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罗马共和国的法师 第二十章 纳尔西的乐观和失望

时间:2020-11-22作者:牛肉管够

    太阳已经露出了地平线,微弱的阳光照在深黑或者灰黑的脸庞上,给了他们一点微不足道的热量和些许若有若无的光明。

    “纳尔西老板,为公民提供洗浴的自由是元老院和宁静教会最关心的事情。”

    “我不会任由坏人得意的,你安心经营,宁静之主会保佑你的。”

    “你什么事就和马洛斯说,他是个可靠的小伙子,我要去准备净水了。”

    艾尔兰牧师轻声对纳尔西老板说了几句,然后就步履匆匆地离开了公共浴场。

    这位宁静之主的牧师步伐迈得很大,他的头发也被吹了起来,这感觉一定像是针扎在脑门上吧。

    他显然是很急着回净水池。

    看着他远远离去的背影,纳尔西老板再次在胸前画了一个代表着宁静之主的四方形,然后转身笑着对马洛斯和扎特说道:“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助,我真没想到自己给的一天一个塞斯特斯加一个阿斯的工资能得到你们如此的支持。”

    他说着从自己的腰带里拿出了一个金闪闪的苏勒德斯递过来。

    看着这个金闪闪的小美人,马洛斯和扎特却都没动。

    “如果嫌少请原谅我,昨晚上火灾的损失不小。”纳尔西老板看了看他们俩,笑着补充道,“如果觉得多的话就不必了,这不仅是你们昨天的工资、净水钱、奖金,我还想雇佣你们帮我清理一下锅炉房。”

    这是公平但不算过分的价格。

    “那确实不算多,你还得请我们大吃一顿。”扎特笑着点点头,不过他和马洛斯都不拿不是对价格有什么不满,“马洛斯,这个你收着,钱拿在我手上,我怕它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变成酒了。”

    马洛斯这才把这个苏勒德斯给收了下来,他和扎特都觉得对方应该拿这笔钱。

    然后马洛斯看了看太阳的位置,然后说道:“那我们就快点,到中午还有大概两三个小时呢,而且天气真冷啊。”

    哪怕加班也是要在正午之前回去的,在宁静之主力量最弱的时候,路上的风会太过危险。

    而仅仅是现在说话马洛斯就感到阵阵冷气在钻进他的皮甲之中。

    他们几个说着话就走了起来,

    “这还只是‘风’季呢,今年的‘土’季会非常非常冷啊。”扎特很是不安地说道。

    马洛斯没有去看自己的腰带,但是仅仅凭借着感觉,他也知道扎特说得没错。

    看着他们这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纳尔西老板却笑了起来:“我不相信‘土’失控季节的冷,会比‘火’失控季节的热还要可怕,哈哈哈哈,当然这也许是我这个来自沙漠的老家伙还缺乏邪魔的毒打,哈哈哈哈。”

    他的话很热情,声音控制得很好。

    “嘿,你就不担心吗?文图拉这个家伙这次明显是针对你来的,他可是身后有那个郊外庄园里的大人物的。”扎特问道。

    “哈哈哈。”纳尔西依然是先笑再说话,他满是灰黑的老脸上确实没有丝毫的紧张或者不安,“这比我的家乡已经强多了,相信我,罗马共和国已经是最好的地方了,我不会奢求更多了。”

    他们说着先去了集液室放水,然后纳尔西又给他们提供了一大壶葡萄汁和一份放了蟹肉的蘑菇饼。

    纳尔西最后还拿出了一个琉璃壶和三个琉璃杯,依次倒满了三小杯葡萄酒。

    这种酒具在罗马共和国是奢侈品而非珍宝。

    “真没想到扎特你这老酒鬼居然敢帮我这沙漠来的老家伙,我还以为你会怕了文图拉呢。”纳尔西老板把酒杯递给了扎特。

    “呵呵。”扎特冷笑一声,想要说几句狠话,但终究是有些气馁。

    “艾尔兰老板,你这是在中伤我叔叔不是勇于捍卫正义的罗马公民啊,如果不是你刚刚把就倒了出来,你现在可就要有大麻烦了。”马洛斯却给自己的叔叔打气,“我们罗马公民怕什么?”

    “对,我们都是罗马公民,文图拉真敢明着对付我们不成?真是的,我就说你这里有好东西,从来不让我们吃。”扎特拿起葡萄酒喝了一口,突然发出了好大声的感叹,“啊,这酒...是什么有名的地方产的?”

    “这就是本地酒,只不过是用1级净水酿造的。”纳尔西说道,罗马人生活中,酒是最常见的饮料,这主要就是因为酒精可以降低因为水传播的疾病,并将净水保存的时间更久,他发现马洛斯没有喝的意思,“马洛斯你不喝吗?喝点净水对你的实力有好处。”

    “我不喝酒,你这葡萄汁就很好。”马洛斯也喝到了相当于1级净水的果汁,虽然比葡萄酒状态下的净水差一些,他已经感到很舒服,“这是我的原则。”

    “不用跟他客气,他这个毛病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扎特对于马洛斯不喝酒其实并不反感,特别是他能喝双份好酒的情况下。

    马洛斯看酒杯很小,不会让人喝醉,所以也就没有反对。

    他们吃得很快,吃完之后,就去了锅炉房。

    “唉...这么好的木柴。”扎特一进去就很是痛心,“能换多少好酒啊。”

    锅炉房的燃料都被水浸透无法使用,锅炉看上去也够呛。

    看着这一片狼藉,纳尔西多少露出了一丝遗憾,不过这来自沙漠的老人最后只是摇摇头,重复了一遍刚刚说的话来自我安慰:“罗马共和国已经是最好的地方了。”

    然后纳尔西就从腰带里拿出自己随身带着的一把木榔头开始检修锅炉了,这把木头的颜色是颇为生动的鲜绿色。

    而扎特和马洛斯就拿起铲子,开始清理地上残留的污水和灰烬。

    马洛斯拿起了铲子,并没有立刻干活,而是又跑到了塔尔死去的地方看了好一会。

    “纳尔西,你说这文图拉是怎么能把塔尔这个2级战士一下子干掉的?”扎特对于马洛斯摸鱼并没有任何反感,他只是担心马洛斯的安全,“你可得做点准备啊,否则咱们这两把老骨头,要是对上这样的敌人,那大概几秒钟就要完蛋,死了也就死了,只是我侄子来连老婆都没有,我见到他爸妈不好交代啊。”

    他说完之后猛烈地咳嗽了好几下,马洛斯抬头看了看,然后又低下头继续观察起来。

    “我是老了,你是喝酒喝得太多把自己提前弄老了,你该戒酒,那才是真正关心你侄子。”文图拉依然是笑着回答,但是语气已经严肃了很多,“这次艾尔兰阁下已经呵斥了他,文图拉短时间内应该是不会再来找我麻烦了,你别看他人模狗样的,其实他身后的大人物并不太愿意掺和他的事,否则我一个沙漠来的老头,哪里能坚持那么久?这就是罗马的好处咯,你们是讲法律的,至少表面上得讲。”

    “可是他确实能干掉塔尔啊。”扎特无法摆脱这担心,“你是不知道,当时他就在那里劈柴,然后没几下就自己倒下去了,你可别说塔尔是骗子,他肯定是2级战士,艾尔兰阁下还说他容纳了1级风呢。”

    然后扎特又把塔尔的死说了一边,他最后还强调艾尔兰牧师也相信了这个过程。

    马洛斯这时候拨弄起了地上残余的木柴,他对着这些已经浸透了水的木柴,一根一根仔细地看了起来。

    “容纳了1级风?那倒真是奇了。”这让纳尔西也是困惑了好一会,他放下了木榔头,认真思索了起来,刚刚已经想过这事了,只以为塔尔其实是假的2级战士呢,“也许我还是先把公共浴场关了吧?不行,不行,那太怂了,对不起艾尔兰阁下的支持。”

    扎特想要说话,可是纳尔西老板已经又改变了立场:“还是得关了,至少得搞清楚他们是怎么一下子就把塔尔干掉的。”

    “还有你的员工里,可能也有文图拉的人。”扎特说道,“柴房的火是内奸放的。”

    纳尔西老板沉沉地叹了一口气。

    “纳尔西老板,内奸可能并不难找。”马洛斯拿着一根木柴走了过来,这木柴有一个和杀死塔尔的那个微红风元素溃散时一样的魔纹,他自信满满地说道,“这些木柴是谁买的?谁买的,谁就应该是文图拉的内奸了。”

    他把地面上所有的木料都检查过了,只找到这么一根,但是这一根保存得很是完整,完全不怕火烧水浸的样子,这是真正的魔法造物。

    马洛斯确定这东西肯定很值钱。

    纳尔西和扎特接过这根木料看了又看,他们都被马洛斯的观察力给震惊了。

    “怎么样?”扎特洋洋得意地对纳尔西说道,“对自己只给我们一个苏勒德斯感到惭愧了吗?”

    “是的,是的,这是我花得最值的一个小美人。”纳尔西先是点头承认,但又说道,“不过这木料这是我买的,采购这活我肯定得自己来啊,哈哈,罗马人虽然不错,但是采购的时候,肯定也有三成会漂没啊。”纳尔西老板的答案让马洛斯的笑容有些僵硬,不过他很快说道,“不过这是特克伦帮我运回来的,今天第一个发现柴房失火的人也是他。”纳尔西老板沉默了一小会才继续说道,“他今天晚上会再来上班,我得好好问问他,为什么要背叛我呢。”

    说到最后的纳尔西老板的声音沉重到了极点,马洛斯和扎特都知道,这个特克伦就是实力比较强的那个战士,当面对文图拉的时候,他是少数没有跑的员工,更重要的是,他是跟着纳尔西一起从沙漠过来的流亡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