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宠123:伯爵的重〕〔洪荒之神龟〕〔传世阴差〕〔最强军婚:首长,〕〔咸鱼捉鬼实录〕〔叶翩然厉璟霆〕〔魔神狂后〕〔我有一个进化系统〕〔十凶〕〔炼书〕〔恰红妆〕〔回到八零当女兵〕〔纯情小神农〕〔龙血剑神〕〔绑定地球〕〔透视高手〕〔九域剑帝〕〔大汉将门〕〔剑泣魔曲〕〔职场底线
呼叫中心世界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震关山 第〇五一章 冯迷糊陷于被动 陈善龙冷静反击
    ..震关山

    第〇五一章  冯迷糊陷于被动  陈善龙冷静反击

    冯德林和陈善龙进了水野的办公室里,看到姜大炮果然在这里,和李营长两个坐在东面。

    冯德林说:“水野队长,找我来有啥任务?”

    “没有任务,有件小事。”水野说,“坐下说吧。”

    于是,二人坐在西边,和姜大炮那二人面对面。

    二人坐下后,水野问道:“冯大队,李续财你认识吧?”

    “认识,高台县的名人!”冯德林估计是枣红马的事了,但他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他咋的了?”

    水野说:“他家有匹枣红马吧?”

    “是的。”

    “以前你见过没有?”

    “见过。”

    “记得什么特征吗?”

    “水野队长,我明白啥事儿了!”冯德林说,“是姜团长错抓郭探长当间谍,认错马的事吧!”

    水野说:“正是。我想看看这匹马!”

    冯德林说:“队长,据我所知,李续财的马已经杀了。”

    水野说:“马皮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冯德林说,“队长,这马杀了,马皮还有什么用处!”

    姜大炮突然站起来:“我没认错马!冯迷糊我告诉你,李续财家的马,就是间谍骑的马,他把马染了,这样就变成右后蹄带白毛了!”

    冯德林听了,顿时有点儿冒汗!给马染毛的事,他还真没考虑过,如果真是这样,他在李家大院和保安团对峙,就等于在帮李掌柜说话,并且,他还收了李掌柜一百块大洋贿赂,虽然马已经杀了,但马皮还在,这事要追究下来,他难逃干系!

    不过,他马上镇定下来,马是他们先找到的,也是姜大炮的人证实李掌柜家的马是无辜的,现在只要什么都往姜大炮身上推就行,他顶多是个工作上的疏忽。

    于是,冯德林说道:“姜大炮,喊什么,你说马染了毛,就把马皮拿来,检查一下不就清楚了吗!”

    “清楚个屁!”姜大炮说,“马皮已被李续财处理掉,找不回来了!”

    冯德林想,他还拿了李掌柜一百块袁大头,如果这件事捅出来,起码是个包庇间谍罪!他的心忽悠一下子,脑袋瓜子好像变成了空壳,一时不知所措。

    关键时候,还是陈善龙站起来:“姜团长,你别仗着兵多,武器精良就嚣张跋扈,你说,马是不是我们发现的?郭探长是不是你们抓的?说李续财家的马不是间谍骑的马,是不是你们说的?”

    陈善龙一连串发问句句属实,让姜大炮乱了阵脚,难以招架,干嘎巴几下嘴儿。

    陈善龙又说:“我倒说你们是故意做的扣,你见我们抢了先,就说李续财家的马,不是间谍的马,这样将我们骗走,然后,回头窃取贪天之功,再诬陷我们,一箭双雕!”

    李营长在一旁静静听着,看到姜大炮由优势变成了劣势,马上说道:“水野队长,我认为,现在争论其他的都没意义!”

    水野说:“李营长,你说我们该争论什么?”

    李营长说:“我们上午刚刚发现可疑的马,一转身的功夫,李续财就把马杀了,我想,这件事情,绝不是巧合!”

    李营长的话,和水野想到一块去了。

    水野想听他说下去:“为什么不是巧合?”

    李营长分析道:“一匹马好好的,没病没灾,早不杀,晚不杀,偏偏被我们发现出疑点后,立即就杀掉了?我想,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匹马真的被染了毛,李续财杀马,就是销毁罪证!”

    水野说:“李营长,很有道理!”

    李营长说:“水野队长,既然我说的很有道理,那么,让李续财杀马的人,就有问题!”

    “对!”姜大炮缓过劲来。

    冯德林这一天,不是想着耿春花,就是想着白花花的袁大头了,刚才又很紧张,已经忘记他说过杀马的事了,此时,他还不知道,李掌柜的已被姜大炮抓来了,当然也就不知道李掌柜已经说了,马是他让杀的,所以他说:“姜大炮,你这话算是说对了,谁让李续财杀的马,谁就是李续财的同伙!”

    李营长马上说:“冯大队长,你承认了!”

    冯德林一愣:“我承认了什么?”

    李营长说:“杀马呀!”

    冯德林说:“胡说!我哪里承认了?”

    “刚说过的话,你不承认也行,”李营长说,“冯大队长,我问你,你是不是对李续财说过,‘这匹马也老了,不中用了,不如杀了吃肉,不然,还不知以后会给你带来啥灾祸!’”

    “啊?”冯德林一时没想起来,就问陈善龙,“陈股长,我说过这话吗?”

    这种场合,陈善龙也不敢说假话:“大队长,你是说过。”

    冯德林想起来了,他是说过这话,李营长竟记得一字不差!他歪脖子看陈善龙一眼,心里在说,陈阎王,你到底跟谁一伙!他看陈善龙被理睬他,心里非常怨恨,后悔带张老八来就好了。

    这时,李营长又说:“冯大队长,你不但指使李续财毁灭了证据,还吃了马肉!”

    冯德林一看,李营长知道的这么清楚,心里就明白过来,不是自己的这边人有他们的眼线,就是李掌柜被他们抓起来了!心想,如果李掌柜家的马,真被定位间谍的作案工具,那么,李掌柜也会被定为间谍,而指使杀马的人,也得是间谍!

    想到这里,冯德林出了一身冷汗,这个李营长,真够阴损,这是往死里整他!

    但他也不能坐以待毙,就辩白道:“队长,这么长时间了,皇军只发给我们一次薪水,伙食补助都还没发,我们警察大队是清水衙门,食堂每天就是白菜炖土豆,不要说肉了,连个油星都没有,大伙都有怨言,昨天又跑到大山里讨伐,吃了大亏,我就寻思,不如让李续财把马杀了,贱巴喽嗖卖给我们,给兄弟们改善一下伙食,鼓舞一下士气!正好,姜团长他们说这马与间谍无关,我就让李续财把马杀了!可我万万没有想到,姜团长这是使出了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毒计,要致我于死地!”

    姜大炮说:“冯大队长,你别狗急跳墙,我说李续财的马与间谍无关,那是因为当时没想到马被染了毛,只是一时的失误,而你指使李续财杀马,这就是故意毁灭证据!”

    “你你你……”冯德林又气又急,只能用手指着姜大炮的鼻子。

    水野听了他们这些话,觉得姜天彪和李营长的话有理有据,冯德林的解释苍白无力,陈善龙还作证冯德林说了杀马的话,冯德林本人也承认了,他心想,难道冯德林真和李掌柜是同伙?他说:“冯大队长,你到底为什么提出让李续财杀马,难道真为了改善伙食?”

    不等冯德林回答,陈善龙接过来说:“水野队长,杀马的事,不是我们大队长提出来的!”

    水野皱皱眉头:“陈股长,你已经说了,是冯大队长提出来的,他也承认了,现在,你为什么否认?”

    “我没有否认,”陈善龙说,“我的意思是说,是有人先提出杀马,我们大队长之后才说的!”

    “复杂!”水野又皱皱眉头,“陈股长,先提出杀马的人,他是谁?这个人很可疑!”

    陈善龙扭头看看姜天彪。

    姜大炮说:“贤弟,你看我干什么?”

    陈善龙说:“姜团长,因为杀马,是你先提出来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仙强少在校园〕〔萌宝36计:妈咪,〕〔抗美援朝之尖刀连〕〔诸天投影〕〔工业之王〕〔绝品透视仙医〕〔无上崛起〕〔琴音仙路〕〔里表世界〕〔天神学院〕〔隋末之大乱世召唤〕〔天龙武神诀〕〔三国小霸王〕〔仙武召唤系统〕〔冰山总裁的贴身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