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女当家:财迷世〕〔一生一世笑皇途〕〔恐怖复苏〕〔重生蜜爱:霸道祁〕〔最皮玩家〕〔高冷学霸撩妻三百〕〔圣手国医〕〔兽黑王爷套路深〕〔惹火萌妻:总裁老〕〔人间如狱〕〔[综]非本丸内本丸〕〔校园逆天女皇:暗〕〔混沌仙尊〕〔异魔之主〕〔传说在那〕〔桃运神医〕〔神级功法系统推销〕〔我真不是大佬〕〔总裁大人,限量宠〕〔剑灵江湖日记
呼叫中心世界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震关山 第一〇二章 钱串子成为英雄 赵金柱捡一条命
    第一〇二章  钱串子成为英雄  赵金柱捡一条命

    钱甲兴正往前跑,看到小林子和白亚芹从山洞里跑出来,他就边跑边喊:“快回去!”

    小林子只顾跑了,也没顾得上看钱甲兴背的人,叫道:“司令,我妈不见了!”

    钱串子喊道:“司令背的就是你妈!”

    小林子这才发现他妈,跑到跟前:“司令,我背吧!”

    钱甲兴喝道:“别挡道,快跑!”

    小林子听了,掉头就往回跑。

    以钱甲兴的身手,背着一个人啥事儿没有,几个人很快就跑进山洞,爆炸声也停了。

    钱甲兴把林大婶放下来。

    小林子作着揖说:“钱司令,谢谢你救了我妈!”

    钱甲兴说:“救你妈的不是我,是咱们的军需官!”

    钱串子说:“我担心有人拉下,挨家查看,发现了林大婶,就把她背出来了!”

    小林子说:“钱军需官,你是大好人,大英雄,谢谢你呀!”

    钱串子说:“区区小事儿,何足挂齿!”

    其实,钱串子还真没把这件事当个事儿,就是用来打个掩护,而心里,还是想着彩子能不能来接他。

    听到炸弹不响了,他就想出去看看:“你们先呆着,我再出去看看!”

    孙大个子说:“军需官,还有两架飞机没扔炸弹呢,扔完炸弹还要机关枪扫射,你千万不要出去!”

    钱串子觉得这一切都是他为日本人安排的,他是功臣,日本人的炸弹不会炸他,就说:“没事儿,我就是看看外面啥——”

    钱串子刚说到这儿,后面的话就让炸弹给崩了回去,“轰轰轰……”这一次炸弹更响,吓得众人赶紧往洞深处跑。

    突然,洞口外边也落了几枚炸弹,顿时弹片横飞、沙石四溅,幸亏他们跑到山洞深处,不然就有被炸到的危险。

    过了一阵儿,爆炸声停止了,“哒哒哒哒……”飞机又开始用机关枪扫射。

    等机关枪不响了,飞机声音渐渐远去,孙大个子说:“这回没事儿了!”

    钱甲兴先走出山洞,只见整个营地大火熊熊,映红了天空,司令部和所有的房屋都被炸毁,密密麻麻,到处都是弹坑。

    众人想要救火,抢出点儿东西,可是,他们的房子大都是木头和草建造的,火势凶猛,人靠不了前。

    看着营地的惨状,钱万淳说:“孙大个子,这次得回你了!”

    钱甲员说:“是得回他啦,要不是他喊,我们都没命了!”

    孙大个子说:“参谋长,大队长,这事儿还是得回玉婷,如果不是玉婷发现飞机,我们只顾着放鞭炮,一点儿都不知道呢!”

    “是——”玉婷想,是金柱要摘星星给她,这才发现的飞机,刚想说是金柱的功劳,却突然想起金柱还在大树桩子上站岗呢,她便往那边奔去,大喊,“赵金柱!赵金柱!”

    可是,没有回音。

    在熊熊大火的映照下,大树桩子清晰可见。

    大树桩子下面,炸出一个大弹坑,树根被翻了出来不少,露出一个个白森森的断茬,树桩子上端,被炸得七裂八瓣、支离破碎……

    玉婷一看,人一定玩了,“哇——”的一声就哭起来。

    白亚芹已跟过来:“老姑娘,咋的啦?”

    “妈,赵金柱死了!”玉婷看着树桩子,眼泪“噼里啪啦”往下落。

    金柱在这里站岗的事,是钱甲兴安排的,白亚芹并不知道。

    “啊?”白亚芹不敢相信,“金柱在哪儿呢?”

    “呜呜……”玉婷说,“他就在树桩上站岗,准是被炸死了。”

    “诶呀我的妈呀!”白亚芹撕心裂肺地叫了一声,就往树桩上爬,可爬到上面一看,没发现有人,上面有不少沙土石块,“老姑娘,这上面啥也没有!”

    玉婷也爬上去,也没发现有人,不由得奇怪:“赵金柱哪里去了,飞机来的时候,他就在这里来着!”

    “可能跑了。”

    “跑哪去了?”

    “飞机扔炸弹,你师哥一定躲炸弹去了,”白亚芹说,“他不能在这里挺着挨炸!”

    玉婷突然拔出枪来,转身要走。

    “站住!”白亚芹叫住玉婷,“老姑娘,你嘎哈去?”

    玉婷转回头:“赵金柱贪生怕死,擅离职守,我要枪毙他!”

    白亚芹说:“老姑娘,不要胡来!你师哥不是贪生怕死的人,炸弹掉下来了,人还能不躲!”

    刚才玉婷一哭,众人都以为金柱真被炸死了,都聚集在树桩子前面观看,听说树桩子上没人,这才有点儿放心。

    玉婷对着众人问:“谁看到赵金柱了?”

    不少人都说:“没看到!”

    玉婷自言自语:“这个胆小鬼,跑哪儿去了呢?是不是钻了耗子洞!”

    “老姑娘,你看这里是什么?”白亚芹发现沙土动了一动。

    玉婷上前看看,说道:“妈,这下面好像有东西!”

    白亚芹说:“扒开看看。”

    娘俩正要动手,土堆裂开了,一个人拱出来,坐在那里来回打晃。

    “妈呀!”白亚芹说,“这不是金柱吗。”

    金柱看看师娘:“你是谁?”

    玉婷踢他一下:“赵金柱,你晃啥!”

    “你是谁?”金柱楞目愣眼瞅瞅师娘师妹,“踢我嘎哈?”

    玉婷说:“起来!”

    金柱说:“起来嘎哈。”

    “妈呀!”白亚芹说,“这孩子不认人了,话也听不明白了,这不是傻了吗!”

    金柱站起来:“我没傻。”

    玉婷上前揪着他的耳朵:“你好好看看,我是谁?你给我摘的星星呢?”

    金柱眨眨眼睛,这才清醒过来,咧嘴傻笑:“哈哈,师妹呀。”

    玉婷狠狠拧拧他的耳朵,然后放开手:“装疯卖傻!”

    “妈呀,”金柱疼的一咧嘴,“师娘,不知咋回事儿,我眼睛不好使了,一下认不出你和师妹了。”

    “你是被炸弹震蒙瞪了,”白亚芹说。

    金柱晃晃脑袋:“是有点儿蒙登。”

    玉婷说:“赵金柱,你咋钻土堆里面去了?”

    “我也不知道,”金柱说,“飞机从天上扔炸弹,在山旁子上轰轰响,我看着比炮仗好玩儿,正看呢,也不知道咋整的,这东西蹽我跟前‘轰隆!’一下,我就啥也不知道了,现在耳朵还嗡嗡叫。”

    “你命大!”白亚芹说,“是崩起的土救了你。”

    金柱说:“我还寻思到了阴间地府,好像听到有人嚎,还好像有人说是要枪毙我,我被吓的忽悠一下,就还阳过来了。”

    玉婷心里哭笑不得,但却假装发怒:“赵金柱,你说谁嚎呢!”

    金柱说:“我也不知道谁嚎,可能是牛头马面吧。”

    “看你像个牛头马面!”玉婷说,“你真笨!”

    “笨啥,”金柱说,“备不住牛头马面以为我死了,过来一看,我还活着,他们就走了。”

    玉婷说:“越说你笨,你就越笨!牛头马面能有枪?”

    金柱说:“那我就不知道咋回事儿了,也备不住有枪呢!”

    看着这对少男少女,白亚芹真想笑,可是,营地刚刚遭到劫难,她哪里笑得出来,就说:“金柱,刚才是你师妹哭。”

    “啊?”金柱说,“师妹,你哭啥?”

    玉婷狠狠瞪金柱一眼:“哭野猪!”

    金柱低头看看:“野猪在哪儿呢?”

    “看不到就拉倒!”玉婷说,“赵金柱你可听好,你要擅离岗位,我就枪毙你!”

    金柱说:“师妹,我被炸蒙了,这不算擅离岗位吧?”

    “这个不算,”玉婷说,“今天算你捡着。”

    白亚芹说:“行了,人没事儿比啥都强,金柱,你还在这儿站岗把,我和你师妹下去,还得张罗年夜饭呢!”

    白亚芹和玉婷从树桩子上下去,和大伙去了山洞。

    本来想高高兴兴过个年,却被鬼子的飞机给搅和了,钱甲兴心情沉重,站在废墟旁犯愁,这时就听有人喊道:

    “大哥,咋样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仙武召唤系统〕〔三国小霸王〕〔抗美援朝之尖刀连〕〔修仙强少在校园〕〔无敌大善人〕〔天神学院〕〔工业之王〕〔绝品透视仙医〕〔星界旅行者[快穿]〕〔萌宝36计:妈咪,〕〔任务主角又挂了〕〔里表世界〕〔无上崛起〕〔天龙武神诀〕〔通天符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