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女当家:财迷世〕〔一生一世笑皇途〕〔恐怖复苏〕〔重生蜜爱:霸道祁〕〔最皮玩家〕〔高冷学霸撩妻三百〕〔圣手国医〕〔兽黑王爷套路深〕〔惹火萌妻:总裁老〕〔人间如狱〕〔[综]非本丸内本丸〕〔校园逆天女皇:暗〕〔混沌仙尊〕〔异魔之主〕〔传说在那〕〔桃运神医〕〔神级功法系统推销〕〔我真不是大佬〕〔总裁大人,限量宠〕〔剑灵江湖日记
呼叫中心世界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震关山 第〇六二章 耿春花相思之苦 冯迷糊贼心不死
    ..震关山

    第〇六二章  耿春花相思之苦  冯迷糊贼心不死

    就在耿春花担心张老八使金蝉脱壳之计的时候,张老八回来了,怀里抱着被褥,手里提着一只柳条箱,里面装着他的全部家当。

    “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耿春花眼里闪着欣悦光泽,接过他的被褥,扔到墙角。

    张老八说:“你干什么?”

    “多余的东西,要它没用!”

    “怎么没用,我盖什么!”张老八放下箱子,去捡被褥。

    耿春花一把拉住他:“宝贵,我们盖一个被子就行了。”

    “老同学,你听好了,我和你住在一起,是看在你为同胞做了好事的份上,来保护你,不让你被人欺负!”张老八说,“我们只能做有名无实的夫妻,不能在一个被窝,自个儿睡自个儿的!”

    耿春花指点着他的鼻子:“张宝贵,你能不能做个男人!”

    张老八说:“你要是这个样子,我马上就走,再也不管你了!”

    耿春花害怕张老八走,心想,应该是她心里太着急了,先留着他住下再说,用不了两天,他就会像猫见鱼一样,心里发痒,上赶着动手的。

    她含情脉脉看着张老八:“那就随你吧,你要是想要,什么时候来我被窝都行。”

    “想都不要想!”

    “你放心,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是真心要嫁给你,不会告发!”

    “除非你退——”

    “别说了,”耿春花不想听,她怕动摇他的信念,“我绝不会放弃信仰和忠诚!”

    “那你也别说了!”张老八出去把他的被褥捡起来,拍打拍打沾在上面的灰土,铺在炕稍,然后,在炕中间放了一张八仙桌,“睡觉!”

    “哼,在你面前,我也够贱。你是不是看上了别的姑娘。”耿春花叨咕。

    “你说对了!”张老八故意这么说。

    “她是谁?”

    “保密。”

    耿春花突然抱住他:“张宝贵,有没有先来后到?最早到奉天上学时,我就和你好,那时我们还小,只有十三四岁,算得上青梅竹马,再说,我也是因为你,才来到高台这个鬼地方,不然,我就留在奉天,或许去了上海南京!你要是娶了别人,就是没良心,狼心狗肺!”

    张老八推开她,默默上炕,他知道,她说的都是实话,心里泛起对她的愧疚,可以,又很无奈。

    耿春花没办法了,也上炕了。

    两个人钻进各自的被窝,耿春花熄灭灯,霎时,房间里一团黑暗。外面好像下雪了,雪花打着窗户纸,发出“沙拉沙拉”的声音。

    屋子里暖洋洋的,被窝里热乎乎的,两个想恋的人,咫尺天涯,不同的信念,八仙桌变成了天河,思念飘絮萦绕,两个燃烧的心,痛苦煎熬,一边是牛郎,一边是织女,不能交织碰撞……

    第二天早上,冯德林上班,看到张老八和耿春花的办公室都上着锁,他以为这二人不是喝多了还没起炕,就是起炕了,正在食堂吃饭呢。

    田嫂跑了,做饭的人不缺!

    这年头,火头军是个肥缺,物资匮乏,油水很少,满大街都是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的男女老少,偶尔看到一个脑满肠肥的,不是大员就是大老板,再就是厨师!

    所以,田嫂这边跑了,王辉就把人安排上了。

    也不知咋回事,这杨海洲一死,每天一上班,要是看不到耿春花的影子,冯德林心里就不踏实,很空唠唠的,心就像缺了半拉。

    过了上班的点儿,冯德林拉开办公室的门看看,张老八和耿春花的办公室还锁着门。

    这二人都是住宿,都是早早坐在办公室,从没迟到过,像今天这样,实属反常!

    他突然有股浓浓的醋意陡然升起,也算是种不祥之兆!暗想,难道张老八这个“太监”病好了,那东西好管用了,这两个人到一被窝去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可是坏菜了,耿春花就整不到手了!

    正好,陈善龙出现在走廊。

    冯德林叫道:“陈股长,看到张老八没有?”

    “没看到,”陈善龙说,“没在办公室吗!”

    冯德林说:“没有!从我来到现在,门就一直锁着。”

    陈善龙故意说:“可能在我兄弟媳妇办公室呢。”

    冯德林不愿意听这话,但也不能说什么别的:“耿股长的门也锁着!”

    “哈哈哈哈……”陈善龙大笑起来。

    “你笑啥?”冯德林不解。

    陈善龙说:“这还用说吗,我兄弟恢复了男子汉的阳刚之气,两扇磨,终于对上缝儿了!”

    冯德林一听,顿时心碎:“那也不能老是磨起来没完没了,都过上班时间了!陈股长,你去把他们叫起来!”

    “我可不去!”陈善龙说,“这二人平时从不迟到早退,也从没看见他们请过假,处了好几年对象,好不容易到了一起,我可不去惊扰他们的美事儿!”

    办公室里的人听到这种桃色新闻,都出来了,一时议论纷纷,探听详情。

    老辛头也从值班出来凑热闹,冯德林正好发现他。

    “辛传达,过来!”冯德林招下手。

    老辛头走过来:“大队长,啥事?”

    冯德林吩咐道:“去把张老八叫来,告诉他上班了!”

    “知道了!”老辛头答应一声。

    不少人都跟出去看,想看看张老八和耿春花到底在没在一起。

    老辛头先去了男宿舍,但很快就出来了。

    有人问:“辛传达,两个人还没起被窝吗?”

    “没人。”老辛头说。

    有人说:“那就在耿股长屋里呢,快去!”

    老辛头进了女宿舍,又是很快就出来了。

    有人问:“辛传达,在不在?”

    老辛头说:“嘿嘿,两个人搂着呢,还没起炕呢!”

    有人说:“你咋知道的?”

    老辛头说:“趴门缝看了一眼。”

    有人喊:“新郎新娘——起炕了!”

    有好几个平时和张老八、或者和耿春花开玩笑的人,还进到宿舍里面去起哄。

    过了一会儿,张老八和耿春花都是面带微笑,低着头,红着脸出来了。

    众人更是起哄,推搡他们,要喜糖吃,闹闹哄哄,一直簇拥着他们回到办公室。

    和这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冯德林,心像被大车轱辘碾压一般,扁扁的,裂成无数瓣,非常沉重的痛,痛得他眼睛鼻子几乎抽皱到一起了。

    为了缓解这种痛苦,冯德林大声说:“大伙别闹了,这种事儿还没见过,都回屋干活!”

    从宿舍走到办公室,众人的激情也释放得差不多了,都回各自的办公室去了。

    这是冯德林上任以来最不开心的一天,他计划好的美梦破灭了!

    不过,他不死心!

    冯大队浑身燥热,无心办公,警员们的请示汇报他就哼哈敷衍,送来的卷宗他也没有心思看。等到十点,进他办公室的人少了,他终于忍耐不住,起身去了耿春花的办公室。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仙武召唤系统〕〔三国小霸王〕〔抗美援朝之尖刀连〕〔修仙强少在校园〕〔无敌大善人〕〔天神学院〕〔工业之王〕〔绝品透视仙医〕〔星界旅行者[快穿]〕〔萌宝36计:妈咪,〕〔任务主角又挂了〕〔里表世界〕〔无上崛起〕〔天龙武神诀〕〔通天符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