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罗马共和国的法师 第二十一章 特克伦来了

时间:2020-11-22作者:牛肉管够

    接下来直到中午,马洛斯、扎特都没有再听到纳尔西说话。

    这个皮肤黝黑的老人只是沉默地用那把鲜绿色的木榔头加固着漏水的管道,整个锅炉房里就只有咚咚地敲击声。

    马洛斯和扎特也只是默默干活,没有去打搅这位老人,只是一起默默地把地面上的积水和垃圾都清理掉。

    他们都知道为什么一直乐光的浴室老板会如此绝望,他们都认识特克伦。

    纳尔西和特克伦的容貌就说明了一切,他们是整个镇子里唯二的沙漠部族人。

    绿蟹镇的居民中以罗马人和草原人为主,前者比后者略少一些,但是拥有公民权的前者在城镇里是绝对的主导者,后者大部分是罗马辅助军人和他们的后代,小部分是罗马人奴隶的后代,还有极少一部分岁数较大的甚至曾经是罗马人的奴隶。

    两种居民的发色、瞳色不同,罗马人以黑头发和黑眼睛为主,容貌也有一定的差别,草原人则各种发色都有,但是二者间的区别远远小于他们和沙漠人的区别。

    纳尔西老板和特克伦是镇上唯二的沙漠人,他们黝黑的皮肤让他们融入这个社会的难度最大。

    纳尔西老板也是因为曾经担任过罗马辅助军所以才得到了罗马公民权,因此能够经营公共浴场这个生意,特克伦从小就帮他干活。

    纳尔西一开始只有一个浴池而已,连锅炉房都没有,就是直接在池子旁边弄了个锅烧热水。

    收钱、砍柴加净水,他们俩就是一起干。

    扎特和马洛斯从没有听纳尔西提及过孩子,所以特克伦这个沙漠人,几乎就可以算是他的孩子了。

    想到这里,就连扎特也有点怀疑了,他给了马洛斯一个怀疑的眼神,然后发现自己的侄子也在皱着眉头。

    马洛斯没有注意到这个眼神,但他确实也在思考这是怎么回事。

    特克伦那个家伙确实是最不应该会背叛纳尔西的人了,马洛斯原以为是某个普通被雇佣的员工而已,没有理由是特克伦啊。

    他们都没有说话,只是各自认真地把地面上的垃圾都给清理掉了。

    在正午到来前,他们把锅炉房清理的一大半。

    太阳已经到了头顶上,后面的是来不及弄了。

    扎特始终没有听到纳尔西说话,他都有些担心伙食了。

    “剩下这些等到傍晚再弄吧。”

    好在纳尔西老板并没有忘记吃饭,他喊了一声,然后挥了挥手带着马洛斯和扎特去食堂吃午饭。

    他们走路的时候都沿着墙壁的边缘行动,确保自己的身体尽可能少地暴露在阳光下。

    到了饭堂,他们吃得依然是和早上一样的食物,扎特找了扎储藏室,找到了一锅海带又做了一锅汤。

    虽然耕地更紧张,但水生的蔬菜还是有供应的,除了“水”失控的季节,价格也是大家都负担得起的。

    这时候纳尔西的精神状态似乎好一些了,他的脸上又出现了一些笑容,他喝了一大碗海带汤之后,身体恢复了生机。

    “我希望你们不要过于紧张,我仔细想了想,这一定是哪里搞错了。”纳尔西老板看着马洛斯说道,“我想了想,其实特克伦只是第一个发现了火情,他并没有大喊大叫,也没制造混乱,可能是顾客或者其他人发现了火情,然后引来了文图拉,而这些木料虽然是他从林场运回来的,但是柴房里又没有什么警戒,谁都可能把你说的这块有问题的木料放进去。”

    “其实也有可能是用了其他办法杀死了塔尔,这事并没有一定的。”扎特喝了一大杯葡萄酒,感到身体舒服多了,“马洛斯这小子又不是什么牧师、法师,哪里知道这些家伙的手段有多诡秘啊,说不定他们藏在锅炉里,或者躲在天花板上,一下子就把塔尔干掉了呢,哈哈哈。”

    他的安慰反而让纳尔西又有些不安。

    马洛斯这时候放下了手上的蘑菇饼,用冷静的语气说道:“锅炉里或者天花板上里没有敌人,但是纳尔西老板你说得对,仅凭现在的证据,并不能说明特克伦勾结了文图拉,你能想到他有什么动机吗?”

    纳尔西听了马洛斯的话,老脸一下子放松了下来:“对啊,关键就是没有动机,你们看得出特克伦和我的关系,但是你们恐怕不知道我和他的关系是多么久远的时候就建立起来的,我们是一起逃到罗马共和国来的啊,我的妻子和孩子死后,他几乎就是我的亲人了。”

    马洛斯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听着。

    扎特咕咚咕咚趁机喝了一大口酒。

    “哈哈哈,所以动机这个事情,他真的完全没有。”纳尔西有些自嘲地说道,“等我死了,这个浴场就是他的啊,我都找公证人写了遗嘱了。”

    “这件事特克伦知道吗?”马洛斯问道。

    “我没告诉他。”纳尔西摇摇头,“但不论他知道不知道都不影响他没有动机来把浴场弄毁了啊,你说他即使是知道了我的遗嘱,要是想谋杀我好早点继承财产,我都觉得比要勾结外人把这浴场给毁了来的有道理。”他最后用很确定的语气说道,“不可能是他,绝对不可能。”

    这一番分析下来,就连马洛斯也稍微有些疑惑了。

    这样听下来,这特克伦破坏纳尔西的生意,几乎即使破坏他自己的生意了啊。

    “我们可以等一等,如果等会特克伦不来,那就说明他确实有问题。”纳尔西继续说道,“当然即使他来了,我也要好好问一问昨天晚上柴房是怎么失火的。”

    “嗯,这是最好的。”马洛斯点点头。

    “对,你说得对,他就没道理这么干嘛,肯定不是他,肯定不是。”好久没说话的扎特突然接上来前面的一句话,他还喊得很大声,以至于嘴里上凝聚起了一层浊白之风,嘴唇和脸都被割破了,但是他浑然不觉,“我过去就觉得特克伦这孩子天赋不错,比马洛斯强,现在已经是2级战士了吧?将来肯定能更强,一定能把你的生意管好,文图拉勾结谁也不可能勾结他啊。”

    纳尔西这才注意到,因为他刚刚有些分心,所以把一大壶酒都给拿了出来,扎特也老实不客气地喝了太多太多。

    马洛斯其实是注意到扎特有酒喝了,但是他知道这是1级净水,对扎特的身体有好处,所以也就没有说话。

    葡萄酒的酒精度虽然对人的心智有一定影响,但是在大部分人身上并不会引起无法影响生活的破坏。

    “你这家伙,这可是我用来待客的好酒。”纳尔西连忙把酒壶收好。

    然后马洛斯和他一起把扎特扶到浴室里的休息室睡下,他们俩也躺在他们的旁边。

    已经忙活了好久的马洛斯很快就陷入了梦想,扎特似乎有些不舒服,折腾了好久才勉强睡着。

    而纳尔西老板则对着天花板看了好久,似乎还是被什么事情困扰着。

    ...

    “老头,你怎么没好好休息啊。”

    “我休息了一下午呢。”

    “我昨天不是说今天不营业,休息一晚上,我用这一晚上来打扫吗?”

    “没事,我身体还行。”

    “啊呀,老头你太不保重自己的身体啦,而且给马洛斯和扎特这俩家伙的工资也太多了,马洛斯这个家伙工作最不老实,不摸鱼就不舒服,那个酒也是我给你特别酿造的,你怎么给扎特那个酒鬼喝那么多呢。”

    马洛斯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刚刚有些变黑,他睁开眼,就听到了特克伦这个家伙正在中伤自己。

    什么叫不摸鱼就不舒服,不摸鱼就是被商会给压榨了,摸鱼是我反抗商会压榨的方法!

    “嘿,你这倒霉的特克伦,你过去给商会运货的时候算错了箱子,还是我帮你点清楚的呢!”马洛斯好气,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

    “你这家伙,拿了老头那么多钱,可得好好干活!”看到马洛斯走了出来,特克伦也没有特别不好意思。

    “哈哈哈,合理的工钱,合理的,你看好多员工都被文图拉给吓怕了,没来工作呢。”纳尔西说着自己的生意遇到了困难的事情,但他脸上的表情很是放松,特克伦依然准时出现,就让他感到放松了不少,“反正今天好多员工都没来,本来也没法开门,我们就继续打扫一下就行了。”

    看着站在屋檐下的纳尔西和特克伦,马洛斯心中更加无法怀疑后者了。

    他们都有一样的肤色,一样的口音,甚至身高也差不多,只是特克伦身上有着更多的生命力,气色更加健康。

    看着他们站在一起,马洛斯不得不承认,哪怕他们没有过去在黑大陆的往事,他们一起生活在绿蟹镇那么久,确实就是对方的亲人啊。

    “马洛斯肯定是希望我们和文图拉干啊,他在文图拉那里是上了黑名单的。”特克伦继续说道,“他不好好搬货,反倒是把文图拉偷偷咪了辛乃尔特阁下的十几箱蟹肉的账目都给对出来了,否则文图拉在辛乃尔特阁下面前的面子就更大,可不止一个公共浴场的生意。”

    “呵呵,我是一贯看不惯这种上下其手的行为。”马洛斯含蓄地笑笑,并没有很得意的样子,其实他并不在意文图拉弄辛乃尔特的钱,这位可是真正的有钱人,但是文图拉这个坏蛋经常盯着他加班,那马洛斯肯定要搞他了。

    “哈哈哈,马洛斯还是挺努力工作的,今天下午几乎没有怎么偷懒。”纳尔西的辩护让马洛斯很不舒服,但是他的笑声让马洛斯感到安心和平静,他继续说道,“马洛斯,刚刚特克伦跟我说他昨天晚上发现着火的时候,还看到好几个四肢着地,不像人的东西从柴房里冲了出去。”

    “他们跑得很快,一点也不怕风,我发现柴房已经有火了,所以不敢追,但是我看到钻到那边的楼下去。”特克伦指着一片很开阔的一楼说道。

    “是浊白信徒啊。”马洛斯看着特克伦,他看上去很自然的样子,紧张中带着一些懊恼,“可是他们一般不放火啊?”

    “是啊,这些个畜生根本就不会放火,所以火势根本不大嘛。”特克伦很是不满地说道,“难道你想火烧得更大,然后好多赚几天清理火场的钱?!我跟你说,你可不要摸我们穷苦人的鱼,去占有钱人的便宜去啊。”

    “小子,你别再这么说啦,马洛斯是个好小伙子。”纳尔西帮马洛斯解围,然后又说道,“马洛斯,我看你和艾尔兰阁下关系不错,你看是不是把这事给他报告一下,再送一个苏勒德斯的贡金去,我们得清剿一下城里的浊白信徒,这个浊白之季已经持续得太久了,他们的实力和胆子都在变大。”

    “别说我坏话啊,也别咪掉四分之一啊。”特克伦又补充了一句。

    “我一个乡镇人,哪里和牧师阁下能有什么特殊的关系。”马洛斯连连摆手。

    ...

    “艾尔兰阁下,事情就是这样,特克伦是这么说的,但是我不怎么信任他。”

    “不过浊白信徒确实是太活跃了,非常令人担心。”

    “纳尔西老板还给了宁静之主的教会三个大第纳尔的贡金。”

    半小时后,马洛斯找到了艾尔兰,站在宁静之主的神像下,马洛斯递给艾尔兰一个价值四个大第纳尔的金色小美人。

    “三个大第纳尔?”

    艾尔兰神甫有些困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