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血耳〕〔都市之超级医圣〕〔都市至尊狂仙〕〔快穿:我只想种田〕〔网游之血海霸主〕〔花都最强逆天主宰〕〔全能娱乐教父〕〔奶爸的NBA〕〔青云上仙〕〔冥王老公,晚上见〕〔女总裁的近身高手〕〔神医天算〕〔重生隐婚:恶魔娇〕〔透视神医在校园〕〔自带锦鲤穿六零〕〔总裁宠妻套路深〕〔都市玄术大宗师〕〔诸天地铁〕〔超级神血脉〕〔霸主索爱,情深不
呼叫中心世界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暖婚:霍少给个早安吻 第330章 不会让你好过的!
    记住本站

    一个成年的年轻女孩子,力气是没有成年男性大的,要勒死他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在某种特殊情况下,想要达成目的并不难。

    桑静神情淡漠的看了看楚南衍,随后转头看向病床上的年轻的女孩子,她的一张脸很小,皮肤很白,闭着眼睛,眉目恬静。

    “我想要给我姐姐报仇是真的,杀人倒是不至于,像他那种人,死了倒是便宜了他,”桑静缓缓的开口。

    “我看过霍绍宁的尸体,初步判定他是因为脖子被勒窒息而死,”楚南衍深眸盯着她,“他那玩意儿是被你给割了的?”

    下手倒是挺狠的,不过那东西没了也不至于要人命,顶多就是以后没了尊严,想干的事情都干不了。

    “是我,”桑静直接承认,嗓音冷漠,丝毫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错。

    楚南衍看着她那冷漠狠戾的神色,微微勾唇,“还发生了什么?他怎么会死的?”

    桑静偏头看他,仔细想了想几个小时之前发生的事,拧眉道:“我觉得他有病。”

    霍绍宁的确是有病,喜欢那些刺激的玩意儿,她拿绳子勒住他的脖子时,他表现得很兴奋。

    越用力,越接近这种窒息感,他的兴奋感越重,她当时厌恶的想着不如就这么勒死他算了,但她只是想一想,他便浑身抽搐,像是犯病似的,之后就没了声息。

    楚南衍听完,抿了抿唇,“所以这样说来,他还是被你给弄死的。”

    桑静摇摇头,“不对,如果是被我给弄死的,他的表情和反应会不一样。他被我勒住受不住的时候,会反抗,可他那种反应,就好像是很难受,但不是外部带给他的难受感,而是身体里潜藏着某种不舒服感,或者他是有什么病。”

    楚南衍眸色深深的盯着她,好一会儿没说话。

    桑静不想再提霍绍宁的事,既然他已经死了,她也报了仇,“我要离开这里。”

    楚南衍敛了敛色,笑容里带着一丝玩味,“你的意思是让我帮你离开洛城?”

    桑静看着他,冷声道:“你不帮我,我要是被霍北林给抓住了,我就告诉他是你们指使我去杀的人。”

    楚南衍冷笑一声,“所以你现在是在提醒我,应该在霍北林找到你之前将你灭口?”

    桑静冷静的与他对视,“他要查到我们见过是迟早的事,他又不蠢,你们之间有恩怨,霍云泽将将受伤,他儿子霍绍宁便死了,是谁干的,一目了然,你要杀了我,更显得你们心虚,直接表明杀霍绍宁的事情就是你们指使的。”

    楚南衍唇边的笑更浓了几分,“许小姐的如意算盘打的倒是响亮!不过你是乔夫人派过来接近泽哥的,你以为她会算不到你还有自己的小算盘要对付霍绍宁?”

    桑静不以为然,“那又如何?她只会帮我,毕竟在这件事情中,霍绍宁死了,霍北林迁怒于霍云泽,对她来说,他们内斗,只会有好处没有坏处。”

    楚南衍接了话,“所以啊,你想要离开洛城,更应该找她帮忙,你帮她引起了霍家的内斗,她应该不会不帮你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保住你的一条命……”

    他顿了顿,看向病床上的女孩子,“哦,还有你姐的一条命。”

    桑静清冷的眸子震了震,手指慢慢的收紧,“你想利用我?”

    楚南衍淡淡的笑,“许小姐想多了。”

    桑静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楚南衍,“既然这样,还不如直接将我交出去。”

    楚南衍定定的看着她,“许小姐还是想办法联系乔夫人,看看乔夫人是个什么态度吧!”

    桑静但笑不语,楚南衍转身离开病房。

    病房外面安排的都是他的人,他吩咐了几句,便坐电梯下楼。

    上了车后,他给霍云泽拨了个电话过去。

    霍云泽还没有休息,手机一响,便接了电话,“怎么?”

    楚南衍看着窗外光线昏黄的路灯,勾唇笑着,“许桑静说人不是她杀的,她怀疑霍绍宁有病,突然发病才死了的。”

    霍云泽笑了一声,“他有病?性—病?”

    楚南衍跟着笑,“说不定还真有。”

    霍云泽敛了笑,沉默了几秒,“二婶被人下药,是被谁下的药?有查到吗?”

    楚南衍说:“没呢,晚上都关注着霍绍宁的死,没人去管徐欣怡是被谁下了药的。”

    霍云泽道:“为什么二婶会被下药?你不觉得很奇怪?”

    楚南衍说:“是挺奇怪的,谁会跟她这么大仇,在她的生日宴上搞这种事情,一大把年纪了丢这么大的脸。”

    霍云泽慢声说:“要么就是许桑静没有说实话,霍绍宁干的什么坏事,我二婶都在他后面给他处理,许桑静记恨她给她下药报复也不奇怪,至于霍绍宁,当时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人死了,算是死无对证,她怎么说都行。”

    楚南衍赞同道:“说的也对,我看这个女人狡猾得很,当初出现的时候连真名没用,要不是有她姐姐在医院,还查不到她的真实信息。”

    霍云泽冷静又理智的有条不紊的分析,“两种情况,要么是许桑静没有说实话,霍绍宁是她杀的,二婶的药是她下的,要么是许桑静说的是实话,霍绍宁有病,或者说霍绍宁没病,同样被下了药,有第二个人配合许桑静,又或者说是两人没有配合,只是不谋而合。”

    这种情况就比较复杂,有第二个人存在,给霍绍宁下了药,恰好药性发作,死在了床上,而许桑静成了杀人凶手,同时这个人还给徐欣怡下药,让徐欣怡出丑。

    楚南衍往后靠了靠,捏了捏眉心,“看来霍绍宁得罪的人不少啊!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今晚上参加宴会的人都有嫌疑。”

    霍云泽脑海里已经想到了一个人,他没有告诉楚南衍,他低声说:“要证实我们所说的这种情况是真是假,找个经验丰富的专业的法医给霍绍宁的尸体做个检测。”

    楚南衍明白他的意思,“要解剖吗?这你二叔二婶应该不会同意的吧?”

    尸体解剖需要家属签字同意,如若不然,法医是不能随意解剖尸体的,毕竟就现在的状况来看,被害者因为被勒住脖子窒息而死的死因已经明确。

    霍云泽沉默了一瞬,淡声说:“算了吧,你让人监视好许桑静就行,暂时别让我二叔找到人。”

    楚南衍答应了一声,又就这件事情与霍云泽交换了一些看法和意见。

    ……

    这一夜,注定是有许多人无眠的。

    霍北林因为这事忙碌了一夜,徐欣怡晕过去醒来后,哭了好长时间,人都憔悴了不少。

    霍清杨收到消息,第一时间赶回家,对于家中所发生的事情震惊不已。

    即便霍家第一时间封锁了消息,但来参加宴会的人不少,外面还是有了风言风语,传了各种各样的版本。

    徐欣怡暂时也无暇顾及,第一时间需要处理的是霍绍宁的丧事。

    霍绍宁死的难堪,丧礼自然不能大办,只能低调处理。

    丧礼在三天后举办,只有霍家人在,除却在部队不能回来的霍子枫以及在外地拍戏的叶浅,其余的人都悉数到场。

    清晨下了绵绵细雨,微微有点凉意。

    徐欣怡虚弱的靠着霍清杨,眼睛红肿,即便是化妆也遮不住憔悴的脸色。

    等到仪式结束,徐欣怡红着眼睛冲到霍云泽面前,扬手要打他,只是还没有碰到他,就被霍云泽截住了手腕。

    “二婶这是干什么?”霍云泽面容冷峻的盯着徐欣怡。

    “霍云泽你别装了,绍宁是被你害死的吧!”徐欣怡恶狠狠的看着他,满是恨意。

    “二婶,没有证据的是,不好乱说的,”霍云泽甩开她的手,淡漠的说。

    “你能亲手打断他的腿,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徐欣怡眼睛像是淬了毒似的,怨毒的盯着霍云泽,像是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霍雨薇往前一站,“二婶,四哥他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你怎么不说!我二哥出车祸受伤,是不是你找人干的呀?”

    徐欣怡扯唇冷笑,“是又怎么样,只可恨能把他给撞死!”

    霍雨薇气极,“你……果真是你!那你儿子死了就是报应!”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徐欣怡几乎是用吼的。

    她面目狰狞的样子,吓得霍雨薇连连后退,往霍云泽身后躲。

    霍清杨出声劝道:“妈,你别这样!”

    徐欣怡甩开霍清杨的手,死死的盯着霍云泽,“你害死了我儿子,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放狠话。

    霍云泽镇定自若,越过她看向站在后面神情冷漠一语不发的霍北林,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

    霍云泽不紧不慢的说:“二婶,凡事都要讲证据,是我做的,我承认,不是我做的,不要推到我的头上!绍宁这些年里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二婶心里也是有数的,别出了事就把过错推到别人身上,不如好好想一想,他以前都干过什么,得罪过什么人,二婶又是怎么包庇他,帮他善后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仙强少在校园〕〔萌宝36计:妈咪,〕〔抗美援朝之尖刀连〕〔工业之王〕〔绝品透视仙医〕〔无上崛起〕〔诸天投影〕〔天神学院〕〔琴音仙路〕〔里表世界〕〔仙武召唤系统〕〔天龙武神诀〕〔隋末之大乱世召唤〕〔三国小霸王〕〔冰山总裁的贴身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