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重生野性时代 446【跨世纪之吻】

时间:2019-05-03作者:王梓钧

    世纪末的最后一天,节日氛围更加浓厚。 . .co

    各种时髦的大型活动,仿佛在带着盛海迈步跑向21世纪。一些娱乐场所,甚至还举办了化妆舞会,年轻白领们对此趋之若鹜,一下子就过上了西方资产阶级的生活。

    宋维扬和林卓韵下午去逛街,本来还想看电影的,但购票队伍排得太长,他们懒得去跟人挤。

    林婉姿去雀巢总部学习考察还没回来,豆豆彩排了一下午,晚上就要正式表演,宋维扬和林卓韵必须作为家长去观看。

    豆豆升初中之后,学校的名字叫“复旦附二中”,其前身为“复旦子弟学校中学部”。学校隔壁就是“复旦附中”,甚至校长都由“复旦附中”的副校长兼任,这里的学生大比例直升附中,然后再被复旦大学给大比例录取。

    又是一个复旦的亲儿子。

    宋维扬和林卓韵走进学校之后,都不用遮遮掩掩,因为把高中和初中算在一起,全校七个年级只有不到500个学生,80%以上属于复旦教职工子弟,学校经费都是直接由复旦大学拨款。

    这才刚下车,就有人主动打招呼:“宋老板,林老师,你们也来啦!”

    “你好。”宋维扬不认识这人,只能礼节性问候。

    林卓韵却很熟悉,笑着回应:“魏教授,好久不见。”

    魏教授说:“我儿子读初三。”

    林卓韵说:“我外甥女也在这里读书。”

    魏教授道:“复旦学子一家人,以后多多联系。”

    “应该的。”林卓韵微笑道。

    等这人离开了,林卓韵才介绍说:“法学院的老师,去年才升副教授,以前跟我是同事。”

    没走几步,又有一个打招呼的:“咦,小宋,你也来啦,小林也在啊。”

    “张教授你好!”宋维扬认识此人,以前还教过他一年《社会心理学》。

    一路上碰到好多熟人,搞得像复旦老师开联谊会,这种场合宋维扬都没法装逼,以前教过他的教授和讲师就碰到三个。

    听说宋维扬来了,附二中的陈校长很给面子,主动过来跟他握手:“小宋,感谢你的慷慨捐赠!”

    “哪里哪里,作为复旦学子,这些都是应该的。”宋维扬笑着说。

    嗯,附二中如今的塑胶跑道,就是豆豆入学的时候,宋维扬个人出钱捐建的。

    这所学校的很多设施都是如此,早在十年前,就有院士捐2万元做奖学基金,那时候的万元户都很稀罕。就在半年前,附二中甚至建立了全国第一个中学校园网,别处的初中生还没见过电脑,这里的初中生已经可以在校园网里聊天了。

    不但如此,就连今晚活动的饮料,以及活动的奖品,都是宋维扬个人赞助的。

    于是豆豆就苦逼了,老师特别重视,平时管得特别严,罚站打手心什么的都属于家常便饭。

    “叔叔,小姨,你们来啦!”豆豆飞跑过来。

    宋维扬问:“晚饭吃了吗?”

    豆豆说:“吃过了,最后一次彩排结束就吃的。”

    “你这什么打扮啊?花里胡哨的。”林卓韵哭笑不得。

    豆豆穿着一身金色反光的皮质风衣,要多夸张就有多夸张,她笑着原地转圈说:“漂亮吧?张老师知道我要表演李贞贤的舞曲,专门弄来了一套演出服,因为不合身,还请裁缝改成了现在的大小。”

    “张老师是谁?他自己掏的钱?”林卓韵问。

    豆豆说:“张老师是我们班的音乐老师,今天的晚会就是她负责。”

    宋维扬好笑道:“服装很棒,就是腮红和口红太艳了,我帮你擦掉一些。”

    “我也觉得化妆不好看。”豆豆闭上眼睛,仰着脖子等宋维扬来擦。

    宋维扬抬着豆豆的下巴,小心翼翼的将腮红和口红擦掉一部分,终于勉强变成了还能看的样子。

    “叔叔,阿姨!”豆豆的闺蜜窦潇潇一蹦一跳过来,腮红抹得更加恐怖,配合着厚厚的粉底,晚上出门绝对能吓死人。

    豆豆骄傲地说:“潇潇是我的伴舞。”

    “切,前段时间我感冒了,嗓子不舒服,不然肯定是我来主唱!”窦潇潇很不服气。

    豆豆一共有六个伴舞,三男三女,都是他们班的。

    活动即将开始,学生和家长以班级为单位,搬来板凳在操场上坐成方阵。其实人数非常少,高中部每个年级一个班40人,初中部每个年级两个班80人,每个学生父母到齐,再加上一些爷爷奶奶,也才勉强超过1000人(之前忘了盛海是五四学制,居然让豆豆读小学六年级,就不要深究了)。

    不时有学生家长主动跟宋维扬打招呼握手,学生干部们则忙着分发饮料。

    怎么说呢?

    由于宋维扬的各种活动赞助,整个复旦及其附中、附二中、附小,全都被喜丰的饮料所占领了,甚至小卖部都懒得进其他品牌的同类型产品。

    于是经常有新入学的复旦学生,跑遍校园都买不到可口可乐,把这当成一个非常稀罕的事情。

    几盏大灯照亮舞台,寒冷夜风当中,两个高中生主持人上台,开始了春晚式的开场白。

    接下来是大合唱,然后是诗朗诵,一首《七子之歌》后,又有二胡表演,孩子们都挺多才多艺的——这学校里有很多兴趣小组,此时的校足球队也很猛。

    一场武术表演之后,终于轮到豆豆的节目。

    挺冷的天,豆豆和伙伴们穿得很少。她一身金色发光皮大衣,脚踩着长筒白色皮靴,头发梳成大马尾,居然还不知从哪里弄来个尾指麦克风。

    在六个伴舞学生的烘托下,豆豆也开始扭动身体,然后蹦出蹩脚的韩文歌词:“啥西历阿里古尼古稀风烧,么罗洗里器磨受~呼哦呼~~~哦西娜屋里呀砸阿里扎阿么,贼各阿秒那州亏……”

    指导老师估计做了编舞调整,把那些特别诱惑的动作都去掉了,但整体上还是接近于李贞贤的原版。

    那妖异迷幻的舞曲风格,被豆豆演绎的比较到位,至少还像那么回事儿。就是边唱边跳太累了,跳到后半程的时候,豆豆的气息明显更不上,甚至偶尔还传来喘气的杂音。

    至少有一半的家长不喜欢,因为太前卫了,太张扬了。

    但学生们却特别追捧,全程欢呼尖叫,同班同学还大喊豆豆的名字,整得像个小明星在开演唱会。

    谢幕之后,豆豆快速跑下台,扑到宋维扬怀里兴奋地说:“叔叔,今天好高兴啊,紧张死我了,有两句歌词都唱错了!”

    宋维扬大笑:“你那韩文歌词,就算唱错十句,韩国人也听不出来。”

    “不许乱说!”豆豆鼓着腮帮子生气。

    林卓韵笑道:“下次唱中文歌吧。”

    豆豆傲娇道:“我再考虑考虑!”

    学校的晚会九点多就结束了,宋维扬本想带着林卓韵和豆豆去市区,结果跨过苏河没多远就堵车,只能半道折返回来。

    豆豆反正是特别激动,在家里看着电视又蹦又跳,跨世纪对她来说没有意义,但又有着某种非凡的意义,反正她自己也说不出来什么感觉。

    临近12点,附近已经有人提前放焰火,市区那边都隐隐能看到天空的亮光。

    宋维扬趴在阳台上看了一阵,估摸着时间,对林卓韵说:“来个跨世纪之吻吧。”

    “好啊。”林卓韵笑道。

    两人抱在一起,唇齿相触。

    一个世纪就这么过去了。

    “12点……”豆豆激动地跑向阳台,正好撞见案发现场,嘟嘟嘴又回到客厅。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