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我是天启我不是坦克 第76章:嗨,老沙!

时间:2021-02-26作者:霞飞双颊

    www..,最快更新我是天启我不是坦克 !

    “身为阿拉巴斯坦王国的公主,你应该对我这个国家英雄的能力有所了解才对。”沙鳄鱼化作流沙闪现在薇薇公主身后,亮出剧毒的黄金钩示意薇薇公主坐下来,“以你的能力,无论如何也杀不了我这个拥有自然系沙沙果实能力的对手,甚至造成不了一丝伤害。”

    “所以,请你坐下来。”

    “稍安勿躁。”

    “听我为你讲述一个有趣的故事。”

    “你不是化身s·星期三来调查我和我的计划吗?”

    “现在我统统告诉你真相,你听完之后,如果你还觉得你有力挽狂澜拯救阿拉巴斯坦的能力,那么再向我动手不迟。”

    沙鳄鱼彬彬有礼地请薇薇公主坐下来,耐心听自己讲解整个理想乡终极作战计划。

    他像个绅士那般。

    主动替薇薇公主拉开座椅。

    然后走到薇薇公主身后,用非常平静又和缓的声音,开始了他的演讲,“阿拉巴斯坦,有着一位‘国即是民’这种理念的国王寇布拉,深受民众爱戴,我得承认,想要颠覆这样的国家的确不容易。不过,世间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只要动用脑子,那么即使是铁板,也能够找到可以扩大的缝隙。”

    “阿拉巴斯坦是个到处是沙漠的国家。”

    “尽管有许多绿洲。”

    “以及一条流量巨大的圣多拉河,可是缺水问题一直存在。”

    “而我的能力,恰好能够在这种地形完美发挥,比如被沙子掩埋的犹巴绿洲和爱鲁马这个绿洲之城,你不是真以为有那么多龙卷风暴每隔一段时间便袭击那里吧?”

    “千万不要惊讶。”

    “那些都是我做亲手做的。”

    “除了我,世间上再没有谁可以隔那么远以风沙掩埋一座座绿洲。”

    “或许你以为那是跳舞粉的负作用,事实上,那只不过是我栽赃嫁祸给你父亲削弱他个人威望的手段。”

    “你以为跳舞粉的制造不需要成本吗?还有制造这种被世界政府禁止的东西,难道没有风险吗?所以真相是你们所看到的一切惨状,只是我以个人能力制造的灾难。我个人来说,其实挺佩服那些天天拼命想把绿洲自沙子底下挖出来的那种傻瓜,不过,我真不觉得他们有能力跟我一个随意可以制造沙暴的强者对抗,哪怕他们心志坚定,一遍遍地将绿洲自沙子底下挖出来。”

    “仅是这样。”

    “还没有办法彻底激怒叛军。”

    “我知道,只要你父亲站出来说一句辩白的说话,那些叛军就有可能放下武器。”

    “所以我设计了一个计划,叫做理想乡终极作战计划。”

    “这个计划我筹备了很长时间。”

    “耐心地等待。”

    “直到这个国家的民众对国家因为层出不穷的天灾人祸以及没有成果的挽救行动,已经失去了信心。国王原来如日中天的威望,下降到了历史最低点。甚至就连反抗国王的叛军,同样虚弱到了极点,只能发动最后一波攻击了。直到这个时刻,时机才真正成熟。”

    “我才开始真正行动。”

    “一是安排拥有模仿果实能力的r·2伪装成你父亲,到港口城市油菜花当众宣布对跳舞粉事件负责。”

    “二是在此同时,引导叛军首领,也就是你小时候青梅竹马的伙伴寇沙,自叛军新的大本营卡特莱亚前往油菜花,亲眼目睹整个过程,促使他心中最后的信仰崩溃。”

    “三是让安排在国王护卫队行刺他,但让他伤而不死,拥有继续带兵作战的能力。”

    “四是安排运输着大量武器的武装船驶进港口,然后倾倒,给叛军造成一种天意如此的迹象,给缺乏武器对抗国王护卫队的叛军,提供大量的武器,让他们立即有能力向首都‘那尔巴那’发动进攻。”

    “五是将你的父亲秘密囚禁起来,无人主持大局的国王护卫队必将效忠国王守护国家,与叛军誓死一战。”

    “六是在两军对峙,双方仍然有可能犹豫的时刻,安排潜伏在里面的卧底,主动向对方发动进攻,以枪炮声掩盖首领们的命令,尽可能地造成混乱的局势,将双方军队拖入不得不交战的混乱局面。一旦战争开启,那么再也无人可以在里面成功抽身而出,甚至没有停止下来思考的可能。”

    “唯一让我有点意外的是。”

    “薇薇公主你在短短时间又结识到了草帽小子这样的新朋友。”

    “并且草帽一伙愿意为你效死,甚至冲到雨地这里,向我发动挑战,这是超出我预期的一个变化。”

    “我以为你们会先去首都阿尔巴那阻止叛军。”

    “为此。”

    “我特意安排了r·1以及s·双手指等等得力手下,守在阿尔巴那等待你们自投罗网。”

    “当然了,即使你们稍微超出预期也没有太大问题,我可以亲自解决你们,而且是一劳永逸地解除你们这帮最后的意外因素。”

    海楼石囚笼里的路飞听得气炸了:“你这个混帐!”

    娜美为之冒汗:“好阴险。”

    乌索普恐惧地抱着头。

    索隆亦忍不住叹息:“恶魔这个名词,就是为你这种人而设的。”

    路飞双手抓在海楼石栏杆上,又气又急:“要没有这个笼子,我会把你打个猪头,你这个混帐太可恶了!”

    沙鳄鱼听了,忽然啧啧有声地摇头:“如果我的情报上没有出错的话,你们应该还有一个伙伴,正是他的存在,才让你们如此有恃无恐的吧?”

    斯摩格赶紧看向路飞他们。

    等等。

    沙鳄鱼说的该不会是那个可怕的家伙吧?

    如果是他的话,那么这种必死的局面似乎真有可以挽救的可能。

    “哈哈哈~”

    沙鳄鱼大笑起来,“果然还有一个同伴留在外面接应,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个人应该是我在小花园通过电话的那一位。除了他之外,别的人都已经在场了,你们能告诉我他在哪里吗?我想尽地主之谊,前去接他过来跟你们团聚。”

    路飞举臂大吼:“混帐,我才不会把山治在哪里告诉你这个大坏蛋!”

    索隆无语。

    你说这话有考虑过山治的感受吗?

    乌索普反应极快,一听路飞开口只暴露山治,反倒掩藏了李奥,立即跟着大叫起来:“我们不会告诉你任何有用的信息,你死心吧,我们在外面可是有八千万的手下。”

    “八千万手下?啊哈哈~”沙鳄鱼忍不住仰天大笑,这就是接二连三击败自己得力手下的草帽海贼团?

    噗噜噜~

    噗噜噜噜噜噜……

    妮可·罗宾的电话虫忽然响起来。

    她看了看,眉头轻皱:“这是我还从来没有使用过的子电话虫?”

    沙鳄鱼大笑不止:“如果我的预感没有错,应该是那一位此前跟我通话过的熟人,接通吧~”

    接通后。

    沙鳄鱼平静地问道:“喂,你是谁?外面发生了什么?”

    只听山治的声音自电话虫传出来:“呃,这里是……混蛋餐厅……”

    沙鳄鱼挑了挑自己的眉头,问:“你到底是谁?”

    山治的声音再次传出:“我叫r·王子。”

    “r·王子?”沙鳄鱼发出一声怪叫,“那么之前在小花园曾经跟我通话的草帽海贼团成员之一的山治先生又是谁呢?不管你是r·王子又或者山治先生,请你到我们雨宴最大的vip房走一趟好吗?我马上过去迎接你过来这边,跟你的同伴一起团聚。”

    “我可没那么笨,自投罗网。”山治拒绝犯这种傻,我又不是路飞那个傻瓜,你觉得我会上当?

    “这件事可由不得你,r·王子,假如我没有在雨宴最大的vip房看见你出现的话,那么你某些同伴有可能遗憾地与你告别,比如漂亮的薇薇公主,又或者另一位抱着宠物的小姑娘。”沙鳄鱼威胁道。

    “老板,他现在就在雨宴门口,被我们包围了。”电话虫紧接又有个声音响起来。

    电话虫通话立即中断。

    在中断之前。

    沙鳄鱼敏锐地听到了噼里啪啦的打斗声响。

    他向囚笼里的路飞和捆绑在椅子上的薇薇公主耸了耸肩膀:“看来你们的同伴有点不幸,被我的手下发现并且包围了,但愿在我赶到之前,他还是一个鲜蹦活跳的活人。”

    妮可·罗宾忽然开口:“需要我留下监视草帽一伙吗?”

    沙鳄鱼却是摇头:“你跟我一起,假如那位r·王子真的逃脱了,或许我需要你的能力侦察敌踪。”

    妮可·罗宾看了看薇薇公主:“把她留在外面没有关系吗?我可不认为一张椅子和几条绳子,可以困住这位充满了决心的公主。”

    “没关系,我可以跟她玩个小游戏。”沙鳄鱼将一条金闪闪的钥匙变出来。

    在薇薇公主面前亮了一下。

    再打开机关。

    抛开地下香蕉鳄鱼用餐的空间。

    沙鳄鱼向薇薇公主点头:“假如你能够在我回来之前,找到这条钥匙,并且成功开启海楼石囚笼,那么这个游戏就算你赢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下面几条香蕉鳄鱼争抢着将钥匙吞掉了,最后根本不知道进了哪条香蕉鳄鱼的肚子。

    香蕉鳄鱼看见顶上的开口。

    一条条探起身子。

    排着队。

    依次向打开后再没有关闭的陷阱入口爬出来。

    沙鳄鱼向倒在地上的薇薇公主,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满脸得瑟地离开……

    “薇薇,快逃,快到外面寻找救兵,我们暂时不会有事。”娜美暗示薇薇公主别跟这些体型庞大无比的香蕉鳄鱼开战,时间紧迫,趁沙鳄鱼不知道真相,赶紧找到李奥。

    “可是我……”薇薇很为难,她不知道上哪可以找到那个神秘的李奥。

    “让水分子带你去。”娜美将怀里的水分子塞出囚笼。

    “去吧,这里交给我得了。”山治出现。

    他飞脚将一条巨大的香蕉鳄鱼轰翻。

    然后点烟。

    悠然地吐了个烟圈。

    路飞一看狂喜:“山治你不是在雨宴的大门口吗?”

    山治潇洒地挥了挥手:“我是骗沙鳄鱼的,其实一直在后门,我刚才找了一个他的手下做配合,使计引沙鳄鱼离开。”

    乌索普激动得给山治竖起了大拇指:“山治你太棒了,快把这些大鳄鱼踢死,它们其中一条肚子有钥匙。”

    山治一听傻了眼:“这么多鳄鱼,钥匙到底在哪条肚子里?”

    时间要赶不及。

    沙鳄鱼可是会重新回来的。

    此时的沙鳄鱼走出赌场大厅,发现所有人都围在一张赌桌之前,就连自己出来也没有人注意到。

    他顿时感到奇怪,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所有人都聚集在一张赌桌前呢?

    妮可·罗宾看见围观的人群中。

    有个笑容灿烂得让灯光为之黯然失色的年轻人,正笑嘻嘻地看着对面浑身颤抖的赌场总管,眼神不由为之一亮:“先知李奥?”

    李奥仿佛听到了妮可·罗宾的声音。

    掉头转向这边。

    笑得唇红齿白地朝愕然的沙鳄鱼挥了挥手:“嗨,老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