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守婚战 第010章 爱慕已成灰烬

时间:2019-09-11作者:雨一刀

    赵姨在厨房刷杯子,水声哗啦啦的响着。

    不知是她没听见严妍的问话还是犹豫着不知答什么,总之,她没说话。

    袅袅却接过去,开心地告诉妈妈是奶奶和姑姑来过了。

    自从上次严妍在她们面前动了菜刀,林秋芬在儿子不在家时,尽量避免和严妍接触。

    厨房里的赵姨依旧不作声,严妍懒得纠缠这些事,领着袅袅回屋躺着休息。

    晚饭后,严妍终于接到了余白打来的电话。

    电话接通的那一瞬,向来坚强的严妍突然感觉心里充满了各种无法言说的委屈。

    委屈他们的孩子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失去了生命,委屈平白无故的就在单位被人欺辱泼脏水。委屈她一阵又一阵的腹痛,仿佛在身体里绞出个窟窿。

    所有委屈令她渴望现在就能被余白拥在怀里痛哭一场。

    然而,一切的念头都在听到余白那声冰冷且不带温度的“严妍”后消失殆尽。

    严妍想,难道隔着千上万水,余白的温度只剩下距离。

    “小妍,流产的事我知道了。我也很难过,你在家里好好养身体。别太伤心,孩子以后还会有。我这边出了点状况,暂时不能回国,有什么事等我回去再说。”

    余白的话一气呵成,没有让严妍插话的机会。她听出他想要快点结束谈话的急切。

    她原想跟他述说一下孩子是怎么被刘子霞打掉的,再同仇敌忾的想个为孩子报仇的办法。可是余白的态度让严妍失去了述说的欲望。

    她直觉他有什么事瞒着自己,却又不肯定她的直觉是否正确。

    “你在那边还好吧?”她问。

    余白那头沉默了一秒:“还好。放心吧。我这几天会很忙,你一定好好照顾自已。想吃什么让赵姨做。我有时间就打电话给你。”

    就这样,严妍等了许久的电话就这么在一分钟内结束了。

    她想说的没说。

    她想听到的也没听到。

    都说夫妻是互相取暖的两个人。她却觉得她和余白之间的那团火怎么像要奄奄一息。

    难道是因为孩子?

    他在怪她没有保护好他们余家一直心心念念想要的血脉传承?

    严妍打开微信噼里啪啦打了一堆带着问号的疑问句。

    思量再三,又删掉了。

    忘记谁说的了,太认真你就输了。

    第二天,严妍的电话打给了彭战,约好上午十点左右去他公司取回自己的东西。

    她准备好现金,装进信封里放到了包里。

    在抽屉里找信封时,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一时却又想不起来。

    袅袅跟赵姨出去小公园玩,严妍担心袅袅回来黏着自己不让她出门,便没有继续想下去,急匆匆出了门。

    如果不是在镜子前多站了半小时,她也不会这般仓促。

    虽然她早已经在心里告诉自己千百遍,所有对这个人的爱慕已经化成灰烬,再也无法成形。

    可是,不知为什么,只要想起她要见的人是彭战,内心里就莫名其妙的紧张。一如十几年前的自己。

    不过,感谢这么多年来的经历,让她站在彭战面前时,能伪装的若无其事,互不相识。

    彭战似乎并不忙,一个人坐在偌大办公室里,面向整面墙的玻璃窗,望着t城并不蔚蓝的天空。

    严妍由秘书领进去后,秘书没有询问,直接为她倒了杯红糖水安静无声的退了出去。

    严妍捧着这杯温度适宜的饮品一时无措。

    这是什么企业文化?连红糖水这种营养饮品都给客人提供?而且,秘书不应该问问客人自己想要喝些什么吗?怎么直接就上这个?

    彭战看出她眼中的疑问,说道:“你现在的身体不适合喝茶或咖啡。”

    严妍顿时垂下眼睑,避开了彭战的视线。

    “谢谢彭总。”

    彭战在她的这一声“谢谢”后,沉默了几秒,缓了缓才道:“我以为你至少要多休息几天才能出门,毕竟你的身体才刚刚......”

    严妍及时打断彭战后面的话:“彭总,我是来感谢您那天的出手相助。这是您帮我垫付的医药费。那天我家人可能对您有些误会,给您造成不便十分抱歉。谢谢您。”她从包里拿出信封,双手送到彭战面前。她不需要从他这得到任何的关心。

    彭战未接。从头到尾一直在看着她。

    严妍觉得尴尬,想了想把信封放到他的办公桌上。

    彭战这才说道:“不用客气。举手之劳。”

    严妍把想好的赞美感激之词接着背诵了一遍,果然彭战和以前一样,惜字如金。

    听不到对方的答话,严妍自顾自的往下说着:“彭总,您时间宝贵,我就不打扰了。不知我的东西在哪儿?”拿完箱子我就走人了。

    这种尬聊简直考验严妍的应变能力。╮(╯_╰)╭

    谁知彭战却突然开腔问她:“严小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我总觉得你有些面熟。”

    严妍浑身肌肉顿时紧绷起来,急忙否认。

    “彭总你认错人了。”

    “认错人了?”

    彭战从上往下又仔细打量了严妍一番,未置可否。

    严妍在他锐利的目光下差点落荒而逃。

    可是想起过去,在他面前手足失措的狼狈,她硬咬着牙,假装很镇定的回瞪着他。

    就在严妍要装不下去的时候,彭战突然抬手指了下靠近门口的一个柜子。

    “你的东西在那里,你拿走吧。”

    严妍再次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快速走到柜子那,拿起箱子准备出门,彭战在背后喊道:“宋巧音”。

    严妍被这三个字震的浑身一颤,脚步微顿。下一秒,她推开门,径直走了出去。

    彭战看着茶几上她一口未喝的红糖水,心绪复杂难辨。

    直到走出彭战公司一公里外,严妍的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的乱跳。

    她打定主意,这是最后一次见他。

    在t城遇到彭战完全是意外。

    她逃离了自己生活18年的城市。改名换姓,重新开始新的人生,就是想和过去告别。她不想见过去的任何人。见到他们,仿佛就见到了曾经那个卑微懦弱丑八怪的自己。见到他们,她就知道自己的厄运还没有结束,人生还被别人左右着。

    她不喜欢过去的自己,连带着想要完全忘记过去所有的一切,不想让过去的人出现在自己现在的生活中。

    将心比心,如今已经是成功人士的彭战也不会愿意见到自己。因为她也见证过他最灰败样子。

    严妍以为远离家乡她可以重新开始生活,却没有想到会遇到彭战。

    不过,他对自己有所怀疑又能怎么样?像他那样高傲自大的人,曾经的宋巧音在他心里会是什么?玩伴或跟屁虫?抑或是众多仰慕者中最微不足道的一个罢了。

    他很快就会忘记遇到了这个人。严妍也希望他尽快忘记,就像她自己要尽快忘记他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