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宫倾 第190章 孤寂的宫殿

时间:2019-07-12作者:泪千姒

    心里明明急成了一团火,却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这让雁栖打心里叫苦,可雁栖更加知道,倘若他现在露出哪怕是一点点难过,都将会把沐一一给击垮.

    马车疾速的飞驰在洛城通往皇宫的大街上,可是这次驾车的人并不是来时的车夫,而是由雁栖亲自驾着马车一路奔去。皇宫距离金府本不是太远,可是现在看来却像是隔着千山万水一般,尽管在马车里颠簸了许久,也不见皇宫那些高耸着的楼阁。

    这是沐一一此生最为漫长的旅途,那种在马车里面一边颠簸,一边朝着皇宫的方向遥望的感觉,仿佛让她一下子回到了自己在觉浅胡的那一个清晨。那个时候,她曾经一身粉红一桩,恍如永别一样离开了皇宫里的那个人。

    这一次,是否也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沐一一好几次在心里问自己,答案总是不得而知。

    她在心里一次次的催促着雁栖快一点,可是她却也能够从雁栖挥动鞭子的动作,和他额头渗出的汗水看得出,在这辆车上,焦急的人并不只是她一个!

    艳阳娇美,如桃花年纪的美人脸上的笑容一样灿烂美好。

    一辆马车飞快的驶进皇宫的一隅,之后便突然停泊了下来,那车上突然的跳下来一个翩跹的身影,可是却在落地的时候没有站住脚,摔的够狠。

    这一跤摔得沐一一那一根如琴弦一样绷紧的神经当啷的一声崩裂开来,还未从地上爬起来,她便像是迷了路的孩子一样嚎啕大哭了起来。地上的尘土薄薄的覆盖着,将她的脸颊染成了一小片灰白色,极其讽刺的和泪水掺杂在一起,显得格外狼狈。

    她用胳膊肘支撑着身体从地上连滚带爬的起身,不顾那两只麻木了的双手,就朝着无鸾殿跑去。

    那是澜沧洙所在的地方,沐一一再清楚不过,明明闭着眼睛都可以找得到的地方,现在的她却像是个十足的路痴,突然间就再也找不到方向,如一个痴傻疯癫的人一样,胡乱的游走在皇宫里的各个地方。

    她拖着疲惫而摔的麻木的身子,一个劲儿的陪着,直到她看待了熟悉的假山,花园,还有皇宫里那些弯弯曲曲的回廊,才真正找到了些方向,并且卯足了全身的力气,朝着那个她向往的方向跑过去。

    平时的无鸾殿,并不会有很多人,但是却不会少了守门的侍卫和随时等候差遣的宫女和太监们。可是今天却格外奇怪,别说是侍卫了,就连一个守门的小太监也没有。因此,当沐一一火急火燎的赶到这里的时候,这座皇宫里面最肃穆的宫殿看起来就像是一座枯冢。

    大门紧闭,这看起来太过奇怪了,沐一一站在离大门很远的地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来不及寻思一下,就朝着那两扇门冲过去,本以为那两扇门可以被轻易的撞开,可是最终沐一一只是碰了一脸的灰,然后就被喊喊的弹了回来,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这第二摔,简直是要去了沐一一的半条命,让她瞬间就岔了气,窝在地上好一阵子都不敢动弹一下,每次呼吸一下都会带来难以忍受的疼,甚至疼的她悲惨的叫了出来,而叫着叫着,终于哽咽了。

    一身美丽的霓裳,在金府的时候本来是一尘不染,可是在跑到无鸾殿来的这一路却连续摔了两次,摔的这一身心意膝盖处也磨破了,袖子也抽出了金线,雪白的衣领上也是染上了灰黑色的汗渍,沐一一此刻犹如街边那些衣衫褴褛的小乞丐,而不是一个皇帝的贵妃。

    “我要进去……”她无力的朝着那两扇门抽泣着,抬起已经磨破了皮的双手,扶着门让自己站起来,可是还没等到她的腰站直了,门却咯吱的一声打开了。

    而让沐一一觉得自己可笑到应该去撞死的是,那两扇门竟然是向外开的,而她则是可笑的做着自不量力的事情,还摔了个狗吃屎。这让沐一一不禁想到:倘若里面的人仍旧还活蹦乱跳,看到她这幅德行会不会笑的人仰马翻呢?

    怯生生的扒开了门缝,沐一一便纵身一跃,跳了进去。无鸾殿在沐一一的眼里一直是一个渴望而又恐惧的存在,而现在,她低落的情绪让这座宫殿看起来格外可怕,那个曾经在这里的男子,现在究竟是在哪里,她不得而知。

    金黄色的窗帘上那些薄薄的灰尘,犹如帝王们总会独享的那种淡淡的哀愁一样散布开来,甚至弥漫在空气里头,让整个地方都令人感到压抑窒息,一呼一吸只见都能够闻得到那带着腥味的尘埃味道。

    这味道,让沐一一的双眼再次模糊开来,心里念叨的却是:这里究竟是有多久没人打扫过了……

    在她心里,澜沧洙爱干净,若是他能够看得到,这里就绝对不会这样。

    无鸾殿如一个华丽的洞窟一样幽深,只不过是多了一些美丽的琉璃盏而已,那些象征着权势与霸主的东西,在这样的白天里也是安安静静的,灯芯并没有被点燃。荒芜的宫殿里,只有那些随着微风摆动的窗幔,还有时而传来的沐一一自己的心跳声。

    而在这里唯一能够听的清晰的,也就只有她缓缓的脚步声了。

    沐一一如一个好奇的孩子,朝着那一间她唯一所熟悉的屋子走去,在那里,那个男子曾经用手捏着她的下巴,恶狠狠的对她说,取悦我!那刻骨铭心的地方,却让沐一一此刻有着无尽的向往,她无比渴望能够在那里看到自己所熟悉的身影。

    低垂而厚重的帘幕,如同一堵围墙,让沐一一望而却步,她看到了那熟悉的地方,可是她却怕在那扇帘子的后面看到那惨绝人寰的场景,她犹豫了,可是脚步却飞快的奔过去,她整个人也像是一根羽毛箭,冲进了那窗幔之中。

    那张长长的龙榻上,平静的躺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宽阔的肩膀,棱角分明的脸颊,颀长的身子,一切都如赤,裸,裸的刀刃一样一道一道划伤沐一一那颗暴露在空气里的心,让她止不住的流血,快要死亡。

    她看到澜沧洙清晰的眉眼,他双眼紧闭,细长而深邃,只是那眉间的沟壑像是被一只恶毒的手抚平了一般,再也看不到那让人心疼的表情。

    身上薄薄的一层被子让他的身体的轮廓清晰的凸显,但却如最后那致命的一击,让沐一一脚下一个踉跄便扑到在了床边,那哽咽的喉咙里最终发出一个撕心裂肺的声音:“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