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穿越从斗破开始 第1223章 众神之战的开端!

时间:2019-05-27作者:四季如东

    (此为错乱章节,早晨更正,请书友们先睡觉,早晨起来刷新观看)

    (此为错乱章节,早晨更正,请书友们先睡觉,早晨起来刷新观看)

    (此为错乱章节,早晨更正,请书友们先睡觉,早晨起来刷新观看)

    (此为错乱章节,早晨更正,请书友们先睡觉,早晨起来刷新观看)

    (此为错乱章节,早晨更正,请书友们先睡觉,早晨起来刷新观看)

    (此为错乱章节,早晨更正,请书友们先睡觉,早晨起来刷新观看)

    此时,在别墅群的东侧,一栋坚固的花岗岩大楼顶层内,布尔玛正趴在自己的母亲布里夫太太的怀里呜呜哭泣,而一旁的布里夫斯博士则一脸愁苦,焦急的来回踱步。

    “布玛,你的神仙男朋友什么时候到啊。加帕先生他们快要顶不住了。”

    博士看着周围躺满了一地的保镖伤员甚至是尸体,忍不住问道。

    “呜呜,他说半个小时内一定会来。”

    布尔玛抬起头来,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狠狠的瞪了小悟空和龟仙人一眼。

    龟仙人听闻此言,老脸一红,整个人都要羞得缩进龟壳了。

    他原本只是想好好展示一番武道之神的风范,没想到居然被一个无名小卒给给秒杀了。

    “砰砰砰!”

    三声沉重闷响,随即便是地动山摇,整座大楼都在剧烈晃动。火箭炮和装甲车强大的火力,直接在大楼正面击出了三个大洞。

    正在楼下和其他保镖一起组、织防御的加帕跑了上来,大声嘶吼道。

    在刚才炮击的一瞬间,加帕都有种死亡的感觉。正面面对坦克的炮击,这种感觉太可怕了。

    “该死的,快走!”

    加帕推了不愿离开的博士一把,看到还在一旁哭泣的布尔玛,随即劝道:“我们守不住了,刚才的炮击,让我的第一小队全军覆没,现在我们没有几个人了。何况,红缎带军团还有一些人造人和异能人。”

    “砰!!!”

    一声玻璃碎掉的巨响,刘玉手里的酒杯被她狠狠扔在了墙上,声音颤抖的道:“我要把那个小.婊.子撕碎了,居然敢这么勾引我的男人。”

    “彤姐,小香,我们走。今天非要好好教那个小.贱.人做人!”

    刘玉狠狠的哼了一声,表面上对林宛瑜十分不爽,心里却是对周辰一阵暗骂。毕竟周辰这只猫偷腥了,你还能怪那条可怜的小鱼?

    而小香和张彤则对视了一眼,苦笑一声,发动汽车朝着亚龙湾开去。

    没错,周辰平板电脑上的那张电子请帖,根本就不像周辰想的那样,是政.府或者其他什么组织发的,也没有什么阴谋诡计。

    这章请帖,是刘玉通过关系,暗中把周辰的名字列入华烨集团的名单,然后给周辰发的。

    “布…布鲁将军。”

    “师祖快到了吗?”

    周辰脸上露出了一抹饶有兴趣的笑容。这次的请帖几乎可以肯定有阴谋。不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可是我的猪肉炖粉条……”林宛瑜有些不满的嘟囔道。

    听闻林宛瑜的话,周辰满脑门都是黑线。当年看爱情公寓电视剧的时候,也没感觉她是个吃货啊。

    加帕转过了头,握着枪的手都在颤抖。眼前的这位布鲁将军,可是用异能打倒了龟仙人的恐怖存在啊!

    龟仙人的实力有多强,加帕是见识过的。

    一旁接收到这秋波的周辰浑身打了一个冷颤,瞬间热血上头。旋即周辰又苦笑着摇了摇头,身形一动,目不斜视的从纳戒中取出一套衣袍,递给了小医仙。

    “快……穿上衣服吧。”

    周辰看着恍然未觉的小医仙,不由出言提醒道。

    “啊!”

    一声女人特有的悠长高音响起,小医仙满脸通红,显然因为自己刚才的举动羞愤不已。

    手忙脚乱的套上衣袍,小医仙两道柳眉顿时竖了起来,望着面前有些幸灾乐祸的周辰,不由得气急败坏的扑了上去,双手不断的在周辰脸庞上一阵乱抓。

    眼见周辰这个老乡处于危难之际,唐三一咬牙,没有任何吝惜的,六颗他自己制作的子母追魂夺命胆已经从他手中飞了出去。

    小悟空躺在地上,身体僵直,一动不动,眼神中充满期冀和羞愧。而一旁的龟仙人则是顶着龟壳趴在地上,一言不发。

    “还不是你们两个大傻瓜,明明有着压倒性的实力,居然站在那里让敌人先出手……”

    亮晶晶的铁胆在空中划出六道美妙而交叉的弧线,将六名正欲攻杀周辰的魂圣阻隔开来。

    六颗子母追魂夺命胆在空中悄然碰撞在一起,刹那间,大蓬毒雾弥漫而出,隐藏在毒雾之中,无数只有毫毛纤细,却是又铁精打造而成的毫针带着恐怖的剧毒形成了一片大幕,笼罩了六名魂圣前进的道路。

    六名魂圣齐齐冷笑一声,无比强横的魂力波动瞬间爆发,朝着那大蓬的毒针席卷而去,轻而易举的破解了唐门暗器。

    “现在才想走?不觉得太迟了吗?”

    伴随着一道阴柔的男声,一位身着雪白衬衫,金色蓝眼的英俊青年陡然出现在了顶层的门口。

    这位金发青年手里还抓着一名胸口开了一个血洞的黑衣保镖,随手扔在了博士的面前。

    “放心,这次的主办方是华夏,肯定有好吃的。”

    无奈的宽慰了一番,周辰继续道:“不过,我们先去做做参加宴会的准备。好歹场面不能掉……”

    与此同时,距离凯悦大酒店不远的一辆奔驰轿车内,刘玉的保镖小香拿着八倍……高倍望远镜正监视着周辰房间的一举一动。

    而在她身后,刘玉和张彤正各自端着一小杯红酒,有些紧张的等待着。她们两人全都穿着华贵的晚礼服,妆容精致,美丽动人,显然是要参加什么宴会。

    “他们出来了。”

    良久,小香放下望远镜,转过头道:“周辰先生和那个小.婊.子一起上车,看车行驶的方向,应该是赶往亚龙湾的慈善晚会了。”

    李斯特家族的宅院虽然并没有过分奢华的装饰。但是占地面积却是极大——能在寸土寸金的帝都皇宫南区弄到这么大一块地盘,已经足以叫人咋舌了。而到了李斯特家族这样的地步,也实在不需要再靠着奢华的装饰来彰显自家的身份。

    那种连家中大门都要描金画绿的,往往反而都是暴发户。

    宽敞明亮的会客厅里,坐在红木制的长桌后面,等待着那位子爵的接见。

    坐在宽大舒适的天鹅绒座椅中,看着眼前用银子打造的精致茶具,高文却总是忍不住想到外面那些衣不蔽体形容枯槁的贫民,以及那些像窝棚一样的房子。必须承认,他对这个剑与魔法的奇幻世界有些感觉……幻灭。

    “祖先大人,”坐在高文旁边的瑞贝卡悄悄戳了戳自己老祖宗的胳膊肘,“等会我们怎么介绍您啊?”

    “就按刚才商量好的,直接说,”高文不动声色地说道,“在这里,我们高调就可以了。”

    “先祖,”赫蒂也开口了,同时对着琥珀的方向努了努嘴,“您真觉得……她适合出现在这儿么?”

    琥珀就坐在高文对面,这位半精灵小姐这时候正认真研究着她面前的银质茶具,她的主要研究方式是把茶水倒掉,然后把杯子塞进怀里——在高文抬头的功夫里,她又塞了个汤勺进去。

    高文瞪了对面一眼:“琥珀!”

    “哇!”盗贼小姐略微夸张地惊呼了一下,接着讪讪地把怀里的东西掏出来放在桌上,包括两个茶杯三个汤勺一个银盘一个怀表一把坚果两个酒盏以及刚才那位管家先生挂在胸口的单片眼镜。

    高文:“?!”

    卧槽这位哆啦a珀小姐你tm是怎么做到的?!

    这一刻,高文忍不住摸了摸自己身边的开拓者之剑,由衷地感谢这位盗圣之前挖坟时候的不偷之恩……

    “她是我复活的重要见证人,”高文努力忍住脸上的抽搐,一本正经地说道,“而且你不觉得如果把这家伙放在一个咱们盯不到的地方反而更容易坏事么?”

    赫蒂顿时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那位安德鲁子爵终于走进了会客厅。

    橡木大门被侍从推开,一个消瘦而高挑的男人走进房间,他穿着贴身的黑色长摆礼服,黑褐色短发在抹上香膏之后紧贴着头皮,两撇一丝不苟的小胡子在鼻子下面向两旁延伸,而他的面容则在苍白中带着一丝不太正常的晕红——这种有点病态的面容在贵族里其实很常见,尤其是那些不太具备魔法或武技天赋的贵族们。

    为了体验超过自身天赋的超自然力量,以及进行更放纵的享乐,他们会过量使用昂贵的魔药来“强化感知”,而这种魔药的副作用便会体现在脸色上。

    他们甚至以此为荣,并将脸色的苍白视作贵族标识之一。

    在这一点上,仍然遵循o着祖训老老实实锤炼技艺,依靠个人努力来修习武技(或魔法)的塞西尔后裔们倒成了贵族圈子里的另类。但这也没办法,毕竟塞西尔家族已经没落,别说往往有价无市的魔药了,瑞贝卡甚至没钱把家族城堡上的破洞修补一下——当然,现在她也用不着修补那个破洞了。

    “啊,美丽的赫蒂女士,还有同样美丽的瑞贝卡小姐,我真为我的迟到感觉抱歉,”一进屋,那位安德鲁子爵便高声说道,语调抑扬顿挫,脸上也仿佛带着真诚的歉意,“但我实在太忙了,发生在塞西尔领的噩耗已经传遍我的领地,人民正在惶恐不安,我不得不把每天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安排领地防务和听取巡逻队报告上。”

    高文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小声嘀咕:“跟这年头的贵族谈话都得用这种咏叹调么?”

    瑞贝卡压低声音:“祖先大人您当年的贵族不是这样么?”

    “我们当年通常都钻在酒馆里一边灌高度酒一边商业互吹,然后就顺便把事情谈了。”

    “……那现在风俗确实跟当年不一样了。当然,安德鲁子爵的说话方式确实……也比别人特殊一点。”

    “我们理解,您现在确实应该忙碌起来,”赫蒂看到作为塞西尔正统继承人的瑞贝卡这时候竟然在忙着跟老祖宗唠嗑,完全没有意识到应该站起来作出回应,顿时尴尬而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后者一眼,紧接着站起身,“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一下,您应该称呼瑞贝卡为子爵,而不是小姐——她早在去年就已经继承家族的爵位,在这样的场合,您应该称她瑞贝卡子爵或塞西尔子爵才对。”

    这个世界的贵族在一般场合下称呼爵位时的规矩似乎没那么严格,爵位前既可以冠名,也可以冠以姓氏。

    瑞贝卡被赫蒂瞪了一下,这才后知后觉地站起来,对安德鲁子爵行了个同级贵族见面应有的欠身礼,姑且还算动作标准:“安德鲁子爵,很感谢您的招待。”

    “应该的,塞西尔子爵,”安德鲁被赫蒂不软不硬地提醒了一下,便回忆起这位女士在贵族圈子里的声望,于是他收敛了一些,在称呼瑞贝卡的时候还专门选择了在爵位前冠以姓氏而非名字——这是相对严肃一些的称呼方式,“我对塞西尔领发生的事情深感遗憾,那真是一场灾难。但让人高兴的是您安然无恙,塞西尔家族的传承看来不至于断绝了。”

    接下来就是几乎毫无营养的客套与祝贺之词,一方严格合乎规矩地表达自己的关切之情,另一方则要努力表现出自己在受到温暖之后的感激与触动,显然脑子疑似被门夹过的瑞贝卡小姐并不是很擅长这方面的交际,于是她很生硬地把话题直接拉回到正轨:“

    “斯培尔,请你记住,我们不仅仅是为了完成这个阴谋,还要杀死斯德曼家的那个败类,你知道,如果他一踏进京都城门对我意味着什么。”

    “你放心吧,我一直记得我与你们瓦尔津家族的协议,你们助我登上皇位,我把罗奈歌的月亮柯菲妮许配给你,当然,你们也不能老当看客,这次怎么也得拿出一点诚意吧,别告诉我宰相府里都是一屋子学者。”斯培尔说着站了起来,瞬间绽放出一种霸者的气势,那还有先前的慵懒。

    坦斯汀见斯培尔非要扯上自己下水,没有丝毫的为难,反而自信的一笑,“这正是我今天找你来的理由,我想,谁也不会把诸神堡垒跟我们联系起来吧,听说这次来的人里面有个龙骑士。”

    听到龙骑士,斯培尔的眼睛已经亮了起来,端起桌上的酒杯跟坦斯汀碰在了一起。

    美尼德帝国皇帝尤钦茨陛下育有两子四女女,这在素来人丁鼎盛的皇室来说,血脉有些单薄。当然,这也间接的促使权利集中在了两位皇子的身边,在朝堂上形成了两个争锋相对的阵营。为了陛下**下的那把椅子,整个帝国权力场时刻暗流汹涌,为了家族的存续,为了更大的荣耀,政客们已经开始站队。

    大皇子库伊特年过三十,至**后就一直跟在陛下身边学习政务,尤钦茨陛下也是把他当成储君在培养,只是他生性多疑,进而优柔寡断,除了一帮老臣还在对他报以希望外,其他的新进贵族基本上都投到了二皇子斯培尔的阵营。

    二皇子斯培尔的名气则比他的哥哥库伊特大多了,这位在帝国皇家骑士学院以全优成绩毕业的皇子,学业结束后就到了帝国帝国与奥苏帝国交战的道拉斯前线,一年后凭借战功获得了皇帝陛下亲自颁发的“金紫薇”勋章,回京后一直在皇家狮心骑士团任职。

    而真正使这位皇子成名的却是他成年后参加的一次圣战,这倒不是说他杀了多少异端的头颅,而是在暗黑之地他碰到了从南部琴伦海弯中精灵岛上偷偷跑出来历练的一只貌美的精灵,于是这位十二岁就趴在某位侍女身上破了身的皇子一时惊为天人,纵兵追了二十余里后终于捕获了精灵,结果却发现这位相当“出色”美人却是一位男性精灵——事实上精灵们不论男女都很貌美。最后心有不甘的斯培尔干脆爆了这个男精灵的菊花。这事传回京都后,一时间他成了色魔的代名词,“色狂”的名号让他名声大噪。

    斯培尔母亲的家族封地在美尼德帝国最大的港口城市舒贝尔,表面上这个家族很少涉及帝国权力场,暗地里却控制着帝国南部血族聚集地里血族十三部落中大部分族群。

    这位高调的近乎张狂的二皇子,按理说成年后就该封为亲王离开帝都,然而这位被老皇帝特意留在京都的皇子,频频参加帝国权力层大小贵族们举办的宴会,暗地里利用母族领地里丰厚的收入结党营私,培植自己在京都的势力,公开在帝都与库伊特唱对台戏,毫不隐藏自己对皇位的窥视之心。但是老皇帝却偏偏视而不见,似乎铁了心要让二位皇子好好斗一斗。

    而新生的帝国第九骑士格里菲利,无疑成为了两个皇子争斗的棋盘上最好的棋子,如果能陷害对方杀了名不副实的第九骑士,那么,必将陷对方万劫不复,在皇位争夺进入白热化的他们,实在找不出不拿格里菲利开刀的理由。

    帝国宰相瓦尔津表面上是支持大皇子,而他的儿子坦斯汀则暗中依附在二皇子身边,这就充分诠释了“一个聪明的贵族从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至理明言。

    在格里菲利还在路上跟病魔苦苦抗争的时候,在罗奈歌的民众们还在精心准备欢迎帝国英雄回归的盛大仪式的时候,一连串针对他的阴谋,已经悄然展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