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罗马共和国的法师 第十九章 劫后余生的纳尔西

时间:2020-11-22作者:牛肉管够

    在艾尔兰牧师的面前,十几个端着污水想要搞破坏的家伙们一动都不敢动。

    他们在心理上被震慑了,他们都把目光投向了妈妈上面有人的文图拉。

    他脸上依然堆满了虚假的笑容,嘴巴不断开合,还张牙舞爪地对自己的部下说着什么,不外乎就是对纳尔西不利的话,还有对自己部下的威胁了。

    艾尔兰一动不动,只是瞪着这些人。

    文图拉的身体的工作没有声音配合,就犹如一个小丑一般。

    这无声的对峙中,马洛斯和扎特始终站在艾尔兰身后,虽然后者心里颇有些打鼓就是了。

    倒不是担心自己支持一个外乡人影响了在邻里的形象,主要是担心这个文图拉背后的大佬,这可是绿蟹镇真正的大人物啊。

    他给了身侧的马洛斯一个焦虑的眼色,正好看到马洛斯也在看他。

    马洛斯的眼神要平稳得多,虽然他也知道文图拉很不好惹,但是毕竟是被称过荧绿之主,当上船长的人了,这点场面他没有虚。

    艾尔兰位于马洛斯和扎特之间,他也注意到了马洛斯的平静,心里稍微意外于年轻人比自己的叔叔更可靠,同时在心里下了一个最大的决心。

    在能够让他们发不出任何声音的艾尔兰面前,文图拉的部下们终究不敢造次,他们犹犹豫豫,并没有敢于把污水倒到艾尔兰的身上。

    把污水倒在一个宁静牧师的身上,那是毫无疑问的亵渎大罪,是异教徒的行为,比艾尔兰刚刚说的异端罪还要重。

    而且不论哪种异端,只要悔过的话,那还是可以重新做人的,当然一辈子要夹着尾巴,城镇动员的时候,也要承担各种最危险的任务,哪里敌人最强,你就去哪里吧。

    而前者不仅自己是死路一条,还要祸及家人,罗马共和国的连坐法相对来说并不是特别严厉的,任何人都不会因为自己亲属的行为而受到国法的制裁。

    但是如果直系亲属中有人犯下了类似渎神的重罪,那么将失去成为教会牧师、共和国公务员、各级城镇长老的可能,在城镇动员民兵时,也将面临和悔过的异端们一样的苛刻对待。

    文图拉给的好处可没有到这个地步呢。

    艾尔兰、马洛斯和扎特组成的战阵虽然不大,但还是挫败了文图拉的阴谋。

    他们的身后,火光渐渐变小。

    本来就不会扩大的火势很快就平息了下来,周围邻居也纷纷赶来救火,他们带来了相对干净的家用水,还有人把集液室里收集的废水背了过来,虽然这种水味道不好闻,如果泼了浴池势必也要彻底清洗,但并不会让浴室无法经营。

    防火本来也是集液室水的一大用途。

    这些邻居看到纳尔西老板之后纷纷对他点头致意,随后他们发现自己发不出声,接着看到了艾尔兰,他们纷纷露出了放心的表情。

    绿蟹镇暂时恢复了安宁和平静。

    情况正如纳尔西老板说的,他没有储存太多染料,柴房的设计也很合理,一场火灾并没有扩大到难以收场的地步。

    真正的威胁就是友商送来的污水。

    不过这个阴谋已经被艾尔兰和马洛斯挫败了。

    到了黎明前最后的一丝黑暗中,承担救火任务的城防小队才姗姗来迟。

    如果不是艾尔兰牧师正好在场,他们只能看着火场和已经被污染的浴场来一句,我们来晚了,然后就把纳尔西老板的公共浴场给封了。

    艾尔兰牧师作为宁静的代表,只是瞪着小队长,

    “你们来得太晚了,对不起镇民们付给你们的税金!”马洛斯就不用客气了。

    艾尔兰对马洛斯更加满意了,这本来就是教会武士应该发挥作用的时机啊。

    城防小队长认得马洛斯,给了他一个冷笑,然后挥挥手带着自己的部下就走了,一个令人担心的事情是,文图拉和他的部下也和这个城防小队长一起走了。

    “唉呀,你怎么能和小队长这么说话。”不过扎特就满脸担忧,甚至恐惧了,“如果出现了动员民兵的情况,小队长就能让我们去执行最危险的任务!”

    绿蟹镇所在的罗德半岛三面环水,是罗马共和国最富裕的省份之一,但这里并不是最安全的内陆腹地,各种外来的袭击很是不少,北方草原上的可汗们一有机会就会杀进半岛,城镇内部也会有各种内生的邪魔搞事,这都需要整个小镇的力量动员起来应对。

    一旦动员的话,城防小队长这种初级职位也会管理十几个民兵。

    危险的任务总归要有人干,大家轮流干的话,死了是各安天命,但熬过来是大概率,但是如果反复被要求干最危险的任务,那就几乎是死路一条了。

    “你们不用担心。”艾尔兰牧师下定了决心,“虽然我没有教会武士的编制,不能让马洛斯在动员时时刻跟着我,但是他既然已经是2级战士,我可以立刻为他举行仪式容纳1级净火,等等,你们先别谢我,我还要补充一点,但是我现在的财政不宽裕,给你举行了仪式就更加困难。”

    艾尔兰的话让马洛斯和扎特的心都抽紧了,后者艰难地说道:“我们可以...给艾尔兰阁下你八个,不九个,十个吧,十个塞斯特斯,不走账...就是咨询一下...”

    他没有干这个事情的经验,又很心疼钱,这是他给女儿存的学费啊,因此说得很不利索。

    艾尔兰牧师先是微微一愣,然后露出了一个严肃的冷脸:“扎特,你这可不是虔诚的宁静信徒应有的行为啊。”

    扎特犹豫了一秒钟,这是嫌不够吗?

    “叔叔,你怎么会认为一个尊贵的宁静牧师会要什么咨询费?!我说过你多少次了,不要听信,更不要传播这种毫无根据的谣言?!”马洛斯说得义正辞严。

    周围这个时候聚集的人群已经散去,纳尔西老板已经冲进了柴房,虽然人是不多,但是在这种开放的环境下,怎么能说这种事情呢?!

    “马洛斯,你说得对,这种谣言是最可恨的了!”艾尔兰牧师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我要说的是,容纳了1级净火,按说是要提升薪水的,只能给你两个塞斯特斯一天,而且举行了仪式的话,这一个月你的津贴也不能要了。”艾尔兰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下个月,我也只能给你两个塞斯特斯一天。”

    马洛斯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任何不满的表示。

    船长先生知道自己可是个慷慨大方的人。

    一个容纳了1级元素的2级战士,每天的工资怎么也该有三个塞斯特斯,还有几个阿斯的浮动工资。

    就算一天三个塞斯特斯,那一个月就是九十个塞斯特斯,等于二十二个半打第纳尔,等于五个塞斯特斯又两个大第纳尔又两个塞斯特斯,等于四百五十个绿蟹钳...或者...

    “没事,没事。”扎特则是大大吁了一口气,这并不是真正的门槛,只要实力上去了,钱可以以后挣嘛,“我们还是可以继续引诱那个浊白牧师,找个其他活就是了,只是他已经杀死了塔尔,也不一定会再露头了。”

    扎特对于拿两份工资却是很心满意足了,而且他更关心的是马洛斯的安全,实力的提升对于担任诱饵的马洛斯来说是最重要不过的了。

    “多谢你了,艾尔兰阁下。”扎特的话给了马洛斯足够的缓冲。

    “对,这不用在意。”马洛斯已经调整好了心态,完全不在意的样子,“对于追查这个浊白牧师,我有些想法,我们需要纳尔西老板的配合。”

    船长先生已经想明白了,他现在缺的是几个、几十个塞斯特斯吗?靠打工养活联邦飞船?

    船长先生缺的是成打成打,金灿灿的小美人!

    他们的表现让艾尔兰彻底放心了,他给予马洛斯一份净火虽然不是违规操作,但也是事急从权的,这里面的利益毕竟是很大的。

    “啊,关于容纳元素我还要最后补充一点。”艾尔兰牧师对于马洛斯的话很感兴趣,但他还有话说,好在他说得很快,没有让马洛斯叔侄再白白担心,“后天才能举行仪式,明天我还要筹集一点材料。”

    “好,好,没问题。”扎特点点头。

    他们话说到这里,纳尔西老板疾步走了过来,他走得太快,以至于身上被划开了几道伤口。

    天色这时候已经完全放亮了,宁静之主的力量已经不足以完全保护大家。

    他的脸上也是满脸漆黑,比在锅炉房里经历了战斗的马洛斯和扎特还黑,这应该是刚刚清理柴房里的余火造成的。

    不过这位老人的脸上并没有丝毫的痛苦,只有劫后余生的庆幸,他走到艾尔兰牧师的面前,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无声地画了一个四方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