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宠123:伯爵的重〕〔洪荒之神龟〕〔传世阴差〕〔最强军婚:首长,〕〔咸鱼捉鬼实录〕〔叶翩然厉璟霆〕〔魔神狂后〕〔我有一个进化系统〕〔十凶〕〔炼书〕〔恰红妆〕〔回到八零当女兵〕〔纯情小神农〕〔龙血剑神〕〔绑定地球〕〔透视高手〕〔九域剑帝〕〔大汉将门〕〔剑泣魔曲〕〔职场底线
呼叫中心世界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震关山 第〇三五章冯迷糊怨恨张老八空占茅坑李营长化装忽悠乞
    第〇章  冯迷糊怨恨张老八空占茅坑  李营长化装忽悠乞

    虽说被陈善龙冲了好事儿,但冯德林的势头还没消。他反复回味着拽开耿(春chun)花腰带的那一幕,(诱you)人之处已经隐约可见,就差那么一瞬间就……他回味一遍,心里就骂一遍张老八死骡子,使坏找来了陈善龙。

    他觉得现在的耿(春chun)花,已经是夹在他筷头子上的一块肥(肉rou),差的就是放进嘴里品味了。此时,他哪里有打听马的心(情qing),就想和耿(春chun)花多唠唠嗑。

    冯德林在马路中间溜溜达达,耿(春chun)花也只能和他一起溜达。

    二人走了一股喽,耿(春chun)花说:“大队长,我们去查线索吧。”

    冯德林很不耐烦:“这点事儿,他们四个就办了,我们跟着就行。”

    耿(春chun)花说:“那我就听从大队长的。”

    冯德林趁机说:“那就要啥都听啦!”

    耿(春chun)花说:“公事可以,私事不行!”

    二人沉默片刻,冯德林终于开始发出遗憾和不满:“你说这个张老八,回来的也真是时候,再晚个分钟就办完事儿了!”

    耿(春chun)花说:“大队长,这种事(情qing),如果张老八跟陈善龙说了,陈善龙会枪崩你的!”

    “你别吓唬我,”冯德林说,“陈善龙帮的是磕头兄弟,他和你没啥关系。据我推测,看和张老八两个,整天腻腻乎乎,晚上闲着没事儿,也不能少试把,一定是张老八一点儿也不管用,要不然,你们两个早结婚了!你现在就是拿张老八做挡箭牌,压根就不想嫁给一个废物,你们俩,这辈子也到不了一起!既然你和张老八不能在一起,你嫁给谁,和谁好,他陈善龙根本就不会管!换句话说,陈善龙也不傻,不会为了你而得罪我!”

    “那也不行!”耿(春chun)花说,“你都是有家室的人了,我可还是黄花姑娘,给了你,宝贵治好了病,也不能要我了!”

    冯德林说:“这种病就是天生的,没个治好!”

    “快治好了。”

    “别骗我,我才不相信!”

    “先生说宝贵这个病能治好!”

    “哪个先生?”

    “宝贵没跟我说,”耿(春chun)花说,“但宝贵说,先生说他快好了。”

    冯德林想了想:“要我看,你就跟张老扒拉倒得了!”

    “那咋行!他这个人哪儿都好,就这点儿毛病!”

    “治不好怎么办?你可想好,这不只是断子绝孙的事,还得守一辈子活寡!”

    “那我也要等着,”

    冯德林很惋惜地说:“唉,白瞎了!就像一坛美酒,天天在眼前看着,闻到了醉人的味道,就是喝不到嘴,这种滋味最难受。”

    “哈哈,”耿(春chun)花笑道,“难受什么,窑子也有,花烟馆也有,美女一个赛一个,晚上你们不就去花烟馆吗!”

    冯德林说:“那能一样吗!女人是不同的风景,欣赏不够,女人是不同的菜,品尝不够!”

    耿(春chun)花说:“你们男人,就没有知足的时候!”

    “哈哈哈哈!”冯德林很得意,“老天爷创造男人时,就给了男人填不满的**。”

    “妈呀!”耿(春chun)花突然捂着前(胸xiong)叫了一声。

    冯德林以为他的话刺激了耿(春chun)花的**,他也来劲了,歪着脖子,色眯眯的瞅着耿(春chun)花,伸出手想摸摸:“怎么了,哪地方难受了!”

    耿(春chun)花躲开,用手一指:“你看!”

    原来,二人正走过宪兵司令部门前,耿(春chun)花一抬头,突然看到门外立着几根高高的松木杆,每个松木杆上,悬挂着一颗人头,有一颗还是新挂上去的,往下滴着鲜血。

    冯德林说:“这几个人都是间谍,被宪兵队斩首示众,这些天你可能没往这边来,所以才看到。”

    耿(春chun)花说:“吓死我了!”

    冯德林说:“一个警察股长,还怕死人脑袋!”

    “没事了!”耿(春chun)花站直腰:“冷不丁看到,毫无准备。”

    “宪兵队可是动了真格的,你看不但贴了告示,宣布了罪状,墙上还新刷了口号,”冯德林看着那些白灰浆写的大字,念道,“严格维护满洲秩序,坚决消灭满洲间谍!”

    “宪兵队真有手段,我们咋就抓不到间谍。”

    “别急,我们马上就能抓到了!”冯德林眼放精光,“好好跟我干,等把高台县的间谍清除干净,我当县长,你当大队长!”

    “哈哈,大队长有那一天,别忘了我就行!”耿(春chun)花笑道。

    “怎么会呢!”冯德林说,“如果张老八还治不好,你就做我的二房,给我生一个小县长!”

    耿(春chun)花说:“那可办不到!”

    这二人边走边唠嗑,也没唠一句正经的,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火车站。

    火车站位于万福街道南,正面是个大广场,广场边上有很多商户,其中有不少家大大小小的饭馆。

    从广场出来,横穿过万福街直走,就是一条南北马路,这条马路叫淘金街。

    这样,站前广场前面就形成了一个十字路口。

    沿着万福街北侧过了十字路口,有一家“东来顺酒馆”,这家酒馆斜对着火车站。

    这个时候,在酒馆窗台下面,蹲着一个人。这人是个乞丐,穿着油渍麻花的破棉袄,腰间扎根麻绳、别着个小烟袋,抱着个膀,靠着墙根晒太阳,脚边放着一个豁牙子碗,(身shen)边立根打狗棍。

    李营长走过来,蹲在乞丐(身shen)边:“老哥,天冷了。”

    乞丐看看李营长,没吱声。

    李营长把烟荷包递过去:“抽袋烟,暖和暖和。”

    乞丐并不客气,接过烟荷包,装了一袋烟,点着火:“你不是街里人吧。”

    “老哥,你眼睛够毒!”

    “哪儿屯子的?”

    “钱家窝棚的。”

    乞丐往大街瞅瞅:“嘎哈来了?”

    “马蹽了。”

    乞丐抽口烟,吐口吐沫:“听说(日ri)本人在你们那里吃了亏,你胆子可不小,还敢进城。依我看,保命要紧,马就别找了。”

    李营长说:“老哥,这事儿我还真不知道,我去串亲戚,昨天回来,半道下马尿泡尿,马就蹽了!”

    “马咋还能蹽了呢?”

    “借的马,还不听话。”

    “蹽家去了吧。”

    “新买的马,找不到家。”李营长说,“有人看见往城里来了,我也就来城里找。”

    “啥样的马?”

    “枣红色的,有点儿瘦,左后蹄有白毛。”李营长说,“老哥,你看到没有?”

    乞丐凝神静气:“我想想!”

    “当啷啷!”李营长看乞丐想个没完,就掏出几个铜板放到豁牙子碗里:“老哥,一会儿卖壶酒喝。没办法呀,这马咱可包不起呀!”

    乞丐在墙上磕磕烟袋锅,这才说道:“单独的马没有,但昨天下午(日ri)头有点儿偏西那阵儿,我确实看到有一匹你说的这样的马,缰绳还系在鞍子上,跟在一辆马车后面。”

    “往哪儿去了?”

    “搁道口哪儿往北拐去了。”

    “车是谁家的?”

    “这可不知道,你往那边儿找找去吧。”

    “老哥,那我就走啦!”李营长离开乞丐,拐到淘金街上,把这个消息告诉给姜大炮。

    “看样子,就是这匹马了。”姜大炮说,“李营长还怎么找?”

    李营长说:“这就好找了,我们沿着淘金街往前打听就是。”

    于是,李营长和云班长、赵班长这三人就沿着淘金街向北打听,姜大炮他们就三三两两散开,溜溜达达东游西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仙强少在校园〕〔萌宝36计:妈咪,〕〔抗美援朝之尖刀连〕〔诸天投影〕〔工业之王〕〔绝品透视仙医〕〔无上崛起〕〔琴音仙路〕〔里表世界〕〔天神学院〕〔隋末之大乱世召唤〕〔天龙武神诀〕〔三国小霸王〕〔仙武召唤系统〕〔冰山总裁的贴身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