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绝品都市医圣 第210章:化被动为主动

时间:2019-07-05作者:骑着扫帚赶着猪

    对面的项金花在听到郝蕾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立马露出一副紧张的神情。于是立马转过头对闫冰说道:“你这个臭小子,就不能体谅我一下吗,你没看出来你这还有个小舅舅要带吗?”

    项金花的话刚一说完,结果接下来的一幕却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

    一旁的小孩子在听到项金花的话之后,立马就失声大哭了起来,这确实是所有人始料未及的。至少对于郝蕾来说,自己还是父母眼中的孩子,现在让她面对一个五岁的孩子在办公室哭闹,自然是没有办法的。

    而站在一旁的闫冰看到自己的小舅舅已经哭了起来,赶紧蹲下身子,开始好言安慰道:“小舅舅,你怎么了?”

    郝蕾对于闫冰这种在自己面前的表现,实在是觉得他在课堂之上的举动有些判若两人。

    面对这种情况,现在的郝蕾的确是相信眼前的这对中年妇女和孩子确实和闫冰属于那种亲戚关系。一想到这里,郝蕾自然也准备开始对项金花开始吐露真心话。毕竟,好歹她也是作为闫冰的外婆,有权利知道闫冰在学校里发生的一切。

    不过就在闫冰蹲下来的那一瞬间,只见某人直接飞起一脚就朝着闫冰的屁股上猛地来了一下重重的出击。

    正当在场的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听得后面立马传来一阵极为泼辣的声音。

    “还不赶快哄哄你小舅子,看我待会怎么收拾你。”

    闫冰一听到这话,立马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温顺。面对项金花的言辞,简直就是没有一句顶撞的,而是对自己的小舅舅贴心的服务。

    “小舅舅,你快别哭了,我哪里做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就请多多担待。”

    就在闫冰轻声细语之际,不过那位小舅舅却丝毫没有买账,依旧开始漫无边际的吵闹。

    而此刻,对于这位小舅舅,闫冰顿时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而此刻,对于眼前的这一幕,郝蕾多少是有些反感的。

    想来,这毕竟是自己的办公场所,现在有一个孩子在这里啼哭,多少还是有些不便的。

    不过就在郝蕾感受到为难的时候,一旁的项金花却主动出来,对闫冰说道:“都是你这个臭小子惹得祸,还不快点带你小舅舅出去玩。”

    对于自己这位外婆的话,闫冰显得无比的言听计从,于是很快便辅助行动起来。

    闫冰赶紧一把抱起小舅舅,然后便对他说道:“小舅舅,我带你到外面去往,咱们不听这些大人说话。”

    在听到闫冰的话后,小孩子此刻倒是显得有些兴奋,立马便停止住了哭闹。

    一件自己所说的话起到了良好的效果,闫冰丝毫不敢有所犹豫,索性抱着小舅舅就走出了郝蕾的办公室。而且在这般匆忙的行程下,已让忘记了要和项金花和郝蕾打招呼。

    而就在闫冰和自己的小舅舅前脚刚一出门的时候,项金花就赶紧在第一时间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对于郝蕾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生来说,面对一个比自己年龄大上一半的女性主动锁好门,这一点对于郝蕾来说,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见状,郝蕾便下意识的主动问道:“项女士,你这是什么意思?”

    在面对项金花的突然的举动,郝蕾当然是感觉不太对劲,只不过这扬的一时之间,竟然也想不到什么好的妙招。

    但是,很快,在郝蕾的潜意识里,似乎意识到或许有一个人可以帮自己解决麻烦。

    一想到这里,郝蕾趁着项金花锁门回头的那一瞬间,赶紧掏出电话,随即发送了一条求救信息出去。

    至于会不会石沉大海,对于郝蕾来说,这一切也都只是未知的天定之数。所以只能将这最后的一丝希望全部寄托于这条信息的接收人身上。

    而眼下,对于郝蕾来说,唯一能做的就是以不变应万变。

    就在郝蕾发送完这条信息的时候,项金花便开口对郝蕾说道:“郝老师,其实你说的这些情况我们都了解,但是希望你还是可以原谅闫冰这个孩子。”

    对于项金花主动说出的这句话,作为郝蕾是并没有想到的。毕竟这位外婆并不像自已印象中的属于那种“隔代亲”。

    眼前的项金花倒是显得如此深明大义,倒是将关于闫冰的一些问题主动抛了出来。

    面对这般“主动坦白”的外婆,郝蕾倒是觉得有些情况是应该在仔细思考之后,才能对项金花说的。

    但是与其自己这样被动,郝蕾觉得倒还不如主动在项金花的口中了解一些关于闫冰的情况。毕竟有些问题自己哈市尚未清楚,所以自然是不太好下结论。

    郝蕾在萌发过这种念头之后,便直接开口对项金花问道:“项女士,我可以冒昧的向您请教一些关于闫冰的情况吗?”

    项金花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便一口答应道:“可以啊!”

    对于郝蕾来说,自己作为闫冰的班主任,而且任职已经达四年之久。但是在对教育闫冰这样的问题上,早就已经失去了信心。只不过今天她要不是在今天早上那种机缘巧合的情况下,自己也是对这种情况一无所获。

    在等到闫冰外婆的同意后,郝蕾便开始单刀直入的问道:“其实最早我对闫冰有印象的时候,还是在大一新生入学的时候,那个时候我还见过他的父母。在我的记忆里,好像是做什么大生意的。只不过闫冰本身就是因为体育特长生的身份给招进来的,但是对于他的学业我也一直没有放松过。只不过,后来通过几次考试成绩的测试,才发现他的成绩的确是不太理想。”

    “这孩子也就体育成绩还能算说的过去,但是要是凭借笔试的话,估计恐怕真的要提前辍学了。”

    听着项金花的话,郝蕾觉得这病没有一丝谎言的成分在里面。因为这种感觉,郝蕾和项金花有着共同的感受。

    但是对于郝蕾来说,令自己最感到意外的是。在自己发现了闫冰成绩出现下滑的时候,本想通知他的父母,却没有想到令自己大吃一惊的消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