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宠123:伯爵的重〕〔洪荒之神龟〕〔传世阴差〕〔最强军婚:首长,〕〔咸鱼捉鬼实录〕〔叶翩然厉璟霆〕〔魔神狂后〕〔我有一个进化系统〕〔十凶〕〔炼书〕〔恰红妆〕〔回到八零当女兵〕〔纯情小神农〕〔龙血剑神〕〔绑定地球〕〔透视高手〕〔九域剑帝〕〔大汉将门〕〔剑泣魔曲〕〔职场底线
呼叫中心世界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震关山 第〇七五章野刺猬担心暴露李婉玲二次送信
    第〇七五章  野刺猬担心暴露  李婉玲二次送信

    做早饭的时候,老郜头说:“刺猬,你去(肉rou)铺买点儿猪(肉rou),晌午炖酸菜吃。”

    野刺猬说:“买多少?”

    “十斤腰条。”老郜头拿出钱来,“这是三块大洋,剩下钱买粉条,”

    “嗯哪!”野刺猬接过钱。

    “快点儿去,晚了就没好的了,”

    “嗯哪!”

    “记住开收据。”

    野刺猬问:“开收据啥用?”

    “啥用?这个你还不懂,”老郜头说,“收据要入账,做买卖一分一毫都要入账,这样才能知道每(日ri)收支,不做糊涂买卖,以后你就懂了。”

    “知道了。”野刺猬抬腿就朝外走。

    老郜头说:“拿个筐装(肉rou),拿个口袋装粉条!”

    “嗯哪!”野刺猬挎个猪腰筐,拿条口袋出门了。

    野刺猬离开皮货行,一溜小跑到了(肉rou)铺,正好赶上刚杀完的猪,卸下了猪(肉rou)半子,他就砍了十斤腰条,付了钱,要了收据,把(肉rou)寄存在(肉rou)铺,然后,又是一溜小跑,去了韩大虾米家。

    韩大虾米和他老婆还没起炕,他也在等候野刺猬的消息,不知道野刺猬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野刺猬跑到韩大虾米家,看到烟囱还没冒烟儿,院门还没打开,就上前敲门。

    韩大虾米听到有人敲门,就赶紧起来,爬窗户缝儿向外瞅瞅,发现是野刺猬,就对他老婆说:“胡大芬,开门去。”

    这个时候,太阳还没出山,屋子里冷,个人家没人起这么早,都不愿起被窝。

    胡大芬一边穿衣服一边说:“谁呀?”

    韩大虾米说:“野刺猬。”

    胡大芬说:“韩富,我看这小子鬼头蛤蟆眼儿,不像个正经玩意儿,跟他打交道,别把你小名搭上!”

    “老娘们儿家家懂个(屁pi)!”韩大虾米很不耐烦地说,“快穿!”

    “真冷!”胡大芬穿上衣服下地,趿拉上鞋就出去了。

    韩大虾米把被叠巴叠巴,摞在柜顶上,然后地也没下,往炕头一坐,刚点着一根烟,野刺猬就呼哧带喘地进屋了。

    胡大芬也不能睡觉了,开始生炉子。

    野刺猬说:“韩探长,起得(挺ting)早啊。”

    韩大虾米说:“早个(屁pi)!听你敲门,才起的被窝。”

    也不用让,野刺猬斜巴悠子坐在炕边儿,脸对着韩大虾米:“韩探长,给我根烟。”

    韩大虾米扔过一根烟给野刺猬,又把火柴盒扔过去:“有好消息了?”

    野刺猬点着烟:“没有好消息。”

    “那你一大早跑来嘎哈?”

    “我是赶过来,留下两句遗言。”

    “咋的啦?你要死了!”韩大虾米说,“别整吓人倒怪的!”

    野刺猬抽抽着脸说:“韩探长,我现在是没死,但说死也快,说不定哪一时,我就让李掌柜给杀死了!”

    “你打入了李续财家?”

    “是呀。”

    “他怀疑你了?”

    “好像还没有。”

    “那死个(屁pi)!”韩大虾米厌恶地说,“你是不是忽悠钱儿来了?”

    “我现在哪还有心死忽悠钱儿啊,”野刺猬说,“昨天张老八和白骨精去了。”

    “我听说了,给耿(春chun)花做大衣去了。可这与你有啥瓜葛?”

    “你咋这么笨呢!”野刺猬说,“你不是说过,他们知道我提供了枣红马的线索吗。”

    “他们是知道了。”

    “如果他们发现我在李续财家,他们会咋想?”

    “那还用说,一定会认为你去卧底啊。”

    “如果他们对李续财说了,李续财咋做?”

    “啊,对呀!”韩大虾米恍然大悟,“如果他们不说,你啥事儿没有,如果他们说了,李续财就会联想到你是卧底,他也许会赶你走,也许会杀了你。”

    “因为一只马蹄子,李续财差点儿丧命,他会恨透我,能轻易放我走吗,还不杀了我!”

    “那你的意思就是不干了,白花花的大洋就不想要了?”

    “大洋谁不想要,可我不想死呀!”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舍不出孩子,(套tao)不住狼!”韩大虾米才不会管野刺猬的死活,他说,“不要慌张,张老八和白骨精也就是去做一件大衣,不会和李续财有啥瓜葛!”

    “你咋知道?”

    “李续财家的手艺,在城里首屈一指,我们警察大队的人,还有县政府的人,还有城里的富人,还有乡下的地主,都愿意去他家做皮草,我媳妇的貂皮大衣,就是在他家做的。这个人为人豪爽仗义,质量好,给我们的价格也便宜,小来小去的,分文不取。”韩大虾米说,“张老八他们,还能去取一次大衣,以后也不一定去了。如果看到他们去取大衣,你回避就行,过后就没事儿了!”

    “真的?”

    “我是警察,我是探长,分析问题不会有错!”韩大虾米说,“你回李续财家,消消停停呆着,狐狸总有露出尾巴的时候,我们现在对半分成,也别你四我六了,只要你抓住狐狸的尾巴,我们就发财了!”

    “好!”野刺猬也是舍不得这笔财,他来找韩大虾米,也就是想让韩大虾米给他出出主意,此时,听了韩大虾米这番话,又多分了一成,自然高兴,说,“那我就回去。”

    韩大虾米又想起一件事:“以后,有啥消息,你就上我们家来告诉我老婆,让她去找我,你千万别去警察大队!”

    “嗯哪!”野刺猬答应着,起(身shen)走了。

    过了两天,张老八去李掌柜家取大衣,野刺猬又躲了起来,从此,野刺猬就安下心来。

    一直在大车店住了三个晚上,钱甲兴他们等的心焦。

    一天天无事可干,他们就打扑克消磨时间,五个人,就玉婷不抽烟,那四个人都抽烟,小小的房间,烟气罡罡,烟草味呛人。

    到了黑天,终于等到了消息。

    婉玲又来了,手里提着一个包袱。

    玉婷说:“婉玲姐,你拿的啥呀?”

    婉玲把包袱递给玉婷,然后说:“这是给马穿的鞋。”

    玉婷把包袱放到炕上,然后解开,看到里面是用毛皮缝制的圆形鞋子,翻毛朝外,上部带着皮鞋带:“婉玲姐,这东西给马穿的?”

    “嗯哪!”婉玲说。

    钱甲兴问道:“婉玲,你爹有办法了?”

    “有了!”婉玲说,“钱大爷,我爹让你们买一辆胶皮轱辘大车,明天后半夜一点,准时把车赶到警察队大,会有一个人在门口接应,这个人会帮你们弄到枪!”

    “太好了!”钱甲兴很高兴,焦躁的表(情qing)一扫而光。

    婉玲说:“大爷,有点儿事(情qing)我要仔细给你们说说!”

    钱甲兴说:“说吧。”

    “事(情qing)是这样的……”婉玲开始给他们讲,最后说,“这关系到咱们内线的人生命安全,一定不能出现问题!”

    钱甲兴说:“回去告诉你爹,着点儿事(情qing)我不会办出差错!”

    “大爷、大娘、五叔,玉婷和金柱,我就回去了!”婉玲一一道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仙强少在校园〕〔萌宝36计:妈咪,〕〔抗美援朝之尖刀连〕〔诸天投影〕〔工业之王〕〔绝品透视仙医〕〔无上崛起〕〔琴音仙路〕〔里表世界〕〔天神学院〕〔隋末之大乱世召唤〕〔天龙武神诀〕〔三国小霸王〕〔仙武召唤系统〕〔冰山总裁的贴身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