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罗马共和国的法师 第十七章 锅炉房里的微红风元素

时间:2020-11-22作者:牛肉管够

    “危...”

    正在朝着锅炉里加燃料的扎特甚至没有能够看清气元素钻进了他的嘴里,他只是感到喉咙里一阵强烈的灼烧感。

    这对于在锅炉房工作来说是很自然的,甚至可以说不可避免的的伤害。

    所以扎特在心里对此是有所准备的,他立刻屏住呼吸,同时保持住身体的平衡。

    烧水的锅炉里满满当当都是沸腾的热水,一个夸特就能享受这些热水带来的放松和愉悦,但如果身体不小心贴到了这锅炉上,那将受到非常可怕的伤害。

    扎特当然知道自己绝对不能靠上去,他的双腿迸发出全部的力量,全力稳住他的身躯。

    他做到了,脸只是微微前倾,身体保持了直立。

    “咳咳咳...”

    但他的肺还是不可避免地发出了哀嚎。

    ‘你这老东西,顶住啊。’

    扎特没有意识到自己吸入的气体毒害性比平常得要大得多,只是对自己的状态极为不满。

    扎特一边咳嗽,一边为自己的老朽感到痛苦,如果是他年轻的状态,这一点污浊之气是不可能引起那么大的反应的。

    除此之外,他更为马洛斯感到痛苦。

    因为这咳嗽说明他的身体被伤害了,而马洛斯肯定也已经被伤害到了。

    扎特一边咳嗽得都要吐血了,一边还在担心在这个环境下工作会损害马洛斯的健康。

    而健康是战士升级的根本,没有健康就不可能升级。

    但是马洛斯现在已经惹来了浊白信徒的报复,扎特认定自己不能再让马洛斯乱搞了,必须看着他才行,而公共浴室的锅炉房虽然环境不好,但是距离净水池和镇公所都不远。

    如果浊白信徒敢搞事,他们能比较容易得到支援。

    其实扎特根本不认为浊白信徒敢在这里搞事,这些家伙胆子那么大早就被清剿干净了。

    然而这一次,情况还真就发生了。

    “咳咳咳...碰到这种情况,你不要急,首先要稳住身体。”扎特一边咳嗽,一边看向了马洛斯,想要提醒他学习自己的动作,注意安全,并且减小呼吸的频率。

    “呼呼呼...”

    然而他看到了一个正在大口喘气的人儿。

    马洛斯正在不管不顾地猛烈呼吸,他不能屏住呼吸啊,因为一个远比刚刚扎特吸入的风元素大得多的风元素正在和他对练呢。

    扎特连忙转身并拔剑,要来帮助自己的侄子,一个1级风元素虽然弱于1级战士,但是就在扎特视线的尽头,塔尔已经倒在了地上。

    这说明这个锅炉间里,很可能还有其他敌人,能够把塔尔这样比较强的2级战士都无声无息放倒的敌人。

    这个判断让扎特过于紧张,而且他救马洛斯心切,动作太大,一下子带起了更多的气流。

    这个时候夜晚并没有过去,他的大动作并没有让他浑身上下都被割开的劲风,但本来就在他体内的那些浊白之风还是立刻得到了加强,扎特的肺再也受不了这样的伤害,一下子就躺倒了下去。

    眼看着叔叔要朝着锅炉躺下,马洛斯立刻转身把他拉住。

    “别管我!”

    扎特喊得如此用力,以至于他的嘴上立刻划开了好几道口子,肺里也吐出血来。

    他怕马洛斯就要被他背后的那个风元素给攻击了了,这个风元素的颜色不是完全的浊白,带着让扎特害怕的微红,这说明了这个风元素不是战斗力比较弱的浊白风元素,而是某种更加强大的变形。

    它投射出的风刃也是同样的颜色,扎特眼睁睁地看着那一道微红的锐风趁着马洛斯转身而来。

    他想要踢开马洛斯,但是他肺里的毒气让他的动作太迟钝了,完全不可能即使让马洛斯避开。

    然而这风刃并没有伤害到马洛斯,它似乎是射骗了?

    马洛斯放下扎特,然后举起短剑就朝着那个风元素冲了上去,这个东西又射了一支风刃,扎特在心里祈祷马洛斯能够承受住这一击。

    躲开显然是不可能的,这都不到五米了...

    然而躺在地上的扎特眼睁睁地看着这风刃再次和马洛斯交错而过,在近在咫尺的距离上,依然没有伤害到马洛斯!

    你小子的运气也太好了吧?!

    这当然不是连续两次射偏,而是它和马洛斯之间有一块风盾,只是在烟雾缭绕的锅炉房中这块盾牌的隐蔽性非常强。

    所以不仅是扎特以为马洛斯运气太好,就连风元素也产生了对自己的怀疑。

    我是不是假的风元素?!

    带着这样的疑惑,微红的风元素被马洛斯一剑砍中了身体。

    当风元素被凝聚起来之后,就可以为物理武器所伤,当然凡兵有一定的几率会不起效。

    马洛斯的运气不错,第一次攻击就成功了,但这一剑没有能直接结果对手。

    微红的风元素身体一阵扭曲,但还是发起了反击,贴身裹住了马洛斯。

    这气体对马洛斯的伤害很是不小。

    还好身上穿了一件新皮甲,否则我的亚麻衫就要被烫坏了!皮甲应该经得起烫吧?

    怀着这样的担心,马洛斯又砍了这微红的气元素一剑,这一下他终于是成功地切碎了这个气元素。

    浊气散落在了地上,其中有些还带着微弱的火星。

    在此之前,这微红气元素和马洛斯战斗的过程中,就已经射出了好些火星,把房间里堆着的木柴都给烧了起来。

    烟气缭绕中,马洛斯把扎特扶了起来,然后就想要逃出锅炉房。

    这种情况下救火似乎是不可能的,踢翻锅炉固然可以灭火,但这开水肯定会让马洛斯和扎特完蛋的。

    不过他不知道,有人知道。

    就在这时,马洛斯先是听到了一声巨响,然后才看清锅炉房里多了一个人。

    纳尔西老板冲到输水管道边,然后奋力转动滑轮。

    这滑轮非常烫,他的手一放上去就发出了一阵肉香,但是纳尔西还是成功地打开了滑轮,把加热前的水给放了出来。

    锅炉房里犹如洒出了一道水幕,立刻灭掉了已经烧起来的木柴。

    “呼。”

    马洛斯大大松了一口气,他为自己发挥了作用感到骄傲。

    更为自己刚刚得到的“风盾术”感到骄傲,这是多么强大的魔法啊,真是风元素的克星啊!

    在这个辛劳的的世界,这是罗马共和国人民一个非常重要的福利,也是他们作为文明人优越感的一大来源。

    少年时代,最美好的记忆,就是爸爸经常带自己来洗澡,一个成年人是一个夸特的入场费,可以带一个未成年人。

    只要最小面额的小铜币,马洛斯和爸爸就能在这里得到好一番享受。

    不止一个罗马执政官说过,公共浴室就是罗马,罗马就是公共浴室,每个执政官都把自己能够在国内修建的公共浴室数量作为重要的政绩。

    虽然薪水并不高,但马洛斯对于这个工作其实还是挺有热情的,只是扎特从不让他来这里工作,说这里薪水低,环境差,实在是不值得。

    他似乎说得也没错...

    马洛斯看向纳尔西,想要问问自己奖金的事情。

    但是刚刚拯救了局面的纳尔西却是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这么些个木柴损失肯定不小啊,管道也要重新安装也是一大笔开销呢。

    马洛斯正要开口安慰他,忽然听到激烈的叫骂。

    “水怎么冷了?!”

    “纳尔西你个外国佬,是不是想冻死大爷?”

    “冷死啦,以后我再来你这个破浴室,我就不是罗马人。”

    失去了热水的顾客们大喊大叫,纳尔西连忙过去安抚,想要控制影响。

    马洛斯就没有过去,他还惦记着上次把塔尔忘了的事情,主动跑过去把塔尔给拉了起来。

    走到塔尔的身边,马洛斯发现他的脸慢在了水中,这明显是无法呼吸的啊。

    他连忙把塔尔的脸拉出水面,然而却发现他不论是心跳还是呼吸都彻底停止了。

    被艾尔兰寄托着钓出风之法师厚望的这个浊白信徒居然就这样死了,而且他这场战斗中一点作用都没有发挥。

    不到一分钟后,艾尔兰也赶到了。

    这位牧师来得不算慢,他在纳尔西的公共浴室中,安排了虔诚的宁静信徒来给自己当探子,出了事情之后,第一时间就赶来了。

    然后就得到了塔尔死去的坏消息,他的表情瞬间就黑得和在好不容易打败了微红水元素,脸上被烧得不轻的马洛斯差不多了。

    钓鱼计划失败得似乎有点太快了?!这是不是敌人的报复?计划又是怎么泄密的呢?

    这些问题在艾尔兰牧师的脑中到处乱撞,而马洛斯的表情则轻松得多,他发现了一些东西。
小说推荐