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超级工业强国 第六百五十四章 重大线索

时间:2019-02-20作者:小黑醉酒

    由于全国党代会将于十一月初在京城召开,届时将是赵东升重新出现在公众面前机会,所以在党代会召开前他要找出柳叶的雇主,现在已经是八月中旬,虽然有两个多月,但是考虑到对方行事谨慎,因此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宽裕,。

    其实,赵东升之所以选择暗中留在江州市郊外的这栋别墅里暗查柳叶的雇主,还有另外一层原因,那就是他要看看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华威集团能否正常运作,给吴雯一个锻炼的机会,毕竟以后他不可能一直担任华威集团的董事长,吴雯迟早会挑这个大梁的。

    自从赵东升被纪委调查后,已经两个多月没有在外界露面,所以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下,关于赵东升出事的传言越演越烈,而且连赵东升被纪委带走的确切时间也不知道怎么流传了出来,这使得华威集团下属各个上市公司的股票出现了波动,纷纷小幅下滑。

    因此,面对着市面上那些呈现出失控状态的流言蜚语,八月底的时候,吴雯在华威集团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向与会的记者表示赵东升目前在进行一项重要的国家科研项目,请外界不要对此进行妄加猜测。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吴雯还在发布会上公布了一段赵东升拍摄的录像,在录像里赵东升谈笑自若,告诉大家等那个国家科研项目完结后他就会回到华威集团总部,由于事关机密,所以他现在还无法透露那个项目是什么。

    伴随着赵东升的这段表态,外界关于他的非议逐渐平息了下来,毕竟赵东升在媒体和公众面前有着非常好的信誉,大家都愿意相信他,并且赵东升本身就是一名国际顶尖的电子专家,他从事高级别国家科研项目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赵东升所说的那个国家科研项目并不是信口胡诌出来的,而是确实存在的,代号“天宫计划”,这是国家航天工业集团的核心工程,准备在明年九月份向月球发射载人登陆器,对月球表面进行勘探,成为继美国和俄罗斯后第三个有独自登月能力的国家,在很多领域将拥有世界领先水平。

    在科技高速发展的现代社会,探索外太空已经成为了摆在人类面前的一个无法避免的挑战,在未来只有掌握了外太空的控制权才能在世界上拥有着话语权,否则的话只能处于被动的地位。

    因此国家把发展航天事业作为了一项重点项目来发展,华威集团从十几年前开始就已经参与到了这个项目中,其中赵东升是“天宫计划”的技术总顾问,设计了许多重要的电子系统,所以赵东升以“天宫计划”当作借口的话将是一个非常好的理由。

    九月初,法国那边的监控人员终于传来了一个好消息,他们已经发现了柳叶的那名联络人与外界联系的方式。

    令赵东升感到有些惊讶的是,柳叶的那名联络人采用的是最原始的摩斯密码来向外传递消息,而传递消息的场所就是公寓的电梯里,他在乘坐电梯的时候右手会有节奏地在腿上打着拍子。

    由于那名联络人打拍子的动作很隐秘,只有通过电梯里的摄像头才能发现,所以在法国的那些监控人员一直没有发现他这个隐蔽的传递消息的方式。

    之所以能发现那名联络人的这个隐蔽的行为,是因为柳叶相继把有关赵东升的消息告诉了他,他要把这些消息传递出去,进而给了那些监控人员机会。

    监控人员虽然不能调取电梯里的录像,但是却能派人跟着那名联络人,把他一天在外面所做的事情记录下来,其中就有在电梯里的画面。

    开始的时候那些监控人员并没有发现那名联络人在乘坐电梯的时候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不过在柳叶相继给那名联络人传来消息的这段期间,监控人员加强了对那名联络人行为的分析。

    无意中,一名监控人员发现了一个细微的细节,那就是那名监控人员在乘坐电梯的时候有时候右肩会有轻微的抖动,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根本就看不出来。

    为了避免那名联络人起疑,监控人员并不是每一次都能进入电梯里对其进行偷拍,从那些电梯里的录像中,那名发现了其右肩会有轻微抖动现象的监控人员在对比了所掌握的对方在电梯里的录像后发现,那名联络人每次在电梯里轻微抖动右肩的时候都是在柳叶给他打电话后。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特勤,那名监控人员绝对不会错过这个反常的细节,这极可能意味着那名联络人正在向外发出信息。

    由于那名联络人站在电梯里的一个角落,身体挡住了他右手的动作,所以监控人员们无法知道他的右手在做什么,不过根据现场的情形以及经验他们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那名联络人的右手十有**是在向外发送情报,而用手指能发送情报的那么首当其冲的就是摩斯密码。

    而按照电梯里的情形,如果那名联络人在电梯里向外发送情报的话,那么能看见的也只有公寓监控室的人,因此他的动作只能被安装在电梯顶部的摄像头拍摄到,换句话说来接收情报的人就在公寓监控室。

    那名联络人所住的公寓监控室只有三名安保人员,两人为一组轮流上班负责公寓监控,很少与外界打交道,负责赵东升安排的那些监控人员以前曾经做过尝试,想要进入监控室搜集情报,可惜失败了,监控室的那三名安保人员对外界的接触反应很冷淡。

    如今那名联络人用摩斯密码传递情报的事情被那些监控人员发现后,立刻就明白过来为什么那三名安保人员为什么对外界态度冷漠了,原来他们极可能肩负着重要的任务,幸亏当时那些监控人员为了谨慎起见没有试图收买那三名安保人员,否则的话可就要露馅了。

    虽然现在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柳叶的那个联络人就是通过摩斯密码来向外传递情报的,不过那些监控人员凭借着经验已经可以确定这件事情,因此赵东升加派了人手,对那三名安保人员进行全天候的监控。

    这样的话,无论那三个安保人员中的哪一个负责把从柳叶联络人那里得到的消息传出去,赵东升安排的那些监控人就不会错过一些重要的信息了。

    赵东升所住的那个别墅由于在郊区,所以距离一个水库很近,等待法国那边传来消息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于是赵东升觉得无聊的时候就去那个水库钓鱼,以此来打发时间,日子倒也过得悠哉游哉。

    因为赵东升这次是秘密执行任务,所以他去钓鱼的时候带的人也不多,除了柳叶外就是两名警卫人员,远远地保护着她和柳叶。

    钓鱼考验的是耐心,作为一名超级企业家和一个顶级杀手,赵东升和柳叶最不缺少的就是耐心,两人时常在岸边坐一整天来钓鱼而期间没有任何语言的交流,好像双方不认识似的。

    柳叶并不是不想跟赵东升说话,只不过她很清楚赵东升表面上看来是来钓鱼散心,实际上他是在考虑很多方面的东西,有华威集团的,也有国防中心和国资局的,还有九州商会的。

    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赵东升如今可谓位高权重,他现在已经有些身不由己了,虽然已经处于了一种“休假”的状态,不用操心公务,可是他的手头有那么多需要他解决的事务,他又怎能真的当甩手掌柜,对那些事务不闻不问呢?

    赵东升之所以来钓鱼,就是为了能够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好好地思考一些手头战略性的事情,一旦有丝毫偏差的话会带来巨大的损失。

    当赵东升坐在岸边凝神想着问题的时候的时候,柳叶时不时地就会扫上他几眼,暗自注视着赵东升,她非常喜欢看见赵东升陷入沉思时的模样,感觉既帅气又有着无比的魅力。

    九月下旬的一天傍晚,赵东升结束了一天的垂钓,拎着身旁的水桶向停在不远处路边的一辆越野车走去,水桶里有着几条大鱼,是他今天的收获,准备拿回别墅让别墅里的厨师明天做给别墅里的工作人员。

    其实,赵东升一天内钓上了不少鱼,不过他只要个头足够大的,其他的鱼都被他给放了,他享受的是钓鱼的过程而不是最后的结果。

    “你们是干什么的?不知道这里不能钓鱼呀!”就在赵东升走到越野车边上的时候,一辆没有挂车牌的黄色面包车从远处开了过来,车上下来了几个五大三粗的壮汉,其中领头的一个挺着大肚子的胖中年人伸手一指赵东升,“罚款五千。”

    见此情形,在远处聊天的两名警卫员立刻快步走了过来,暗中摸向了腰上枪套里的手枪。

    “五千?”赵东升闻言不由得笑了笑,冲着胖中年人一伸手,“罚款可以,不过我要看看你们的证件,看看你们有没有罚款的资格。”

    “证件?”胖中年人微微怔了一下,随后冲着身后的大汉笑道,“这小子想看咱们的证件,哥几个,大家说怎么办?”

    “魁哥,我看这小子欠收拾,咱们给他松松骨头他就老实了。”一名身材粗壮的大汉闻言冷笑了一声,恶狠狠地盯着赵东升,把拳头握得咔啪啪直响,言语中充满了威胁。

    柳叶觉得魁哥等人不像是好人,于是放下手里拎着的渔具和水桶,不动声色地横身护在了赵东升的面前,警惕地等着魁哥等人,她的水桶里也有几条大鱼,看起来收获也很丰盛。

    “唉呦,这小子竟然躲在女人的后面,简直就是吃软饭的小白脸。”身材粗壮的大汉见状嘴角顿时流露出一丝不屑的神色,接着色迷迷地打量了一下柳叶,一脸暧昧地伸手向柳叶的脸颊上摸去,“妹子,这小白脸有什么好的,不如跟了哥哥,哥哥天赋异禀,肯定会把你伺候得欲仙欲死。”

    听了身材粗壮的大汉的话后,周围的几个大汉不由得猥琐地笑了起来,目光在柳叶的身上直打转。

    “我要纠正你两个错误,第一,我不是吃软饭的,第二,我也不是小白脸。”眼见身材粗壮大汉的手就要挨到柳叶的脸颊,柳叶刚准备给身材粗壮的大汉一个教训,冷不防赵东升从她身后伸手抓住了身材粗壮的大汉的手腕,一边说着一边微微一使劲。

    身材粗壮的大汉只觉得被抓的手腕处好像被一把铁钳子夹了一下,随后嗷地惨叫了一声,捂着手腕就蹲在了地上。

    柳叶见状有些惊讶地望着赵东升,她万万没有想到赵东升会出手帮她解围,心中不由得泛起了一股暖流。

    “教训他!”魁哥没想到赵东升竟然敢动手,不由得恼羞成怒,冲着身旁的大汉挥了一下手,那几名大汉就气势汹汹地向赵东升扑了过来。

    “别动,让我来。”柳叶刚要迎上去,赵东升拉住了她,把脱下来的西服后交给她后走向了那几个奔来的大汉,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活动筋骨的好机会。

    接下来,在魁哥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赵东升三拳两脚就把那几个大汉给打倒在了地上,躺在那里痛苦地呻吟着。

    魁哥知道自己这次撞上铁板了,当赵东升收拾完了那几个大汉后抬头望向他是,魁哥心中一紧,扭身拔腿就跑,不过刚转身他就僵在了那里,因为那两名警卫员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虎视眈眈地望着他。

    就在魁哥想着是不是下跪求饶的时候,赵东升的手机响了,他接了电话后眼前顿时就是一亮,然后招呼着那两名警卫员上了越野车疾驶而去,在路上扬起了一片尘土。

    “这些家伙是什么人?”望着绝尘而去的越野车,魁哥不由得心有余悸地松了一口气,心中暗暗感到庆幸,如果不是赵东升接了那个电话后恐怕他要吃些苦头了,他们是附近村子里的村民,路过这里想仗着人多势众敲诈赵东升一笔钱,不成想撞在了枪口上,反而被赵东升教训了一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