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兵王隐花都秦风 987章 枭雄末路,不情之请

时间:2019-02-22作者:秦风

    987章枭雄末路,不情之请

    国王酒吧发生的事情在当天夜里,像是插上翅膀了一般,传遍了长江三角洲上流社会,也传遍了整个华夏地下世界,并且引发了巨震。

    之所以如此,除了事件的主角诸葛明月和姚立之外,更重要的是因为秦风的参与,准确地是秦风的那句话——诸葛明月将协助洛青珂,今后掌管长江三角洲地下世界。

    当然,秦风的原话是:洛青珂同意诸葛明月为她做事。

    这也让秦风没有被某些有心人抓住话柄。

    “洛青珂的丈夫杨策死在秦风手中,她为什么还要为洛青珂做事?”

    消息传出后,几乎所有人心中都充斥着这样一个疑惑,也是绝大多数人的焦点。

    “这个决定,将改变华夏地下世界格局!”

    这是少数人对于这件事情的看法。

    他们之中有蒋正义、何荣这样的江湖大佬,也有一些身份、地位不算显赫但有头脑的人。

    随着朱文墨和郭俊珉先后离世,因为涉足江湖时间较短,管理能力有限,洛青珂虽然背后站着秦风,但并未将湖江集团发扬光大。

    她没有利用秦风灭南青洪的机会,极大地扩张湖江集团的管辖范围和生意种类,只是守住了长江三角洲这一亩三分地,而且十分吃力。

    但诸葛明月不同,她曾经协助杨策打江山,让杨策一步步从底层的混混变成了南苏地下世界教父。

    用某些人的话:杨策能有当时的成就,诸葛明月要分走一半功劳。

    这样一个聪明的女人,有着丰富的地下世界争斗和管理经验,协助洛青珂,华夏地下世界的格局势必会因此而发生改变!

    因为知道这一切,以南港蒋正义、南澳何家为代表的各地江湖大佬,纷纷连夜将手下骨干聚集在一起,召开紧急会议。

    这一夜,对于华夏地下世界而言,是不非凡的一夜,甚至在未来的华夏乃至全球地下世界史书上都留下了浓重的一笔。

    这一夜,对普通人而言,没有特殊而言,他们的生活照旧。

    这一夜,对于曾经的西南王贾德刚而言,这是他人生的最后一个晚上。

    他被法庭判处了死刑,并且立即执行——天亮之后,他将被执行死刑,彻底离开这个世界。

    牢房里,贾德刚没有丝毫的睡意,他坐在冰冷的床上,望着窄的铁窗,回忆着自己这一生。

    他的一生经历,可以用波澜壮阔来形容。

    出生贫民家庭的他,抓住了时代变迁的机遇,凭借敢打敢拼,拎着脑袋当尿壶的魄力和聪明的脑袋瓜,从底层一个混混,一步步踩着敌人的尸骨上位,最终成为了西南地下世界的王者,并且在这些年极力漂白,几乎垄断了普洱茶行业和南半国的玉石行业。

    抛开最后的结局和犯罪不,他的一生可以是草根的崛起史,对很多底层人而言是真正的人生赢家。

    对于被判处死刑这个结局,他没有怨言,有的只是后悔,后悔自己以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结果被秦风反手拍死。

    天亮之后,贾德刚仔细地洗漱了一番,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一些。

    八点半的时候,两名法警来到看守所,办理了交接手续后,带走了贾德刚。

    十点整,贾德刚被带到一个秘密的房间,房间里有一张特质的床床的两端有手铐、脚铐。

    这是刑场——犯人将躺在那张床上,被执行安乐死。

    贾德刚被两名法警押进房间,但没有立即执行,而是核对身份信息。

    “罪犯,贾德刚,性别男,年龄五十六岁,身份信息核实无误,立即执行!”

    很快,安静的房间里响起了一个声音,贾德刚的身份信息核对无误。

    “贾德刚,你有什么遗言吗?”

    身份核实完毕后,其中一名法警开口问道。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友情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导致了我今日的结局,这是我咎由自取的结果,我想对我的那位朋友一声:对不起。”

    贾德刚缓缓开口,留下了一个让两名法警有些模棱两可的遗言,“九泉之下若有知,我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我能在那里对我的那位朋友一声谢谢。”

    尽管没有听懂贾德刚的意思,但其中一名法警还是一字一句地记下了贾德刚的遗言,然后问道:“还有吗?”

    “没有了,谢谢你们。”

    贾德刚摇摇头,然后客气地道谢,主动走向了那张被誉为通往地狱的铁床。

    很快,贾德刚躺在了铁床上,任由两名法警为他戴上手铐、脚铐,面色平静地接受了注射,最后身子一阵剧烈抽搐,双眼开始失去光泽,意识开始涣散。

    “秦风,我痛失的朋友,你会帮我最后一个忙吗?”

    当贾德刚的意识彻底消散之前,他在心中暗问自己。

    没有答案。

    他安静地闭上了双眼,离开了这个世界,脸上留下了深深的期待,还有一份不易察觉的恳求。

    ……

    当天中午,贾德刚被执行的消息传出,引起了各方。

    包括秦风。

    东海大学家属院,苏文的那栋房子的院子里。

    秦风坐在石凳前,身前摆放着贾德刚被捕之后所发生一切事情的资料,包括贾德刚的妻子、儿子、情妇和私生女被人杀死,财富被人夺走的内幕。

    看完资料后的秦风,又接到洛青珂的汇报,得知了贾德刚被执行死刑的消息,只觉得胸口有些发堵。

    虽然贾德刚以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被杨万年利用,导致化友为敌,设计谋害他,但在那件事情之前,他对贾德刚的印象很不错。

    甚至,他还记得贾德刚曾在张百雄的葬礼上私下里感叹:江湖路,不归路,枭雄末路。

    “砰砰——”

    发呆中的秦风,是被敲门的声音惊醒的。

    事实上,在院子铁门被敲响之前,他察觉到有人接近,但并没有在意。

    “你好,是秦风吗?”

    铁门门口,顺丰快递的工作人员从三轮车上下来,冲院子里的秦风喊道。

    “是,怎么了?”秦风回过神,站起身,有些疑惑地走了过去。

    “你的快递,麻烦签收一下!”

    快递员着,心中却是有些疑惑,疑惑秦风的反应实在太过奇怪——自己穿着一身快递服,除了送快递,还能干什么?

    快递?

    秦风闻言,先是微微一怔,然后道谢,伸手接过快递。

    或许是因为快递太过蹊跷,或许是因为特种作战的经历,秦风没有直接打开快递,而是仔细地摸了一番,确定没有危险后才拆开。

    快递件里是一个信封,上面写着秦风先生启五个字。

    看到信,秦风再次一怔,然后带着几分疑惑打开信封,拿出信,赫然看到了信的内容。

    尊贵的秦风先生:

    我是贾德刚先生的律师,这份信是他委托我寄给您的,信中的内容都是贾德刚先生口述,我记下来、整理好的。

    贾德刚的信?

    看到这段话,秦风瞳孔微微放大,然后拿着信,走到石凳前,入座,仔细地看了起来。

    对不起,秦风。

    我不应该再次打扰你,也没有脸打扰你,但我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决定给你写一份信。

    我们认识时间不长,只有短短一年,但你却是这一生中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几个人之一。

    初听你的名,是去年九月的时候,你独自一人血洗南苏地下世界,震动整个华夏地下世界,一战成名。

    初次见到你,是在张百雄的葬礼上。

    那一天,在张百雄的义子张古暗中谋害张百雄后,即将上位的时候,你带着欣然突然赶到,强势出手,将张古一脚从天堂踢进地狱,让他跪在张百雄的遗体前忏悔,并且将张古交给了警察。

    那件事情,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也让我对你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张百雄崇尚义字当先,被誉为现代版关公,人缘极好,我与他私交也很好。

    他的死,让我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但你为他所做的一切,又让我觉得,他在死后,能有你这样一位不算继承人的过江猛龙,协助他的女儿守住他留下的江山,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事实证明,我的猜测是对的。

    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你为张百雄的女儿做了很多事情。

    可以毫不夸张地,如果没有你的存在,张百雄的女儿会死得很惨,他的产业会被吞的连骨头都不剩!

    这一切,让我对死去的张百雄感到安慰,同时也与你成为朋友,然后见证了你缔造的各种神话。

    当你灭了南青洪之后,我心里很庆幸,我成为了你的朋友,而不是敌人。

    但这份庆幸没有维持多久,便因为我以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便不复存在了——你暗示我舍弃毒品生意,我却误会你因为我儿子得罪你,想对付我,最终导致了我的悲剧。

    对于这个结局,我不怪你,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或者自己没脑子中了某些人的诡计,被当枪使了。

    其实,那一天,在洱海后,当警察出现之后,我很想委托你一件事,但因为我对不起你,最终没脸跟你提。

    我很想让你帮我照看我的老婆孩子。

    因为,我知道,一旦我死了或者将牢底坐穿的话,他们将迎来灾难。

    事实印证了我的猜测。

    他们死了。

    甚至,就连我的情人,我的私生女,我身边一切可能分到家产的人统统都死了!

    从某种意义上,他们没有罪。

    包括我儿子在内,我没有让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染指灰色产业。

    他们唯一的罪恶便是:我留给他们的巨额财富。

    那些财富就如同孩童手中的宝物,孩童无法享用,反倒引来杀身之祸。

    杀害他们的人是我曾经的心腹手下:麻五。

    写到这里,我不知道该如何写下去了。

    或者,到笔尖的字无法落在纸上,就如同那天在船上,我到嘴边的话无法出口。

    风兄弟,请允许我厚着脸皮最后一次这么称呼你。

    谢谢你曾经认我这个朋友,心甘情愿地喊我一声贾哥。

    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荣幸之一!

    我相信,你的所有朋友,都和我的感受一样。

    遗憾的是,我们现在不是朋友了。

    但在我即将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我还是厚着脸皮向你写了这份信,并且在最后想向你提一个不情之请。

    “如果,你认为那个曾经露着你的肩膀称兄道弟的贾胖子,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真心待你,让你觉得还不错,那么,请你帮那个胖子一个忙——让麻五来九泉之下向那个胖子忏悔!”

    ——你曾经的朋友:贾胖子。福利 ap;ot;hongcha866ap;ot;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兵王隐花都秦风》,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