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宫倾 第198章 把她送走吧

时间:2019-07-12作者:泪千姒

    乐萦纤的一身粉红,如晚霞一样晕染在澜沧洙的怀里,澜沧洙及其温柔的将手中的那条纱巾绕到乐萦纤的肩膀上,再仔细的为她披好。

    月仙居的宫女,由于被乐萦纤平时的气焰所训练,所以,在澜沧洙亲手将乐萦纤勒死在手里的时候,那些宫女们也都是站在一边一个个的在发抖而已,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个人敢拦着。

    因为这些在月仙居里面苟活着的下人们非常清楚,主子想要做的事情,她们是无法拦得住的。

    这个时候,雁栖从外面走了进来。在雁栖看来,这个季节的院子里,风景并不美好。让他在外面等着实在是太残忍了。可他却没想到,更加残忍的事情,是他看到乐萦纤倒在澜沧洙的怀里。

    那脖子上的移到殷红的泪痕,还有澜沧洙脸上的苍凉,让雁栖的脑袋嗡的一声响。

    他愣在了原地,眼睛瞟到了披在乐萦纤肩膀上的那条粉色的纱巾,他看到纱巾上面有些地方都抽丝了,雁栖仔细寻思了一番,便能够猜得到原来那条纱巾真正的用处便是在于此了。

    他看到围在屋子里的宫女们在瑟瑟发抖,一个个眼睛里充满血丝,惊恐的看着澜沧洙坐在地上,怀里抱着已经死去了的乐萦纤。

    “陛下,这是……”雁栖低声问道。

    “雁栖留下,剩下的人,都出去吧……”澜沧洙怀中抱着乐萦纤,低声说道。

    宫女们听后,像是得到了救命的仙药一样,连忙称是,然后便争前恐后的离开了那一间看似弥漫着杀气的屋子。

    “陛下,为何你要这么做,乐贵妃并不是非死不可呀!”雁栖有些激动,朝着澜沧洙走来,却被他一声呵斥震在了原地。

    “不要过来,朕要安静的待一会儿,朕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

    有些哽咽,那声音模糊的像是弥漫在空气中的悲哀一样,让雁栖感到无比的凄凉。他低下头去,看着乐萦纤安静的睡在澜沧洙的怀里,那样的女子,与那平时在后宫里面飞扬跋扈的乐贵妃实在是太不相像了。

    雁栖根本不会料到,澜沧洙来到月仙居的目的,居然是来亲手杀死自己的妃子!

    他看着澜沧洙双目无神,及其恍惚的坐在地上,将怀里的人搂的很紧,即便是乐萦纤还没有死,也会被他抱的再次断了气了。

    就那样,雁栖站的远远的,一点声音也不敢发出,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窗外面都已经开始暗下去了,澜沧洙才从自己的世界中走出来。

    许久后,他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站起来,双手上拖着乐萦纤,他缓步朝着雁栖走过去。已经安静的陪在一边站了近一个时辰的雁栖见澜沧洙走来,便飞快的迎上前去,顺势也接住了从澜沧洙双臂间丢下来的人儿。

    乐萦纤像是一只逝去直觉的小动物,被从一个男子的怀抱送到另一个男子的怀抱里头。

    “陛下,这……”雁栖有些疑惑的问道。

    而此时,有一件事情让他惊悚诧异。

    躺在他怀里的乐萦纤并不是身体僵硬的一具尸体!

    她面色红润的如同桃花一般,呼吸也十分缓和,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雁栖有些惊异,他抬起头来,用满是疑虑的脸望着澜沧洙。

    “她只是晕过去了,朕给她下了些药,够她睡上一整天的了,你把她送走吧,送的越远越好,以后永远也不要让朕在见到她,越远越好……”

    澜沧洙的双目定格在雁栖的脸上,嘱托道。

    那句话的尾音长长的的回荡在屋子里头,让雁栖听得有些迷糊。

    “陛下,雁栖有些不明白……”

    “把她送走吧,找几个人好好照顾她,让她衣食无忧,过无忧无虑的日子,托人告诉她永远都不要再回来,就当自己已经死了……”说着,澜沧洙便先于雁栖离开了屋子。

    雁栖抱着乐萦纤,虽然一时间难以接受澜沧洙的嘱托,可是在他花一些时间仔细思考之后,才弄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他知道,这是澜沧洙打心底里想留乐萦纤一条生路,这才会当着那么多宫女的面前假装把她勒死,然后再让他把人送走。

    这是澜沧洙聪明的做法,雁栖埋怨自己早该想到,也好做些准备,可是现在的他却有些手忙脚乱,甚至还有些心慌。但是现在也只能按照澜沧洙交待的做了,事不宜迟,要是有一点办不好,雁栖知道,这今后的问题可就大了。

    澜沧洙如行尸走肉一样踟蹰在皇宫的回廊里头。

    傍晚时分,皇宫里来回办事的宫女和小太监无数,见到他行礼下跪,可是他都像是没看见一样,他的意识早已经游走在了大澜边境的几里之外,那里驻扎着玥玦世子的精锐的军队。

    偌大的皇宫,澜沧洙身为大澜的君主却突然之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甚至都会觉得,这么大的地方总是找不到自己的安身之处,哪怕是能够安心的睡一觉的地方,如今也已经找不到了。

    他忽然想到了御花园中的那一片假山,这段日子里,他似乎很久没有去拜访过那个隐藏在假山地下的人了。如今,在这样的时刻,澜沧洙却开始怀念起前一段日子里与纪月缺在昏暗的地下室里头把酒言欢的时候。

    那个时候,他们面前会摆着一坛子陈年的佳酿,地下室里头会飘着酒香,然后他们会各自回复到原本应该扮演的在那里,他们可以毫无掩饰的坐回自己。已经面目全非的人可以做回皇帝,原本的军师也可以呆滞的看着面前的棋局,忘我的思考。

    澜沧洙忽然加快了脚步,他的身影飞快的穿梭在回廊里头,敏捷的拐过身边的每一个宫女,和每一个拐角,当他来到假山处的时候,已经是气喘吁吁了。

    哗啦啦……

    那似乎封闭了许久的空间缓缓开放,澜沧洙一个箭步便跨了进去,踏上了那潮湿的台阶。

    那股熟悉的气息,伴着些病变的腐烂味道,那些爬满墙壁的苔藓已经不在,地下的温度也没有他上次来的时候那样温暖了。这里唯一还能让他感到熟悉的,便是那个坐在桌子面前的男子。

    咳咳咳……

    越加频繁的咳嗽声让澜沧洙仿佛一夜之间回到了许久以前。他信步走到桌前,道:“我有一个计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