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侯区修真日常〕〔十荒大罗〕〔长街下山行〕〔险道神〕〔邪魂狂兵〕〔独家诱惑〕〔宠妻成瘾:恶魔厉〕〔皇家小医女〕〔狼系狂妻:冷帝狠〕〔重生全能女王:龙〕〔凤凰是只小妖精〕〔驭兽狂妃:魔帝宠〕〔重生西游之天篷妖〕〔无限升级之穿越诸〕〔勾魂咒〕〔时空飞盘〕〔三国大气象师〕〔大侠上位〕〔次元主神竞选者〕〔请婚书
呼叫中心世界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震关山 第〇七八章赵立祖丧命雪野巡逻队发现异常
    第〇七八章  赵立祖丧命雪野  巡逻队发现异常

    周矬子见赵立祖跳车了,大叫道:“钱司令,他蹽了!”

    钱甲兴眼睛也没睁,不慌不忙问道:“你咋不蹽?”

    周矬子说:“我跟你们去!”

    “呯!”周矬子话音没落,只听一声枪响,赵立祖应声倒地!

    玉婷飞(身shen)下车,朝赵立祖跑去。

    金柱稍微慢了一点儿,跟在玉婷(身shen)后。

    “吁——”钱甲山喝住马,搬起车闸,跳下车去。

    由于下坡惯(性xing),赵立祖又死命逃跑,这样,他倒下后,翻了几个个,此时正是仰脸朝天。

    玉婷一手提枪,一手拿着电筒。

    子弹从赵立祖的后脑(射she)进,从面门穿出,他的鼻子和额头都炸开花,洁白的雪地上,到处是血和花花脑浆。

    金柱说:“师妹,我的枪法准了吧。”

    “拉倒吧!”玉婷白他一眼,“赵金柱,你早先还单是枪法不行,现在,咋还学会闭着眼说瞎话了!”

    “我没说瞎话,他这不是死了吗。”

    “赵金柱,死了又不是你打死的!”

    “我开的枪,咋就不是我打死。”

    “我开的!”玉婷说,“我爹偷偷跟我说,谁跑就打死谁!”

    “我开的,”金柱不想玉婷老是瞧不起他,也不让步了,“师父告偷偷高诉我,谁跑就打死谁。”

    玉婷说:“他一跑我就掏枪了!”

    “他一跳车我就掏枪了。”金柱说。

    “那是你打飞了!”

    “我不能打飞。”

    玉婷举起枪,“死犟死犟,再犟我一枪崩了你!”

    “好吧,我打飞了。”金柱软下来。

    “我这个大哥也真是的,”钱甲山说,“咋还分开告诉姑娘和徒弟,一块告诉就不行!看看弄出纠缠不清的官司了!”

    这时,钱甲兴说话了:“老五,你就给他们断断这个官司。”

    钱甲山说:“大哥,你的宝贝闺女和你的宝贝徒弟,都打中了!”

    金柱观察着尸体:“这就是一枪,那一枪打到哪儿了。”

    玉婷把枪插进腰间:“赵金柱,这一枪就是我打的,你这笨样,怎会打中!

    “你们同时开枪,同时击中,一颗子弹从他的鼻子穿出,一个子弹从他的页脑盖穿出,打烂了他的脸,不信我把他翻过来,后脑勺一定两个弹孔!”钱甲山说着,就把尸体翻过来。

    玉婷用电筒一照,赵立祖脑后果然两个弹孔相距不到一寸。

    金柱说:“师妹,我说我打中了,你还不信。”

    玉婷说:“那也是瞎猫碰死耗子!”

    钱甲山捡起赵立祖的枪:“你们俩也别抬杠子了,咱们还是赶道吧。”

    三个人上了车,继续赶路。

    周矬子坐在车上,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心中不(禁jin)后怕!暗想,难怪他们能杀了杨海洲那些人,又能打败他们八百多人,也真够厉害!幸亏他没跑,如果逃跑,他就跟赵立祖一块去见阎王了!

    张老八和耿(春chun)花躺在被窝里。

    耿(春chun)花说:“宝贵,我刚才的表现如何?”

    张老八说:“很好。”

    “你不该感谢一下我吗?”

    “不是给你买了西伯利亚雪狐皮大衣。”

    “李掌柜送的,是给我的回报,你也没花钱。”

    “哈哈,那也算吧。”

    “不算!”耿(春chun)花搬了他一下,“我为你们抢弹药库,冻得直哆嗦,你抱抱我,给我暖和暖和吗。”

    “你别让我犯纪律!”

    “就是抱一抱,能犯什么纪律?”耿(春chun)花说,“你们的纪律过头了吧。”

    “一点儿也不过头!没有一个钢铁纪律,革命怎么能成功!”张老八说,“闭上眼睛睡觉,危险还没过去呢!”

    耿(春chun)花说:“我突然有点儿害怕。”

    “你是专业间谍,怎么会害怕!”

    “我担心,我们会留下什么线索。”

    “你怕死了?”

    “我不怕死!我现在很担心你牺牲。”耿(春chun)花说,“你要是牺牲了,我就没奔头了。”

    张老八说:“放心吧,不会。”

    “寺尾猪三不会认出你来吧?”

    “不会的。”张老八说,“快闭上眼睛眯一会儿,不知啥时候,我们就得起来。”

    耿(春chun)花也没吱声,使劲翻了个(身shen),显然生气了。

    二人背对着背,也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不免考虑各种可能,哪里有一丝困意,只在默默等待。

    过了也就四五分钟的功夫,“嘟嘟嘟……”院子里突然响起了急促的哨子声!

    耿(春chun)花一下子翻过(身shen)来,抱住张老八:“宝贵,真悬!就差几分钟!关东军才用这种哨子!”

    张老八说:“可能是寺尾猪三他们转回来了。”

    耿(春chun)花说:“怎么办?”

    “沉着。”张老八说。

    寂静的夜里,哨音很恐怖,也传得很远!哨声停止了,一个声音叫道:“紧急集合!有间谍,通通的起来集合!”

    原来,寺尾猪三带着人转了一大圈,又转回警察大队门前。

    这一次,他发现警察大队还是漆黑一片,电还没修好,他就去了岗亭,用手电筒照照,岗亭的玻璃上着霜,看不到里面,他问道:“周金生,你的在吗?”

    可是,里面没有反应。他觉得不对劲,向他的士兵一挥手:“你们两个,进去看看!”

    “是!”两个士兵然后端着枪,打开岗亭的门,只见里面空空如也!

    其中一个士兵说:“猪三队长,一只耗子也没有!”

    这时,一个士兵用手电筒照着警察大队的大门,叫道:“猪三队长,你们看!”

    寺尾猪三一看,大门和两边的墙上贴着许多红红绿绿的标语,大门旁还有一张告示!

    标语上写着:

    同胞们,拿起枪,赶走东洋小(日ri)本!

    我们只打(日ri)本鬼子,不打中国人!

    还我河山,保卫家园!

    宁死不当亡国奴!

    ……

    寺尾猪三到跟前又看告示,只见告示上写着——

    告全国同胞书:

    九一八事变,满洲沦陷。(日ri)贼倭寇,侵我家园。占我山河,辱我祖先。烧杀(奸jian)(淫yin),生灵涂炭。奴我中华,狗胆包天。我等同胞,(热re)血虎胆。拿起刀枪,痛杀敌(奸jian)。各界朋友,都来抗战。踊跃参加,多多益善。剿灭鬼子,还我山河。义勇军旗,威震关山!

    震关山义勇军司令:钱老虎

    这小子还认识几个字,总算看完了,这样,他就进了警察大院,吹起哨子,喊叫紧急集合!

    张老八说:“真是寺尾猪三。”

    耿(春chun)花说:“我们起来不?”

    张老八说:“再等一会儿。”

    这时,警察大队的宿舍里,乱成了一锅粥。警察们也没经过军事训练,平时也没有紧急集合,一打灯,还没有电,摸着黑,也摸不到自己的衣服裤子,一着急,抓住一件就往(身shen)上穿,有的把裤子当成了袄往脑袋上(套tao),有的两个人抢一件衣服,互相诀起了祖宗,有的摸不到衣服,干脆就不起来了。

    锅底灰也在这住宿,他先跑到外面,见院里院外亮着不少手电筒,都是荷枪实弹的(日ri)本兵。

    寺尾猪三看出来一个人,穿着老百姓的服装,歪戴着一顶毡帽,提溜着一杆汉阳造,就用枪指着锅底灰问道:“你是什么人?”

    锅底灰不认识寺尾猪三,吓的他一哆嗦:“太君,别,别动枪,走、走了火儿咋办?”

    寺尾猪三仍然用王八盒子指着他:“说,你是什么人?”

    锅底灰只得说道:“我是警察大队的郭探长!”

    寺尾猪三说:“赶紧找你们的头,都出来,出事了!”

    “是!太君。”于是,锅底灰就返回屋里喊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仙强少在校园〕〔萌宝36计:妈咪,〕〔抗美援朝之尖刀连〕〔工业之王〕〔绝品透视仙医〕〔天神学院〕〔无上崛起〕〔诸天投影〕〔琴音仙路〕〔里表世界〕〔仙武召唤系统〕〔天龙武神诀〕〔隋末之大乱世召唤〕〔三国小霸王〕〔冰山总裁的贴身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