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返诸天〕〔狼探〕〔重生影后小甜妻〕〔王者荣耀:陆神有〕〔我的皮肤强无敌〕〔海贼之爆炸艺术〕〔剑岚传〕〔旷世公子〕〔都市之活了几十亿〕〔斗罗大陆IV终极斗〕〔这个大爷你惹不起〕〔美利坚庄园主的幸〕〔田园暖香:锦绣农〕〔重生之家有一姐〕〔我下边有人〕〔神矛局特勤组〕〔重生神豪奶爸〕〔轻狂女帝:傲娇邪〕〔最强军师之鬼才郭〕〔将军拜上
呼叫中心世界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震关山 第〇一二章 本庆幸神不知鬼不觉 那料想灾祸悄然逼近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掌柜就是崴了脚脖子,为了不贪嫌疑,第二天天没亮,他就离开钱家窝棚,骑着枣红马回了县城。

    吴玉峰的枪伤需要消炎调养,暂时走不了,钱甲兴就把他藏在下屋养伤,每天为他煎药换药,人参鹿茸等滋补营养,十天后,伤也养的差不多,也离开了。

    一件可以招致全家人血光之灾的惊天大事,就这样无声无息隐瞒过去,到了这时,钱甲兴才安下心来,觉得已经万无一失,该过正常的日子了。

    眼看着就要立冬了,山里下了第二场雪,到了打猎旺季,屯子里的皮货商人多起来,暖和时挑八股绳的也换成了爬犁来做小生意,货物也丰富起来。

    这天中午,钱甲兴正坐在炕上擦拭洋炮,狗“汪汪”叫了两声。

    猎人的狗,都是经过长时间训练,认识的人不咬,主人在场不咬,过路的人不咬,但有生人靠近,它就会通知主人注意。

    “家里有人吗?”一个人喊道。

    钱甲兴朝窗外一看,大门口有一男一女,两条狗“赛虎”和“飞豹”挡在他们前面,他就对白亚芹说:“亚芹,出去看看!”

    白亚芹推开房门,“赛虎”、“飞豹”就退回来。

    白亚芹一看,是两个城里人,一男一女。

    男的是个老头,中溜个,五十岁左右,抱着膀,两只手插在袖口里,戴顶毡帽,穿着八成新的长袍马褂,脚蹬一双华达呢面圆口棉鞋,缠着腿绑,慈眉善目,一副土鳖样子。

    女的是二十出头的姑娘,里面穿着棉衣,外罩灰布长袍,脚穿一双高帮棉鞋,模样俊俏,梳着两条和玉婷一样油黑的辫子,围着一个紫色头巾,一副乖乖巧巧的样子。

    这二人,就是彩子和工藤。

    入冬,收药材的季节已经过去,这时来钱家窝棚的人,走亲戚的都很少了,不是货郎儿子,就是收购毛皮的人。

    白亚芹看着二人空着手,就问道:“大哥,你们爷俩是收皮子的吧?”

    工藤说:“是呀。”

    白亚芹说:“大哥,姆们家的皮子已经定出去了,你们到别人家看看吧。”

    “大妹子,这里是钱族长家吧?”工藤问。

    白亚芹答道:“嗯哪。”

    工藤说:“我们去了几家,都说皮子已经订出去了,让我们来找你帮帮忙,你看,能不能匀一些给我们?”

    “匀不了!”自从杀了杨海洲这七个人后,所有的生人,白亚芹尽可能是不让他们进门的,所以,一口回绝,“姆们家每年都有固定客户,屯子里有散卖的,你们去看看吧。”

    这时,彩子说:“爹,我渴了。”

    工藤说:“大妹子,你看能不能到你们屋里喝口水?”

    “进来吧!”这种要求,白亚芹不好拒绝,就把他们让进来,领到东屋,然后说道,“甲兴,来且啦!”

    钱甲兴没下地,只是把枪放下,问道:“掌柜的,打哪儿来呀?”

    工藤答道:“高台城里。”

    钱甲兴说:“做什么生意的?”

    “算不上生意。”工藤说,“冬天啦,没啥干的,想订点儿皮子,和我姑娘缝缝帽子和手闷子啥的卖,对付几个零花钱儿。”

    白亚芹倒上茶:“你们爷俩坐炕上喝吧!”

    彩子和工藤坐在炕沿上。

    玉婷坐在箱子前面擦枪,只是抬头看看彩子和工藤。金柱坐在小板凳上在地上捶靰鞡草,看到来且了,就放下靰鞡草榔头,起身坐到一旁。

    钱甲兴递过烟笸箩:“你们爷俩抽烟吧!”

    工藤把茶杯放在炕沿上,从腰间解下一杆长烟袋,装了一袋烟,将烟袋锅伸进火盆里的火炭上点着。

    彩子喝光了茶,把空杯子也放炕沿上,拿出一支小烟袋,装上烟,也到火盆里点着了。

    然后,这二人就像模像样的抽起来。

    白亚芹给他们续上水:“喝吧,茶不好!”

    彩子说:“我喝挺好的。这茶我家都没有呢!”

    钱甲兴也装袋烟抽起来,唠起家常嗑:“老哥哥贵姓?”

    工藤说:“免贵姓赵。”

    “多大岁数了?”

    “刚好五十。”

    “那我还真得管你叫大哥呢!”钱甲兴说,“姑娘多大啦?有二十了吧。”

    “二十了。”

    “该找婆家啦。”

    “别提啦。”工藤愁眉苦脸起来,吧嗒一口烟,“钱族长,你要不提,我还真不想说。我姑娘找了一个婆家,准备阳历年结婚,男方也不知道蹽哪儿去啦。”

    白亚芹说:“这姑娘多俊哪,男的蹽啥呀?”

    “别提啦。”工藤又吧嗒一口烟,“男方是个警尉补,他不蹽,我姑娘也不干了。”

    白亚芹说:“这是咋回事儿,男方蹽了,你姑娘又不干了?”

    “这不是这么回事儿吗,”工藤说,“以前,这小子在警察局干的不错,做到了警尉补,有点儿前途,这样,就找人到姆们家提亲,姆们就同意了,前阵子不是日本兵来了吗,东北边防军没放几枪就跑的跑,降的降,警察也投降了,大伙儿就背地里骂他们狗汉奸,卖国贼,姆们家觉得再和这汉奸人家噶亲家,也得被人骂,我姑娘就不同意了。可是,这小子仗着日本人的势力,吓唬姆们,缠着不放,哪成想,前些天跟着他们局长给日本人办事,就再没音信了,也不知道蹽哪里去了!”

    听到这里,钱甲兴立刻像打猎时发现动物那样警觉起来,意识到工藤说的警尉补,可能就是方财了,但他不能问,就不动声色说道:“这样的人,蹽就蹽了吧,省得吓唬你们了。”

    白亚芹也警惕起来,心想,看这爷俩不像坏人,又算是受害者,但这种事情,她是半点儿也不能往上唠的!于是,她就岔开话:“赵掌柜,以后再给你姑娘找个好的。我大儿子成栋和你姑娘同岁,只可惜他不在家,如果他在家,咱们两家噶亲家!”

    通过和钱甲兴两口子唠嗑,再察言观色,工藤觉得钱甲兴一家好像不知道杉岛他们的线索,他也怕言多有失,便不再提这件事,就顺着说道:“她婶子,啥时你大儿子回来,我们两家拉噶拉噶,也许能噶成亲家呢!”

    白亚芹说:“是呀。”

    工藤趁机说:“她婶子,我们爷俩头一年来你们这里收皮子,人生地不熟呀,我看你们已经准备上山了,收皮子的事儿,能不能帮帮我们!”

    白亚芹看钱甲兴面无表情,就说道:“赵大哥,一到这个时候,收皮子的人就多了,姆们家都是十多年的老客户,早就定出去了,这件事儿姆们真帮不了忙!”

    彩子觉得该走了,就说道:“爹,那我们去别人家看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仙强少在校园〕〔萌宝36计:妈咪,〕〔抗美援朝之尖刀连〕〔工业之王〕〔绝品透视仙医〕〔天神学院〕〔无上崛起〕〔诸天投影〕〔琴音仙路〕〔里表世界〕〔仙武召唤系统〕〔天龙武神诀〕〔隋末之大乱世召唤〕〔三国小霸王〕〔冰山总裁的贴身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