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绝品都市医圣 第349章:小卒过河就是車(2)

时间:2019-08-09作者:骑着扫帚赶着猪

    听到陆明这么一说,郝蕾内心的第一想法自然是满满的嘲讽之意。

    不过或许正是听到陆明这么一说,郝蕾的好奇心也随着攀升了起来。毕竟接下来陆明这个家伙到底准备要说什么,显然才是“重头戏”。

    只不过,这个时候的陆明却并没有将这此刻郝蕾的表情放在心上,所以只是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小蕾,你知道吗?……”

    陆明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直接被郝蕾个直接掐断了。

    “不知道。”

    听到郝蕾这么一说,陆明显然还没有回过神来,因为他并没有从中理解郝蕾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杠精”一般。

    但是很快,陆明就从郝蕾的一双眼神之中,看出了些许的意味,原来是她故意在和自己都闹着玩的。

    既然是如此的话,那陆明当然也是在知道前因后果的条件下,才放下心来,缓缓开口说道:“在棋谱上,小卒子的地理位置不仅是处于战场的前沿阵地,而且作为主帅的“望远镜”,从战略布局上来说,小卒子视野开阔,能第一时间获取战场上调兵遣将的信息,但是由于敌我双方对阵,所获取的情报也可能是“***”,这就需要小卒子要具备敏锐的观察力和分析力。可对于刚刚踏入社会的职场小白来说,或许他可以做到信手拈来一句唐诗三百首,也可能毫不费力的解决一道“x+y”,但这一切都比上丰富的阅历来的更实际些。因为你的涉世未深加上缺乏经验的教训,难免会发生无知的错误。”

    陆明这边在给郝蕾灌输着自己的对这句话的概念时,另一方面在看到郝蕾没有继续接着话茬而继续说的时候,于是便在内心觉得,郝蕾是不是已经在潜意识里,逐渐接受自己的思想。

    不过此刻的郝蕾并没有接话,所以陆明便直接说道:“当小卒子一往无前的向‘楚河汉界’大踏步前进的时候,所表现的是一股有冲劲、有闯劲、有干劲,当接受到主帅发起冲锋的命令后,可以义无反顾的向前进,但是战场上军情瞬息万变,稍有迟疑战机就可能延误,因此‘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也成为了桀骜不驯的托词。作为职场新人,敢爱、敢恨、敢拼、敢闯也是时代赋予我们这一代人的标签,因为我们大多数是独生子女,从小到大家中的父母、老人都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上怕摔了,难免在进入职场时会产生过于自我,容易情绪化的抵抗心理,在工作时不免会产生错误。”

    “你说的这些我倒是挺赞同的,但是我感觉像你这样家境殷实里面成长的孩子,应该是很难体会到这种感觉的,可为什么我总觉得你似乎比我想的还成熟啊!”

    听到郝蕾的话之后,陆明并没有为此强加解释,只是用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眼神看向了郝蕾。

    而被盯着看的郝蕾当然也是感到一些不太对劲,于是便直接转过话题说道:“你看什么呢,我脸上有字吗?”

    听到郝蕾这番话的陆明,倒是再也没有继续盯着郝蕾,索性继续开始了他的理论叙述。

    “一旦小卒子跨过“楚河汉界”的分界线,出于自身的局限性,不能像别的棋子‘走日’、‘走田’、‘直冲’,而正是这种狭隘性,极易造成在成功路上的失败。在职场上相比那些‘官场‘老油条’在创新思维以及接受新事物方面的能力较强,但是却缺乏专业知识和相关技能,从而造成在成长路上的不稳定,极易产生失败感。”

    “分析的不错呦!”

    或许正是源于陆明口中的一句话,似乎倒是让郝蕾产生了共鸣的情感。

    而这个时候的郝蕾内心也像是泛起了一丝涟漪。

    于是在片刻之后,郝蕾便开口说道:“所以说,成长的路上难免会有磕磕绊绊,而这些无知、犯错、失败都是职场上的必经之路,没有经历这些脱胎换骨的工序,到头来也只不过是一场且行且至的寻觅。我们在通往’楚河汉界的路上,感受到同事之间的情谊、长辈之间的关怀、职场之间的历练,这一步一步走来印证了职场成长的过程,我虽不知道未来的变数是什么,但值得肯定回答的是:我所能做的,就是在职场上走好这每一步!”

    “总结的十分到位!”

    在听完郝蕾的一番结论定义之后,陆明于是赶紧说道。

    因为在他的心里,也确实是这么想的。但只不过,他万万没有想到,对于这一点的总结,郝蕾居然有着和自己的一样的感觉。

    可是有些出乎陆明意料之外的一点确实,郝蕾对于陆明的“奉承话”似乎倒是并没有过多的兴趣。

    因为在下一秒,郝蕾就拉着个脸对陆明说道:“像你这样的油腔滑调,满嘴‘跑火车’,让我真的有些担心。”

    听到郝蕾的口中突然冒出这么一句,陆明的心里顿时感觉有些不太对劲。毕竟恋爱中的女生都是福尔摩斯,这句话还是有些到底的。

    而且最尤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在这样的节骨眼上,郝蕾的内心到底有没有接受自己,此刻更还是两回事情。所以说,更是要对郝蕾铺设的“陷阱”以及抛掷过来的“糖衣炮弹”更要小心提防。

    因为稍微不注意的话,就有可能陷入进去,而到了那个时候,要是在想爬出来,可就不一定有那么容易了。

    此时的陆明也只是弱弱的问一句:“怎么了?”

    而现在的陆明已全然没有了之前的那股猛烈的气势,看来有些事情还真的是一物降一物啊!

    听到陆明主动开口求问,郝蕾也时没有一丝含糊,所以便直接说道:“就是感觉心里面有些不踏实。”

    “不踏实?”

    陆明本能的将这三个字重复了一遍,只不过在他快速回忆的过程中,却觉得貌似并没有那些地方做的不太对。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陆明才更不知道此刻到底是中了哪门子的“诡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