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守婚战 第011章 无端欢喜

时间:2019-09-11作者:雨一刀

    严妍一路走的急,都忘记了打车,一直在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堪回首的往事折磨着她。直到小腹又隐隐作痛,她才停了下来。

    擦了擦额头的汗,她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报出一个地址。又给林依然发了一条微信。

    林依然帮她约了律师朋友,她们约定今天见面谈一谈状告刘子霞的事情。

    到了见面地点。严妍看时间还早,点了一杯茶。突然想起彭战对自己说的话,这个时候喝茶或咖啡对身体不太好。严妍想了想,还是让服务生改成了一杯热可可。

    她觉得彭战变了很多,至少以前他从不关注这些细节。

    也许是不对那个又丑又胖的宋巧音有过多关注吧。

    她自嘲的笑笑,摇头挥去脑子里的胡思乱想。

    等待期间,她把箱子里的东西翻了翻,发现最重要的那个笔记本还在。余白送的签字笔也在。

    唯独她一直把玩的印章不在了。

    那个手工木活字印章跟了自己十几年。有个这个工作后一直锁在办工作的抽屉里。

    这枚印章是她18岁那年亲手雕刻的,本想做为生日礼物送给彭战。

    可是因为种种原因,这枚印章没有送出去,一直保留在身边。

    就像上面刻的那四个字“无端欢喜”一样,她想要留下的却无端消失。

    严妍默默叹了口气,规劝自己---缘分有深浅,缘起缘灭一切自有天意。不论是身外物还是感情。

    “想什么呢眼睛都直了。”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突然在严妍耳边响起。

    严妍抬头,看到一脸春意盎然的林依然,身后跟着一位身姿挺拔、相貌出众的年轻男子。

    严妍微笑站起来请两人入座。

    林依然介绍:“这是康孝臣。铭昇律师事务所的律师。”

    又对康孝臣说道:“这是我的好姐妹严妍。怎么样是不是大美人一个?”

    严妍伸出手与康孝臣握了握,对方毫不吝啬赞美之词把严妍夸奖了一番。夸得她都不好意思了。

    “律师果然能言善辩,夸人都带典故的。”严妍只好打趣打断他的赞美。

    林依然在旁边帮腔:“何止呀,他气人都能列出排比句来。你跟他待久了就知道有个律师朋友多吃亏了。我有理都说不过他。”

    康孝臣说道:“你好像跟我从来都没有讲过道理。”

    林依然瞪眼睛:“男闺蜜就是用来虐的。讲什么道理?讲道理找对方辩护律师去。”

    “好像男朋友才是用来虐的吧。”康孝臣的眼睛里闪着亮光。似在提醒她给男闺蜜晋晋位份。

    林依然不理他这个茬,嘴一撇,冲服务生招手:“菜单拿来。”

    康孝臣盯着她看了半天,抢过她手里的菜单,两个脑袋凑在一起看有什么饮品。

    严妍看着两个人斗嘴斗得十分开心,心生羡慕。

    林依然嘴上说是男闺蜜,可严妍却看出她的眼睛里全是对康孝臣的喜欢。

    这两人不知在搞什么鬼,还处在感情萌发的阶段。暧昧且未说破。

    其实,这是爱情中最美好的时段。

    比热恋期还让人沉迷不能自拔。

    你心中有了一个想要追随的影子,他无意的一句话,一个微笑,哪怕是一个眼神,你都会猜测半天这是什么意思。

    对方是喜欢自己呢,还是不喜欢呢?

    你所作的一切都在试探对方到底对自己有没有特殊的感情,一旦你追踪到一点蛛丝马迹就会开心一整天。

    一旦发现对方好像并没有特别在意自己,又会难过一整天。

    这一切,都发生在心里,苦乐自知。

    没有人知道,却又乐在其中。

    她很羡慕林依然与康孝臣相处的模式。自己与余白从相识到现在,一直相敬如宾,从来没有像林依然与康孝臣这般嬉笑着打打闹闹的情形。

    两人之间总像隔着一层纱幔。

    林依然点了一杯冰咖啡,康孝臣马上阻止,为他要了一杯热饮。

    他说:“女孩子少喝凉的。”

    坐在对面的严妍被这句话又牵扯出了不该有的情绪。

    易外得来的婚姻是不是得不到最热烈的爱情?

    “小妍姐,你快跟他说说当天是什么情况?在告刘八婆之前一定先掌握所有先机,咱不打无把握之仗。”

    严妍收了思绪进入正题,向康孝臣仔细讲述了当天发生的事。包括之前与刘子霞的冲突。

    听完严妍的叙述,康孝臣建议严妍去报案。先通过警方获取当天的监控录像。有了录像,事实摆在面前,刘子霞故意伤人想赖也赖不掉。

    三人还在研究什么时候去哪个派出所报案,严妍竟然接到了警察打来的电话。

    “请问是严妍吗?这里是北街派出所。刘子霞你认识吗?”

    “认识。”

    “那你今天来派出所一趟,有个关于热汤伤人的案子需要你来配合调查。”

    “什么意思?”严妍简直懵了。

    “你来就知道了。自己做了什么还不明白?人家对方报警说被你拿热汤烫伤住院了。”

    “什么?这不可能?她还敢报警?这不是恶人先告状?她要是受伤哪来的力气打我?我要告她才对。”

    警察那边声音嘈杂,可能在处理什么案子,严妍听到对方在电话里大声说道:“不管谁告谁,也不管你们谁有理,你现在来派出所,我们了解完情况再说。”

    林依然看到严妍脸色越来越难看,忙握住她放在桌上的手:“小妍姐,别怕,有我们呢。咱现在就去派出所,看看那个刘八婆作什么妖。”

    从派出所一通折腾下来,严妍和林依然分开时都已经下午三点。

    中途康孝臣因为约了客户提前离开。

    之所以折腾这么久,先是严妍接受人家民警的问讯,就刘子霞告她一事详细做了笔录。之后,她把刘子霞给告了。

    又一番详细的问讯加笔录。

    签字按手印这活儿她接连干了两次,第一次觉得屈辱,第二次感觉从里到外、四肢百骸都痛快。

    这中间还出了个差头。

    派出所的副所长进问询室找接待她的民警时,两人四目一对,发现认识。

    这位姓林的副所长是余爸爸昔日下属的儿子,与余白也算是发小。这两人现在一个从政一个从商,关系虽然疏远了,但偶尔也会在一起吃个饭,交流一下感情。

    林副所长见到严妍第一眼就愣住了。

    “弟妹这是被谁欺负了?”彼时严妍正说到孩子意外小产的伤心处,眼圈泛着红。林树翰以为她是来状告别的人。没曾想却是先被人给告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