,那么还需要做什么高能物理实验啊,直接把刘教授的话当成‘圣经’就成了……

    很明显,这是不可能的。

    即便他刘峰再怎么厉害,在探索科学真理的道路上,实践依然还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离开会议室回到了宿舍中,刘峰连觉也顾不上睡了,径直摊开了笔记本,全神贯注地将自己脑海当中的数据整理成了具体的实验计划,并且一丝不苟地推演起来。

    他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

    只不过,知道了答案却要推演具体的步骤,这种事情就像是小时候学数学的时候,明明一眼就能看到答案了,老师却非要让人一步步写出答题步骤一般,对于一个‘聪明人’来说,绝对是痛苦不堪的。

    然而,刘峰却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做法。

    领先一步是天才,而领先十步却只能是疯子!

    他现在要做的,不过是想让自己距离天才更进一步而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